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公安是小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公安是小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趙鐵海一聽立刻罵道:「葉哥,放心,我馬上帶人上去。 既然南嶺地區不管了,哪我們省廳刑警隊接手就走了。媽的,什麼東西。我看那個曾華也不是個什麼好貨se。虧得葉哥還出手幫了他,居然這點大事都辦不成。田志空又怎樣樣。」

「聽說張冒林和楊局長都叫囂著要給葉凡美觀,專員,你看這事我們是不是要防著點。要是他們真傷著了你妹夫怎樣辦?到時,估量圓圓小姐的脾氣發起來可就不好了。」曾華坐喬報國對面,有些擔心的說道。

「傷著他」不用擔心,誰傷著了也傷不了他的。」喬報國淡淡的搖了搖頭,非常的自信。

「他身旁那個叫陳軍的年青人彷彿是個高手。」這時,曾秋林說道。

「嗯,那天郎亭的楊良民被他一腳就踹得差點背氣過去。楊良民是從刑警出射說這些年來酒se過度身子也掏得差不多了。但根底子還是在的。」曾華看了曾秋林一眼,說道。

「陳軍是我妹夫最好的手下」其實就是一跟班。以前去五台山當過和尚」練得一手好拳腳。一腳下去能踢斷五塊夯實的大青磚。」喬報國淡淡說道。

「兇猛,還真是武林高手了。」曾秋林嘆了口吻,看了喬報國一眼,說道,「這個倒是好了,陳軍拳腳功夫越好,等下越有繁華瞧了。」

「呵呵,我也是沒辦法。」喬報國淡淡的笑了笑。

葉凡斜靠在chuang頭邊抽上了煙。

這時,門悄然的被人推開了。抬眼看去,發現身著短衫的翠兒出去了。

「還沒睡啊?」葉凡笑了笑。

「凡書記,我……」翠兒眼圈一紅,眼中有淚hua了。

「怎樣啦,過去。」葉凡一臉訝然,沖翠兒招了招手。翠兒溫順的走了過去,liao起了chuang單坐了出去。

「是不是聽到什麼了?」葉凡伸手托起了翠兒的下巴問道。

「張鄉長放出來了。」翠兒講著那淚珠終於滾落了上去,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一定是郎亭的宋書記求了人的。唉他們權大勢大,經后我們家怎樣辦?」

「別哭,這事我也剛知道了。不用怕」張冒林那狗東西就讓他先得意一個早晨。既然有人放他出來,我自會叫人再送他出來。」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送出來,怎樣送?」翠兒一臉不幸的看著葉凡。

「呵呵,這事你不用擔心」我自有辦法。」葉凡淡淡的笑了笑看了翠兒一眼,mo著她面頰」說道「我們先睡,明天就成了。」

兒看了葉老大一眼,溫順的點了點頭。習索幾下,衣服被她悄然的脫去了。

「翠兒,你這身子真是m老大笑了笑」雙手在翠兒身上滑動著。翠兒一臉潮紅,嘴閉得緊緊的。

「是不是怕你家裡人聽見不吭聲。」葉老大淡淡的笑了笑。

「我……,我媽能夠知道了,剛才問過我了。」翠兒輕聲說道。

「不好意思這事,讓你尷尬了。」葉凡說道,看了翠兒一眼,笑道,「你怎樣跟她說的?」

「我說我是自願的凡書記是壞人。」翠兒羞得臉都貼在了葉老大xiong膛上不敢低頭了。

「你一定挨尊了。」葉凡說道。

「沒有,媽只是嘆了口吻再沒說什麼。」翠兒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只是,後來媽說是假設能把我哥的事弄好就更好了。」

