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三十章老顧招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老顧招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完全是誣陷的,段書記,難道您相信這個?」顧一武那臉色瞬間變得更蒼白了,差點嚷叫了起來。

「問題不在於我相不相信,而在於這報紙上登載的是否真是事實。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你看看,這事一出來,給咱們水州市委造成多大的被動,影響極端惡劣。說難聽點,你的事現在已經成了水州市最大的新聞。」段海天輕嗑了下桌子,掃了顧一武一眼,冷聲哼聲道。

「我以黨性保證,這件車絕沒有可能。這是有人肆意誣衊我,有人想整我段書記。而且,我懷疑此人用心狠毒,估計是想以此為跳板來攪亂整個水州市的發展大格局。」顧一武太激憤了,不過,這傢伙也相當陰。居然想把這事想引到段海天身上,爾後以整個市委的力量來對付某些事了。

不過,段海天是什麼人,人家是省城霸頭,官場老油精了,自然不會上當了。他冷冷掃了有些氣極敗壞的顧一武一眼,哼道,「這事你別跟我說,去跟張槐同志講清楚就是了。」

顧一武一聽,那臉頓時變得相當的臘黃。因為,張槐可是水州市委分管紀委的副書記。段海天如此說,那不是說這事紀委已經插手了。

「段書記,真要如此做嗎?」顧一武一臉可憐相,問道。

「不是我硬要如此,你這事,我們水州市委能不過問嗎?人家都戳我們脊梁骨了。難道真要省紀委介入時我們才行動。暫時你只是去市紀委講清楚情況,並沒有其它什麼意思。去吧,好好跟張書記聊聊這事。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段海天淡淡的哼聲道。

「段書記,你真的一點情面不留?」顧一武憤怒了,冷哼道著話也重了不少。

「別櫻嗦了,去吧。」段海天在忍,眉頭皺得老高了。

「姓段的,我知道你早就看我不順眼了。還不是怪我沒把紅蓮區振興起來。

你丟了大臉子,那能怪我嗎?本來就是一爛攤子。現在倒好,有人整市裡幹部,你作為省城書記不但不站出來闢謠,維護下屬。

反倒乾落井砸石的事。我顧一武眼不花,看你能把我怎麼樣?是不是想趁機把我整倒,我呸1顧一武實在是控制不住了,好像有些失心瘋樣子,居然指著段海天大叫了起來。這傢伙仗著京里家勢,公然藐視段老大在省城的權威。當然,顧一武所受的精神壓力太大了,他已經處於崩潰的前沿。

地一聲震響,果然引出段海天真火來。指著顧一武訓叱道:「你還有臉講這事,你看看,多好的紅蓮區給你搞成什麼樣子了?

我老段當初就不喜歡你到紅蓮區。不過,是上級領導決定的我執行。結果怎麼樣,紅蓮區真成了爛攤子。

現在人家葉凡同志接手過來,把爛攤子重新振興了起來。看到沒,人家搞得多紅火。

你看看你都做了什麼,屁本事沒有就懂得瞎嚷嚷。一件好事沒幹盡懂得給我們市委添麻煩。

你呀你,真是爛泥扶不上牆!你還敢在這裡大言不饞,簡直是放肆!你還有沒黨性沒有,還沒有一個黨員的廉恥之心。」

「我知道葉凡是你的寵兒,你就寵著他。他幹了什麼,還不是只懂得討錢,像個乞丐。

媽的,我顧一武當初沒這好命罷了。你們一個個不給錢不給物不給人支持,我怎麼帶動紅蓮區發展。

葉凡算個屁,一個鄉土疙瘩鑽出來的小混混,也敢說振興紅蓮經濟。我敢打賭,紅蓮區肯定爛了,爛了!

到時,你段海天同志會後悔一輩子的1顧一武同志好像被踩中尾巴似的差點跳腳了。

「我看你真是瘋了,瘋了。」段海天一拍桌子,沖外邊喊道,「帶走,帶走1

外邊人聽到喊聲推門進來了,市紀委書記楊槐同志一臉嚴肅的站在了顧一武面前。

手一揮說道:「帶走1

「顧一武是條大魚,一定要讓他招了才行。只有如此,才能挖出他們所下的套!不然,光憑於林講的沒有多大的證據性。」葉凡說道。

「如果是我們省紀委出面,想讓他招估計也得一段時間。我是擔心這個,時間方面可能不允許了。畢竟顧家在京城還是有些門道的。到時上頭壓下來咱們硬頂也頂不祝」賀海緯有些擔心樣子,說道。

「嗯,即便是證明顧一武有私生子而不能證明於紅蓮的瘋是他搞的,還有下套的事,這樣,估計也拿他不能怎麼樣了。如果顧家有能量,最多落下個記大過處分,這傢伙回到京城不用兩年又能東山再起了。打蛇就得一棍子打死,不然,他蘇醒過來找我們麻煩就不值了。」葉凡點了點頭。

