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春光無限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春光無限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翠兒……」葉老大叫了一聲,一扯就把翠兒扯進了懷裡。 這傢伙相當的粗魯,三下二下,根本就是在扯衣服。十幾秒鐘,翠兒成了一具赤luo的羔羊,而且,還是一具帶著鮮血的身體。

兩人那噴著青蟒血的臭嘴也緊緊的吸在了一同,兩人都有些忘悄了。剛閱歷過生死大戰,人的心靈都需求安慰的。葉老大上下其手在某女身上肆意的mo捏著。

而翠兒也畢竟還是處子之身未經人事,再加上剛才受了驚嚇。人一下子在緊張之後又放鬆了。所以,一下子就被葉老大挑逗得不能本人了。在石縫裡大聲叫呼了起來,那聲響,假設在外邊的話相對能傳到幾百米之外的。

不久,兩具身體終於完全貼合在了一同。在昏亂中,小葉老大進入了一個緊窄而潤滑的地方」「」

也許是青蟒血刺ji的緣故,葉老大遺忘了憐香惜玉。破槍不是層層推進而是一竿子狠辣的沒到了底。

而翠兒也在拚死的刺殺青蟒后也沒感覺到了痛楚,兩具身體沾滿鮮血就那樣在地下翻動著成了一具身體。

猶如在拚殺青蟒普通,兩人配合默契。在努力的折騰著,迎合著,都恨不得融進對方身體中……

這次破紀錄的長,反正葉凡感覺至少接近一個半小時了才停歇了上去。

兩人軟癱著斜靠在了石壁上,而那不幸的青蟒,就那樣子躺在兩人的屁股丫下。真正的成了石榴裙下的風流蛇。

「媽的,該死的東西1葉老大一伸tui狠狠的把青蟒那蟒身給踢開了。

「哎喲,我爹他們能夠快回來了,快點穿上1翠兒猛然間想到一羞人的事,那是趕緊爬到外間石縫處,弄來水胡亂的清洗了一番。

不過,由於沒帶換洗衣服,這下子可是有些糾結了。擦完身子后翠兒有些不幸的看了看地下那被葉老大差點扯成破布片的衣ku」一時沒了主意。

嘴裡喃喃道:「怎樣辦?」

「又沒針,有啥辦法?」葉老大雙手一癱,瞄了翠兒那赤luo的身子一眼,也是一臉的尷尬樣子。這傢伙此刻也得到了主意。

「快想辦法啊,不然等他們回來就費事了。」翠兒都快哭了。臉紅得像火燒普通,不知是蟒血漲的還是什麼緣由。

「沒事,你爹假設先回來,我們老遠就叫一聲,說是遇上老蟒了,衣服全給蟒咬破了就行了。」葉老大出了個餿主意,這個,可是有些掩耳盜鈴之嫌了。

「那好吧」也沒辦法了。」翠兒羞得差點抬不起頭了,把地下的血衣整理了一下,弄了弄又穿在了身上。

至少還能遮住關鍵部位。葉老大就隨意得多」把那沾滿老蟒鮮血的短ku衩穿在了身上又扯了些破布條往腰間一紮,倒真有點美國印弟安人的架勢了。

不久外邊傳來陳軍和范東柱和范滿滿的聲響來。三人配合著在推拉著那台沉重的柴油

「陳軍,不用推了,我們挖出來了。」葉凡老遠就大喊道。

「挖出來了,那敢情好。媽的,累死老子了,搬了這個笨傢伙來居然沒用了。」陳軍罵罵咧咧著把柴油機給甩到了一邊,把洞挖得大了些三人爬出去了。

「爹」你們等等………」這時,傳來子范翠兒那非常羞怯的聲響。

「娃,幹嘛了,是不是累了1范滿滿關切的問瓿「剛才………剛才遇上一該死的青蟒,好大」我們倆差點被它吞了。

所以,打起來了,衣服都給……」范翠兒講到這裡真實講不出口了。

「是不是衣服被扯破了?」陳軍大聲問道。

「知道了還問,快把衣ku都扔出去。媽的,差點見了閻王,真是衰氣1葉老大成心發狠罵了一句」自然是為了遮醜了。

「呵呵,明白1陳軍一聲乾笑,倒是把衣ku都給扔子出去。

兩人三下五除二給換上了。

不過」到了外邊石縫處時,范滿滿和范東柱雖說沒什麼表示,只是一個勁的問翠兒傷著沒有。

倒是陳軍在哪裡指手劃腳的,嘴裡乾笑了不已。後來被葉老大狠狠地踩了一腳后這傢伙才老實了上去。嘴裡嘀咕道:「你倆人在風流,關我什麼事了,盡踩我出氣,倒霉1

當見到那條十幾米長的青蟒,陳軍三人也是嚇了一跳。

「好傢夥,還真是大傢伙啊1陳軍興奮的跑到青蟒面前,居然抱著青蟒那有些血乎乎的猙獰蟒頭來了個親嘴表演。葉老大看得直想嘔,笑道,「陳軍,這麼喜歡搬回家作伴算啦。」

