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這裡不能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這裡不能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假設在抓捕罪犯的時分罪犯拒捕,同志們也不得不採取一些特殊的手腕了。 這些,都是為了工作嘛,都是為了同志們的安全作想嘛1曾華淡淡的笑了笑。兩個便衣幹警一聽,馬上上前一左一右抓住了張冒林同志的手。

「你們想幹什麼,放開我!放開老子,老芋你們也敢抓……」張冒林拚命地掙扎著,腳手亂踢亂抓著。

「想拒捕是不是?」一個便衣幹警哼了一聲,兇巴巴的手一扭,更緊了。

「上去,狠踢幾腳1葉凡又是一聲哼,看了翠兒一眼說道」「你如今是協助公安機關抓捕罪犯,快表現一下。」翠兒一聽,果真心動。嗯到父親的慘狀,想到張鄉長給本人家裡人帶來的災難。翠兒英勇地上拼了,是衝上去的。抓住張鄉長又抓又踢,彷彿此刻的張冒林同志就是一肉皮沙袋子。

翠兒瘋狂了起來,踢得過癮時居然照準張冒林的襠下狠狠的來了那麼幾腳。

「啊!啊!住手,這裡不能踢!不能踢,踢壞了就…………」張早林慘叫了起來,想伸手捂住胯下,不過,手被兩個幹警抓死了,根本就騰不開手來結果,可想而知了,在翠兒那發泄般的亂踢中。張冒林同志估量沒有個一年半載還想與美同樂,那是不能夠的了。

由於,張鄉長那薄k子差點被翠兒扯破了,就是襠下拉鏈什麼時分被扯開了都不知道。那幾根毛都悄然的探出了頭。

「呸,狗東西1翠兒狠狠地朝著張鄉長身上呸了一口才住了手腳。一旁的葉老大跟陳軍都看得有些心驚膽顫的。心說女人不是不會拚,真拚起來相對比男人還要狠。玩命啊!小張同志,你自求多福吧。

「帶走1曾華一揮手哼道。

「曾書記,來郎亭也不打聲招呼,呵呵。」這時,從過道里傳來一道淳厚的聲響。

「是宋書記啊,呵呵,我是來公幹的,不好意思費事宋書記了。」

曾華淡淡笑道。

不久,出去一伙人。打頭的那位身體高大,像鐵塔普通。不過,臉上除了肉多了一些外並不見粗糙。

看來,保養得不錯。葉凡一猜就明白了此人就是郎亭縣縣委書記宋剛同志了。也就是張冒林的姐夫,來得還真是及時。估量有心人早報給宋剛了,這傢伙應該不在縣裡,正好碰上了。

「姐夫」我!我……」一見到宋剛,張鄉長彷彿見到了娘家人普通,居然哭了起來。

見到張冒林那青腫的臉,還有那未擦乾的鼻血。宋剛居然沒發怒,只是皺了下眉頭,淡淡問道,「曾書記,這是怎樣回事?」「你來說吧。」曾華淡淡的朝身旁一位同志哼了一聲。

「宋書記,本人王根本,是南嶺地區公安局刑警隊的擔任人。前不久,接到池林鄉靠山村的范滿滿老郎中報案子」告的就是張冒林同志。」王根本說道。

「告他什麼,笑話了。估量是由於張冒林同志在方案生育方面罰了范家的款子。這是按國度政策罰的,這樣的事你們刑警隊也管,真是笑話了。」宋剛有些不屑的斜瞄了王隊長一眼,淡淡的哼聲道。

「不是這個」是告張冒林同志搶劫以及唆使人打殘了范滿滿。」

王隊長搖了搖頭,說道。倒也解釋了一下。

由於宋剛雖說僅僅是郎亭這個貧窮縣的縣委書記,也不是市委常委。但宋剛的能量很大,由於他是現任地委書記田志空的先生。聽說田志空就是從中學教員起家的。兩人關係鐵,宋剛其實就是田志空的一條忠實的狗。

「哈哈哈……」宋剛居然帶頭笑了起來,跟他一同來的一夥同志見指導笑了」他們也跟著大笑了起來。登時,過道要傳來了鬨笑聲。

「好笑嗎?」這時,曾華同志突然冷哼了一聲。跟著宋剛一同來的同志此刻才記起來這裡彷彿還有一位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大家一下子全閉上了嘴。

就宋剛還是笑了幾聲才停了上去,他瞅了王根本一眼」哼道:「當鄉長的去搶劫,還傷人,這不是大笑話是什麼?

王隊長,這樣分明是誣害的事你也置信。我真不明白,你們市局刑警到底在幹什麼?

