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碰面不識真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碰面不識真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六百三十八章碰面不識真神

當然,葉凡一聽就明白了。能稱為劉家、陳家、楊家算是『家』的在京城肯定都是有一點來頭的。不然,京城裡姓劉的,姓楊的,姓陳的可不在少數。都稱之為家了那京城裡怕不是『家』滿天飛舞了。

「呵呵,你們好。」葉凡也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這位姑娘你可能沒見過,她是阮飛兒,葉凡,你可得好好認識一下了。」喬世豪笑指著那黑s鑲花邊裙子的標緻姑娘介紹道。

聽喬世豪介紹得如此的慎重,葉凡心裡一動,知道這姑娘肯定有一定來頭了。而且,沒準兒跟自己的事還有點關係。

「你好阮姑娘。」葉凡伸出了手,態度熱情多了。

「你好。」阮飛兒只是搖了搖手,並沒跟葉凡握手。葉老大碰了個不軟不硬的釘子。不過,葉老大也沒在意,隨手收回了手。對於這種人,葉凡從來不跟她計較這些。

不過,葉凡發現,像劉n,楊雄和陳棟三位同志眼中可是閃過一絲興哉樂禍眼神了。

估計是礙於喬世豪面子不好意思大笑出聲來罷了。而且,很顯然的就是三位同志估計也遭受過自己同樣的待遇吧。

「呵呵,阮姑娘就這樣子。」喬世豪皺了下眉頭,趕緊和稀泥。他知道葉凡也是個相當傲氣的人,這個阮飛兒不知天高地厚,真惹毛了葉老大有得她受的。

「呵呵,沒事,我這人從來慣了,沒啥。」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阮姑娘的父親在海東軍分區任職,叫阮一進,他是司令員。」喬世豪終於透了底子。

原來喬橫山答應的事今晚上就先啟動了。估計是叫自己來先認識一下阮家的人,接觸一下,以後去阮家也方便一些。

「是阮姑娘千金,難怪1葉凡斜瞄了阮飛兒一眼,故意淡淡的哼了一聲,並沒熱情起來。

「請不要叫千金,那是俗不可耐的詞。」阮飛兒顯然有些惱葉老大的淡漠了,看了葉凡一眼,放下手中的筷子,冷冷哼道。這次,就連喬世豪臉上都l出了詭異的興哉之笑。

「不叫千金,那叫阮司令的閨女嗎?」葉老大故意裝得一臉的訝然,轉頭看著阮飛兒,故意問道。

「哈哈哈……」劉n上校終於忍不住了,也許是故意的。居然大笑了起來,聽他一笑,陳棟和楊雄也都笑了。幾個姑娘都在泯嘴而笑,喬世豪有些尷尬樣子瞪了劉n同志一眼。

「葉兄弟,你真逗埃要是叫閨女,豈不是太貶低我們的阮姑娘了。那是農村來的土疙瘩才叫閨女的?阮姑娘何時成了農村妹子了。」鄭棟扯著嗓子,故意調侃道。

知道陳棟這傢伙要煽風點火,葉老大斜瞄了阮飛兒一眼,發現這姑娘果然中計了。她是狠狠地瞪著自己,那眼神,極端的鄙視。

「閨女叫著親切,俺就是從農村出來的。所以,我們那邊小夥子叫娃仔,姑娘叫閨女。比如你叫阮飛兒是不是,那就叫飛閨女。」葉凡裝得一臉的憨實相,迎著阮飛兒的面還要解釋一番。

「下賤1阮飛兒顫慄著嘴終於忍不住了,從她小嘴裡噴出了這兩個字來。

喬世豪心裡叫聲要糟,正想開口。不過,葉老大卻是嚓地就站了起來。盯著阮飛兒,哼道:「你再講一聲,我們農村來的哪裡下賤了。農民是最純樸的最善良的了。

沒有他們種田種菜你這種高貴的天鵝得喝西北風。你是阮司令的女兒是不是?

今天我少不得代阮司令教訓你一下了。看你面相應該是個很有教養的姑娘,怎麼出口如此。太令葉某失望了。」

「你有什麼資格代阮司令教訓我妹子。」這時,坐劉n身旁的那個漂亮姑娘站了起來,指著葉凡哼聲道。

「他當然有資格。」這時,喬世豪瞪了劉n一眼,突然冷冷哼聲道。

「小蓮,給我坐下1劉n一扯就把身旁女子扯到了椅子上,一臉的嚴肅。說道,「世豪哥講話,哪能輪到你插嘴。」

「他……他欺負我妹子。」阮小蓮指著葉凡扁了扁嘴哼道,看了看劉n一眼,哼道,「你們老劉家什麼時候如此軟蛋了,我妹子也是你妹子,妹子被人欺負了你這個姐夫居然無視,太沒人n了。」

