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你這是威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你這是威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下面的獸人群一直靜靜的等著天薩滿發話,沒有一個獸人發出一點聲音,哪怕是最愛打屁的臭屁鼠人,也沒有發出一丁點的聲音。待到天薩滿的話落,下面頓時爆發出了強烈的歡呼聲。興奮的獸人群原地跳起了各自種族的舞蹈,來發泄自己心中那份屬於信仰的j情。

然而這一代的狂獸帝國卻誕生出了好幾位天才般的人物,甚至連傳說中的族人都降生了,這不得不讓狂獸帝國的高層重視。因此這一次的成人禮,天薩滿決定將由自己來親自主持。同時也有鼓勵下一代的意思,畢竟天薩滿可是狂獸帝國精神領袖般的存在。

第十章成人禮「各位同胞們,今天是我們狂獸帝國偉大的日子。每一年的今天會有無數的獸人得到獸神的祝福,也是我們狂獸帝國勇士們轉折的一天。下面有情我們偉大的獸神在人間的代言人、狂獸帝國的皇帝陛下做成人誓詞。」天鵝族人的聲音的確動聽。

「獸神大人的子民們,請跟我一起大聲的宣誓:我是獸神大人忠實的信徒,我宣誓。服從獸神大人的指引,全心全意的祈禱獸神大人。克服一切阻攔、剷除一切敵人。為了獸神大人、為了信仰,甘願奉獻自己的一切。在任何利益面前,絕不背叛獸神大人,絕不背叛信仰。宣誓人——烈嘯天。」宣誓完畢,獸皇抬頭仰天,盡情的嘶吼。

上午九時,天空萬里無雲,陣陣微風帶著草原的草香飄dng在城市的上空。宮殿正門前兩排體型壯碩的象人,甩著長長的鼻子一起齊指天空,發出一陣悠長的鳴叫。緊跟著是兩排牛頭人,整齊的踏著牛蹄,一起拍動著腰間的獸鼓『咚,咚,咚』。三通鼓聲后,宮殿大門緩緩打開,率先走出來的是狂獸帝國的皇帝,獸皇——烈嘯天。額頭上一個散發著金光的王字,龍行虎步般的向著禮台走去,身上的王者之氣,隨著一個動作、一個眼神,無一不讓台下眾多獸人心聲跪拜之感。

問道發現在嘶吼聲達到最高點的時候,天空中的r白s的能量也達到了最高點,凝聚在天空中久而不散。問道疑hu的看著這種能量,為什麼這些能量沒有向往常一樣徑直的飄上天空消失不見呢?反而一反常態的停留在天空中,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一樣……。

天薩滿緩慢的步道禮台的中央,對著下面的獸人群道:「吾神賜福你們,我之一切皆為吾神。儀式開始。」

問道同樣也很期待這次與眾不同的成人禮,不光是為了想見識見識所謂的成人禮是個怎樣的儀式,更是想看看天薩滿到底是怎樣的人物,竟然有著超越獸神代言人獸皇的地位。

問道把這一切看在眼裡,看著天空的r白s能量減少。明白這又是一個騙局,這些獸人根本不走出自內心的去信仰獸神,而是通過這種r白s能量來mhu,來達到洗腦的目的,這樣的獸人在心中就會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信仰獸神,奉獻自己一切給獸神。

隨著天薩滿的坐定,宮殿大門緩緩的關閉。四隊獸人四個種族,分別站於禮台的四面。牛頭人戰士,狼騎兵騎士、野豬鬥士分別守護禮台的前方和左右兩面。至於後面是哪個種族,問道看不見就不得而知了。這時一位身穿黑白s禮服的天鵝族人走上了禮台。

天鵝族主持重新走上禮台,對著獸皇微微一躬,轉身對著下面獸人群道:「各位同胞們,我們一定牢記自己的誓詞。下面有請我們偉大的天薩滿大人宣布成人禮開始。」說完退下了禮台。

