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葉副司令的權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葉副司令的權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倒把這一茬給忘了。」葉凡笑道,閑扯了幾句正想告辭,齊振濤卻是皺了皺眉頭,問道,「葉凡,齊天他們是不走出事了?」

,「出事,不會的。齊天好好的出什麼事?」葉凡心裡一動,知道齊振濤感覺到了什麼。雖說特勤a組的事是最高機密,但齊天閑得無聊總會給齊振濤看出一些端倪的。

,「最近齊天好像很閑啊!閑得天天發獃了。這傢伙有事瞞著我,我問他他不肯說。

只是說前次參加了什麼特殊行動,現在總部批准他休息。我才不信獵豹有那麼閑功夫批准他休息,以前都是忙得屁股不沾地的。

連他老婆都沒空陪了,這下子居然閑得天天抱老婆了。怪事啊1齊振濤講著,眼睛可是隱晦地盯著葉凡的。因為他知道,齊天有什麼秘密八成葉凡會曉得。

,「有時間休息不是更好,抱老婆抱久了就能給您抱出一別子來,不是更好。而且,這辜也許是獵豹的領導考慮到他一直在賣力工作。

所以這次放了長假,好好的陪亦秋一下。不然,老婆沒人陪也不大好是不是?」葉凡笑道,想和稀泥mng混過關。

「體息是好事,不過,男人有男人的事業。休息過長時間就變得懶散了,懶散了還怎麼干好工作。」齊振濤哼了一聲,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你就不要跟我打馬虎眼了,我早打聽清楚了。

齊天已經不在獵豹了到底為什麼?難道你還瞞著齊叔。如果是涉及到國家機密,你不用去打聽了。

我齊振濤這點覺悟xng還是有的。但是,如果不是,那你就告訴我。不然顯得太不厚道了。你齊叔可沒虧待過你的。」

「齊叔,你誤會了。其實,齊天的事我也知道一點。前次秘密任務執行時受了點小傷,所以,齊天一直在休養。我聽鐵哥說是總部領導很是欣賞齊天,所以,這不,給齊天調整了工作崗位。這段時間總部還沒指示到底去什麼地方我不清楚。」葉凡半真半假的說道。

,「調整工作這個沒什麼大驚小怪的,不過,我發現齊天的神情有些怪異。不會是犯了什麼錯誤被罰了吧爾後獵豹都不讓呆了,最後,估計還得被發配到什麼雞角旮旯去呆著混日子了。

這種事在官場上屢見不鮮。在軍隊中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哪裡都有。

如果實在不行,乾脆轉到普通軍隊吧,或者,乾脆轉業回地方工作。

至少有我照看著還方便一些。」齊振濤臉變得嚴肅起來,這個有關兒子前程的大事他當然關注著了。而且,齊振濤是塊老薑,這事,給他猜得也八九不離十了。

「這樣吧齊叔,我再拜託鐵哥去問一下。如果真是這樣子不要你齊叔發話。我們會想辦法。

如果不是這樣就正常了。其實,那個組織的事你也有所耳聞,是不可能隨便退出來的。而且,能進去也是件很光榮的事。再說齊天也喜歡哪裡,你硬要他退出,估計他會跟你翻臉子。」葉凡勸道。

「那行你先打聽一下立即打電話給我。至於顧一武的事你先去李昌海那邊走一趟。如果不行的話我再給你去個電話,再不是叫老鐵去個電話。他是紀委書記,在執法一頭強度比我還要高得多。」齊振濤說道。

一看時間也不算晚葉凡轉道去了李昌海家裡。

不過,這次顯然是有人早跟李昌海打了招呼。他也是一臉的難s說道:,「葉書記,這事是人民法院的事,我雖說是政法委書記,但也不好干涉法院正常的辦公是不是?」

「如果省法院不公平了,李書記怎麼不能干涉?」葉凡淡淡哼道。

「這事還需要調查是不是?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如果你們認為省法院判案子不公平,完全可以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李昌海居然在和稀泥。

