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鄉長在上書記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鄉長在上書記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少,兩個字可是讓現場池林鄉的幾位同志耳朵都豎了起來。

能在1曾華同志,嘴裡噴出1葉少,兩個字來,那此人家勢一定了得。

曾華都副廳級幹部了,那這葉少家裡一定有比曾華兇猛的人物。再怎樣說至少也得是個正廳級幹部。正廳級,對於池林鄉這些苦哈哈們來說,那是可望不可及的大人物。

所以,看著葉凡,幾個鄉幹部們那眼神都熾熱了起來。

不過,曾華沒引見,池林鄉的幾個幹部們只好把想探底子的心思收了起來,全當了悶葫蘆在一旁呆著。

打了聲招呼后,曾華直奔三樓而去。

而蔡書記和那個幹警也跟著曾華同志上樓而去了。至於其它的鄉幹部,人家蔡書記沒指示,一個個雖說都想跟去,但也不敢去觸了指導霉頭。

快到那個掛著鄉長牌子的辦公室了,發現門居然沒關,外面傳出了一道非常,悅耳,的歌聲來口路邊的野hu你不要采,不採白不採,采了也白采……

當然,這個1悅耳,得加個對引導才行,那調不但跑了,就連歌詞都給人改得差不多了。

「鄉長,前幾天上山下鄉的采了多少野hu啊?」一個女子聲響調侃樣笑道。

「就一把,你小子的,老子采野hu關你屁事。是不是本人采不到眼紅了,哈哈哈…………」張鄉長大笑了起來,語氣中充滿了猥瑣。門外過道里的蔡遠同志看了看曾華書記一眼,皺起了眉頭。正想出聲,不過,曾華同志卻是擺了擺手停住了腳步。

「人家鄉長是什麼人?我們鄉外頭號人物,什麼hu采不到。這池林鄉的hu都是老闆的。」另一道聲響有些淫dng樣子,笑道。

「那是那是。」原來那道聲響拍馬道。

過道里的蔡書記,自然那眉頭皺得更緊了。而且,眼中一絲憤怒一閃而逝。

想起來也正常,居然有人公然叫囂本人的地位。你張鄉長成了一把手,那我蔡遠同志算個屁啊!

而且這種話剛好又被曾華書記聽見了。假設是往常沒指導聽見蔡遠畏懼張鄉長的權利還會忍一忍。

此刻指導在場,這面子是無論如何也壓不下去了。所以,蔡書記是再也忍不住了,沒走到門口就出聲哼道:「下班工夫也不正派點,不像話1

「是蔡書記聲響。」原來調侃的那道聲響還是有些慌張的,畢竟,蔡遠同志是鄉里人家縣委縣政府認可的一把手。雖說張鄉長勢力大背景深,但怎樣樣強勢也不能改變這個理想。

「鄭托,什麼時分你成老鼠了?」這時,張冒林那聲響陰陽怪氣的傳了過去。

「鄉…………鄉長,我不是老鼠啊?」鄭托說道。

「不是老鼠膽子怎樣這般的小蔡書記又不是打鼠英雄,你怕個球啊1張冒林剛才聽了蔡遠的哼聲,覺得蔡遠是不是長膽子了。

居然敢在手下面前沖本人發火這下子可是令老張同志有些下不來台了。所以,憤怒了,直接隔著門就哼聲駁擊了過去。

「張冒林,你這講什麼話?」蔡遠幾個跨步到了門口,指著屋裡人哼道。

「我講了什麼話蔡大書記,難道你本人承認本人是打鼠英雄啦?

笑話,你當書記了總不能連話都不讓人講了吧,這什麼世道你再霸道也不能支手遮天吧,什麼東西1張冒林明天彷彿吃槍子兒了,居然罵娘了。

「你罵誰,你不就有個當縣委書記的姐夫嗎?假設不是宋書記在,你連個屁都不是?整天人五人六的彷彿是個人物這池林鄉還是我蔡遠是一把手,而你張冒林,管好你鄉政府一攤子事就走了。」講到這裡,蔡遠看了曾華一眼,牙一咬,說道「從明天起,張冒林同志,你馬上把辦公室搬到第二層去如今就搬。」看來,蔡遠同志積存已久的新賬舊恨全在這一同迸發了。這傢伙也是豁出去了。看來為了面子,人都會狗急跳牆的。