阮小蓮顯然生氣了,埋怨起身旁的劉n來。

「啪……」一聲輕脆的耳光聲響起后聽到劉n吼道,「老劉家什麼時候成軟蛋了!你瑪的是不是皮發癢了要找抽。我剛才說了,喬哥講話你少插嘴。」

劉n講這話時那臉上兇相畢l,眼睛卻是盯著葉凡的。葉凡一看就明白了,人家是在警告自己,是看喬世豪面子才放過了自己。

「你不用看我面子,小蓮不是說過了嗎?」喬世豪哼了一聲,拿眼看了劉n一眼,哼道,「不過,我想給你提個醒,記住你這次下來的任務是什麼?」

「喬哥,我不明白你講這話意思?」劉n看了喬世豪一眼,問道。

「我問你,你目前在什麼部隊任什麼職務?」喬世豪哼道。

「燕京軍區第三集團軍『響虎師團』,我是一團團長。這個,喬哥你早知道,還要問嗎?」劉n講這話時還故意的瞄了葉老大一眼,這廝還是感覺相當得意的。

要知道劉n剛到30歲,自認為能坐上燕京軍區特別組建的新師團『響虎師團』的團長已經是大成就了。

「響虎師團的師長是不是叫陳強?」喬世豪淡淡哼道。

「沒錯啊,這個大家都曉得的事,又不是什麼秘密?」劉n面帶笑容,又掃了葉老大一眼。

「劉n,聽說你們那位陳師長老大這次叫你下來的任務有些特殊啊,是不是想打進藍月灣搞訓練?」這時,陳棟呵呵笑道。其實,陳棟講這話時口氣里還略帶點酸味兒的。

因為陳棟在蘭西軍區第38集團軍新組建的『鐵狼師團』一團任中校副團長。而這次下來,那是因為陳棟聽了劉n的吹噓才下來的。聽說劉n的『響虎師團』有可能進駐藍月灣試訓。

而陳棟當時一聽就多了個心眼。馬上把這事捅給了『鐵狼師團』的師長馬三松。馬三松一直也在尋求著能進藍月灣試訓的路子。

只是老馬同志跟藍月灣的領導基本上不熟悉。至於說獵豹的首長,老馬同志是兩眼一抹黑一個都不認識。

知道即便是拜山也沒什麼屁用,因為,獵豹的首長一向眼高於頂的。不怎麼看得起普通部隊的同志們。

這個是現狀,馬三松師長也沒辦法。只能嘆自己自己命苦,好不容易搶到了這個新組建的師團香噴噴的師長位置,這將軍夢還沒做完,居然遇上這樣的難題。

聽說水州的師在鎮中良帶領下已經試訓了幾個月了,各位特殊師團的師長們都眼紅。

既然劉n沾了喬世豪的邊有可能做通獵豹首長的工作。而馬三松心思也活絡了起來。

最後一拍板,就把這個艱巨任務一拍子敲在了陳棟的頭上。因為陳棟跟喬世豪也是相當要好的朋友關係。你喬世豪能幫劉n,但也得照顧著點陳棟是不是?

而且,馬師長做通了軍長雷長天的工作許下重諾,如果陳棟這次能成功撈到到獵豹試訓機會。陳棟年底就可以提上校並擔任『鐵狼師團』一團團長。

陳棟家在京城雖說有一定的底蘊,但這種機會還是太難得的。因此,是昴足了勁頭,這段時間一直跟著喬世豪。而劉n一看陳棟那架勢,知道這傢伙是來者不善。

兩人雖說是好朋友,但也在暗中較勁著。這段時間,兩人差點成了喬世豪最忠實的跟班走狗了。

「知道了還問?」劉n沒好氣的哼了一聲,斜瞄了陳棟一眼,知道這傢伙也想分杯羹,於是,笑眯眯的說道,「這次的事喬哥出馬了,我想,應該有八成把握了。」

「以前是有些把握,但是,現在嘛,難說了。」哪知喬世豪聽了劉n的話后淡淡的搖了搖頭。

劉n一聽,心頓時沉了下去,失聲問道:「喬哥,以前你不是說有幾成把握的,難道現在有變故了?」

「當然有變故,而且,這個變故還是你以及你們家親戚造成的。你們,不能說我喬世豪不夠哥們。你們也曉得,我喬世豪對你們是最好的了。不過,你們自己不爭氣,這個,我也沒輒了。」喬世豪講著這話,拿眼斜瞄了一臉好像跟自己沒關係的葉老大一眼。葉凡一聽,敢情這幾個傢伙下來就是為了獵豹訓練場的事了。

「到底什麼變故,喬哥,你指條路出來。就是刀山火海我劉n也去撞了。」劉n一n肩膀,感覺喬世豪還沒把事說死,也許還有轉機,那是趕緊說道。

「呵呵。」喬世豪淡淡的搖了搖頭,看了兩貨一眼,哼道,「劉n,你是睜眼不識『真神』啊1喬世豪講著這話,這次,眼睛是很明顯的看著葉凡。而且,還朝著葉凡同志的位置呶了呶嘴。

這一動作,即便是劉n是一傻子也明白過來了。敢情,進獵豹訓練場的關鍵人物就是這位葉凡同志[email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