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送老顧進監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送老顧進監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送老顧進監獄

「於紅蓮這個女人其實長得並不怎麼樣,當初我會瞧上她無非就是喜歡她的。而且,她的身材不錯,估計是個爺們都會動心的。」顧一武說道。

「所以,你當初也留了心眼,早就為後頭對付你的對頭打下了伏筆。不過,這個對頭未必是我吧,因為當時我還在粵東。」葉凡掃了顧一武一眼,淡淡哼道。

「嗯,女人用完了后不利用拿來幹什麼?她又不是我老婆。再說,即便是當情f時間久了也膩味了。食之無味的東西能拋就拋了吧。當然,能利用的先利用一下。」顧一武這話噴出來能雷倒一大片同志的。

「你還真是狼心狗肺了。」賀海緯忍不住冷冷哼道。

「狼心狗肺,這個世道,比我顧一武狠的人更多。利用個把女人算什麼?有的人,連老婆都送出去,跟他們相比,我算是良善之輩了。」顧一武有自己的觀點。

在顧一武招出來的事中,於紅蓮的確是他慫恿她去勾引張凌源的。而挪動資金的事也是顧一武出的餿招子,自然是想破壞紅蓮區發展的大局了。

「你也太狠了吧,女人用完后居然還想把她給撞死。沒撞死也給你撞成了瘋子。人家說的鐵石心腸絕對不如你。」葉凡淡淡哼道。

「我沒撞她,也沒害她。」顧一武居然大叫了起來,很是j動,嘴chn顫慄得厲害。

「男子漢,你顧一武胯下也是帶把的。有膽做怎麼就沒膽承認了?是不是還想嘗嘗手掌的滋味?」賀海緯心裡一動,嘴裡極盡鄙視。

「放屁,我顧一武沒做就是沒做。沒做怎麼承認,你打死我也不會認的。」顧一武口氣空前強硬。

葉凡也感覺這裡面是不是有些奇巧了,淡淡問道:「不是你做的哪是誰幹的?於紅蓮又不是裝瘋?難道還有人做了好事不留名?」

「我哪知道,你們有本事自己去調查清楚就是了。」顧一武冷哼道。

「那六千萬聽說你也挪用了幾千萬?」葉凡突然出口,施展了『化音m術』。

「我顧一武家裡有的是錢,用得著去以身試法嗎?最多是你們講我包情f,我包了。慫恿於紅蓮也講過這話。幹了的事我顧一武全認了。相信就這些我顧一武也不會怎麼的。」顧一武哼聲道。

不過,被王朝在xing脯前幹了幾下后還是低下了頭。口氣是軟了,只是對於後面的罪行,這傢伙死也不認。

走出房間后,葉凡看了賀海緯一眼,問道:「老賀,你看顧一武是不是在講假話?」

「我本能感覺他不像在講假話,也許,這個中還有一些糾葛。看來,你的對手並不止顧一武一個人。

咱們得更小心點才是,這個隱藏在暗中的對手比顧一武更可怕。只是一點線索都沒有查起來就相當難了。

不過,經過顧一武這件事一搞,隱藏的對手應該會暫時收斂起來。就怕l了什麼。至於說以後他還敢不敢再出招,這個就難說了。」賀海緯一臉凝重,說道。

「我也感覺到顧一武已招了,畢竟我的手法不是他這種人能熬得住的。」王朝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另一個隱藏的『高人』會不會是水州鳳家人。大哥不是說他們支使葉興根騙了於林的錢。而於林的錢就是紅蓮區的錢了。」

「有可能是鳳家,但我感覺好像不像。」賀海緯搖了搖頭。

「對了老賀,葉興根的『興泰龍電機廠』以及鳳家的s情窩點『鳳塔』的事查得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葉興根失蹤了,至於鳳塔是於老哥在查。你直接問他就行了。」賀海緯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現在顧一武招認后,至少,以後有人想拿這事來扣你帽子是做不到了。所以,關於跟鳳家的事,我看還是慢慢來。咱們慢慢查,暗中調查。」