就在問道沉思當中,上面禮台上的成人禮已經開始了。先是一批青壯獸人走上了禮台,台上的天薩滿根本就沒有動彈,而是一位有著高級高階實力的狐人薩滿向著天薩滿和獸皇點頭致敬后,來到這批青壯獸人面前。讓這批獸人跪拜於地,口中神神叨叨的念著什麼,然後手中法杖往上空一指,一道r白s的能量從天而降,把這批人籠罩其中,片刻后r白s光芒散去。跪拜於地的獸人站起身來,眼中全是狂熱之火。轉身對著獸神的雕像,雙膝跪拜道:「吾神至高無上,無所不能。神的信仰乃世間真理,卑微的我願意將一切獻給吾神,您的信徒必將真理灑滿大陸。」說完,帶著狂熱的炙火回到了自己的族群,向周圍訴說剛才的感受。

對於天薩滿問道沒有過於的關注,在問道的直覺里有點看不透。嗯用神識去感應,但是心裡那股警惕馬上又讓他按了下來。不得已問道只有靜觀其變,看看后再說了。

就在天薩滿講話的時候,問道感受到空氣傳來一股yuhu的精神之力。這股精神力有點像天魔魅hu般的m幻作用,讓人不自覺的陷入講話人創造的夢想世界當中去。同時間道也明白了心中一直警惕的是什麼東西,原來是這今天薩滿的精神之力。很顯然這今天薩滿也許實力還停留在聖域級,但是精神力絕對到達了神仆級別,這和問道現在的實力很是相像。如果不是修鍊的方向不同,說不定早就被對方感應到自己的存在了。但是問道如果敢動用精神力方面的力量,絕對是會被對方發現的。周圍獸人之所以如此的狂熱看來和這個老傢伙分不開啊,這也是為什麼這個老傢伙會成為狂獸帝國精神領袖般的存在了。

待到獸皇在禮台上坐定,大門處緩緩又走出一位老者。銀白s頭髮、銀白s的鬍鬚,滿臉慈祥之s。右手握著一根拐杖,拐杖頂部鑲嵌有一顆成人拳頭般大小的透明寶石。身上穿著一件獸皮製成的長袍,同樣的銀白s,活像魔戒里的那位騎白馬的法師。在白袍的後面是一根有著銀白s絨毛的尾巴,證明這個慈祥老者是一位獸人。沒有王者之氣,沒有上位者的氣勢,也沒有強者的威壓。但是在老者出來的一瞬間,廣場的獸人群馬上爆發出了一陣高過一陣的歡呼。不知是誰一聲『天薩滿』喊出,廣場上的獸人群也跟著一陣陣聲喊,最後整個廣場全是『天薩滿』的呼喊聲。不得已老者,緩緩抬手輕輕的往下一壓,整個聲音才啞然而止,可見天薩滿的威信。

用天鵝族人來主持儀式,是狂獸帝國曆來的慣例,因為他們身形高挑、舉止優雅、容貌俊美、談吐不俗,是整個狂獸帝國的形象代表。在其他國家的貴族如果擁有一位天鵝族人男xng做管家,那是無上的榮耀。如果哪位貴族擁有一位天鵝族人女xng做奴隸,那是無邊的羨慕。所以在其他國家的奴隸市場,天鵝族人的價格比之一顆高級魔核的價格不遑多讓。

下面無數的獸人,肅穆在廣場之上。跟著獸皇的聲音,大聲的吼著誓言。宣誓完畢同樣的抬頭嘶吼,整個普修城籠罩在這嘶吼聲中。

台上的獸人青壯換了一批又一批,普修城周圍的部落太多了,再加上普修城本身就有大量的獸人,這讓每次參加成人禮的獸人多之又多。終於到了最後一批青壯獸人上場了,這一批比前面的獸人少之又少,台上一直坐著觀看的天薩滿也站了起來……

問道聽見周圍人群的議論知道剛才經過的是誰了,也知道了為什麼天薩滿會出現經過米斯廣場了,原來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明天的成人禮。

