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一把手出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一把手出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屁的京城權貴子弟,我剛託人打聽過了。 葉凡,不過是我們省古川那破縣爬出來的一個土疙瘩小子罷了。

父親聽說就縣城一小局長,母親教書的。祖宗八代都沒出過縣長這樣的人物。

而且,親戚中也沒什麼人有些能量。」寒剛很細心,居然把小葉同志的祖宗八代都查清楚了。

不過,這傢伙只打聽了葉凡在古川的底細,對於葉凡的社會關係,他是一竅不知了。

「這事還真是怪了,不能太小視此人。你想想,他才多大,人家如今是水州市委副書記了。而且,還直管著紅蓮區這樣的大區。聽說他跟省城的段海天書記關係相當的不錯。估量到紅蓮就是段海天給活動去的。」南嶺地委副書記田塔山同志淡淡哼道。

「塔山,你什麼時分膽子變得如此小了。段海天又怎樣樣?不過一個墊底的常委罷了。」田志空斜瞄了田塔山一眼淡淡的哼了一聲,轉頭看了宋剛一眼,問道,「人放了沒有?」

「還沒,估量曾華得您打電話了才行。此人彷彿吃了槍子兒似的,態度絕後的強硬。

他跟葉凡的關係應該相當的不錯,由於,當時抓人時就是他跟葉凡一同去的。」田塔山有些尷尬樣子,說道。

「哼1田志空哼了一聲,當即拿起電話打了起來。說道,「曾華啊,張冒林怎樣回事?」「是這麼回事,有人告了張冒林同志。所以,我們叫他到公安局協助調查。」曾華淡然說道。

「協助調查也不能把人公然銬人,人家好歹也是一鄉之長。你叫人家當前還怎樣掌管池林鄉工作。

曾華同志,公安局的同志在執法的時分也得留意維護對方的聲譽。

在案子還沒定論前不能聽風就是雨。

而且,理想還沒查清前,人家只是疑心對象是不是?所以,你們問過話后也差不多了。」田志空哼聲道,轉爾又說道,「而且」如今的老百姓的狀況你不是不知道。

動不動就肇事,鄉幹部們工作難做埃

我們上頭的指導更應該體諒和支持他們的工作才對。不然,下邊的同志都不敢工作了這工作還怎樣展開下去?」

「我知道了田書記,這事,本來是想問詢一下就放了的。彷彿是說張鄉長喜歡靠山村一個農民手中的銅板,而那個農民又不肯,最後,聽說那農民被打成重傷了。人家告他指使人打人,不過,假設真沒事我們預備放人了。」曾華成心表現得還有些猶疑樣子。

