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女人聰明起來會要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女人聰明起來會要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有話直說,沒關係。葉凡鼓勵道。

「我……,我哥」我哥說是想請葉書記吃頓便飯。」李玉終於鼓起勇氣倒出話來了。

「你哥?」葉凡嘴裡念叨著這兩個字看著李玉,葉凡著實不知李玉、

的哥哥是誰。

「我哥叫李木」他現在省委辦公再秘書處工作。」李玉硬著頭皮拋出哥哥來了。

「噢1葉凡微微點了點頭,終於明白了。敢情是自己因為一直沒有任命正式秘書,所以,好多同志都想成為自己的正式秘書。不過,葉凡知道自己在紅蓮區呆不長久了,所以,這事一直就擱置了下來。

「飯就免了,我最近很忙。」葉凡看了看有些低垂著頭的李玉」

淡淡說道。

「我……我知道了。」李玉小聲說著,儘管想掩飾住,但還是沒能把臉上的失落掩飾乾淨。

「很失望吧?」葉凡看了李玉一眼,淡淡笑道。

「不……不會?」李玉搖了搖頭。

「我先了解一下怎麼樣?如果你哥季木真的適合,未必一定要當秘書是不是?」葉凡望了她一眼」笑道。

「葉書記的意思是我哥還有希望?」李玉一雙大眼睛定定的盯著葉凡,一下子倒是忘記了害怕。

「你說呢?」葉凡突然童心大發,伸手指頭在李玉那jio愛的大眼睛上颳了一下。

李玉一下子臉潮紅到了脖頸處,看著葉凡極度尷尬。而且」李玉、

估計是想歪了。以為葉老大是以他哥哥的工作為條件想提點啥非份想法。

「葉書記,你難道跟其它當官的都一樣嗎?」李玉良久才有些喃喃著講出了這句話來,一幅的楚楚可憐樣子。

「難道我跟他們不一樣?」葉凡裝得一臉訝然樣子,盯著李玉。

「本來我覺得是不一樣的。」李玉居然老實的點了點頭。

「現在失望了是不是?」葉凡淡淡笑著瞄了李玉一眼。

「我不知道?」李玉有些茫然,搖了搖頭。

「哈哈哈」葉老大突然大笑了起來」看了李玉一眼,說道」

「你哥的事包我身上不過,他如果是扶不起的阿斗,我也不會用他的。」

「謝謝葉書玉臉上終於l出了笑嫣。不過,轉爾想到什麼又有些擔心。

「你先回去吧。」葉凡說道。

國慶節放假葉凡就躲在楚天閣葉府專門搗鼓起了那條綠蟒肉來。結合配方在試製雷yn九龍丸」費了好大勁,幾天功夫,倒是配製成功了。

不過,很遺憾的就是,也僅僅配出兩顆來。而且,綠蟒肉提煉出來的精華也用盡了。

「媽的,這功力不恢復是不行了。這配製藥丸累得成死狗了還搞不出成s好的貨s凡看了看那兩顆飄著一絲老蟒氣的藥丸憤憤然罵了一句。

當然葉凡也知道。這種藥丸可以幫助三段頂階的高手突破到四段。四段上去就沒多大作用了,對於自己」這藥丸根本就是雞肋一點用都沒有。

正鬆了口氣,電話響了,一接通,傳來粟一宵這傢伙的大笑聲道:「老弟,恭喜稱了1

「恭喜我,喜從何來。老粟,不帶這麼開玩笑的吧?」葉凡淡淡笑道。心說是不是去海東的事傳到老粟耳里了。

因為粟一宵的舅舅喬志和是省委秘書長。這事,如果已經到了省委。喬志和會得到消息那就正常了。如果連他都曉得了估計」不久,這事也會下來了。

而粟一宵同志走馬上任省監察廳常務副廳長,在南福省也算是一實力級人物了。

「還跟我打馬虎眼,老弟海東怎麼回事?」粟一宵像老鳩一般嘎嘎乾笑道。

「粟哥從何處聽來的?」葉凡故意冉道。

「我舅啊1粟一宵倒也沒瞞著,反正葉凡知道這層關係。

「是不是省委那邊有消息了?」葉凡問道,最近倒是甚少去關心有關海東的事了。

「昨天晚上我去舅家裡玩」他說起了你的事。我當時聽了很驚訝,這怎麼可能。你這陞官速度也太逆天了是不是?」粟一宵說道。

「呵呵,好像是有點不過,聽說只是代市長。」葉老大幹笑了一聲」想了想說道「你舅後來還講了什麼」透l一點我也好有個準備是不是?

