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小女子來討公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小女子來討公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省委辦公廳文秘處有位叫李木的同志不錯,以前在紅蓮區時,一年了我都沒有配專職秘書。

當時我察看他良久了,你以海東市政府辦公室名義向省委辦公廳提交豐請抽調李木同志到海東來。至於住的地方,高秘書長說是他親身安排了。這個,你就不用費事了。」葉凡說道。

「噢1於友和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高秘書長親身操辦了那我就放心了。」

不過,葉凡的鷹眼感覺於友和的神情有些怪異的一閃就恢復了。

心說怪了,到底怎樣回事,難道其中有啥成績不成於友和剛打開門,就聽到一聲冰冷的哼聲道:「好威風的葉市長1

「是蘇總,你來找市長?」於友和嘴裡說著,趕緊轉過身來看著葉凡。不過,於友和感覺這女子來看彷彿有些不善。由於那口吻相當的硬梆的。所以,成心的用屁股堵住了蘇林兒的道路。

「誰啊於主任?」葉凡瞄了門口一眼,發現是個身體高挑的女子。此刻身體大部分被於友和堵住了還能l出半個頭來。

這女子,至少也得有一米七以上了。由於於友和接近一七米。女子加上高跟鞋會高於友和半個頭,也正常了。

「市長,是「地堂鳥集團,的蘇林兒總裁。」於友和說道,「她想見你?」

「讓她出去。」葉凡感覺有些莫明其妙,怎樣會突然冒出一姑娘來想見本人。

於友和一聽,眨了下眼皮子。葉凡知道這姑娘一定想找事」但也沒多想,擺了擺手,作了個讓人出去的手勢。於友和一看,只好身子一側轉讓出了門道。

終於l出了此女的廬山真面目。

瓜子臉大眼皮,高挑的鼻子很適配的坐落在臉盤上。特別是睫毛有些長,看上去更是憑添了許多風彩。淡紫色鑲hu邊的內衣外披著一件略顯藍紫的披風。

內衣xing口處還有一條往上挑突而起的大hu帶邊子。在此女那鼓漲的xing脯襯托下hu帶子更是顯得彷彿要崩緊而去似的。

下身肉色絲襪托著細長的雙腿,相當的長。屬於那種能勾人的美腿。不過此女那神色卻是不美觀,一臉的冰冷得寒人,彷彿誰欠了她幾百萬似的。

不過,她再冰葉老大卻是一臉淡然,盯著她看了幾眼,指著轉角處的一個假皮沙發,說道:「坐吧蘇總,不過,本人看蘇總的神色有些不美觀。女人啊,總是板著個臉容易衰老,不好不好!不好的1

講完後葉老大還古板的搖了搖頭,彷彿彼為感嘆似的。

「我老不老不管你市長大人的事?小女子明天來是討公道的。」

多林兒還是冰冷著哼道。而且,站葉老大桌子對面也不肯坐拿眼盯著葉老大。

「蘇總,喝茶。」於友和早泡好了一杯香騰騰的茶,悄然的放在了茶几上。他看了蘇林兒一眼,說道,「蘇總,有什麼事好好跟市長說說,葉市長剛來,對我們海東的狀況還不是很熟習。所以蘇總有什麼話細細說來,我看,還是坐平來漸漸說吧。」

「你算什麼東西,給我滾!我要好好問問市長大人?不想聽一隻烏鴉老是在一旁呱燥的煩人1蘇林兒朝著於友和就甩臉子了。而且,那話講得說有多動聽就有多動聽的。

「蘇總你這是為了什麼?別這樣。」於友和干接待工作干久了,知道什麼人能得罪什麼人得罪不起。所以,居然能忍下這話來,這廝是一臉苦笑著說道。

「你滾不滾?」蘇林兒仗指氣使,一幅盛氣凌人架勢。葉凡是再也忍不住了,什麼唐昏主席的「海納百川,早給拋到九宵雲外了。指著蘇林兒冷冷哼道「放肆1

「放肆1蘇林兒聽到這兩個字后居然悄然的一愕,彷彿不敢置信葉老大敢如此訓叱本人似的,她瞪大了雙眼指著葉凡哼道「你這是沖誰說的?」

「除了你還有誰?不像話,這裡是什麼地方市長辦公室。你口口聲聲市長大人,你尊重過市長沒有?

這裡,是你訓叱人的地方嗎?於主任是市政辦堂堂的主任,國度幹部,哪能容你如此猖狂。

而且,作為一個女人,怎樣一點教養都沒有。揮指亂彈著像什麼樣子?馬上給我坐下,不然,你馬上滾蛋,哪裡涼爽去哪裡?」葉老大冷冷哼道,自然是要為於友和找回面子了。而且,葉老大心裡暗暗高興,這個時分是攏絡人的大好時機。

果真,於友和臉上那感j的神情一閃而逝。有時鏤,一句話就能降服一個人。

「你敢叫我滾蛋,你敢說我蘇家出來的人沒教養。你再講一句?