「就幾個銅板罷了,差不多就走了,還有」是張冒林同志動手動拳的嗎?有物證物證沒有?」田志空有些生氣了,那個1差不多,是從鼻腔里哼出來的。

「這個,倒不是張冒林同志親身動的手」這方面的狀況正在調查。

等落實后我向您彙報。」曾華淡淡說道。

「調查也不能沒完沒了的,池林鄉的工作等不起。你這一擔擱可得把池林的幾萬老百姓給擱在一邊了。」田志空又哼了一聲,轉爾說道,「我有事要忙,這事就這樣了。」

說完后田志空預備掛電話。曾華趕緊說道:「是,我馬上執行田書記指示。」

「你個曾華啊,呵呵,我可是沒有棒示你什麼。」田志空淡淡的居然笑了。

「呵呵」我知道,田書記沒有指示。」曾華也是淡淡的笑了笑。

「還有,聽說郎亭縣公安局的楊良民同志在執法時被人打了。作為你的下屬,你這個管公安口子的書記應該要維護下級的權到才對埃

對於一些行兇作惡的人,我們絕不能辜息。也許」有的人有幾個錢,一向囂張。

居然敢打縣公安局長,公然無視法律的威力。你們是幹什麼,你們就要讓那些大年青知道,什麼叫法律。什麼叫公平公正?法律不等於幾個錢。」田志空哼聲道。

「我知道了。」曾華說道。

早晨,葉凡也著實累了,享用了一番翠兒的搓背後躺平睡去了。

而在郎亭縣酒樓卻是正繁華非凡,一個大號包間里,一伙人吃得正歡。

「張鄉長」讓你受驚了。」這時,一個嘴邊有顆小黑痣的傢伙一臉諂媚的笑著。

「受驚1剛放出來的張冒林同志斜瞄了那傢伙一眼」略為有些不悅樣子。

「思凱啊,你剛才可是說錯話了。」郎亭縣公安局長楊良民淡淡的衝下屬,也就是郎亭縣公安局刑警隊長林思凱同志說道。

「說錯了,楊局長,請指示一下,也讓我知道錯在哪裡。這個,有錯就友是不是?」林隊長趕緊一臉笑臉,說道。

「對對對!知道就改,善莫大焉。」這時,一個大肚皮羅漢中年男午子侃樣笑道。

「馬縣長,你就點點他吧。」楊良民笑道。

「馬縣長,請指示。」林隊長趕緊又是說道。

「呵呵呵……」郎亭縣副縣長馬付同志略顯得意的掃了包間內的同志們一眼,說道,「你們能夠不知道,地區公安局只是請張鄉長去作客罷了。

人家張鄉長在公安局呆著,好茶好點心服侍著的。哪有受什麼驚或苦。看到沒,還沒凹個小時,不是恭敬著送張鄉長出來了。

而且,還是用車把張鄉長送到郎亭的。你們不知道,地區公安局刑警隊長王根本同志親身開的車。

到郎亭后林隊長不斷給張鄉長賠不是。那中華可是一包包往張鄉長兜里塞的。」「呵呵,馬縣長,過了,過子。當時王根本同志只是給了一條中華罷了。

並沒有那麼多是不是?」張鄉長相當得意的瞄了包間內的各位同志一眼,又說道,「再說了,太多也抽不了。這煙啊,還是少抽點,草命工作嘛1

「看到沒,不是幾包,是一條了。還是張鄉長面子大,往常都是我們送煙酒給公安局的同志。明天調了個頭了,人家刑警隊長還得送禮了。」馬縣長哈哈笑了起來。

「那是那是,張哥是什麼人,我們郎亭的牛人1林隊長趕緊不管多肉麻,那馬屁拍得滴溜溜的轉著了。

「你又錯了,張鄉長不但是郎亭牛人,也是我們南嶺的牛人。不要說郎亭了,張鄉長到南嶺哪個旮旯不是有人服侍著。人叫什麼來著,這就叫人緣。」馬縣長調侃樣笑開了,登時,引來了一場哈笑。

「明天在這包間內的都是我張冒林的兄弟,來來來,同干一杯。

我祝各位同志們身體安康,官越做越大。」張冒林舉起了杯子,屋裡又是一陣子杯盤聲響。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一個瘦臉傢伙突然問道:「張哥,難道這事就這樣算啦,也太便宜了那小子吧?一個外地小子,難道就讓他囂張如此?」

「算啦,楊局長,你說是不是就這樣算啦?」張冒林這傢伙也相當的yin,知道楊良民被陳軍當場甩了耳光,這氣相對會出的。如今成心提起這事來就是為了整事了。

「你說呢張鄉長?」楊良民面子上過不去了,冷冷哼道。心裡罵著狗日的張冒林,你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了。這種事怎樣能擺檯面上提出來。

「張哥,這事一定不能就此算啦。還有楊局,我們兄弟算計一下,得找回來才行。」這時,刑警隊的林隊長找到一個拍馬的好時機,立刻哼道。

「那小子如今什麼地方?」楊局長轉頭問林隊長道。

「住在那個告狀的老傢伙家裡,就是池林的靠山村那個老郎中。

估量那小子跟老范家的女兒有一tui。不然,那小子會如此賣力,我屁都不信。如今的男人,那有一個好貨,包括你我是不是?」林隊長哼聲道。看來,這傢伙不斷留著個心眼兒了。

哈哈哈……

「正好,我們來個捉jia時,那瘦臉傢伙笑道。

「對對對!叫上電視台的同志曝光去。明早把那光屁股都登報上去。媽的,敢惹我們張哥和楊局,活不耐煩了。」林隊長罵道。

早晨8點左右,葉凡的電話響了起來。

一接通,傳來曾華的聲響道:「葉少,不好意思,這個,真不好意思?」

「啥不好意思的,曾書記,有話直說。」葉凡淡淡說道,預見到了什麼。

「這個,張冒林放出來了。這個,我也沒辦法,田書記親身打了電話。」曾華說道。

「這事就這樣算啦,即使是田志空難道就不依法辦事了?」葉凡那火氣可是下去了,口吻重了不少。

想不到曾華此人如此的不堪大用。連這點都頂不住,那本人前次幫他真是白幫了。

「這個,葉少,你也知道,我畢竟要在南嶺工作是不是?本來這事宋剛叫了好多人來講情。不斷被我頂回去了,只是田志空書記親身打電話了,對不住葉少了。不好意思,這事,真實是不好再把篆………」

曾華左一口不好意思,右一口不好意思。

「算啦。」葉凡冷。哼一聲掛了電話,知道曾華這一塊一定是行不通了。而且,這事,葉凡感覺有些怪異。沒準兒喬報國早知道了,那又為什麼不出手,難道這其中還有些什麼貓膩兒在?

葉凡尋思了一陣子,打了電話給省廳的趙鐵海,把這事給他說叨了一下[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