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四十章海東的太子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海東的太子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小子估計家世了得,不然,一個黃毛小子怎麼可能混到市長位置。此人倒是一大勁敵,老張,咱們得早做準備才對了。」這時,一個身著中山裝,一臉嚴肅的半老頭子哼聲道。

此人叫丁義明,是海東市不帶常的副市長。本來,這老傢伙以為張明森能順利接班。那他空出來的常務副市長位置不就輪到自己頭了。

想不到葉凡突然殺出,使得張明森的願望落空了,就是丁義明的希望也成了影。

而指望著丁明義那副市長位置的幹部可是不少。就像多米諾骨牌一般,陞官無望的幹部們自然都是滿腹牢騷了。

「哼,那就叫他坐車來,爬著走。」張明森冷冷的哼了一聲,眼中一道寒光閃過,有點像是一匹餓狼。

「市長,你說來,我們該怎麼給他來那麼一下。」趙山臉閃過一絲陰笑。

「呵呵,別急。相信有人比我們更是坐不住的。」張明森突然淡淡的笑了笑。

「你是說范遠那老傢伙?」丁義明淡淡笑道。

「妙妙,范遠是海東一把手。一個毛頭小子來跟他搭班子,年輕人嘛,肯定容易衝動。到時,毛頭小子狂k老牛老范同志那就有得熱鬧瞧了。」趙山嘎嘎尖笑道,有點像是一老太監叫春。

「范遠可是只老狐狸,他肯定知道,這件事最受不了氣的就是明森兄了。估計,這老傢伙一時不會出手的。如果他在觀望,咱們也觀望,那不是便宜那姓葉的小子?」丁義明倒是有些憂慮了起來。

「說的也是啊!絕不能便宜了那小子。聽說那小子不是6號下來,我們已經接到省委組織部通知了。

昨天局長把我們招集起來布置好了接洽領導的安全工作。這次安保方面是由我負責的。

咱們能不能在這裡面做些文章,讓那小子還沒坐到市長椅子就摔個大筋斗那才解氣的。

沒準兒那小子受不了氣轉身走人都有可能的。」趙山哈哈笑了起來,彷彿看到了葉老大狼狽溜出海東的場景,這傢伙,想象力彼為豐富的。

「這樣干不妥,6號那天省委組織部肯定會有領導陪同下來。到時出了狀況,那不是明擺著咱們海東市有人想鬧騰。給領導留下一個壞印象可不是什麼好事。」丁義明副市長搖了搖頭,這傢伙頭腦還是很清楚的。

「老丁,你什麼時候這般怕事了?」張明森瞧了丁明義一眼,冷冷哼了一句,對於丁明義的發言彼為有些不滿意了。

「不是怕事,只是慎重點,咱們完全可以等組織部的領導走了后再動手。那樣,既不會得罪了省委組織部的領導,而且,那小子屁股還沒坐熱就捅出大事來不是更好。」丁明義解釋道。

「明義兄,咱們完全可以不用自己出面嘛1這時,財政局長劉一標淡淡笑道。

「不用自己出面,你是想借刀殺人?」丁明義若有所思,看了劉一標同志一眼,問道。

「當然1劉一標略顯得意,抬眼看了看丁明義,說道。

「刀在哪裡?」趙山有些不明白,看著劉一標。而張副市長也差不多。

「呵呵。」劉一標真是拿擺了,故意還呷了口茶。

「老劉,你這老毛病就是改不了。什麼事都喜歡拿擺一下顯顯能。」張明森淡淡笑著催問道。

「地堂鳥集團不是有個蘇林兒。」劉一標終於拋底子了。

「蘇林兒一個女流之輩,雖說她來自京城蘇家。年芳也才二十六七,不過,那姑娘可是不簡單。

地堂鳥集團在海東落戶才幾年時間,創下的業績在商業圈中也是有目共睹的。

像集團所屬的服裝,蘇氏會所在咱們海東都是響噹噹的。不過,這個跟她有什麼關係?」丁明義淡淡哼道,斜瞄了劉一標一眼,這廝有些不喜歡劉一標的拿擺。好像這世就他劉一標最聰明,其它人全是蠢蛋似的。

「嗯,我也納悶。不過,蘇林兒的確不簡單。地堂鳥集團剛落戶海東時註冊資金才幾千萬,現在,聽說總資產已經達到五個億了。幾年時間啊,整整翻了十倍。就是去搶銀行也搶不出這樣的業績來啊!這種利潤,在業內讓某些同志眼紅不已。」張明森居然嘆息了一聲。看來,那個蘇林兒在海東是相當有名氣的了。

「還不是海東的官員為了巴結蘇家給的特殊政策好,再加蘇林兒的厲害,成就了地堂鳥集團的輝煌。而且,蘇林兒本身也有過硬的本事,超前的眼光。」丁明義哼道,看了劉一標一眼,問道,「老劉,你還沒講清楚蘇林兒怎麼成為我們手中的刀?」

