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有人出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有人出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淡淡的喝著茶,覺得范剛這傢伙這話講得還真是有理。 倒青衣大師如何應對。

「唉……」良久,青衣大師嘆了口吻,又掃了掃其它的和尚們,問道,「你們覺得如今的生活好不好?我是不是真的私心過重,只顧著本人了。」

「過得很好大師。」和尚們猶疑了許久才講出這話來。

「你們講的不是假話,我是私心過重了。還是范施主講得對,我過於追求本人的『靜』而忘了你們的生活。也許,你們喜歡寒林寺能發展起來。那就按市長講的去做吧。」青衣大師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市長,前面岩壁上的字還請你叫幾個專家來考證一下。從此刻起,我會四處走走,籌些錢款來首先把我們的路給鋪起來。」

這時,葉凡見范剛又朝著本人擠了擠眼,雖說心裡也是疑惑,但嘴裡卻是笑道:「不管能不能開發起來,這路,我給大師一個承諾,市裡下拔60萬給你們鋪路。這個,也許是我海東後下拔的第一筆款子了。當然,我知道這點錢也不夠,我置信大師應該能籌夠款子的。」

「謝謝1青衣大師說道。

「大師,我想辦法給你弄40萬,跟市長的合起來湊夠一百萬。」范剛說道,青衣大師又是感激。

回到車裡,葉凡盯著范剛。

「大哥一定很奇異了?」范剛淡淡笑道。

「當然奇異了,你小子搞什麼搞?弄得神神叨叨的盡擠眼球了。難道這位青衣大師有來頭的?深更半夜的把我弄到這裡來喝涼風了。而且,還砸出去了60萬。你小子要不講清楚看我怎樣收拾你?」葉凡問道。

「呵呵。」范剛乾笑了一聲,說道,「大哥,相對物有所值的。我調查過了,青衣大師俗家名叫劉群峰。

此獸性情也有些怪異,就喜歡安靜。說他有名望吧,那是不能夠的。

窩在這一破廟裡能有啥名望。關鍵的成績不在於他本人,而他是我們海東市委副書記劉真梅的親親父親。明白了沒有大哥?」

「你小子,花花腸子還真是多。不愧是干國安的料子,居然把這些老底都能查出來。」葉凡笑了,不過,轉爾說道,「你帶我到寒林寺來弄些益處給劉群峰,就是為了經過此路聯絡上劉真梅。不過,我看未必。劉群峰雖說是劉真梅的父親,但他是他劉副書記是劉副書記。」

「這方面我也打聽過了,劉真梅是個女人,往年聽說才三十五六。而且聽說還是個老姑娘。」范剛剛講到這裡,葉老大差點叫了起來,問道,「真沒結婚?三十五六了?」

「當然,大哥剛才不是講我是干國安的料子。要查一個人的歲數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劉真梅的確沒結婚,這個中緣由就彼為複雜了。不過,我揣摩了許久后倒是給理出一點眉目來了。

聽說劉真梅在市委常委會是分管黨群工作的。黨內排名在市委外頭應該居於范遠這個書記跟你這個市長之後處於第三位。

不過,不斷以來,劉真梅根本上是個不管事的黨群書記。空占著一個好地位居然事事都不出頭,開常委會也是和稀泥的角色。」范剛有些疑惑,說道。

「你錯了,我問你,劉真梅選拔上去幾年了?你小子既然留意到她了,一定調查過?」葉凡說道。

「上去三年了,不到三年工夫。」范剛說道。

「那就對了,不想當將軍的兵士不是好兵士。我想,劉真梅既然能坐到如今這個地位上。這女人一定不複雜的,不然,她怎樣能夠坐到如今這地位上。而且,歲數還不大。也許市裡范遠太強勢了。劉真梅覺得屁股還沒坐穩妥。所以,先察看一段工夫再說。普通像常委會裡成員常常如此。」葉凡看了范剛一眼,說道。

「大哥分析得對,這女人彷彿沒跟什麼人拉幫結派的。她到如今不結婚,估量跟她的父親劉群峰有關係?

