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下去抓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下去抓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你們能夠不知道。 看葉書記年輕是不是?曾秋林問王蓮花道。

「年輕,在我們這一桌相對是最小的。應該不到二十七吧?「王蓮花又斜瞄了葉凡一眼,點了點頭。

「差不多1喬報國點了點頭,看了大家一眼,說道,「他是我妹夫葉凡,現任省城水剛市委剮書記。」

「省城副書記?「王蓮花喃喃一句,一臉的訝然。就是一旁的崔峰同志也是眉毛動了動。

「呵呵,這個不算啥。反正你們都是本人人,我透個底子。估量不久他就要到海東市任市長了。」喬報國淡淡笑道。

「海東,市長。」崔峰自語了一句,拿起了酒杯,說道,「崔峰先賀喜一下葉市長高升。」

「謝謝。」葉凡答著,碰了一杯后說道,「聽說只是代市長,算不得什麼?「講完后看了看王蓮花,問道,「你還是講講田茶的事吧?」

「是這樣的,本來我們郎亭縣的田荼的確很有名望。聽說浦海市有個搞茶葉的大老闆曾經來過郎亭,說是想投巨資協作開發郎亭田茶。這本來是一件壞事的,當時的江專員也動心了。不過,剛把這事跟田書記提出來后就被否決了。「王蓮花說道。

「是壞事田書記為什麼要否決,難道南嶺地區經濟發展上去了他這個書記反倒不高興了,這是哪門子道理?」喬報國哼聲道。

「聽說這個,田茶,犯了田書記大忌?」王蓮花奧秘一笑,說道。

「這個怎樣說?「葉凡也忍不住問道。

「呵呵,田書訓謝,田,嘛0崔峰在一旁淡淡笑道。

「這個也能掛上勾,真他娘的好笑了。」葉凡忍不住哼道。

「當然。」曾秋林點了點頭,看了大家一眼,說道,「田志空這個人很信風水,那是由於他父親就是個正宗的風水先生。

別冬家的墓都是建在山上的。只要田家祖墓卻是建在田裡,田茶既然也種在田裡,是不是有些犯了田家的祖墓意思?

而且,假設悶聲不響的種,田家也不說了。而浦海市來的老闆要大搞田茶開發,那不是說要大挖田地種上茶葉。

這個挖田地可就有些犯了田家的風水的說法了。由於,荼葉跟田家人爭搶風水了嘛1

「不對,農民種田不照樣子要挖田掏地的,難道就不會跟田家風水相衝啦。田志空總不能不要老百姓們種稻子了吧?」喬報國有些困惑不解了。

「呵呵,不一樣。「崔峰卻是搖了搖頭,看了喬報國一眼,笑道,「種稻子種出來是老百姓本人吃,而種茶葉,還搞大開發。

當初那個老闆來說是要把郎亭田茶推向全國,走向世界。既然要走向世界,那這田裡的茶葉是不是得賣到本國去。

這田茶可是有著田家風水的。在本地流通一下還行。轉來轉去的還是在田家地盤上是不是?

由於老田家以為這南嶺地區都是田家的地盤。肥水不流外人田的。

不過,這下子要賣到本國去,那不等於田家的風水分給了本國人嗎?風水被本國人分走了,田家的風水不就少了許多。自然,田志空同志就不肯了。」

「正理也能講得如此有理,有滋味0葉凡彼有些感嘆的點了點頭。

「哼,過幾天我到郎亭看看。假設真有發展能夠,我們把浦海市的那位大老闆請回來。簡直是亂彈琴,老百姓的利益居然被扣上了田家風水的帽子,太不象話了。我就不信姓田的能講出什麼來?」喬報國冷冷哼道。

「不大好吧喜員,你剛來就跟田志空發生衝突,有些不好吧?而且,田姓在郎亭那地帶走大家族。

郎亭縣幾十萬人口有三成都是姓田的。估量田志空一句話上去,田茶會一夜之間成為農民灶台前的柴火的。

那樣上去,不但發展不了田茶,估量就是我們想喝本地田茶都沒時機了。」曾秋林勸道,嘆了口吻,眉頭皺得老高的。

「管黨群的田塔山是不是田志空的田家人?」喬報國問道。

「嗯,雖說田志空跟田塔山沒有直接的親戚關係。

但七彎八接的也能打出一個親戚來。

而且,聽說田塔山以前還是田志空的老指導。後來田志空爬到了田塔山頭上,也相當的照顧著這個老傢伙。

在地委委員會裡,他倆人配合著,被稱為南嶺地委會的,二田,。所以,才能壓得以前的江專員抬不起頭了。」曾秋林嘆了口吻,面容凝重。估量以前也被地委委員會的,二田,壓得很慘了。

