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我眼睛沒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我眼睛沒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其實.李玉的哥哥李木不是說人很差勁。而是因的他頭天生班因為不認識領導.所以.無意中就得罪了省委辦公廳的某位領導。

葉凡叫人查過才曉得箇中原因.所以,李木一直得不到提拔。而李玉的家境也不怎麼好.又拿不出大筆的錢去送禮。

至於說關係網方面.李家更差了。不過,李玉哥妹倆都很孝敬父母,工資基本上都給老母親治病花光了。這一點葉凡倒有些欣賞李木這個人。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所以.才會下了決走幫襯著李家一把。至於說重用李木會得罪省委辦公廳的領導,葉凡倒是無所謂。

得罪就得罪了.不就一個副主任罷了。小葉同志現在眼光高了.一個哥廳級幹部根本就不在他眼中了。

不過.晚飯時乘賀喜的人太多了。

剛下班就被盧偉、趙鐵海、賀海緯,粟一宵、范州一夥葉凡最知心的兄弟給拉到了水州的.落葉居,。

「兄弟們,大哥高升了,咱們也有雞犬升天的一天,哈哈哈,咱們一起共來一杯.祝賀大哥高升。」剛進包廂,范州就扯著他那披鑼嗓門大聲喊叫了起來。

「好好好!共干一杯,賀喜葉凡同志高升到海東1賀海緯也是興趣很高,舉著酒杯大聲叫了起乘。盧偉他們當然也跟著起鬨了。

當幾聲幾位兄弟共幹了一杯。

「想不到啊,前段時間聽老弟說是去海東。我還以為在講胡話

實在沒想到,就幾個月這胡話變成了現實。」賀海緯呵呵笑道。

「大哥是什麼人普通人能當我盧偉的大哥嗎?我盧偉是什麼人.在省城人家也叫我太子爺.哈哈1盧傳這傢伙特地挺起了胸膛,裝得一幅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勢,逗得大家直樂。

「盧太子,大哥敬你一杯。」葉凡斜瞄了這傢伙一眼,淡淡笑道。

「不敢.在大哥面前.俺永遠是小弟哪來太子一說.那不是折殺俺了嗎?」盧偉呵呵笑道。

「本來以為我費盡周輒搞到監察廳任常務贏廳長.總算是爬到了正廳一級.稍稍跟上了葉老弟的腳步。想不到轉眼間老弟又挪屁股了咱這個正廳跟他這個正廳相比,是摻了水份的。人比人.氣死人啊1粟一宵這貨居然感慨了起來,微微在哪搖了搖頭。

在跟大家喝酒的時間,葉凡接連接到了幾十個賀喜電話。紅蓮區的幹部,水州市委的同事還有齊振濤等領導等等都來了電話。

葉凡光顧著接電話了。最後范剛出了個餿主意.說是葉凡接一叮.電話要獎酒一杯。

就這樣.葉凡同志連干進去了幾十大杯啤酒。

即便是海量也是襯不住的。這貨.已經九分醉意了。

陳軍送葉凡回到了楚天閣葉府。

這廝睡得有些迷迷糊糊的去衛生間.在鏡子里現自己那醉態后。不小心滑了一跤.才記起李玉的約請來。

「糟糕李玉不會還在天竹園吧?」葉老大看了看時間已經是零點過後了。趕緊拔了電話給李玉.不過.裡頭傳來已關機的話語。

「完蛋了,當初答應李玉時說是不見不散。這個傻姑娘,不會真信了把電話都關機了。」葉老大感覺頭有些大了:

想了想趕緊洗了一下衝到外邊叫了輛的士直奔天竹園而去。葉凡有些不放心,因為李玉有說過.說是晚上關機什麼電話都不接,專門為葉凡表演茶道的。

到了落葉居.葉凡衝進了甥號包間工

輕輕磕了門.打開了。突然.一團黑影沖了過來。葉凡正想閃開,不過,感覺好像是李玉。葉凡伸手想扶住她.不過,感覺胸脯一沉.黑影已經進了懷裡。

「你還是來了.我等了好久了.我以為你不會來了。我決定等你等到天明,旺.「」李玉傷心的哭了.肩膀筐動著.相當的傷心。

「傻姑娘.都是我的錯.州才被他們拉去喝酒喝醉了,一時給忘了.現在才想起來。其實,你早該打電話提醒我一聲,唉……」葉老大嘆了口氣,輕輕把門給帶上了。扶著李玉坐在了那條根雕雕制的長木凳上。

不起葉書記.我太激動了。我.我給你泡茶。」李玉.臉上寫滿羞澀.剛才覺得委屈。也不知怎麼回事居然撲進了葉書記懷裡。這下子人清醒過來后趕緊站了起來。

「那好,我得好好品品你的手藝了。這茶.也解酒。」葉凡斜靠在了木沙上。

今天的李玉一身清綠色的半開叉裙擺,下身的淡綠色裙子長度洲到大腿下邊一點。

隨著李玉泡茶動作的擺動,葉老大莫名的現。李玉的裙子居然是兩邊開叉的而不是一邊開叉的那種。

也就是說,

其實就懸兩片翠綠煮的布.前面,塊後邊一塊搭在身上。前邊遮掩著姑娘最神秘的田溝,後邊隆起的是姑娘最誘人的股峰。而且.料子不是很寬鬆的那種,而是緊貼屁股的那種。從身後看出,就連股溝中央那深深的溝整都能看清楚。

