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搶先一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搶先一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就這樣完了?」在過道里候著的陳軍同志一臉疑hu看著葉老大。

「不這樣還要怎麼樣?」葉凡聳了聳肩,雙手一攤笑道,「陳軍,棄些事不要去想得太複雜。就這麼簡直懂嗎?官場上的都是聰明人,一點就明了啦1

「噢1陳軍點了點頭,心裡罵道1懂個屁」葉凡剛走出地委大樓,迎面居然碰上了曾華。此人老遠就熱情的向葉凡打起了招呼道:「葉書記來地委也不早打聲招呼,到我辦公室坐坐怎麼樣?」知道曾華是來探聽虛實的,葉凡故意的看了曾華同志一眼,淡淡笑道:「1剛才去拜訪了田書記」這幾天沒空」我得趕回去了。」

「事辦妥啦?」曾華裝得很隨意樣子」問道。

「我想,應該差不多了吧。這幾天多虧曾書記了,謝謝你的款待。」葉凡沖曾華點了點頭」不冷不熱的表示了一聲感謝轉身走了。

「怪了,怎麼這麼快就辦妥了。田志空怎鼻可能服軟?」曾華同志在原地喃喃了幾句,趕緊把這事給喬報國彙報了一下。

「不可能,田志空是那種能服軟的人嗎?」喬報國說道。

「我看葉凡講得很有把握樣子,如果沒辦成他不可能講這種話的。」曾華說道。

「這事還真是怪了,我們靜觀其變就走了。」喬報國一臉鬱悶地掛了電話。

不久,曾華同志被田志空叫到了辦公室。田志空一臉嚴肅的遞給了曾華有關池林鄉靠山村的范滿滿郎中一家的案子。

爾後,田書記一臉正義,說道:「我希望地區公安局馬上行動起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不能讓咱們的老百姓有苦無處訴,有冤無處申。你們是幹什麼的,執法者。咱們這些當領導的,一定要把人民的疾苦裝在心裡。真心實意的為老百姓辦事才對頭。作為執法者,你們更應該心裡裝著他們。」

「這事我也剛知道了」張冒林同志是做得過火了。前幾天我們已經調查過了,不過」關於處理,是不是得移交檢察院了?」曾華故意探田志空的底子」因為他擔心田志空只是在試探自己,或者說是裝裝樣子。

「我不是說過了嗎?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一切以法律為準繩」對於這種仗著政府名義欺壓百姓的腐敗份子。

嚴重的破壞了我黨的形象,敗壞了黨的聲譽,在人民群眾中造成了惡劣影響。都這樣下去,誰還敢相信我們的黨我們的政府。

所以,一定要重拳出擊,嚴懲!而且,我跟你講清楚。這事」不管涉及到什麼人,統統都得處理掉。」田志空哼聲道。

曾華一聽就明白了。知道張冒林是逃不掉了。

那傢伙」成了田志空手中一枚可憐的棄子。其實,他連棋子都算不上的。當然,曾華更鬱悶的就是葉凡憑什麼東西居然說服了田志空。

「我馬上回去辦理。」曾華拿起文件袋子點了點頭。

「我給你二天時間處理好這件事。」田志空的話從背後傳了過來。

曾華同志謹記書記指示,行動很是迅速」馬上叫人抓了張鄉長一伙人。因為證據先前就有」所以,根本就沒什麼好考慮的馬上辦好了材料移交地區檢察院。

而檢察院的同志估計也聽到了風聲,那是馬上接手過來直截把張冒林送上了刑事法庭。

這邊事都辦妥后」葉凡跟陳軍回到了水州。

賀海緯馬上到了楚天閣葉府,說是於紅蓮倒是找到了,不過,這女人居然瘋了。

「老賀,是真瘋還是假瘋?」葉凡看著賀海緯」問道。

「我特地請專家來診斷過」試探過。應該是真的瘋了,頭部被什麼撞擊過後受損了記憶失去。

這事還真是麻煩了,於紅蓮被撞應該是有些人故意為之的了。這樣一來」咱們還想從於紅蓮身上查到點什麼已經不可能了。

狗雜種的,這條最重要的線索被掐斷了。我們的對手下手快而狠啊1賀海緯嘆了口氣。

「不是顧一武乾的就是鳳家的人乾的。顧一武出手的機率更大。」葉凡點了點頭」看了賀海緯一眼,說道,「不過」咱們還有另一條線索,就是於紅蓮跟顧一武倆人的s生子。這事聽說就連於紅蓮都還沒告訴顧一武」也許,顧一武現在還不清楚這事了。」

「我們並沒查到小孩子?」賀海緯搖了搖頭。

「難道顧一武知道了,把於傑給藏了起來,妾者滅口了。」葉凡哼道。

「有可能這次於紅蓮去找顧一武已經把孩子的事倒出來了,所以,才遭到了殺身之禍,只是沒撞死罷了。而孩子就是一枚定時炸彈。如果說顧一武滅口應該不會,藏起來的可能xng很大。只是」地球這麼大」要藏一個小孩子,咱們哪能查得到。」賀海緯臉s越來越嚴肅。這事於紅蓮都沒跟他弟弟說,還真是沒有了線索。不過,既然是個孩子,咱們就從於紅蓮要好的朋友以及親戚那邊著能不能整到一點線索。即便是僅有一點希望,咱們都得找出來。」葉凡說道。