次日清晨,太陽剛剛冒出了頭,整個廣場已經開始熱鬧起來。身強力壯的牛頭人抬著木材開始搭建廣臣中央的禮台,溫順的牧羊人開始為禮台鋪上一層層的獸皮。禮台周圍的獸人開始主動清掃垃圾,會飛的翼人為禮台拉起一幅幅圖騰,十幾面圖騰代表著狂獸帝國各種獸人,艷麗的兔女郎捧著各種肉食穿梭其中,好一片忙碌景s。

按照以往的慣例,主持成人禮的不是天薩滿而是其手下的高級薩滿。可是今年卻有所不同。如今的狂獸帝國人才凋零,作為頂尖的聖域級強者比起往年來已經少了很多,特別是曾經的一代天才烈火的生死更是讓狂獸帝國倍受打擊。這也是戰爭剛開始的時候狂獸帝國沒有立即進攻創造帝國的原因,到了戰爭最後更是由獸皇親自帶隊這才攻進元素聯邦,雖然重創了元素聯邦,挽回了狂獸帝國的尊嚴。但是頂實力量稀少的狂獸帝國能夠做到這一步,已經是非常不錯了。

在廣場上獸人們開始呼喊天薩滿的時候,問道把自己的目光集中盯在了獸皇的身上,至始至終獸皇的表情都沒有變過,始終保持著那王者的笑容。但是問道始終覺得獸皇的笑容有點牽強,要不是集中視線,根本就看不到那微微抽了抽的嘴角。

問道心中那股不平又開始冒了出來,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些所謂的神靈不kao自己的能力來獲取信仰?為什麼不叫世人明白真正的道理?為什麼不教導他們只有kao自己的雙手才能創造幸福?為什麼要去信仰這樣的狗屁神靈?什麼獸神都是假的,這個世界的神都是假的,都是騙人的東西。全都是騙子,只有『道』才是讓人明事了的、只有『道』才是讓人超拖生死,奔向幸福天堂的。『道』才是所有世間、所有空間的真理,『道』才是唯一值得去信仰的至高無上的存在。為了『道』哪怕身死又如何,除了『道』所有的東西都要將其泯滅。

趙鐵海只好點頭把人移交給了郎亭具公安局,走時張冒林看到了葉凡,這廝囂張的叫道:「姓葉的,咱們這粱子結定了。我張冒林能回到郎亭,信不信,我張冒林晚上就能出來。你小子給我等著吧。」

「就你,還想跟我大哥結粱子,真是太抬舉自己了。你這種人,就不知天高地厚。什麼級數的人講什麼級數的話。滾吧1陳軍罵道。

「你叫陳軍,我張冒林刨已下了。」張冒林威脅樣子,說道。

「呵呵,要不咱們切磋幾下。」陳軍舞了舞拳頭,張冒林嚇得一縮脖頸,趕緊上了警車走了。

晚上,范剛進了葉凡的房間。

「搞到手了?」葉凡問道。

「到手了,有了這個,宋剛那屁股絕對坐不穩當了。這傢伙膽大包天啊!為了給田志空送,龍墓」居然強行叫人家一個村子搬遷走。

爾後造了一個大墓,聽說hu了一百多萬。專門還hu了一百多萬開了條小公路到那大墓地。媽的,太奢侈了。」范剛憤憤然說道。

「國家的錢嘛!又不要他們自己掏腰包?那根本就是紙張。」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轉爾問道,「還真有龍墓是不是?」

「屁的龍墓,無非是風水先生嘴裡放的屁話。所謂的龍墓無非是山地走形有點龍的樣子。其實跟蛇又有什麼區別,像這種山形當然不少見,就成了風水先生嘴裡的龍墓了。」范剛哼聲道。