而且,這事還沒敲定下來」不能算數。老哥也知道,官場上的事,在組織部還沒宣布之前都是虛的。

用瞬息萬變來形容也不為過。也許你認為已經板上釘釘的事,突然間又殺出一黑馬來攪黃了也正常。」「老弟講得有理兒,不過」我舅講過了。是費書記的指示,所以,你這事,八成能成了。

粟一宵笑道。葉丹一聽,轉眼就明白了。

敢情是喬志和在借自家外甥粟一宵的嘴傳話給自己。意思是這事費滿天書記已經點頭了。

而其它的人馬方面還得自己去努力一把」這事才能更穩妥些。比如,費滿天知道自己跟齊振濤、段海天、鐵托的關係都不錯。這三駕旅自己出馬去搞定了。

到時省委在討論海東市市長人選問題時有了這三駕馬車支持,那費滿天自個兒倒是不用費多大力氣就搞定了下來。

這就是省委那些高官的厲害之處。自己不出馬,借別人之嘴透個東西就夠了。自己不用出大力」而且,人情反倒是落下了不少。

「如果能成到時我請粟哥喝酒。」葉凡笑道,倒也承認了。

「前次碰上老賀,他跟我說了你們紅蓮區張凌源的事。才知道顧一武這傢伙太不地道了。

居然給老弟你下套子。咱們是兄弟,有人沖你下套子就是在整咱們兄弟。

所以,這事,後來我留了個心眼。經常跟老賀有通信息。前次老賀說一直無法有進展,案子進入了僵局。

他還說怕這事會影響到你的前程,也就是去海東的事了。自然是怕人有拿這事說事了。

有些事,說大不大,說小也不校在有關前程的時候屁眼大的事也能說成海大的事。所以,無意中我倒是發現了一重大線索。」粟一宵笑道。

「快快說來,啥重大線索?」葉凡摧道。估m著這事應該跟張凌源的案子有關係。

「於紅蓮的兒子於傑我找到了。」粟一宵一語出來,葉老大心裡頓時大為驚喜了。

「謝謝粟哥了」於傑現在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謝就不用說了,要說謝」我首先得感謝你才對。不然,監察廳這個「常副,位置也輪不到我頭上了。老弟你陞官了,兄弟們跟著你也風光。以後有機會沾點邊也行1粟一宵笑著」轉爾說道,「於傑就在我手上,而且,我搞來了顧一武的血進行了親子鑒定。沒錯」於傑可以肯定就是顧一武的s生子了。」

「好好1葉老大開懷大叫了兩個「好,字,問道,「粟哥,這於傑當時是藏在什麼地方?」

「你絕對想不到,於紅蓮原先的單位有個女人叫蔡娟。這個女人跟於紅蓮很不對付,兩人曾經因為一件小事在食堂還打過架罵個娘」當眾差點扯破了k子出了大丑。大家都說這兩人是冤家對頭。而奇巧的就是於傑居然就藏在蔡娟的家裡。你說這事奇巧不奇巧,天下人的眼都給遮了。」粟一宵笑道。

「看來,於紅蓮這個女人並不簡直。」葉凡若有所思,說道。

「絕對不簡單,為了兒子於傑,於紅蓮彼為hu了心思的。誰能想到於紅蓮會把兒子藏在對頭家裡。就是顧一武這個父親都絕想不到的。

女人氨聰明起來能要人命的。這種女人,顧一武攤上他也算是要倒大霉了。」粟一宵嘆了口氣」想了想說道,「老弟,於傑怎麼處理,

你來安排吧?」

「既然顧一武是針對我下黑手了,而且」我們暫時拿不到他什麼證據,因為於紅蓮瘋了。那就用他的s生子的事來搞臭他。到時媒體一宣揚,而於紅蓮的瘋就令人值得回味了。」葉凡淡淡哼道。

「我想也只能如此了,顧一武不死也得讓他脫層皮子才行。雖說那傢伙的家族在京里還有點關係。但這麼一宣揚,估計南福省他是呆不住了。滾蛋了也好!不然,整天像蚊子一樣嗡嗡響著也煩人得很。」

粟一宵說道。

「嗯,讓他灰溜溜滾了。至於設計我的事,我想,等於紅蓮有了眉目再秋後算賬了。我想,只要他幹了事,總會有破綻的。天網嶄恢嘛1葉凡說道。

放下電話后馬上安排陳軍去粟一宵處人證物證等證據都拿了回來,旋即又打了電話給梅盼兒。

梅盼兒聽說顧一武設計陷害葉凡,這女人那也是要大發雌威為葉老大這個l水老公討回公道了。

第二天早上,江南都市報等報紙都登載了水州市副市長顧一武同志跟於紅蓮有s生子的事,而且」那一幅幅照片,以及醫院證明等都非常的充分」不容置疑……

下午」顧一武同志就被段海矢叫進了辦公室。

「這個怎麼回事,希望你能談談。」段海天一臉嚴肅,盯著顧一武把幾份報紙扔到了他桌邊。老段當然氣壞了,那報紙都是用1扔,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