「放心等這事忙完后你哥跟我們一同去水州,我給他引見公司。」葉凡說道。

「謝謝了。」翠兒說道。

「怎樣謝?」葉凡乾笑了一聲,手在翠兒那田溝子里動了動發現是溪水潺潺了。不久,屋裡呼吸聲較重了。

「怎樣樣那小子估量睡了吧?」楊良民哼道。

「睡了,屋裡都沒燈了。」林隊長哼道。

「mo出來」先mo黑給修繕一頓再說。」楊良民哼道。

「等下拔光了那小子再拍照,到luo照飛天下,有滋味了。」林隊長臉上閃過一絲yin笑。

屋裡兩具dong體正糾結在了一同,翠兒也達到了頂峰。

葉老大正舒坦著,不過,一聲輕響還是被他那靈敏的耳朵聽到了。

怪了,難道是老鼠聲。葉老大心裡疑惑了一下中止了動作。鷹眼和蝠耳都發揮開了。

「媽的,怎樣來了這麼多。難道是張冒林的人。」葉凡心裡一動,躲被窩裡打了電話給陳軍。

「看我的葉哥,既然他們mo黑出去要作賊,咱就當今榮耀的抓賊工了。」陳軍一聲yin笑放下了電話。

「翠兒,等下你一聽到響動后馬上矢叫抓小偷就走了。

」葉凡輕聲交待道。

「真有小偷?」翠兒一驚趕緊穿上了衣服。

「你大叫就走了。」葉凡笑道。

不久,屋裡傳來里啪啦烏七八糟的一些刺耳聲響。

「別打了,我們是公安。」這時,某位被陳軍踹得快背過氣的公安同志真實忍受不了陳軍的鐵拳頭了,大叫了起來。

不過,陳軍同志卻是大罵道:「1卜偷也敢冒充公安,打的就是你們這群小毛賊子。」

翠兒一聽趕緊衝到外邊大叫了起來道:「抓小偷啊,抓小偷1而范家人聽到翠兒喊聲后也大叫了起來。

葉老大閃進了樓下,雖說沒燈,但眼神好使著。正想出拳,發現根本上都倒在了范家那泥巴大廳里。

心說陳軍這傢伙下手也太快了,居然不給老子留一點。好不容易發現樓梯背面還嚇得趴蹲著二個」葉老大那是一聲叫道:「還想偷什麼,給老子出來。」

隨著喊聲,一腳下去,啪啦幾聲,兩位公安同志還沒反應過去就成滾地葫蘆了。而聽到范家人大喊后村裡人全mo黑拿著棍棒趕了過去。

這時,不遠處的楊良民和林隊長正想大叫「我們是公安」不過,陳軍哪能讓他叫出來。身子一閃就到了兩人面前,一個掃趟tui過去,兩位同志登時就倒在了地下。

「這裡還有幾個,快來。」陳軍大叫道。

「打死這群小偷,媽的,老子的牛肯家也是他們偷走的1這時,一位丟了牛的老百姓拿著掃把就掃了下去。

掃在楊局長和林隊長身上。後邊有丟過東西的村民全不客氣了。

又踹又踢。楊局長和林隊長光臨著抱頭喊痛了,所以,連槍都忘了拔出來。

村民們衝進屋裡又是一頓子打后才亮了燈。陳軍搬了條竹椅子讓葉老大坐上后又遞了支煙過去。

葉老大點上后掃了地下十幾位同志一眼,哼道:「說吧,想偷什麼?前次村裡丟的東西是不是你們偷的?」

郎亭縣公安局大名鼎鼎的楊良民局長本來村民們有人會看法的」不過,如今不一樣了。

那臉被陳軍打成了豬頭」而鼻血又被陳軍抹了他一臉都是。所以,暫時村民里是沒有看法楊大局長了。

「老子是縣公安局的楊良民局長,你們敢打老子,全抓起來1楊良民一看見燈,那是威風了起來」從地下想爬起來,嘴裡是大叫道。

「他是楊局長嗎?」陳軍成心指著楊良民問屋裡的村民們。

「不像,楊局長怎樣會作賊!而且,鼻青臉腫的,相對不是1幾個村民認不出來,搖了搖頭。

「媽的,膽大包天了。偷東西還敢冒充公安局長,活膩歪了是不是?」陳軍那是一腳就踢了下去,這腳踢得不是個地方,彷彿是楊局長的下yin部。那傢伙一下子捂著下邊就蹲了下去」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你……你敢踢我1

「踢的就是你,龜剁子的。」陳軍一邊罵著一又是幾腳下去。全往楊局長身上招呼了。

當然,陳軍下腳也有分寸的。會痛但絕不會重傷的。不然,幾腳下去,估量這貨早差工多了。

「他真是楊局長?」這時,一個幹警覺得這個時分是拍馬的最佳機遇,所以,忍著痛大叫道。

「媽的,你也不是什麼好鳥。還敢meng我1陳軍知道這傢伙一定跟楊良民關係不錯,也是照準過去幾tui下去」那個幹警光臨著叫痛了。

「村民們,你們誰家丟了東西全報下去」我登記一下。明早就把這夥人糾送派出所去。要他們賠你們錢才對的。」葉老大翹著二郎tui,

淡淡說道。

「我丟了一頭牛。」一個漢子大哼道。

「我家裡的雞被偷偷了十幾隻,那可都是能生蛋的老母雞啊1

一個老頭大叫道。

不久,翠兒拿來了本子全給登記上了。

「關柴屋去,明天早上送派出所。」葉凡哼聲道。這時」全體幹警都不敢吭聲了。

他們知道,這個,一定是中招了。誰出聲鐵定招來一頓子拳腳服侍。剛才楊局長的慘相就是一個例子。而林隊長也學乖了,乾脆不吭聲了。楊良民咂了咂嘴也不敢吭聲了,由於陳軍同志正在捏拳頭顯擺著。

天剛mengmeng亮,趙鐵海帶著一夥刑警匆匆趕到了靠山村,一到村裡二話沒說,直接就把楊局長一伙人給拷上子車子。而且還當眾承受了村民們的告狀,自然是小偷案了。

「兄弟,你們是那裡來的。我真是郎亭縣公安局長楊良民。你到村頭去看看,我們的警車都在。」楊良民同志大叫道[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