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市長在騙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市長在騙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講完後葉凡就數了起來1一一一一一一2一一一一一3一一一一一不過數到七,基本上人都散了。

不久,於友和這邊也安排好了,葉凡進了紡織廠的會議室。

「我們歡迎葉市長講話。」於友和帶頭鼓起掌來,曾俊才自然鼓得帶勁,再加上紡織廠的幹部職工代表們,一時,掌聲如雷。

,「大家都坐吧。」葉凡擺了擺手。

待得大家都坐下后,葉凡一臉嚴肅的巡了大家一眼。說道:「都快過年了,你們整天吵吵嚷嚷的,事又解決不了。而且鬧騰得市裡領導都無法安身了。大家都忙,市裡領導都有好多事要做,今天在這裡,你們有什麼話敝開來說。」

現場沉默了一陣子。

一個皺巴巴的老頭站起來說道:,「葉市長,我叫馬東風,是紅書村的老支書了。

當然,當時不叫村,而叫大隊,我櫱是大隊隊長了。我還記得,當時順華的第一任廠長叫候流峰。

為了土地,他到我家來過好幾回。後來我們也提了一些條件,那就是,這土地可以借給他們用。

而候廠長說是順華剛建廠子,又全是國家拔款的,縣裡也沒錢。所以,那地皮的錢暫時沒辦法給。

當時村裡人也考慮到這個特殊情況,又是為國家出力,最後候廠長說是可以招我們村的年青人進廠幹活。所以,雙方就這麼說定了。我們暫時就不問他們要錢了。」

,「葉市長,我叫劉雲東,現在負責順華紡織廠。」劉廠長先是朝著葉凡打了聲招呼,爾後說道」「馬支書,當時的事我也聽老廠長講過。

當時可以有這樣講的,地皮我們不給錢了,用招工的名額來頂了。

實際上我們等於付了錢的。

因為當時有多少人想進廠子,我們順華紡織廠可是國營廠,是縣經貿委下屬的正規國有企業。

而你們紅書大隊的人招進來后,一年後全轉正了。一個個都吃上了國家飯,而現在時代變了,廠子不行了。

要賣也是我們順華廠的事,已經跟你們紅書大隊沒關係了。而且,當時你們紅書大隊全大隊人湊一塊也不過一千號人。

分成了二百戶。而當時招工時基本上每家每戶都有小夥子或姑娘進到廠子里當工人。就是沒有子弟的家庭也從親戚中挑了人進廠子幹活。而且,全是正式職工。」

,「誰說的,當時你們要在我們大隊建廠,自然就得解決大隊的年青人的就業問題了。

一來本地人招進來也方便,而且,連宿舍樓都給省了,你們算算也划算。如果招外地人進來,你們還得建更多的宿舍樓給他們住是不是?

還有」食堂一塊你們也省了不少的兒。我們當時只是說把這塊地皮借給你們用。

後來,你們一直沒交錢,我們見自己村的年青人都在廠里,也不好意思來催了。這事,一拖就是幾十年了。」馬東風身旁一今年青人站了起來,大聲說道。此人長得跟馬東風有幾分相似,估計是父子或爺孫。

,「馬虹春,你講點道理好不好?要不是你們再地皮換工作名額,我們會用紅書村的人,笑話了。

那個時候想進國營廠的,說句實話,能把我家門檻踩破了。你們大隊的青年人,要文化沒文化,要水平沒水平。

如果正式招工的話,我們當時至少得初中畢業的。你們紅書大隊進來的職工基本上都是小學都沒畢業的。為了地皮不用付款,廠里也認了。

而且」當時要不是你們開出這麼個條件來,我們順華紡織廠去啥地方找不到地盤建廠。那個時候,地皮到處都是,又不光是你們紅書大隊一家?

