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葉老大的緋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葉老大的緋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聽說蘇林兒一身**的從葉大市長的辦公室跑了出來。//*.lzh*//哈哈哈,不會是蘇林兒找市長辦事,葉大市長要超機揩油。最後搞得兩人都潑了一身的茶成了一對落湯鶩憊了。真是有起了,有起啊1趙山同志口沫橫飛著,大笑不已。而且,滿臉的猥瑣之笑。

「蘇林兒出馬,居然灰溜溜逃了出來。這個現象可是不尋常,你們看,蘇林兒到咱們海東幾年裡,早混得風聲水起的。今天怎麼會吃了如此啞巴虧,不知在葉市長的辦公室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丁義明哥市長淡淡哼道,倒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嗯,那女人不簡單。連范遠都要賣她幾分賬,以前的陳凱更是巴結著她。不然,蘇氏會所怎麼可能搞得起來。開張才多久,已經給她賺得盆缽滿溢了。」別道峰勇市長說道,看了張明林一眼。

,「不要看我,蘇氏會所租用市**地盤的事是海東市常委會討論通過的,這是有正式的合同文件的。再說,跟蘇林兒掰,我腦袋還沒發明森淡淡的哼道。

,「這女人的確厲害著,按咱們海東的水準,哪裡去找那麼多有檔次的人去蘇氏會所消費。

而人家蘇林兒就能找到。鄰近幾個省都有人賣她面子。人家眼巴巴的從淅寧那邊開了一天的牟趕過來就是為了到海東市的蘇氏會所享受一番。

蘇氏會所有什麼?說白了,跟沿海那幾個時尚城市的高檔會所相比還是差了一個層次的。

只不過有個小高爾夫球場罷了。打起來還不能太使力,一使力就飛球了,這個,也沒什麼勁頭。」財政局長劉一標淡淡哼道。

「人家是沖著蘇林兒背後的蘇家而來的,你聽到過沒有。聽說有幾個廳級幹部常到蘇氏會所消費。

一個月前,已經有一個現在外放南西省任哥省長了。這個消息如果可靠的話,估計,以後的蘇氏會所更會成為官員們談天聊地的場所了。

捧場的多了,那財源自然滾滾而來了。蘇林兒就等著數票子就走了。媽的,老子就沒這好遠1趙山忍不住爆了句粗話。

「趙山,蘇牛蛋的事安奇同忐忑么處理的?」張明森問道。

「安局長在局班子會上有說過要嚴肅處理的,而且昨天晚上蘇家叫了人來想保人出去。不過,被安局長一臉嚴肅的拒絕了。還說蘇牛蛋是n謀攻擊省委領導,n謀攻擊市委市**,鼓動一些暴亂份子鬧事。一定要嚴肅處理什麼的。」趙山居然nn的笑了。

,「n謀攻擊省委領導,自然指盧明珠部長了。不過,n謀攻擊市委市**,就葉凡一個人能代表市委市**嗎?

我看安奇沒燒糊塗吧?不過,這樣也好。安奇要拿蘇牛蛋開刀這下子有得鬧騰了。

蘇家人肯定得出馬了。到時,安奇肯定頂不住的。安奇算什麼,一個正處級的局長罷了。

蘇家隨便從省公安廳弄個人出來安奇那腦袋就得大上好幾回。」

劉一標說道。

,「不一定?」別道峰搖了搖頭看了大家一眼,說道」「這次的事范遠肯定不會插手了,畢竟涉及到盧部長。

而且,當時在場的還有省紀委的賀海緯,省公安廳的於建臣,省監察廳的粟一宵子人。

而且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的確有攻擊行為的。安奇完全有理可以頂起來。

而蘇家如果要從省里找人他們總得顧及盧明珠部長的威力。除非黨內排名比盧部長還要高的同志。

全省就那麼幾個了,而且,為了一個蠢貨去得罪盧部長,那位同志也不會如此犯渾的。」

「也不一定,如果蘇家能從京城下手找到的人能讓某些領導感覺出手一次值得,也有可能出手。

不過,不管怎麼樣,葉凡那屁股可是有些不好坐了。咱們」就等著看場大戲了。」丁義明淡淡哼道,看了張明森一眼又說道」「剛才接到於友和的電話通知。

說是明天早上8點招開市政班子成員會議。張市長,你怎麼安排一下。

這次會議是葉凡到海東後主持的第一次會議。對於他來說至關重要對於咱們來說也是至關重要的。這樣重大的會議總是在理個頭緒出來是不是?」

,「呵呵。」張明森淡淡的笑了笑,一幅n有成竹架子擺足后又泯了。茶,才說道,「初次會議,人家說新官上升三把火。不過,我估計他肯定是不會放火的。

其實,官員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任職,一切都不熟悉。不了解當地情況,不了解方勢力集團的糾結。

