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挖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挖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市長,鄉里一個像樣的廠都沒有。 我們鄉既沒茶葉也沒礦產,往常下級拔點款子還不夠發工資。這不,教員的工資都三個月還拖著的了。」劉達同志居然老實的托出這種幹部們都不斷想瞞的事。

啪地一聲,桌子被葉老大拍了一下。盯著劉鄉長哼道:,「再安不能窮教育,再富不能慣孩子。教員們拿點工資不容易,們怎樣能拖教員的工資。」

講到這裡,葉老大有些怒氣指著劉達一夥一訓叱道:,「看看們,們本人拿著全工資,教員的們就要拖。讓教員們都空著肚皮上課是不是?教員是辛勤的園丁,他們沒有其它支出,就靠點工資了。要是誤了教育孩子的大事,負得起這個責任嗎?哼,我看這個鄉長是當到頭了是不是?」

葉老大的真火被惹出來了。

「市長,我們還五個月沒拿到全工資了。劉鄉長是先保障教員們的工資。

前段工夫古水村發生山體滑坡。重傷了二個人,當時還沒死,運到市裡時由於沒有錢。

所以,劉鄉長作主把鄉財政的錢拿子出來給二個治玻結果一治就是二個月,為這事劉鄉長還跟人吵過架。

結果鄉財政那點錢金給砸了出來。所以,這三個月來,教員們只領到了一半的工資。

最近,劉鄉長正在想辦法,四處借錢要錢捐錢。可是我們桃木縣並不富,縣也拿不出多少錢。

由於,那兩個人的治療費用高達七十幾萬。」這時,旁邊一戴眼鏡的幹部趕緊解釋了一下。

「叫什麼名字?」葉凡的口吻緊張了不少,想不到這五大三粗的劉鄉長居然還有這種好意腸,這種人可是不多見了。

,「他叫吳昌活」是我們鄉昏鄉長

,「昌活同志,剛才講的可是理想?」葉凡一臉嚴肅,盯著吳昌活同志。

「我以黨性保證,市長假設不置信」可以派人上去調查。我吳昌活假設有半句假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吳哥鄉長居然當場發起誓來。

「算啦,這事不用了。」葉凡擺了擺手,交待於友和道」「等下了解一下古水村發生山體滑坡的事,整理份材料出來。」

一個時后,外邊突然開出去了好幾輛老舊的桑塔納。

桃木縣縣委書記姜初林,縣長左一權兩位巨頭帶著縣裡指導全趕到了桃木鄉政府。

葉凡淡淡的跟他們握了握手」問道:,「姜書記,桃木縣有多少桃木樹知道嗎?」

,「這個」姜初林一愣神,臉上登時尷尬了起來。望了周遭一眼」道,「詳細數目我們並沒有統計,不過,相當的多。根本上山上種的都是。而寶劍鄉的桃木特別的多,估量是這裡適宜桃木生長吧。」

「既然看到這麼多的桃木,為什麼不發展一些跟桃木有關和產業。

比如,搞桃木劍,搞桃木工藝。雖是現代社會了」我們不搞迷信那一套,但發展跟桃木有關的產業不是不行的。

桃木的木質細膩,木體幽香。桃木在我國官方文明和信仰上有極端重要的地位,桃木亦名「降龍木,「鬼怖術,。

是用途最為普遍的伐邪制鬼材料。傳夸父追日,臨死前將神木拋出化成了一片桃林。我國最早的春聯都是用桃木板做的,又稱桃符,幾千年來,桃木就有鎮災避邪之,被稱為神木。

時下在東南亞國度,官方以桃木劍置於戶中用手避邪。

山東肥城,以盛產「佛桃,出名於世。佛桃樹生長在高山之上,常年吸收日月精髓,皆因桃樹生長地理環境特殊,果實且個大形美」甘醇幽香。肥城佛桃園被公以為世界第一桃園。

人家如今靠著這個打出了名聲,打出了名望,那錢,也賺得盆缽滿溢了」葉凡耐煩給大家講著桃木產業的事。

「市長,我們也了解過這些。幾年前,我剛到桃木縣時看到滿山的桃木我也想過。只是,這些東西,沒有名望很難打開支路。曾經也有個老闆到我們縣來投資,搞桃木劍加工雕刻等,不過,后因由於銷路不好,廠子也復工了。」縣長左一權一臉為難,道。