「是啊劉哥,到底怎麼樣才能讓蘇林兒成為捅人的刀?」趙山也是一臉疑惑看著劉一標這半禿子。心裡卻是罵著這狗日的禿子,盡折騰人。

「蘇林兒是不可能成為咱們手中的刀的,不過,蘇林兒不是認了個乾媽,她那個乾弟弟蘇牛蛋完全可以成為咱們手中的刀的。而且,是一把能砍死人的大刀。」劉一標干聲笑了一聲。

「蘇牛蛋那個蠢蛋,呵呵……」趙山突然笑了,看了劉一標一眼,豎起大拇指說道,「還是劉哥厲害,居然能想到他頭。

這貨的確是個蠢蛋,每次犯了事都是蘇林兒來一個電話給他擺平。不過,蘇林兒這女子也特奇怪。

好生生出身京城蘇家,應該是高貴之家了。怎麼的就認了海東一個鄉下土蛋蛋牛桂菊為乾媽。

連帶著他兒子張牛蛋也改了姓,居然跟著干姐姐蘇林兒姓蘇牛蛋了。媽的,這名也太扯了,牛蛋牛蛋,乾脆叫牛屎算啦。」

趙山的話立即引來了屋裡人的哄堂大笑。

「其實,這個我也是偶然中發現的。我妹夫崔青大家都曉得,是市土地局局長。這蘇牛蛋前次居然找到我妹夫要求審批一塊地。好像是聽說蘇牛蛋跟人合資搞了個什麼塑料廠什麼的。」劉一標剛講到這裡。

趙山忍不住笑道,「蘇牛蛋除了會把錢往女人那裙底下面塞以外還會做生意,做個屁!聽說蘇林兒每個月給他一萬塊零花錢,根本就不夠這小子操女人的。」

「沒錯!一萬塊蘇牛蛋拿去幾天就好了。這個蠢貨自己沒屁本事,聽說就念到小學三年級畢業的。

以前根本就是街頭一混混,後來踩了狗屎碰了蘇林兒。現在倒是顯擺起來,搞得人模狗樣的,好像他是咱們海東的霸王似的。

常常自稱自己是海東的太子爺,外號人稱『牛太歲』。撒錢像撒紙一樣大方,手下自然也養了一批小弟。

這傢伙膽子越來越大,我妹夫礙於蘇林兒面子,聽了蘇牛蛋的請求后就長了個心眼。

於是去調查過,根本就沒合資辦廠這種屁事。蘇林兒不給錢給他,他拿什麼去合資辦廠。

後來才知道這傢伙居然是為浙寧過來的一個老闆搞地皮的。只要這塊地皮能搞下來給了浙寧那老闆,這手續費一下子就能拿到二三百萬。

這手空手套白狼的買賣太划算了。蘇牛蛋知道蘇林兒跟我妹夫關係不錯,所以就找到他了。

不過,我妹夫一直在拖。這個,地皮太大了,他心裡有顧慮。」劉一標說道。

「老劉的意思是利用這塊地皮在蘇牛蛋身做些文章。」張明森問著,拿眼看著劉一標。

「嗯,只要我妹夫的手下去鼓動一下。比如說本來這塊地皮就能批下來了。

不過,海東要變天了,來了個葉市長。他還沒到海東就揚言要規範海東的土地審批什麼什麼的。

我相信,蘇牛蛋一聽,肯定會認為葉凡那傢伙斷了他財路。只要趕走了葉凡,那地皮拿到手幾百萬就到手了。」劉一標倒出了全盤計劃。

「妙啊老劉,太妙了1趙山忍不住大聲贊道,看了劉一標一眼,笑道,「蘇牛蛋那坨牛屎肯定中計,這小子早被錢迷了雙眼。誰斷他路子他肯定跟你玩命1

「是不錯。」張明森點了點頭,看了劉一標一眼,說道,「不過,這事你要注意到,咱們千萬不能出面。而且,就是你妹夫都不能出面。要做到天衣無縫才行。到時發生什麼事追查起來跟咱們也沒什麼關係。他即便是知道了也恨不到咱們頭,不是說咱們怕他記恨。主要是這種事見不得光,最好不要讓人知道的好。」

「放心明森兄,我老劉辦事,你放心著就是了。到時,跟咱們屁關係沒有一個的。」劉一標陰森森笑了。

「范記,來了一個毛頭小子,以後咱們的事好辦了。」市委記范遠的家裡也坐著一伙人,此刻一個瘦臉中年人呵呵笑道。此人叫高華,是海東市市委秘長。

「不一定老高,年青人易衝動,往往不按常理出牌。而且,這種人不知天高地厚。

不該鬧騰的場合他敢出口,不敢出手的地方他敢橫插一杠子。本來,官場有官場的規矩的。

這種人不按官場規矩出手就亂套了。有的時候還會搞得大家很被動,因為,他出的招子你是防不甚防。

比如,有的下三爛法子一般的幹部都不會用的,而他們這些人腦中根本就沒有這種概念,他們就敢做。」這時,坐高華對面一個頜下留著幾根長鬍子的老傢伙搖了搖頭。此人叫吳生髮,是海東市老牌副市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