你再講一句試試?」蘇林兒指著叫老大叫了起來,這女子,j憤得嘴chn不斷在咂巴著。由於、估量打小以來她從沒受過如此待遇吧。

「不聽話就滾蛋,怎樣著了蘇林兒總裁。是不是要本人叫人來請你滾蛋去1葉老大再次從鼻腔里哼出了這句話。

那話是毫不留情,像這種京城來的貴女葉老大連頂級的像喬圓圓鳳傾賊趙四等人都見過,還怕了你一個蘇林兒?

「你混蛋,你打傷了我弟弟,一個十足的暴力市長。我蘇林兒看不起你,什麼市長,簡直是蠢貨一個,混蛋一個,敢說我蘇林兒沒教養,沒教養的是你這種混球」講到這裡,蘇林兒j動得難以本人,心情一下子有些失控了。這女子,隨手操起於友和面前的茶杯那是凶向膽邊生,惡向心中噴,一把就狠砸向了葉老大。

「快躲1於友和一看嚇得大叫了一聲,不過,老於同志此刻正在門邊,隔太遠也來不及了。老於同志只能眼睜睜看著那茶杯濺著茶水撤砸向了葉市長。

不過,轉眼,老於同志感覺眼前一hu。等他反應過去時,那嘴早張大得合不攏了。由於,他發現那茶杯居然自個兒在空中旋轉了一圈后,詭異的反朝著蘇林兒飛彈了過去。而且,速度飛快。眨眼間就到了蘇林兒面前。

,「氨蘇林兒也覺得這事太詭異了,嚇得想閃,不過,一工夫那閃得過去。

看著實實的被茶杯里那茶水給濺得一頭一臉一身都是。幸而早上燒的茶水由於瓶膽壞了,所以不怎樣熱,不然,蘇林兒會不會被毀容了就難說了。

而且,茶杯也是悄然的就砸中了蘇林兒的xing脯。茶水自然也順著她那白晰的脖頸灌了不少出來的。

,「你你」蘇林兒xing脯坎坷如b浪坎坷,指著葉凡被噎住了,居然講不出話來。

「我怎樣啦?本人要砸本人了還講什麼?而且,本市長還沒追糾你襲擊市長的罪名曾經算是格外開恩了。怎樣樣,要不要本市長找件衣服給你換上我們再好生聊聊。」葉凡居然淡淡的笑了,擺明了就是要看蘇林兒笑話了。

「你個」蘇林兒張口講到這裡,不過,見葉老大那臉突然兇相的一板,蘇林兒居然有生以來感覺到了一股子龐大的壓力。

後邊罵人的話居然沒噴出來,轉身哼道」「你打傷了我弟弟,我京城蘇家的人是不會讓你隨意打了的。姓葉的,我要你跪地向我們蘇家道歉。等著吧!蘇家人的教養會讓你體會到的1

蘇林兒哼完后噠噠著走了。

,「市長,怎樣辦?」於友和神色相當的美觀,而且,很是擔心樣子。

「辦什麼?我打傷他弟弟,真是莫明其妙了,他弟弟是誰?」葉老大冷哼了一聲。

,「蘇牛蛋啊,就是在街口肇事的那個混子頭頭,是她的乾弟弟。

這蘇家在京城很有權利,財大氣粗不說,聽說家裡也有多位官員。」

於友和怕葉老大不知天高地厚,趕緊又是解釋子一遍上去。

,「哼,我還沒找她算帳,怎樣就拜了這麼個不成器的乾弟弟。她倒還有臉到這裡來撤潑。」葉凡一聲冷哼,看了於友和一眼,說道」「不要理她,有什麼雖然出招就走了。我倒她能鬧騰出什麼來?

京城蘇家畢竟在京城,這裡是海東,不是京城。再說,關於蘇氏會所的事我也會關注著的。」

,「她在我們海東還是有一定影響力的,而且,在海東商業圈內,這女子說的話有一部人聽。」於友和隱晦的意思葉老大自然清楚,無非是提示本人這女人會hu眾使壞的。

,「很兇嘛!一個姑娘,怎樣能如此兇相。」葉凡淡淡哼道搖了搖頭。

「其實,她很少l兇相的。只是很冷,也許是家庭的優勢培育了她高人一等的性情。所以,很美觀到她對誰笑的。不過,這姑娘心腸還不錯,到海東的幾年工夫里居然捐建了三座希望小學,一座中學。

總捐贈的錢達到二千萬左右。」於友和倒也客觀的評價著蘇林兒,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剛才那茶杯有些奇異,怎樣會砸了回來?」

「呵呵,不是砸了回來。而是蘇林兒根本就沒砸好,估量是被手指頭勾了一下,所以盤旋了一下反彈了回來。」葉老大淡淡一笑說道,自然不會說這是本人使壞了。剛才那一手絕活,自然是葉老大的飛刀之技了。只不過一粒黃豆就處理成績了。

,「應該是這樣的,就像飛碟一樣會盤旋皿來。好險1於友和說道。

早晨,一個包間里又聚集了一伙人正喝得正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