葉凡知道,再講也沒用了,自己跟李昌海的關係並不特別的好,

只能算是一種利益糾葛罷了。如果有利益交換,也許李昌海會心動會動動嘴皮子。

沒有能令他心動的利益,這個時候李昌海一般都會扯郭以,葉老大心裡儘管憤怒著,鄙視著李某人,但也沒辦法,隨便的扯了幾句后出了李昌海家門。

葉凡打了電話給鐵托,他說早知道了。而且還說,這事他管定了。

如果省法院不按法律條款判決顧一武,他親自上陣。

在鐵托和省檢長hu北石的聯手逼壓下,省法院答應加快調查進度。

儘快在最短的時間內把這事判決下來。

而葉凡來到了藍月灣基地,這是葉凡自從軍委任命其為藍月灣基地哥司令員后第二次來到藍月灣。

前一次是總參領導陪同軍委領導下來宣布任命的。後來匆匆吃過飯後就走了,這次下來,自然是來解決喬世豪在粵州軍區帶著的「紅劍師團,進注獵豹訓練場的事了。

喬世豪有些急了,就是喬橫山也來了兩個電話崔葉凡了。以前葉凡手中沒貨,估計講情的話現任獵豹領導鄭方同志會不當回事的。這次利用青蟒提練出來的精華配製出了兩顆「雷yn九龍丸」葉凡相信,鄭方應該會心動的。

「葉司令,你可是大忙人啊,哈哈哈」一見到葉凡,基地司令林宏伸出大手笑著說道。

,「當然忙了,葉司令還管著紅蓮一個區一百多萬人口。比婁這個集團軍首長,手下就幾萬兒郎的小軍長氣派得多了。」第二集團軍軍長猴平同志也是樂呵呵的開著玩笑。

,「林司令猴軍座說笑了,要說到級別資歷,兩位都是我的領導了。

不過,最近忙的確事忙。你們也聽說過,地方上的事務煩多,比軍隊更複雜。老百姓的吃喝拉撤都得找我們政府。就是咱們的軍隊宿舍不照樣子要做紅蓮區政府管事。」葉凡笑道。

「錯了,錯了1猴平突然指著葉凡大笑開了。

「啥錯了,沒錯啊1葉凡有些慢然,不知錯在何處。

「葉司令,你還真是錯了。你想想你現在的職務是什麼?」林宏拿眼看了葉凡一眼,淡淡笑道。

,「基地哥司令員啊!好像還掛著總參一個特別什麼顧問的虛職。

其實,這些都我來說都是虛職,我是個不管事的昏司令。不好意思,還專拿工資不幹活的那種。」葉凡笑著解釋道。

,「所以,你錯了就是錯了嘛!我們第二集團軍可是基地管的。所以,算起來,你是我的領導。而且,你還擔任著總參特別顧問一職。

說你是林司令的領導也說得過去,你是總參首長下來嘛1猴平似笑非笑的說道。

「我說猴軍,不帶這麼解釋的吧。林司令是中將司令員,咱們藍月灣的第一號首長。

你叫我這個小少將去爬林司令頭上,這不是找抽嗎?總參那個虛職根本不算數,就是算數的話也是打了擦邊球的特別顧問。

也就是某個方面的顧問,跟真正的顧問是有區別的。再說到你吧,你雖說駐在藍月灣,但你是嶺南大軍區所屬的部隊。

要管也得喬司令來管。而林司令也是嶺南軍區昏司令員,倒也是可以指導你的工作,而我嘛,就不行了。就掛著個基地哥司令員頭銜的。」葉凡的解翻倒也有點合理。

,「呵呵,不說了不說了。」林宏擺了擺手,臉上恢復了正常。對葉凡說道」「葉凡同志,你的事很多,我們也知道這一點。但是,你是軍委任命的將官,總要為軍隊干一些事是不是?你自己也說了,不能專拿工資不幹活是不是?所以,簽於你的特殊情況,基地決定你專門負責跟獵豹協調那一塊工作。」

,「行啊林司令,我服從基地黨委班子決定。」葉凡站起來行了一個標準軍禮,一臉莊重說道。

「這是總參作訓部最近下發的有關借用獵豹訓練場的計劃方案,你先看看。爾後跟獵豹的負責人鄭方少將聊聊這事。不管怎麼說,即便是最近獵豹的確需要訓練場,但是,其它軍隊也需要他。希望他們能挪挪,擠一點時間留給兄弟軍區的部隊使用。」林宏司令一臉嚴肅,說道。

「行,我先看看。」葉凡接過了材料。

「楊池,你帶葉司令到辦公室去。」這時,林宏朝外邊喊道。

楊池是葉凡在總參的專用秘書,現在調整到藍月灣,專門負責葉凡的聯繫工作的。

,「楊池,不錯啊,升少校啦?」葉凡呵呵笑著,伸手在楊池那少校肩章上m了m。

「報告首長,這全是首長的功勞。要不是首長,楊池還是個上尉。」楊池一個立正,非常恭敬的行了一個軍禮。

,「呵呵,這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我嘛,只走出了點小力罷了。

動動嘴皮子的事,不再謝。」葉凡淡淡笑著,不久,兩人走到了辦公室。

,「這事還真難為葉凡同志了,唉」林宏看著葉凡的背影遠去,忍不住嘆了口氣[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