那敢隨便就「放火,是不是?這火往哪放,招呼不對頭可是要倒窶的。

所以,初次會議,葉凡一般會認識一下大家。而且,肯定會蓖調。對於工作方面,估計只是大放針的放幾句屁,全是空話套話,絕沒有具體指示的。」

「嗯,如果是空話套話咱們倒不好跟他糾結。比如他說咱們要按照黨的踵線建設城市云云,咱們肯定無法反對了。

如果有具體的工作指示,比如,叫你丁義明同志彙報分管的工作,他指點一二,那咱們就有機會在會上反擊他了。

到時你丁義明不屑於他的指示,咱們再一起鬨,呵呵,他這個市長那臉就沒地兒擱了。

而且,咱們海東市市**班子黨組成員里咱們佔了四分天下。什麼叫四分,三國時三足鼎力時皇帝就沒辦法管理了。

這四分天下,呵呵,加上一些搖擺不定的同志,葉凡,他還怎麼樣全面控制市**,有難度的。」別道峰昏市長淡淡笑道。

「其實,有張哥和別哥加上丁哥三人就夠了。市**三駕馬牟一開足馬力,咱們眼睛不瞎。以前的老市長陳凱同志不是只能失望謝幕。葉凡算什麼?一個nn烏,跟陳凱相比,他差得遠了。我估計啊,

到現在他的同盟是一個都沒有。一個光竿司令有啥好怵的。」劉一標不時時機的拍馬道。

「小姐,那傢伙太過份了。要不咱們馬上給京里的老爺子打個電話說說這事。真以為一個破市長就天下無敵了?」蘇林兒住的別墅里,一個老管家模樣中年人微躬著身子站一旁,相當憤怒的哼道。

此人叫蘇貴才,本來也是蘇家遠房芳支,一直在蘇家充當著管家的角s。而蘇貴才就是蘇家叫到海東來協助蘇林兒管理蘇氏會所的能人。蘇貴才也是蘇氏會所的負責人。

而蘇林兒在海東建立了「地堂烏集團」蘇氏會所只是集團下屬的一個公司罷了。當然,「地堂鳥集團,有六成的收入都是從蘇氏會所賺來的。

「是啊小姐,以前的陳市長多好,咱們叫他幹什麼就幹什麼。後面那個張明森雖說不像陳凱那般聽話,但也不敢如此囂張的。

葉凡算什麼,一個不到30歲的黃毛小子。不過一個代市長罷了,他也不怕到時人代會通不過他這個市長被掛起來。

媽的,什麼玩意兒,居然敢欺負我們老蘇家的人?」一個瘦臉的中年人哼道,此人叫黃石,是地堂烏集團專管服裝一塊的經理,也是蘇氏集團在海心成員之一。其人本不姓蘇,可常常以蘇家人自居。

「蘇姐,我找幾個人整殘那傢伙。丫的,不要命了是不是?居然欺負咱們蘇家人,真是活不耐煩了。」這時,一個牛高馬大的傢伙口氣張揚的罵開了。

此人叫高潛,地堂烏集團保安部部長。聽說練得一手的硬功,一集厚達五厘米的石頭擱肚皮上能用大鐵鎚砸裂開而肚皮絲毫損傷都沒有。

蘇家為了培養他,特地把他給送到特種部隊去試訓過三年。聽說這傢伙還被部隊首長看中了,給提拔了上尉。不過,高潛最終還是逸擇了跟棄蘇家混。

這傢伙跟著蘇林兒到的海東,也兼著蘇林兒的貼身保鏢一職。不過,後來地堂烏集團發展了起來。

高潛的任務更重了,從而組建了地堂烏保安部,專門負責對地堂烏以及下屬子公司的安保一塊的。

此人不簡單,硬是用鐵拳頭打下了海東一片天下。他採取各個擊破的辦法,僅僅用一年時間就降服海東近三成的地下勢力收歸為自己所用。

他的保安部里好多小頭目都是曾經的海東市一些混混霸頭。而保安部建立至今,為了集團利益小架不斷,群架也打過不少。混到今年,那是完全打出了氣勢,打出了名聲。

不光海東這一帶,就是在郁近的幾個縣市「地堂烏保安部,也是名聲顯著。沒有幾個不開眼的敢隨便挑戰地堂烏的權威的。

海東這個地方礦產資源彼多,各方勢力集團為了爭礦搶礦,都有組建自己的保衛部。

這些保衛部實際上就是一個個自建的黑惡勢力。為了公司利益,這些保安部就是殺人的勾當也幹得出來。

「整殘」蘇林兒斜躺在一個布料子的軟沙發上,斜瞄了高潛一眼,嘴裡喃喃著這兩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