聽說劉群峰十多年前自然不是和尚了。此人喜歡四處去逛,家裡的事根本上不管。

後來有次跟老婆李蓮葉吵了架一去就是二年。不過,最後李蓮葉病得快死時劉群峰還沒回來。

劉群峰沒有手機,自然聯絡不上了。自然,李蓮葉就那樣死了。我想,劉真梅當時看到母親的慘狀后是不是有心裡長了疙瘩,所以,不斷不情願再組建家庭。」范剛淡淡的搖了搖頭,有些感嘆。

「估量有些影響了,那劉真梅跟父親的關係如今怎樣樣了?」葉凡問道。

「不好,聽說劉群峰迴來後知道老婆死了,很懊悔。所以,一氣之下出家當和尚了。而寒林寺劉副書記可是沒來過,劉群峰去找過幾次女兒劉真梅,估量是央求原諒的意思。不過,劉真梅不斷沒鬆口。」范剛說道。

「唉!兩個都不幸,有什麼氣能堵住十幾年了還解不開。」葉凡嘆了口吻,看了范剛一眼,說道,「這事估量相當難辦,要把劉真梅拉過去,一定得先捋清他們父女關係才行。也許,兩人和好后劉真梅自然也會上心了。不過,十幾年的恩怨那能一朝就處理。我們華夏人那氣就特別的難解開,難辦了。」

葉凡皺起了眉頭。

「呵呵,大哥,我儘管調查,至於如此化解,置信大哥是高手,應該能找到處理的辦法。」范剛乾笑了一聲悶頭開車了。

「你小子的,不過,這路也許就是一契機。」葉凡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第二天早上7.55分。

葉凡邁著沉穩的步子,在於友和主任的陪同下悄然的推開了那扇代表著權利的門——海東市市政府會議室。

葉凡掃了一眼,沒發現空位,闡明全到了。

「這是我們海東市新任市長第一次掌管會議,大家歡迎。」於友和一臉淺笑著帶頭鼓起掌來。

登時,嘩嘩啦啦的響起了掌聲。不過,葉凡發現掌聲並不是特別的熱烈。似乎在虛應成心罷了,葉老大當然不會生氣,也合著拍子跟各位黨委委員們握了握手,爾後走到本人的地位上,笑道:「謝謝!大家請坐吧。」

又是一陣挪椅子的聲響傳來。

葉凡拿起茶杯吹了吹氣,泯了一口茶后,放眼巡了大家一眼,心說這海東市政府班子倒不校

葉凡早了解過了,海東市市政府班子由8個副市長,一個市長助理,加上王友和這個市政府秘書長。還有檢察院和法院的擔任人各一個。總計13人組成了市政府的黨委班子。跟市委班子的人馬一樣的多。

8個副市長分別是常務副市長張明森,市委常務、副市長孫道峰。副市長吳生髮、丁義明、錢掛、柳團團、王月、曾俊才。田紅是市長助理,市檢察院院長雷鳴,市法院院長勾建明。加上王友和正好就是十三個人了。

「明天,次要是看法一下大家。我剛到海東,當前跟大家一同工作,我們都是同事了。」葉凡說道,看了王友和一眼。王友和站了起來,逐一給葉凡引見起各位黨委成員來。

不過,葉凡發現,常務副市長張明森跟孫道峰居然相互笑了一笑。而且,孫道峰還朝著張明森偷偷地伸出了大拇指。也不知這兩貨在笑什麼?

其實,孫道峰是在贊張明森同志神算。由於張明森有說過葉凡第一次掌管會議一定不談判正事的。果真,葉老大的收場白讓張明森同志得意的笑了。

看法完後葉凡重新坐了上去,朝著於友和說道:「同志們,明天都八號了,再過二十天左右就要過年了。

這年關將近,各項事情都特別的多。考核、迎接下級反省,單位總結等等。

所以,在坐的作為市政府班子成員之一,應該都很忙。我剛到海東,對於海東的狀況不怎樣熟習。

關於市政府到年關都要幹些什麼,友和同志,你先講講都是怎樣樣安排的?」

當然,這些安排其實於友和早給葉凡親身彙報過了。葉凡也是點了頭的,如今擺出來無非是在班子會議上過一下罷了。

於友和一聽,點了點頭,打開了本子正預備發言。這時,一道聲響卻是搶在他前頭說道:「市長,有件事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估量會出人命了?」

葉凡抬眼掃去,發現講話的是個中年人,臉較瘦。應該是副市長曾俊才同志了。

「什麼事居然大到鬧到出人命的地步,曾市長,你給詳細說說。」葉凡皺了下眉頭,說道。

其實,葉凡心裡早冒火了。曾俊才這傢伙擺明了是來找事的。你即使是有事也得等於友和發言完后再講的。或許會議完後到本人辦公室來彙報工作。

而於友和可是葉老大點名講話的人。曾俊才同志這樣沒規沒矩的自然是在蔑視葉老大的威望了。不過,葉凡倒真想聽聽這傢伙想搗什麼鬼。所以,沒跟他計較這些了。

「是市順華紡織廠的事,這事,本來我早提過了。不過,不益處理。」曾副市長說著,那眉頭皺得老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