賀海緯比較穩重,覺得目前葉凡最重要的事就是先把海東市長位置敲定后再說,其它事都是小事。

「嗯,這事一時急不來,那就慢慢來了。」葉凡因為另有打算倒也不急。

顧家人行動還真是快速度,第二天下午最高人民就有人給水州這邊打了招呼。

因為,顧一武的事涉及唆使主謀他人設陷騙錢等,所以,這案子省紀委得移交給南福省了。

第三天上午老賀就辦理了移交手續。

不過,顧家人請出來的『高手』顯然這次有些失效了。南福省的檢察長叫花北石。

此人的兒子花逍遙跟盧偉的關係最鐵了。這邊葉凡早跟盧偉打了招呼,而且,在盧偉陪同下親自拜訪了花北石檢長。

所以,這次花北石同志的態度是空前強硬,沒有給顧家人找出的那位『高人』面子。

而且,省在接手這件案子後行動迅速。很快就搞清楚了事實的來龍去脈,已經向省法院提起了。

如果省法院嚴格按法律條款來判定的話,顧一武肯定得吃上二三年牢飯了。

不過,顯然省法院在接到上頭有份量的同志打的招呼後有些疲軟了。幾天了一直在拖,他們想把這事拖得最後是不了了之。

晚上,葉凡拜訪了齊振濤。一來想請他出手搞定省法院,二來關於去海東的事也得給他說叨一下。到時真討論這事時也能取得有力的支持。

一見到葉凡,齊振濤沒好氣哼聲道:「你小子現在能耐了是不是?」

「能耐了,這話啥意思齊叔,在您老人家面前我敢能耐嗎?」葉凡裝著丈二和尚m不著頭腦樣子,一臉愕然的盯著齊振濤。

「裝,繼續裝1齊振濤斜瞄了葉凡一眼,哼聲道。不過,還是指了指身側的竹子躺椅子示意葉凡坐下再聊。

「我真不明白齊叔,請領導指示一下。」葉凡趕緊說道。

「海東怎麼回事?你別跟我說你沒去活動,上頭自個兒看到你葉凡同成的政績才能挑選了你吧。所以,我說你葉凡同志能耐著了。居然政績才能顯著,讓上頭都看見了你的光環,厲害啊葉大。」齊振濤語含譏諷,哼聲道。

「這事我真沒跟上頭講過,因為,我根本就不敢去提這個。」講到這裡,葉凡看了齊振濤一眼,又說道,「齊叔你想想,我到水州任職不到一年時間,資歷年齡都還淺著。」

葉凡剛講到這裡齊振濤插了句話道:「你還知道自己的斤量啊!看來,還沒燒糊塗了。」

「我是最清楚的認識到自己的斤量的,而且,本來這事我還以為是我那未來岳父提點的。那次到喬家大院吃飯我順口提了這事。他直接就搖頭了。而且還說去海東就是他都不同意的。他也認為我太年輕,不合適。這事還真是怪了,我也莫名其妙的。」葉凡說道。

「還真是怪了,喬部長都說怪,那這事還真是怪了。」齊振濤也有些m糊了,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不會是京城的鳳家出手暗中幫了你吧?」

「應該不會,最近我連鳳家都沒去過。他們有那麼好心做了好事還不留名?鳳家是什麼樣的家庭難道齊叔不明白。」葉凡哼道。

「你小子講得有點道理,怪事了?估計應該是費點頭了。看來,費家跟你的關係也在加深了。不過,費叫你去海東,說明海東的局勢有些失控了。所以,你這次下去,肩上的擔子並不輕啊1齊振濤皺起了眉頭。

「我也不清楚,不過,昨天有人傳了意思過來。說這是費的意思,所以,還請齊叔到時在常委會上能相助一把。」葉凡斜瞄了齊振濤一眼,說道。

「看來,真是費的意思了。不過,有點不合常理。費家人的眼光絕不會差的,他們不可能幹這種遭人指責的事的。你才多大,海東市代市長,也太不可思議了。費家人如此作,難道不怕滿朝非議費家的權勢過天了?」齊振濤還是有些疑hu。

「這事絕不是我講的,也許,費如此做有他的道理。沒準兒還是叫我到海東去刺j一下當地神經。他們都曉得我這人好衝動,脾氣不好。」葉凡隨口扯著謊話,當然不會講這是人家鎮山河主席為了補償自己為特勤立的功勞,還有一個為了安撫狼破天等人拍的板子。

「也許吧。」齊振濤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笑道,「你小子不會是光為了這件事而來吧。其實,即便是你不來,我跟老段老鐵他們鐵定支持你的。」

「呵呵,這個,我曉得。齊叔是什麼人,還用我來說叨嗎?當然,還有點小事想麻煩齊叔。」葉凡乾笑了一聲。

「小事,你小子會因小事來找我,扯謊也扯不像。這事,肯定是你小子沒辦法擺平了,所以,才想起我這齊大炮來了是不是?」齊振濤調侃樣笑道。

「就是水州市副市長顧一武的事……」葉凡倒也有選擇xng的把這事跟齊振濤說了一遍下來。

「你這事還真有些麻煩,我看這樣。法院從大體來說還是由省政法委管的。」齊振濤說道,看了葉凡一眼[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