「宋剛既然如此大手筆,在郎亭縣財政如此吃緊的情況下還砸了幾百萬給田家造龍墓。那這筆錢又是從什麼地方弄來的?」葉凡問道。

「宋剛太大膽了,修建龍墓的錢居然是剋扣省里下拔的支農款子。這筆款子本來是省里扶貧辦下拔給農民補貼肥料等方面農用錢的。

郎亭縣太窮了,省扶貧辦每年都會下拔一千多萬支持農民發展農村經濟。

比如,養豬、種特s農作物等等。這筆錢是要下發給農民的,不過,宋剛採取了偷工減料的辦法。

本來一戶能補貼到沏塊的,而宋剛只給了他們二百塊,剋扣了一大半。」范剛說道。

「吸老百姓的血為田志空個人打造龍墓媽的,難怪田志空那樣寵著宋剛了。」葉凡哼了一聲,眉頭皺得老高。

「宋剛的由頭很多的,為田家造龍墓是以公墓的名義建的。呵呵其實,那公墓里就埋著老田家一家人。」范剛淡淡哼道。

「那這樣說來,如果真要下手,估計就是田志空也得落個處分什麼的了。不過,宋剛跟田志空是否有權錢交易,你查過沒有?」葉凡問道。

「目前還沒查到,時間太緊了。」范剛搖了搖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大哥,要不把這些材料交給喬專員這倒是很好的一份對付田志空的材料。對他出馬下手會更狠更有力度的。」

「哼1葉凡冷哼了一聲。

「怎麼回事大哥,不會是喬報國有什麼貓膩吧?」范剛一臉訝然,盯著葉凡。

「這幾天我一直在琢磨,曾華本來欠了我一個大人情。這傢伙開始時表現很積極,怎麼到了後頭抓了人居然又放人。

在他知道我跟喬家關係的基礎上還如此做,難道喬家大院還比不過一個田志空?

所以,這裡頭,我想是不是曾華早將這些事彙報給了喬報國。

而喬報國在裝傻充愣,無非是想借我的手跟田志空掰掰手腕罷了。

而且,喬報國也知道我在南福省委有些關係。如果真跟田志空掰起來那就有好戲看了。」依。

「喬報國太不地道了,你們倆是連襟啊!居然想利用你,而曾華此人也太狼心狗肺了。簡直不是個東西虧得大哥還幫他打通了李昌海這層關係?小人一個。」范剛罵道。

「所以嘛!這事我們直接找田志空解決掉。就讓喬報國的願意落空吧。

本來這次下來我是在找機會,看看能否幫襯著點喬報國。畢竟圓圓也一直在我耳旁嘮叨。

不過,這事看來,我看沒必要了。喬報國一直對我有疙瘩。大家族的子弟,內部爭權奪利互下yn手井事也不少見。

不過,你喬報國要對誰下手或利用誰都行但是,你不能拿我身上來「試車,。

我葉凡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了,所以從此後起,喬報國在南嶺的事我一概不管了。由他折騰去吧媽的1葉老大生氣了。

「那這些材料怎麼樣遞到田志空手中?」范剛問道。

「開門見山,明天早上我去拜訪田志空。」葉凡哼道。

第二天早上8點,葉凡和陳軍兩人走向了南嶺地委。陳軍夾著公文包,倒像葉老大的秘書。

兩人直奔田志空的辦公室而去,剛到門口發現一個戴眼鏡的男人子正坐在一張辦公桌前。他瞄了葉凡兩人一眼,淡淡哼道:「田書記現在沒空。」

「他沒空我更沒空,你跟他說一聲,水州市委的葉凡來拜訪,見不見由他。」葉凡乾脆裝得一臉的傲氣樣子。對於這種勢利眼秘書,葉老大也沒必要客氣。而且,往往如此辦法最湊效的。

果然!