,「人挪活樹挪死,們就不會想些其它招子嗎?只需能盤活桃木產業,只需不犯法,我們都可以干。」葉凡淡淡的掃了左縣長一眼,哼道。

,「這個」左一權和姜初林都是一臉尷尬站那兒發不出聲響來了。估量兩位縣太爺是真沒輒了。

,「好了,們馬上全縣拉調查統計一下,把縣裡的桃木數量確定上去。要給我一個詳細的分佈表以及桃木質量,種類等材料。」講到這裡,葉凡轉頭對左一權道」「左縣長,我如今就交待給一個義務。不管怎樣樣,先把全縣的桃木樹保存上去。不允許人隨意砍伐。

至於寶劍鄉的事,就由劉鄉長親身去處理了。能辦到嗎?」

,「能1想不到左縣長還沒啟齒,劉達鄉長沒忍住搶先啟齒子。後來被左縣長狠狠的瞪了一眼后,這廝縮了縮脖子,臉紅紅的退到一旁去了。

這個,指導問話時作為下級,最怕的就是本人的下級搶話插話。

這個,一個光乎面子成績,一個就是話不能亂講的,以免欲罷不能。有些事,也許指導還不想這樣做。給一插嘴,指導不得不這樣做了。

,「估量村幹部們都到了吧,劉達同志,先去處理一下。」葉老大擺了擺手。

劉達同志響亮的答覆著跑著下去了,不過,聽這傢伙很有地方工作的閱歷。只聽劉達同志在政府大院空地上大吼了幾聲。把那些村幹部們訓得都快抬不起頭了。

最後,這事就這麼敲定了上去。葉凡坐會議室里聽著外邊劉達同志的呼嘯聲都感覺好笑。

而姜初林左一權兩人是緊皺著眉頭。有時還偷偷地掃了葉市長一眼。就怕葉市長批判本人倆人怎樣會弄出這麼個屠夫鄉長來。

早晨,葉老大就住在了鄉政府那個簡易的執行所,是想休息了,所以,老早就歇下了。

剛進招待所房間,發現陳軍和李強兩個傢伙正一臉正派的坐在床對面的一張木沙發上。

,「查幾天了,查清楚女殭屍出土的地方沒有?」葉凡問道。問的自然是水州古留居那位叫雷坦的玩古瘋子保存著的那具女殭屍的出墓地了。

,「查清楚了,並不是雷坦所講的地方。我找了些行內人問過了,當時那具女殭屍就是從寶劍鄉的桃木村旁的桃木谷挖出來的。離鄉里估量還有五六里路程。而桃木谷的桃木特別的陳舊,一顆顆都很高大。沒準兒女殭屍能保存得如此殘缺跟桃木不有關係的

,「前幾天我們踩過盤子了,桃木谷本來有三家人住著。後來全搬走了,要是重新挖出來倒也不有目共睹。」李強看了葉凡一眼」道。

,「們挖了多少了?」葉凡問道。

,「那墓居然在一顆高達十七八米,要兩個人才能合抱的大桃木樹下。墓室是用大個頭的花崗岩岩石砌的。不過,接近墓室的地方用大桃木重堆疊起來圍住了。我們怕破壞了那地兒,所以,暫時還沒有拆開桃木

「先看看再

三人直奔桃木谷而去。

半個時後到了桃木村不遠的地方停下了車子,三人帶上工具走路過去的。

這谷還真有些奇特,三面環山,一面臨著的地方是懸崖峭壁。周圍全種著個頭很粗的桃木。扒開虛掩的浮土落葉,三人進到了洞中。

m著那石頭,葉凡問道:,「這墓估量是什麼年代的?」

「應該是清初的

「考證過沒有?」葉凡轉頭問道。

「軍哥兇猛,那天早晨他把一老學者給綁架到了這裡。嚇得那老學者差點尿了k子。不過,為了保命,老學者倒也細細的研討過得出的結論是清初時代

三人從破損的桃木堆成的圍欄中鑽了出來,結果,只看見了一些爛桃木。並沒發現什麼能令葉老大興奮的東西。

,「媽的,累得半死,什麼都沒給我們留下?」陳軍忍不住發牢so道。

「有好東西人家早拿走了,還會給留下,作夢吧。」葉凡哼了一聲。伸手在周遭亂敲打了起來,又貼地伏耳,施出鷹眼和蝠耳通術細細的察看著,試探著。

陳軍和李強又搗鼓出一些紅外線探測器,超聲波發射器掃描著。

「怪了,彷彿左邊有些異狀。那邊泥巴並不怎樣實。」陳軍看著探測器道。

,「嗯,左邊彷彿有空泛的地方。不會這是一個合葬墓吧?」葉凡也有些疑惑,伸手在左邊山岩上敲打了起來。

「不管他,打出來再。」陳軍道,葉凡感覺也無他法,三人末尾敲打了起來。

三個高手動起手來,再加上工具先進,推進速度還是相當快的。

不久就挖出來了十幾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