看這架勢,你們是來抓人的吧,真是大笑話了。如今啊,地方上的同志工作難做。

老百姓都是老大,得罪不起。為了國他們,他們倒地來還要告你,生事,找你費事。

你們刑警隊應該知道這種狀況,應該保護我們的幹部。有人說老百姓是弱勢群體,我說呀,如今的老百姓跟以前可不一樣了。

他們曾經弱小了,他們不再弱勢了。反倒是政府一些單位的工作人員相當的弱勢。他們才是真正需求保護的人,我希望你們刑警隊能分清好壞,不要聽風就是雨。」

宋剛講完后還斜憋了曾華一眼,一幅淡定從容,似乎根本就沒把曾華同志放在眼中。

「誰該受保護,誰是弱勢群體,這個,自有公斷。我們公安機關的義務是保護受益者。

不管哪一方是受益者,我們都要保護。不能說張冒林同志是鄉長就能為所y為了。

不管是誰,犯了法都得遭到法律的制裁。」曾華淡淡哼了一聲后,看了宋剛一眼,說道,「我還有事,不跟你聊了。王隊長,把人帶走。」

「曾書記,我講了這麼多你還要帶人,什麼意思?難道真要跟池林鄉的幹部過不去是不是?」宋剛可是有些火大了,這傢伙仗著跟地委書記田志空的關係,居然耍起橫來。

「人家公安機關破案斷案,關你這位同志什麼事,真是笑話了。

你雖說是郎亭縣縣委書記,但也沒權利干涉地區公安局破案子。和著你宋剛是地區公安局局長了,指揮地區公安局幹事,那曾書記該擺在什麼地方了?」葉凡見了,沖宋剛冷冷哼道。而且,葉凡也相當的陰,一下了就戳到曾華的痛處。

由於,葉凡見曾華有些軟。作為地委委員,又是副廳級幹部,何必如此的怵宋剛一個縣委書記。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了。

「你是那鑽出來的東西,居然這樣說話?這裡是郎亭縣,給老子閉嘴1宋剛霸王之氣十足,衝口就出了。倒有點像是一山大王。

「老子是省城來的東西,你郎亭一個土疙瘩書記在老子面前顯擺個屁!還鑽出來,鑽你丫的頭1葉凡成心刺j道,表現得比老宋同志更是囂張了百倍。

「省城來的,哪位同志?」宋剛悄然一愣,再次細掃了葉凡一眼。

覺得即使這傢伙是從省城來的,就這往年齡,估量職位級別也高不到什麼地方去的。

「水州市委葉凡。」葉凡斜瞄了宋剛一眼,冷哼道。

「水州市委葉凡,在市委幹什麼的,莫不是在水州市委看門掃地的吧,哈哈哈,這種東西也來顯擺,以為省城市委工作就登天啦。笑話……」這時,站宋剛身側的一位同志見宋剛向他使了個眼神,這位老兄突然張口拋出一句話來,登時逗得過道里又是充滿了笑聲。

叭地一聲清胞的耳光聲傳來。

剛才笑話葉凡的那個老成年青人m著本人那火辣辣的半邊面頰,一臉驚詫的指著陳軍吼道:「你他媽的敢打老子,老了是郎亭縣公安局長。」

「打的就是你,你丫的算個屁!瞎了狗眼了,敢罵葉哥。告訴你信不信,你不是郎亭縣公安局長嗎,葉哥只需一句話就能讓你這丫的掃大街去!媽的,屁眼大的局長也敢出來囂張1陳軍不是體制內的人,那是張口閉口粗話,指著那往年青人罵得那是大爽了。

「呵呵,該打。水州市委副書記葉凡同志你也敢如此的罵。」曾華講到這裡,看了那年青人一眼,哼道,「楊良民同志,你還真是瞎了眼。回去配副眼鏡戴上吧,下次別口出狂言了。」講到這裡,曾華沖王隊長說道,「走1

講完后再次掃了一眼發愣的宋剛書記和楊局長一眼,哼道,「楊局長,回去寫份檢討來,反省要深入些。要充分的看法到本人的錯誤。

不然,你這局長,我看是可以挪窩子了。」

「曾…………曾書記……」」楊良民終於耷拉下了腦袋,想不到本想在宋書記面前好好的拍一下,想不到居然惹出省城一個副書記來。

那可是正廳級幹部。雖說他是管不了本人郎亭,但此人如此年輕就是正廳級幹部了。

即使是楊良民同志眼瞎了也會知道人家背後的靠山一定特別的硬實。真惹火他了人家去省廳搞下鬼,估量本人那局長帽子還真得飛了。

而宋剛一時沒反應過去,他是有些驚惶了。眼巴巴的看著葉凡跟曾華走出了過道開車走了。

「哈哈,直爽!直爽啊1一坐進車裡,曾華同志居然大笑開了。

彷彿,不像是假笑,是真直爽的笑。

「呵呵。」葉凡笑了兩聲,看了曾華一眼,說道,「這位宋剛同志彷彿很囂張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