「老弟,前次那法子能不能用。

如果能用,我帶人到張槐處協助他們調查一下。」賀海緯看了葉凡一眼,問道。

「你說的是分筋錯骨手吧,這法子我現在沒辦法用了。力勁不足,不過,王朝能湊和著用。如果你真需要,我叫他從燕京直接坐飛機飛過來。」葉凡說道。

「馬上叫他飛過來,我們晚上就動手。遲則生變,到時鐵證如山,即便是顧家再怎麼搬也回天乏術了。既然要打,一棍子打死算啦。老顧家的一條蟲子罷了。」賀海緯眼中閃過一絲陰辣。

「行1葉凡點了點頭揮了電話給王朝。

賀海緯到了水州市委,找到張槐書記后要求協助調查。張槐書記跟段海天關係不錯,把這事彙報給了段書記。

段海天一看是賀海緯就知道這事估計跟葉凡脫不了關係了。心裡暗罵了一句會搞事的小犢子,最後還是點了頭。當然,老段在心裡也在為顧一武默哀了。

王朝同志晚上就趕到了水州,半夜,一個特殊的房間里,葉老大在王朝賀海緯陪同下進了房間。

「怎麼是你,怎麼是你?」一見到葉凡,正坐在床上不知想些什麼亂七八糟東西的顧一武同志大叫了起來。很是淡定的臉上露出了憤怒加恐懼。

「怎麼不能是我?」葉老大淡淡的斜瞥了顧一武一眼,這邊,王朝搬了條凳子過來,葉老大也沒客氣,一屁股坐下了。

盯著顧一武哼道,「你能設計陷害我,我就不能反擊了。難道還要坐著等死,顧一武啊顧一武,想不到你的忌恨心如此的重。為了私怨,居然不顧紅蓮區發展的大局了。」

「放屁,我沒幹?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姓葉的,你這謊言也太小兒科了,沒勁頭。」顧一武嘴硬著。

「我看你才是放屁,以為幹了什麼別人就不曉得了。就你這熊包樣子還敢設計陷害我大哥,活不耐煩了。媽的,給老子掌嘴1王朝一個健步上前一巴掌就煽了過去。

「別打臉1賀海緯哼道。

「明白賀大書記。」王朝一聲乾笑,把掌輕拍在了顧一武的胸脯上。看似毫不著力,其實,只有葉凡知道王朝這一掌隔山打牛的陰毒。相信顧一武的內腑應該受傷了。

像這種隔山打牛招式,聽說練到爐火純青之時一掌拍在豆腐塊上能隔著豆腐塊震裂開一塊青石板。

想想,這一掌拍在人身上那是什麼後果。當然,王朝還不能達到如此的功勁的。那種水平估計只有九段高手及以上層次的高手才行了。

「你,啊呀……」顧一武大聲慘叫了起來,眉頭皺得老高,果然很疼。他狠狠地瞪了王朝一眼。

「要吃人啊,老子叫王朝,現在公安部任職,我等著你這碩大熊包出招子!真惹毛了老子端了你顧家都有可能。別以為顧家有幾個錢就能捅天了,像你們這種角色,京城裡滿街跑著的都是。麻痹的,叫老顧家把招子放亮些,也敢招惹我們老大。」王朝一插胸,淡淡哼聲道十足的匪氣山大王架勢。當然,王朝的話太誇張了一些罷了。

「我會讓你們知道我們京城顧家的厲害的。」顧一武居然很淡定。

「看樣子你是不想說了是不是?」葉老大淡淡哼道。

「呵呵,我不跟小人講話。」顧一武哼道。

「呵呵……」葉老大淡淡一笑,看了王朝一眼。王朝點了點頭走了上去。

「你……你想幹什麼,刑事逼供是犯法的。」顧一武被王朝那一掌打怕了,大聲叫了起來。

「咱不玩那一套,過時了。咱們哪,玩些新花招。這招子,能讓你欲仙欲死的。」王朝淡淡的笑著搖了搖頭,工掌就拍了過去。

隨著王朝手在顧一武身上遊走。顧一武全身開始顫慄,最後,顫慄變成了全身如蛇樣前行樣蠕動著。嘴巴張著大聲的慘叫著,一旁的賀海緯別過了臉去,好像有些不忍心。

顧一武堅持了五分鐘終於低下了頭。

「說吧,如果還想再嘗這種滋味你可以閉嘴。」葉凡淡淡哼道,看了滿身濕透的王朝一眼。

知道王朝為了施展『分筋錯骨手法』已經用盡了全力。想再來一次,估計得半個月後了。

像這種『分筋錯骨手』雖說對於犯罪份子有著相當大的魔力。但是,對於施展此術的練武看來說卻是要造成身體的一些損傷。所以,除非特殊情況,葉凡是不會叫王朝出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