「我有,你有嗎?姓蔡的,別以為是書記就能怎樣樣了。明天這第三層老子坐定了。你丫的有本事就向下級反應去,我倒,削猴子能不能把天翻過去。」張冒林也是豁出去了,罵道。

「呵呵,鄉長還是如來佛呢。」另一道聲響極盡拍馬道。

「小林子講得好,就幾百年道行,跟老子斗,差了火候啊1張鄉長一幅得道佛祖聲響傳來,陳軍忍不住都想發笑了。

「張冒林,你……你…………」蔡遠被氣得不行了,伸手扶住門框,氣得全身都在顫慄。彷彿頭有些暈乎了,站都有些站不穩妥了。

「蔡書記,到屋裡先坐眸子。」葉凡淡淡一笑,幾個跨步上前扶住了蔡遠進到了屋裡。

發現外面一個半禿子正坐在一把相當豪華的大板椅上,嘴裡叼著一根中華。而對面正站著兩往年青人,一臉的諂笑著。

葉凡隨手把蔡遠給扶放在了靠牆處的一個轉角布沙發上,而這時分曾華帶著一伙人也進了辦公室。

不過,顯然曾華的面相在這裡不怎樣好使,估量是張冒林不看法曾華,這傢伙還是相當大條的坐在老闆椅上。

而且,還自得的噴了個煙圈轉了轉椅子。哼道:「你們都是什麼人,怎樣無故的撞進我的辦公室。太不像話了,要辦事得先敲門,沒有允許怎樣能隨意出去。」

說來也正常,鄉長不看法地委指導太正常不過了。兩個根本就不是同一個層次的人,差了好幾個檔次的。再說,曾華上任還不久。

「你叫張冒林?」葉凡沖著張冒林冷冷哼聲道。

「叫張鄉長,冒林是你能叫的嗎,混帳東西1估量是那位叫鄭托的同志看到機遇難得,這拍馬的時機可不能放過了。他看了葉凡一眼,發現只是個大年青的,這廝馬上訓叱起葉凡來了。

「啪1一聲脆響,接下去就是「啪啦,一聲響。鄭托同志被葉大少狠狠地摔了一巴掌,先前那1啪,聲是巴掌聲。爾前面的就是鄭托同志本人撞在牆上的聲響了。

「反天了,反天了,打人,你活不耐煩了是不是?」張冒林騰地站了起來,指著葉凡吼了一句,剛美觀見那個幹警出去,立刻凶道:「李所長,你來得正好,還不把人給抓起來。」李所長剛才正好去廁所剛回來。聽了張冒林同志的話后又看了看他指著的葉凡,登時心裡一動,問道:,「抓人,是抓他嗎張鄉長?」

「除了這個龜孫子的還有誰?媽的,敢在我張冒林的辦公室打人,這「人,字怎樣寫的都不知道了嗎?抓了,狠狠的給我打1張冒林兇相大l了。

「這個……」李所長看了曾華一眼猶疑了起來,自然是在拖工夫了,見曾華不吭聲板著個臉,李所可是為難了。心說這1葉少,是曾書記叫的,我敢抓他嗎?活不耐煩還差不多?

「龜削子的,老子就得經驗一下你這不成器的龜孫子!麻木的,敢罵老子1葉老大裝著一臉怒氣上前,果真,張冒林被j怒了。這傢伙想先下手為強,所以,一巴掌狠狠的往葉凡臉上招呼了過去。

「曾書記,我這可是自衛1葉老大一聲乾笑,掄起巴掌先是把張冒林的手擱開了。接著就是1啪啪啪啪……,連看來了七八下」左一下右一下,這就叫左右開弓。

等葉老大放下巴掌時,張鄉長那臉曾經不能叫臉了。鼻血直流搞得半邊臉都是,而且,左邊臉整個腫了起來,彷彿突然間變大了不少。

「最後一腿1葉老大話音剛落,一腿踹去。張冒林同志慘叫了一聲,捂著肚皮蹲在了地下。慘瓦瓦的臉一下子成了臘肉乾型號的,自然是黃中夾紅了。

「好小子,你娘的敢打我,知道我是誰……」張冒林還能騰出左手指著牛凡。

「呵呵,葉書記可是沒打你,剛才人家是自衛。自衛知道不?意思就是你打他他不得不自衛了。剛才這場景大家都看見了,是張冒林鄉長要行兇打葉書記,葉書記沒辦法,只是自衛了,就是這個樣子的。」陳軍乾笑著,居然好意的去扶起了張鄉長。

嘴裡一邊講著,彷彿一邊還在表演著。講一句在張鄉長的xing脯上或肋骨側面揉了幾下。

這個,而張鄉長想叫,嘴卻是被陳軍的另一隻大手給門g住了。

張鄉長痛得鼻涕眼淚一同都上去了。等陳軍放開他時,這傢伙曾經成了一隻軟皮狗,登時就癱坐在了地下。

而蔡遠等人在一旁看著,自然大呼過癮了。蔡遠同志那手捏成拳頭在k兜里動著,估量還嫌揍得不夠狠似的。

「翠兒,上前給他幾下。對於這種狗,你沒必要客氣的1葉老大淡淡的沖翠兒一笑。

「我…………我不敢」他是鄉長。」翠兒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不敢上前。

「沒事,有曾書記在。鄉長算什麼?王子犯法還與民同罪,何況一個鄉長。你上前狠狠地給踢幾腳去,保准你沒事。」葉凡講到這裡,看了曾華同志一眼,問道,「曾書記,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