「你就是葉凡?」那眼鏡秘書倒是有些驚訝了,再次細細的瞄了葉凡幾眼,轉身往裡間走去了了。看來,這傢伙也聽說過葉老大的大名了。

不久,眼鏡秘書出來了,說道:「田書記在裡面,你們可以進去了。」

葉凡也沒理這傢伙,直接推門進去了。

「葉書記是大神,我這裡廟校」葉凡剛進去碰頭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句話。抬頭一看,發現一個身材相當高大的老傢伙正坐在椅子上。

一臉不屑的盯著自己。

「是田書記吧?」葉凡故意問道。

「你來到我的地盤,還不知道我嗎?」田志空冷冷的掃了葉凡一眼,哼道。

「呵呵,這幾天有事,沒來拜訪田書記,失禮了。」葉凡淡淡的笑了笑,也沒客氣,乾脆一屁股就坐在了田志空的對面一張轉椅子上。

「我講過,我這裡廟小,容不下葉書記這尊大神。」田志空哼道。連倒杯茶的意思都沒有。

「田書記,你也知道我來的目的。張冒林同志犯法了,南嶺地委可不能包庇這樣的犯罪份子。這是公然跟法律相抗,田書記是個明白人,這事,我希望田書記能支持法律的公正凡淡淡說道。

「公正,我田志空從來就是個公正人。不像某些同志,公然趨使手下毆打執法人員。

耍橫耍刁,我不明白,是什麼人給的權力令那些同志敢如此的胡作非為。

不過,我田志空要讓某些同志明白一點就是。你在其它地方幹什麼我管不了。

但是,這裡是南嶺地區,不是水州。」田志空含沙射影,矛頭直指葉凡。關於打人,自然指的是陳軍打了郎亭縣公安局長楊良民以及葉凡動手打了張冒林的事了。

「田書記的意思是硬要干涉法律的公正xng了是不是?」葉凡口氣也重了起來,雙眼盯著田志空,冷冷哼道。

「我說過,這裡是南嶺。」田志空也是盯著葉凡,眼皮都沒眨一下,硬梆梆的話塞了過來。

「行1葉凡點了點頭,把裝有材料的文件袋子輕輕的放在了桌上,伸手輕輕的推了過去。

「什麼意思?我從來不收東西。」田志空瞄了那袋子一眼,問道。

還以為葉老大要送錢了。

「田書記肯定感興趣,不看的話我拿走了。」葉凡淡淡哼道。

田志空預感到了什麼,翻開袋子拿出材料翻閱了起來。裡面材料很是詳細,不但有相片,還有……

「你想幹什麼,威脅我是不是?」不久,田志空看完了,大手往桌上重重地一拍,雙眼憤怒的盯著葉凡哼聲道。

「葉某從不威脅人,而且,也不懼怕別人的威脅。」葉凡淡淡說著,看了嘴chn有些顫慄的田志空一眼,哼道,「但是,葉某要讓某些同志明白,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

「你……」田志空伸指指著葉凡,被噎住了。

「舊分鐘過後田書記還沒決定的話我要走了,最近紅蓮區太多事擔擱著,我得走了。」葉凡淡淡的哼聲著,拿出煙來刁上了一根。

五分鐘過後,田志空終於忍不住了。有些癱軟樣子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問道:「你倒底想干什缸直接提出來。」「我不想威脅誰?我葉某也沒那麼多閑功夫去整什麼人?就一點條件。我要求你田書記發話把張冒林同志送進大獄。

記住,是送進大獄讓他吃上幾年牢飯。按他犯下的罪行吃上幾年綽綽有餘了。

還有,得賠償池林鄉的靠山村范滿滿老郎中一家的經濟損失。老郎中tu被打瘸了,聽說到水州去治療需要幾十萬。」講到這裡,葉凡斜瞄了一眼那臉syn沉得快下雨田志空一眼,說道,「外帶著提一個小

小的要求。

把支農款子的事給擺平了。該還給老百姓多少就還給他們。

而且,我看宋剛此人,呵呵,田書記如果要繼續用他,那就得注意著點了。不然的話……」

葉凡拿眼看了田志空兩眼,乾笑了兩聲,拿起文件袋子轉身走了。

「混蛋1一直走到過道那頭,葉凡那耳朵中還是聽到了田志空同志辦公室里傳來的摔杯砸蓋的聲音。因為,葉老大耳朵特殊嘛[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