「不管了,只需他不擋路就讓著他。真要擋著我發展經濟,我們也不能取N儀潛可不是姓江的。「喬報國哼了一聲,喬家大少的氣度咋顯。

葉凡在心裡搖了搖頭,心說喬報國估量會妻跟頭。你把在省政府當剝秘書長那一套搬到地方下去是沒有用的。

人家那些田姓老百姓才不會管京城的喬家大院不喬家大院。不過,讓這傢伙去碰上一鼻子灰也好。

不然,整天牛逼哄哄的以為喬家大院出來的就是天下第一了也不好。玉不磨不成器,喬報國,自然也得讓他摔摔跟頭。

第二天下午,曾華來了電話,說是一切都查清了,可以下去正式抓人了。

在路口跟曾華一行人集合了,曾華那邊來了兩輛車子。而且,全是穿便裝的**。

「曾書記,這事你辛勞了。「葉凡老遠就伸出了手表示感激。

「不辛勞,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曾華一臉謙遜樣子,說道。

「事情是不是如我們猜訓的那樣?「葉凡跟曾華走到了路邊一旁,問道。

「差不多,而且,據我們了解到的,那銅幣曾經被張冒林那傢伙賣了四枚,共得款項舊萬多接近舊萬。還有一枚沒賣掉,聽說是張冒林嫌對方出的價碼太少,在待價而沽罷了。不然,張冒林怎樣會不斷不依不饒的要逼著老范家要銅幣。」曾華一臉嚴肅,說道。

「錢財前面又有幾個人能不動心,何況,這銅單在一個窮得掉渣的老百姓手。張鄉長權大勢大,以為明搶也沒事。不過,證據都到手沒有?比如說賣銅幣的物證物證等。「葉凡問道。

「你放心,全到手了,夠這老傢伙在號子里呆上幾年的了。「曾華淡淡哼道。一行人上了車子直奔郎亭縣池林鄉而去。

到了郎亭,走走停停,葉凡到外逛了逛,發現田裡種的茶葉還真不少。不過,彷彿都沒構成規模,東一塊西一片的沒有個全體規劃,不怎樣像樣子。

車子到了池林鄉后,葉凡叫陳軍把翠兒接了過去。大家集合后直奔鄉政府而去。

池林鄉是個窮得掉渣的破鄉,聽說全鄉人口有四五萬之多,而人均年支出不到徹塊錢。郎亭縣本來就是貧窮縣,而池林鄉是郎亭的貧窮鄉,可想而知池林的窮了。

葉凡一路上看見的根本上都是土木跟泥牆結構的房屋,跟以前在麻川縣時看到的狀況差不多。而磚房倒成了鄉里的名星修建。稀落地座落著不多的磚房。

就是鄉政府也破得可以了,就門口一座三層的磚樓,其它的辦公樓全是土牆修建的。在刀口年的夏天,還窮得如此,葉老大是徹底無語了。

一行人下了車子。

「張冒林鄉長的辦公室就在這座新樓第三層,而池林鄉黨委書記蔡遠同志的辦公室在第二層。「一邊走,曾華一邊跟葉凡淡淡笑道。

「怎樣會這樣,怪事了。黨指導政府,按潛規矩來說,黨委書記的辦公室一定在政府頭頭的下面或許是平層的。這池林鄉倒是新穎,鄉長的辦公室倒在鄉黨委書記的上頭了。」葉幾有些訝然了,看了曾華一眼,問道,「是不是蔡書記喜歡住第二層,而第三層由於是頂層,天氣熱的緣故?」

「呵呵,不是!天氣再熱可以安裝空調嘛0曾華奧秘一笑,看了葉凡一眼沒解釋。

葉老大看了看也沒再問,心裡大概已猜到了一些端倪,無非是張鄉長背後靠山比蔡遠同志硬實得多了。

「不過,張冒林同志也太囂張了。這樣做可是犯了官場大忌的。」葉凡淡淡哼道。

「背景才是一切。豐了背景井么規矩都可以無視。這規矩嘛,也是人制定的是不是?對於制定規矩的人還能有什麼規矩能制衡他們。」曾華淡淡笑道。

「那這位張鄉長要拿下是不是還有些難度了?「葉凡淡淡哼了一聲,看了曾華一眼。

「葉少交待的事,再難我也得拿下。「曾華態度堅決的表了態。

「呵呵,費事你了。」葉凡說著,幾人上了三樓而去。

「哎喲,是曾書記,來反省工作也不支會一聲。」這時,一個肥胖的年人老遠就看見了曾華,老遠就熱情的打起了招呼。

「呵呵,是蔡書記埃我們這次上去隨意走走,並不是反省什麼工作,就不費事你了。」曾華淡淡笑道。

「曾書記,明天南山那邊聽說出了頭大野豬,有空的話去放幾槍。能打的話早晨就有大鍋肉了0這時,從樓梯下衝下去一個民警,估量是池林鄉***的幹警,剛得到音訊急著趕下去的,此人老遠看見曾華就叫了起來。

「葉少,你看看,要不要去放幾槍伸展一下手臂?」曾華轉頭問葉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