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他是權貴之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他是權貴之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翠兒,我看你泡茶倒有一手。 要不到省城九雲橋賓館去工作怎樣樣?賓館里有搞一個茶道部,專門給一些主人泡茶的。

你放心,就是純泡茶,他們都是一些高雅人士。給的小費可是不少,工資一個月千把塊,小費一個月卻是可以收到三四千塊。

假設你的手藝好有人欣賞的話,支出更多。」葉凡倒是想起一個主意來。

「沒錯,翠兒姑娘的茶藝的確不錯。就泡你們郎亭的田茶了。」陳軍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九雲賓館是五星級賓館,是高檔賓館。

坐落在省城紅蓮區,凡現就在紅蓮區任。只需他肯點頭,給你安排一個好地位沒成績。

沒準兒幹得幾年弄個小副經理應該沒成績的到那個時分一個月就能弄到上萬了。」

「我,我沒多少文明,這個能行嗎?」翠兒真有些心動了,斜瞄了葉老大一眼。

「你不是說高中畢業了,這個就夠了。到賓館里又不是比文憑,要的就是你的手藝。他們要的是真功夫,文憑並不能代表才能的。」葉凡說道。

「爹,你看呢?」翠兒問道。

「既然凡在哪裡當指導,你去就去吧。反正窩在我們這靠山村也沒什麼出路。假設當前能在省城安家就更好了。」范滿滿沒絲毫猶疑,說道。

「凡,能不能幫我哥也找個事做做。他既是石匠也泥匠,這些都無能的。」翠兒有些不好意思,問道。

「呵呵,翠兒,你算是找對人了。凡的能量可不小,你哥既然會這些,那就進修建工程公司去干。凡可是看法好多公司老總,隨意給你引見一個就行了。」陳軍干聲聲笑道。

「那行,就到德平的千洛公司或許水州猴總的武聖集團也行。這樣吧,等這邊事了啦,你們到省城來。我叫陳軍帶你們去挑公司去,哪家工資高,稱心就去哪家了。」葉凡點了點頭。

「謝謝,謝謝!凡,您是我們范家的恩人,我們……」范東柱有些ji動了。

「沒事,能幫的只是一件大事罷了,不算什麼。」葉凡淡淡笑道。

你把人家閨女給辦了,當然得出些力了。陳軍在心裡腹誹著葉老大同志。

回到村裡,不斷都沒什麼反應。只是葉老大感覺下腹部有些發熱而沒有其它什麼猛烈反應罷了,倒也放下了心思。翠兒親身燒了水叫葉老大洗澡。

「我給你搓搓。」倒完水后翠兒沒有分開。

「不方便吧,這是你家,影響不好。」葉凡搖了搖頭。

「沒事,他們不會說什麼,你是我家的大恩人。」翠兒說道。

「那行,搓搓就搓搓吧。」葉老大舒坦的躺在大木桶里,半眯著眼享用著翠兒的悄然揉搓。

這邊偶然伸手在翠兒身上揩點油mo捏幾下,倒也樂在其中。翠兒自然是無所謂了,反正都給了葉老大,你要咋整就咋整了。

關鍵是要讓葉老大舒適才行,本人一家人的希望都放在葉老大身上了。

「事辦得怎樣樣了?」喬報國坐在大廳里,掃了曾華同志一眼,問道。

「打起來了,葉凡果真很衝動。當場就打得張冒林那傢伙口吐鮮血,鼻青臉腫。

而且,跟葉凡來的那個司機彷彿更囂張,當作宋剛的面居然打了郎亭縣局長楊良民。

宋剛自然沒面子,楊良民差點氣得噴血。不過,當時我在場成心把楊良民壓制了上去。

這個,我想,彈壓得越兇猛,反抗力一定也越兇猛了。呵呵,這下子有好戲看了。」曾華淺笑道。

「估量如今宋剛曾經到了田志空的家裡哭訴去了。」曾秋林斜瞄了曾華一眼,淡淡笑道。

「還是報國想的輒好,一石二鳥。就讓葉凡跟我們的田大掰掰手段。

聽說葉凡在省里很有人緣。像齊副,段海天,對了,還有那個盧家的盧明珠跟葉凡的關係都相當的不錯。

有這幾個人護著,葉凡一定會沒事的。老田同志,就讓他好好的喝一壺了。」曾華乾笑了一聲,看了喬報國一眼,問道,「下邊該怎樣辦?宋剛曾經托田塔山副來親身要人了。」

「不放!你如今態度硬朗點,表演給葉凡看看。爾後嘛,假設田塔山逼得緊,你還是不要放人。」喬報國淡淡哼道。

「田塔山可是黨群,這個有些費事,我怕是頂不住的。」曾華有些擔心。

「呵呵,放心,田副沒辦法時田志空這個一把手自然會跳出來了。只需田一發話,你就放人了。到時給葉凡一個交待,人家是地委嘛,你也是沒辦法的事是不是?置信葉凡會了解你的難處的。」曾秋林淡淡笑道。