「我早安排人去查了,不過,於紅蓮的哥哥於林也是一個很重要的人證。咱們再挖挖,也許還能挖出點什麼來。」賀海緯說道。

「先這麼著宅」葉凡點了點頭。

短短的半個月時間,南嶺那邊傳來消息。田志空雷厲風行」居然狠下心來把祖墓給縮小到一個小公墓地盤。差不多就幾米範圍了。也就是龍墓的中心點,而其它地盤全被拆除后改成了一個個的小公墓。

公墓倒是正式的掛牌出售了。在田志空的帶領下,地委好多幹部都把老人家的墓移到了龍墓一旁,眾星拱月著田家的公墓。而款子倒是收了不少,給農民的補貼也到位了。

而且,宋剛居然在不聲不響中被田志空挪了屁股,調整到地區政協當了一個不管事的處長。而喬報國終於感覺到了田志空的異動。在曾華賣力調查下倒也查清楚了。

不過,已經晚了。證據基本上都給田志空銷除了。而且,人家祖上移到公墓去這個也沒話說。

按南嶺風俗,大家都不喜歡公墓而喜歡自己找墓地建在山上。而地委書記帶頭了」倒是起了很好的帶頭作用。

至於農補的事,只能說是宋剛挪用了一些款子到其它地方。真要硬起來調查的話,最多是宋剛一個記大過處分罷了。

也不頂什麼事了,而且,宋剛現在已經是廢人一個,這種落水狗再打的話也沒什麼作用。反倒遭來體制內官員們的忌晦,會說你這種人心恨手辣連什麼都不放過什麼的。

「葉凡也太過份了,明明查到了田志空和宋剛的一些交易,為什麼不交給你。我看,這傢伙根本心就不在喬家大院里。」喬報國的住處,曾秋林同志坐沙發上一臉憤怒,說道。

「這個」也許是他感覺到了什麼。所以」咱們自己的事是不是被他知道了。」曾華一臉的慚愧」說道。

「唉……失算了。」喬報國略顯後悔,搖了搖頭。

「他如此年輕居然會感覺到什麼,此人以後倒是個難纏人物。」

曾秋林說道。

「所以,他的提拔不是偶然xng的。我這個妹夫」他已經長大了。

他已經不是一個能任人捏拿的軟柿子了。」喬報國臉上居然l出了淡淡的苦笑。

「唉……,這事,我做得有些不地道。」曾華臉上的慚愧之s更甚了。

而在這段時間,紅蓮區各項建設在衛初婧這個代區長的全力帶動下倒也發展得有聲有s的。

不過」針對張凌源被雙規后紅蓮區區長位置,各個有能量的同志都展開了新一輪角逐。

而關於張凌源的案子老賀也一直在拖著,他在全面撤網,在盧偉和省公安廳的趙鐵海幾位同志全力配合下搜找著於紅蓮生下的孩子於傑。

而有關批評葉凡這個區委書記沒有管好下屬的議論也在悄悄地在下邊興起。

而有的同志公然主張,說是張凌源的事壹責任。不過,在齊振濤鐵托和段海天三駕馬車以及盧明珠部長配合強力彈動下這事還是暫時被按壓了下來。

時間悄悄的就要來到了2002年國慶。

葉凡坐辦公室正在看著區委秘書長范異朋同志送來的有關區里國慶活動安排的材料。

這時,響起了輕輕的嗑門聲音。

「進來1葉凡隨口叫道。不久」李玉姑娘輕輕的推門進來了。

「是李玉啊,坐吧。」葉凡指著對面的轉椅子說道,看了李玉一眼,笑道,「你現在九雲民族賓館還適應吧?」「很好,謝謝葉書記了。」李玉略顯羞澀」看了葉凡一眼,說道。

「謝啥,你有這個能力人家才要你的。你沒這手茶道手藝即便是我開口了人家也只當你是廢物。而且,你的事我也沒照顧著你井么?」葉凡淡淡笑道。

「葉書記,我這次帶來了好茶」泡給你嘗嘗。」李玉一邊說著一邊從包里掏出了一個精緻的茶罐。

「行啊,好久沒嘗到李玉的茶道了。」葉凡笑了笑,李玉自去忙活了起來。洗杯煮茶……,

……,

不久,一杯香嘖嘖的茶擺在了葉老大面前。葉凡泯了一口,隨口笑道:「1你的手藝見長了。」

「多謝葉書記誇獎。」李玉說道,站在葉凡身旁,給葉凡細心的倒茶。

「你不光是來表演茶道的吧?」葉凡淡淡的笑了笑,瞄了李玉一眼。

「我……,我……」」李玉嘴裡喃喃著好像有什麼事說不出口,臉上的紅暈更濃了一些[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