見葉老失醉眼迷濛的盯著自己的屁股,李玉轉身淺淺一笑,輕聲說道:」我在外邊不這樣穿的.洲才在包間里換的衣服。」

」專門穿給我欣賞的?」葉老大醉在木沙上.有點猥瑣,笑道:這廝.相當的滿足。

」嗯1李玉慎重的點了點頭.講完后才感覺這話太曖昧了,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根旁。

」你就不怕?」葉老大故意問道。

」不怕1李玉點了點頭.看了葉老大一眼,又補了一句.說道「.我不怕你,我怕其他人。」

」看來,你很信任我。」葉凡接過李玉手中的茶一飲而盡.笑道。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相信你。也許,這是老天決定的:」李玉淡淡說道,手在舞動著泡著茶。淡淡的茶香中,葉老大那雙醉眼像老貓一般從李玉的上身滑到了下身。

老大一聲嘆息.品起茶來。兩人都沒再講話.葉凡喝完了李玉再倒。

」你不後悔!..葉凡輕輕抬手.托起了李玉的下巴。

」我只給你表演茶藝,其它人.不行!,、李玉眨了下眼眉.淡淡說道。也沒怕葉老大的狼爪子.任由他托著自己的下巴。

老大又嘆了口氣.看了李玉一眼.說道「.行了.我品夠了,你的茶藝越來越好了。我該回去了。」

」我送你。」李玉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我換下衣服.這衣裙穿不出去。」

」你不是會採茶舞吧,跳一曲吧。」葉凡淡淡笑道。

」嗯1李玉應了一聲.開起了音樂。隨著古箏想起.她搖擺著舞姿。包廂里燈光很是暗淡.李玉一邊跳著,居然一邊換起了衣服。雖說她裡面還穿得有女人肉褲的那種內衣,但峰溝分明.葉老大也是大飽眼福了。

葉老大堅持著送李玉到了她家的住處,在李玉轉身的時間,葉老大說道:「我先到海東安頓下來,爾後,估計不久你哥可以到海東了。就給我當秘書吧,不知你哥願不願意去海東?」

」他肯定願意,我代他謝謝您了。」李玉轉身說道,一臉的驚喜。望著葉老大叫的的士遠去了.李玉喃喃道「,你是個奇人!我李玉、眼睛沒瞎。」

幾天時間.葉凡把工作移交了.人也輕閑了下來。躺家裡也好好的睡了半天.接到喬世豪請客吃飯的電話,也就開車到了黃氏會所。

進到包間里,現還有幾個軍官在坐,從佩的肩章看.最高軍銜是喬世豪這個大校.其它同志不是上校就是中校。

當然,對於這些年青的軍官來說能混到中校上校已經算是不錯了。

估計一個個家底子都較厚實了,不然,是很難提拔如此快的。而且.每位同志的身旁都坐著一個長相相當不錯的漂亮姑娘。

這些人.估計不是喬世豪的朋友就是手下了。而喬世豪也不例外.旁邊坐著一個相當扎眼的大眼皮姑娘,葉凡看了看似曾相識。不過,在腦子裡搜找了一陣子也沒記起這姑娘是誰了。

而大眼皮姑娘旁邊還坐著一個穿著黑色鑲花邊厚尼裙子,上身白色繡花圓領毛衣的端莊姑娘。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沒吭聲。這姑娘,只顧著有一搭沒一搭的對付著碗里的什麼湯。而且,這姑娘好像較冷淡似的。

見葉凡一屁股坐了下來.那姑娘在不經意間還皺了下眉頭.似乎有些不樂意樣子。

葉凡斜瞄了她一眼,這臉的確長得標緻。但是.就是有些太傲氣了一些。心說老子又不是一坨屎.就坐你身邊你丫的皺下眉頭幹什麼。

見葉凡坐了下來.本來談笑風生的桌面頓時又安靜了下來。幾位同志都隱晦的看著葉凡。

」呵呵呵.看啥,這位叫葉凡,是我兄弟。」喬世豪淡淡笑道.斜瞄了大家一眼。

」葉兄弟好。..聽喬世豪那麼一說.那幾個軍官也僅僅是淡淡的點了點頭算是見過禮了。

葉凡曉得.人家是看喬世豪面子才跟自巳打招呼的。總感覺這幾位同志有股子倨傲架子在擺著。

」葉凡.這幾個都是我京里的朋友。劉家的劉挺。鄭家的鄭棟:楊家的楊雄。」喬世豪指著三個軍官分別介紹道.至於身旁的女的.倒沒介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