「妙計,這樣一來,葉凡不就跟田昴上了。」曾華說道。

「一點昴上還不行,最好是死磕幾下才好。雖說不能動搖田志空的根本,但是,至少能讓田志空肉痛一陣子的。」曾秋林說道,臉se變得嚴肅了起來。

「呵呵,你們能夠不了解我這個妹夫的。」喬報國突然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我估量,老田同志真要跟葉凡死磕的話,倒霉的相對是老田同志。到時宋剛丟了帽子我們在郎亭的『田茶』項目就好辦了。」

「好,宋剛假設惹毛了葉凡被拿下了。我們正好可以應用這個空檔從省里空降一位幹部到郎亭縣任職。只需掌握了郎亭縣,種不種茶還不是我們說了算。」講到這裡,曾秋林嘆了口吻,「這世道,想干點事居然這麼難。就由於田志空姓『田』,居然連發展『田茶』都不行了。還得轉彎抹角的出招子才能辦到。」

「這事最好不要讓葉凡看出是我們在應用他,不然,這傢伙,當初我家老頭子差點被他氣meng了。真知道了就費事了。」喬報國淡淡說著,那眉頭也皺了起來。

「嗯,他那臭脾氣我也聽說過。相當有名望的,呵呵。」曾秋林笑了笑,看了喬報國一眼,又說道,「關於他的事我還有些奇異 ,官場體制中像他這種脾氣的人根本就是吃不通的。不過,擱他身上彷彿發生了變化。這官升得也是快得不行了,這事,喬家大院在幫襯著,我想這是次要緣由吧。不過,惹的費事事一定不小了。」

「秋林,你錯了。」喬報國淡淡的搖了搖頭。

「錯了,錯……」曾秋林嘴裡嘀咕了一句後有些不明白的盯著喬報國了。

「其實,我們老喬家沒幫他多少忙。講起來你們都能夠感覺奇異 了,這話是假話。

就是這次他預備到海東任職的事都是有人打了招呼的,我爸還嫌他官升得太快了。

所以,還不贊同的。我這妹夫,說起來,還真有些小能量。不是我自貶本人,就是我這個地位他都出了不少力氣的。

這次的事我爸和家裡人都沒出面,當然,喬家大院隱晦的一些力氣置信南福省省委組織部應該也會思索到的。」喬報國淡淡笑了笑,倒的是實情。

「不會吧?」曾華有些不信了,真實是難以令他置信的。

「呵呵,我什麼時分講過假話騙你們。我們都是自家人也不說二家話。我這個妹夫,你們見到他還是尊崇著點。

他幾年工夫能爬到如今這個地位,全是靠他本人上去。比如省里,你們也看到了他的一點能量。

比如齊振濤的兒子齊天,那個盧明珠部長的外甥盧偉跟他都是拜了把子的過命兄弟。

說是『過命』一點不為過。可以這麼說吧,即使是他們三個湊一塊一同送命都能做到。

而且,葉凡歲數比他們都小,反過去,他們全得叫我妹夫大哥。還有,那位鐵占雄副部長也是一樣的。

所以,我妹夫這個人的人緣很好。有的時分,就是我都有些妒嫉他的好運了。」喬報國居然捧起葉凡來了。

「太不像話了,省城一個副,居然跑到我們南嶺來撒野,真以為我們南嶺地區沒人了是不是?這裡是南嶺,不是水州1隨著話音落地,嚓地一聲,茶杯被南嶺地委田志空同志重重地磕在了茶几上。

「我看那傢伙就是這樣的人,根本就是目空一切。田,你沒看到那傢伙的囂張樣子。在我的地盤他居然敢叫他手下的司機打了楊良民同志。楊良民是什麼人,郎亭縣局長啊!一個司機為什麼能如此囂張,跟主子的唆使是分不開的。」郎亭縣縣委宋剛同志一臉的憤怒,能夠是由於太ji動的緣故,連聲響都發著美聲顫音。

「奇異 了,曾華彷彿跟他關係不錯。而且,啟齒『葉少』閉口『葉少』。這傢伙,不會真是京城權貴子弟吧。

假設真是這樣子,那冒林的事還真有些費事了。剛才我打過電話給曾華同志,要求他立刻放了張鄉長。

不過,曾華同志態度堅決。居然直接就給拒絕了。而且,還搬出了一大套實際,什麼要維護法律的公正xing。

老百姓有冤要幫著他們什麼。全是一些不著調的屁話,什麼東西!老子以前當政法委時他還在幹什麼?

一個小縣的局長罷了。如今倒好,連我的話都不聽了。」南嶺地委副田塔山同志也有些ji動了,連這種丟醜事都給拋出來了[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