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太逆天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太逆天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六百三十九章太逆天了

劉tng的臉一下子就綠了,轉頭看了看身邊還在捂著半邊臉頰的阮小蓮。冷冷哼道:「站起來1

「幹嘛!我看你今天是不是發酒瘋了。」阮小蓮還是捂著半邊臉頰生氣的嚷道。不過,聲音還是較小的。畢竟,阮家想得到發展,那是跟京城劉家是分不開的。

阮家哪敢得罪劉家,而且,阮小蓮還沒成為劉家的正式兒媳f,那敢跟劉tng抬扛。惹得劉tng火起一tu蹬了自己都有可能。像這種京城紈子弟,什麼事干不出來。

「姐夫,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姐,太過份了。外人欺負咱們你不出頭,後來居然還打人。現在,你還想幹什麼?」阮飛兒生氣的指著劉tng說道。

「你少嗦,你爸不就一個地級市軍分區司令罷了。咱們老劉家像這樣的人能搜出一大籮筐來。」這個,既然惹著了劉tng的利益,他是毫不留情的指責著阮家二姐妹。

當然,劉tng的話也有些『大』罷了。劉家雖說有些根底子,但跟喬家趙家這些大家族相比還只能當跟班的角s。在京城權貴圈中只能是剛踏進二流圈角s罷了。

不過,阮飛兒的父親能坐上軍分區司令員寶座,老劉家倒是出了一把子力氣的。

「你,你……」所以,阮飛兒儘管氣得牙齒咬得咯咯響,可也不敢再吭聲了。只能是指著劉tng哼了幾句罷了。

「劉tng,別這樣對待小蓮,她也不容易。既然你們已經訂婚了,就要善待她。」這時,陳棟這傢伙又來起鬨了,看上去是好心。劉tng卻是知道,這傢伙唯恐天下不亂了。

「對待,如果你對老婆會好,就不會帶她出來了。」劉tng直接指著陳棟身旁的那個漂亮姑娘,直白白的甩了陳棟臉子。葉凡一聽,顯然陳棟身邊這位女子不是陳棟老婆,而是那啥的姘頭罷了。

「我看你瘋了1陳棟被住了,哼了一聲乾脆舀了一碗湯喝了起來,不吭聲了。

「站不站?」劉tng再次朝著阮小蓮冷冷哼道。

「我站1阮小蓮喊出了平生中最屈辱的兩個字。

「把手拿開,好好的向這位葉哥賠禮道歉。」劉tng微微朝葉凡指了指說道。

「我又沒錯,幹嘛要道歉?」阮小蓮覺得委屈極了,不滿的小聲嘀咕道。

「錯就錯了,你如果認為自己沒錯的話,那以後咱們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話不投機半句多,老劉家不需要這樣的兒媳開了最後通碟。

「你太過份了姐夫?」阮飛兒實在忍不住了,再次出口。

「閉嘴,我不是你姐夫。」劉tng哼道,拿眼怒瞪著阮飛兒。而喬世豪跟葉凡卻是在自得的喝著雞湯,好像這事跟自己沒關係似的。

「對不起葉哥1阮小蓮怕堂妹再受氣,趕緊出口了。

「態度不夠誠懇,再來。」劉tng說著話,拿起一酒杯硬寒給了阮小蓮,說道,「你三杯,葉哥一杯,算是賠禮了。」

「葉……葉哥,我敬您……」阮小蓮見劉tng那臉yn沉得快下雨了,趕緊說道。

「三杯就不必了,一杯罷。」葉老大淡淡的搖了搖頭,太跟一個小女子計較顯得有失風度了。爾後,還沒等劉tng有所反應,陳棟早拿著酒杯也想來個三杯敬一杯。不過,葉老大最後也是一杯對一杯了。

送葉凡出門,在過道里喬世豪說道:「葉凡,不介意吧?」

「沒啥,介意什麼?」葉凡淡淡微搖頭。

「只要劉tng肯出馬,海東市軍分區那位阮大司令沒什麼問題了。而且,旁邊坐著的那位叫陳棟的中校是蘭西軍區,他們也組建了『鐵狼師團』,也想到藍月灣試訓。此人家世在京城也不錯,而且,我打聽過了,海東市局長安奇同志就是老陳家推上去的。」喬世豪笑道。