「免啦,我把它吃進肚皮就行了。」陳軍一臉的得意之笑。一腳踩在青蟒身上志得得很。

范滿滿細心反省過青蟒后說道:「我沒猜錯的話這青蟒應該有二三百年活頭了。這蟒肉可是大補之物,我們好好的弄出來晒成干還可以合葯的。」

「噢!對了,剛才你說青藤的果子被這青蟒吞了是不是?」范老郎中彷彿想起來什麼似的急著問道。

「嗯,被這該死的傢伙一口就給吞了。」葉老大氣得又踢了那青蟒一腳。

「那抓緊點,趕緊把青蟒給剖開,說不定那紫果還沒消化多少。

假設是這樣倒是可以拿來盹上,馬上吃出來應該還有效果的。」范滿滿有些急了。

動手要剖青蟒,不過,這青蟒的皮不是普通的厚韌。老范同志費了很大勁頭才劃開了一條小縫。

老頭子嘆了口吻說道,「人老了,不行了,要是年青的時分這個不算什麼?想不到人一老連只蟒都剖不開。」

「呵呵,范老伯,不是你老了,而是這青蟒有些年頭了。所以,皮太厚弄不出來,還是我來吧。」葉老大淡淡的笑,操起軍匕像是在舞刀玩。

隨著葉老大的手勢,青蟒那厚實的皮在他手中猶如豆腐塊普通的弱不由風。不久就剖開了,而且,皮子保存殘缺。一旁的范老頭一家三口看得是呆若木雞。

「想不到凡書記還是一高人,這刀刀見肉,皮肉分得清清楚楚,古時的庖丁解牛估量也不過如此了。剛才我還在講年青什麼,見笑了。」范老郎中不由得mo了下下巴,讚賞道。

「凡書記能打死這麼大的青蟒,應該也是高手吧?」這時,范東柱一臉佩服,說道。

「湊巧了,剛才假設不是翠兒用刀刺死它,估量我們兩個如今都到蟒腹中睡大覺去了。

」葉凡淡淡笑道,當然不會透底子了。

「是的,剛才我扎了幾十刀才扎出來,好險。」范翠兒mo了下那挺拔的xiong脯,一幅怕怕樣子。

「沒風險就好。」范老郎中看了女兒一眼,神情有些怪異。葉凡的鷹眼可是感覺到了什麼,估量本人剛才跟翠兒乾的那些犯sao包的事范老郎中產生了疑心。不過,這老頭城府也相當的深,不吭聲。

「幸而,還剩下一半多沒消化掉。」范老郎中一邊洗著那紫se的果子一邊說道。

就在這時分,陳軍叫了起來,說道:「老郎中,你看看,那紫茄子在變軟增加了。」陳軍叫那條形果子為紫茄子,的確有些像。

「蹩腳,還真是在增加。估量是青蟒體內的消化物曾經浸透進這果子里。所以,青蟒雖說死了,但這消化物還是在殘食著這果子。惋惜了。」老郎中講到這裡,又反省了一番。

「大哥,你馬上吃了它就走了。要消化也得讓他消化在你的胃裡,別糜費了惋惜了。」這時,陳軍說道。知道葉凡此刻武功廢了一大半,這東西沒準兒能助他恢復一些功力。

「不可,青蟒的消化液跟人胃裡的消化液假設發生反應就費事了。

就怕這外面有毒,不能隨意吃的。」范老郎中搖了搖頭。

「沒事,我剛才喝了蟒血,這東西應該沒事。」葉凡淡淡一笑,接過了紫茄子,像吃菜瓜普通的啃了起來。

嚓了一陣子,丹個果子全進了肚皮。

「假設有反應的話我回去洗胃。」葉凡笑了笑說道。

「那我們趕緊回去,就怕等下有反應了送到池林鄉就來不及了。」范老郎中還真怕這位奧秘的凡書記出事了。要是真出事了老范家可就要倒大霉了。

「那趕緊走1陳軍也有些擔心這個。

「回去1葉老大點了點頭,其實,這貨本人也有些擔心這個。

不地,為了恢復功力,他也是豁出去了。其實心裡也沒底的。

「這柴油機怎樣辦?」范東柱說道。

「不要了。」陳軍淡淡哼道。

「多惋惜啊,一台可要好幾千的。」范東柱有些不舍。

「你要就送給你了,當前有空了再來搬就走了。」陳軍隨口說道。幾人匆匆下山而去,不過,翠兒走路時那姿態有些怪異。不怎樣敏捷了,估量是剛破瓜的緣故了。

葉凡見了說道:「翠兒,來,我背你走。剛才你能夠被嚇壞了,tui都發軟了是不是?」

「不要了,我能行,嚇是嚇壞了。如今還有些發軟。不過」走路還是沒事的。」翠兒搖了搖頭,說道。臉上曾經有些紅了。

「我背你妹子。」范東柱看了妹妹一眼,說道。其實,范東柱並不笨。應該也感覺到了什麼,不過,既然妹子贊同的,范東柱自然不會去清查這些事了,那是自討沒趣。

「沒事,我本人走。」翠兒有些羞怯,堅持著搖了搖頭。她隱晦的看了葉老大一眼,估量是怕葉老大心裡長疙瘩了[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