「我明白了,你叫來吃飯的這些人都跟海東有關係是不是?」葉凡斜瞄了喬世豪一眼,倒也有些感動。

想不到喬世豪對自己的事還真是上心了。而喬報國這個親小舅子倒不怎麼樣,居然還利用自己。

「呵呵……」喬世豪咧嘴笑了。

「那位楊雄家不會跟海東也有關係吧?」葉凡又問道,當然希望關係越多越好,最好把海東常委圈全囊括了,那自己去就好辦事了。

「楊雄家在海東倒沒什麼,不過,楊雄家跟一個京城豪富關係很好。我想,可以鼓勵他們到海東來投資嘛!這個,你們應該不會嫌錢多的。」喬世豪乾笑了一聲。

「還是喬哥有主意啊,為兄弟鋪了這麼多條路子。」葉凡表示感謝。

「這個不算什麼,跟你幫我的相比,只是小事。而且,我也知道,你的交道不少。有錢有權的朋友也不少。我這只是錦上添花罷了。」喬世豪笑道。

葉凡走後,劉tng實在憋不住了,看了推門而進的喬世豪一眼,問道:「喬哥,你那兄弟葉凡到底什麼來頭的,他難道能搞定獵豹的首長?」

「是啊喬哥,獵豹的首長可不是那麼好弄的。就是我們軍區首長聽說都在搖頭。說句實話,各大軍區都在昴著一股子勁頭。如果在大演習中自己軍區組建的合成師團落伍了,那也是在打軍區司令的臉子。」一旁的陳棟說道。

「呵呵,跟你們說句實話吧,反正大家都是我喬世豪最好的朋友了。他其實是我堂妹夫,跟報國的妹子圓圓正談朋友。而且,已經得到了叔的認可。」喬世豪講到這裡,見大家臉上l出釋然神情。於是笑道,「他很年輕,年輕得讓人可怕。今年不過27歲左右,即將到南福省海東市任市長。」

「老天,這還讓不讓人活下去。27歲的市長,海東應該是經濟發達的縣級市吧?」劉tng忍不住叫道,這貨對南福省下邊的地區根本就不清楚。

「嗯,27歲的市長,想都不敢想。本來以為我們能混個中校上校已經不錯了。這個,還是因為家裡人相助才辦到的,想不到還出現了個更逆天的人物。」陳棟淡淡笑道。

「別以為喬家幫了他多少,你們想想。即便是我叔喬委員來說,他也不可能讓女婿27歲就當市長的。」喬世豪淡淡哼道,知道這些傢伙誤會了,肯定是認為葉凡靠裙帶關係上去的。

「說來也是,就拿我的家族來說吧,在軍界也有一點實力。到現在我都30了,也不過混個上校罷了,要是能混個將軍,那就逆天了。可惜沒這種事發生。」劉tng點了點頭,還彼為遺憾搖了搖頭。

「我妹夫能走到今天這一步,是全靠他自己上去的。而且,他家裡出身普通,工薪家庭罷了。親戚中也沒什麼當官的,所以,我這個妹夫很有本事。」喬世豪看了大家一眼,又說道,「而且,我想告訴各位兄弟的就是,海東市是地級市,並不是發達的縣級市。」

「地級市1劉tng上校終於張大了嘴,一臉的驚愕。而一旁的陳棟同志和楊雄同志也差不多。幾個女的全都有些發愣發mng了。

「不可能,怎麼可能?地級市市長不到30歲,怎麼可能?」阮飛兒冷冷哼道,認為喬世豪在扯謊。

「呵呵,他即將到海東任職,以後,算起來他還是你爸的領導。」喬世豪掃了阮飛兒一眼,淡淡笑道。

「喬哥,我相信你的話了。如此有能量的大哥,認識獵豹的首長就太正常不過了。」劉tng說道。

「我帶你們來,絕對找對了人。不瞞各位兄弟,我們紅劍師團進駐藍月灣試訓已經安排到了獵豹的訓練日程表上。表都送到我們紅劍師團了。這表格,就是我妹夫親自遞給我的。」喬世豪居然也l出一絲得意之相來。

「那喬哥,我們的事,你看?」劉tng可是忍不住了,看著喬世豪。

「呵呵,橋我已經給你們搭好的了。至於說後頭的路怎麼走,你們自己去轉吧?做兄弟的能做到如此地步,也夠兄弟了。」喬世豪笑道。

「喬哥,還請你提點一下。比如說,我們該怎麼做?」陳棟同志不恥下問道。

「行,最後提點一下。我妹夫要到海東任市長,你們想想,市長最需要什麼了?」喬世豪居然出起了智力題。

「當然是市委的支持了。」劉tng隨口而出。

「這一點至關重要,沒錯的。」喬世豪點了點頭,看了大家一眼,問道,「還有呢?」

「還有,還有就是發展地方經濟,改善老百姓生活才是市長應該做的事。而且,在這方面容易出成績。作為一市之長,干不出成績來想得很提拔即便有家世也有些難度。我說得可對喬哥?」陳棟問道。

「孺子可教也1喬世豪哈哈大笑了起來。

海東市常務副市長張明林家裡正坐著幾位同志。

「市長,上頭這樣做也太過份了。」這時,一個半禿頂的半老頭子憤憤然哼道。此人是海東市財政局局長劉一標同志,是張副市長的鐵竿跟班。

「是啊,市長都代了將近一年的市長了。這下子居然叫個r臭未乾的小子來搶位置,太他娘的過份了。我都不敢想象,省委那些領導的腦袋難道被驢踢了?」講話的是一個胖臉,身材相當壯大,有著絡腮鬍子的漢子。此人叫趙山,是海東市局常務副局長[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