而且,順華紡織廠在你們那地兒建廠這麼多年來,不要講別的1

至少為了車子進去廠里的方便,廠里重建了大路。

就是我們順華後來賺了錢建的幼兒園以及小學,你們村人不照樣進來讀書。

就是「紅書中學,我們順華也出了一半的錢。這些」老廠長全記在本子里的。

而且,我們廠建你們哪裡,搞活了經濟,發達了地方。你們村人收入增加了,1卜伙子娶媳f都方便得多。

要不是我們廠建你們那裡,也不知你們紅書大隊現在能不能變成紅書鎮了。」劉廠長氣得指著馬虹春,j動得嘴chn都在顫慄著。

「你怎麼不說你們紡織廠給我們紅書大隊帶來了多少污染,而且,就拿搞活經濟一塊來說吧。

你們能搞活什麼經濟,還發展建設我們紅書鎮,放屁!就你們自己廠子都搞得不三不死馬上就要倒了。

還想搞活我們紅書鎮的經濟,真是笑話,天大的笑話。」這位馬虹春同志那嘴皮子相當的犀利,一語集出,劉廠長氣得嘴chn居然發白了。指著馬虹春被噎著了。

這廝身體顫慄著。晃了幾晃。葉凡一看知道,再不出頭估計劉廠長會暈倒在場了。

那是趕緊說道:,「扶劉廠長坐下休息一下。」轉爾,葉凡輕敲了下桌子。說道:,「其實,你們雙方都可以讓一步的。紅書大隊當初如果說不是貪能進廠當工人,你們肯讓出地皮,那是絕不可能的是不是?不要跟我說好聽話,這天下不可能有白送的午餐的。」

,「那當然,不然,我們早趕他們走了。」馬虹春倒是點了點頭。

,「而順華要不是貪你們地皮不要錢,肯定不會在紅書會建廠的是不是?而且,招些素質較低的工人,對廠子來說也不利。」葉凡轉爾又問劉廠長。

,「嗯,當時順華剛建廠,資金缺口很大,沒辦法。不然,請我們也不會到紅書大隊去建廠。搞得現在不三不四的,唉」劉廠長臉s有些慘白,嘆了口氣。

,「那馬老支書,我想問你一句實話。順華紡織廠這麼多年在紅書大隊是不是也的確是帶動了當地經濟的發展。

還有城市建設方面。順華是大廠,估計鼎盛時期職工能達到三四千人,連帶著家屬的話估計有一萬多人。

你們當時的紅書大隊不過一千多人,而順發給你們帶來的發展那是不可估量的。你承不承認這一點?」葉凡轉頭問馬東風道。

,「可他們也給我們帶來了污染,葉市長,你不知道,這垃圾到處都是,土地被破壞后連莊稼都沒辦法種了,咱們大隊的人不進廠吃什麼」馬虹春剛講到這裡,葉老大那臉一板,哼道」「你慢著講,我在問馬支書。咱們現在不是在討論污染問題,而是建設問題?」

馬虹春一看,剛想爭辯,不過,他老子馬東風那臉一板哼道:,「1j、

犢子,你給老子閉嘴,市長在跟我聊天,你插什麼屁嘴。」

馬虹春被父親一祖叱,紅著個臉,咂了幾下嘴最終沒再吭聲。這傢伙,氣鼓鼓的坐下了。

「說句實話,順華的確給我們帶來了不少好處。剛才候廠長講的也有些我也認同。

的確,紅書鎮能發展到今天,跟順華在這裡有著莫大的關係。但是,即便是這樣,順華該還給我們的地皮還得還我們是不是?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欠我們地皮難道就不還了。市長,不管怎麼做,都得講個理兒是不是?

這天下,還有說理的地方是不是?市長,咱們老百姓本來就弱,以前講民不與官斗。

順華畢竟是國家的,咱們老百姓跟國家斗,都是提心弔膽的。沒辦法,咱們的東西總不能被人白白拿走。

即便是國家,也得講點道理是不是?市長,你可不能讓咱們老百姓太吃虧了。老百姓苦啊,這日子過得,唉」馬東風這老傢伙別看他老,這老傢伙當了幾十年支書下來,那心思不是一般人能揣摩到的。居然會打悲情牌,那話講得一溜一溜的很煽情的。

這老傢伙,還tng難對付的。葉老大在心裡暗罵了一句,說道:,「別的不說,你也承認了這一點。如果現在順華紡織很是興旺,還在繼續辦下去,你們還會來要求歸還地皮嗎?而且,你們紅書鎮的老百姓估計好多都還在廠子里幹活吧?」

葉凡問這話自然大有深意的。

,「不會,當初跟老廠長有說過。廠子一天不散,大隊部一天不來要地皮。其實,當時也是怕村裡人被他們招進廠子后不久又趕了出來。

這樣的事也不是沒有,真等他們廠子建好後人家要趕人你有啥辦法。

咱們這些老百姓,怎麼斗得過官家辦的廠子?」馬支書隨口而出。

「馬虹春,還有紅書鎮的書記鎮長們,你們都聽到了老支書講的話嗎?」葉凡問紅書鎮的代表們。

,「聽到了,不過,我爸說的是廠子一天不散,咱們就不來要回地皮。不過嘛,現在廠子顯然倒了,我們拿回地皮也是天經地義的是不是?」馬虹春略顯得意鋒斜瞄了葉老大一眼。

,「大家都聽見了。」葉凡巡了會議室里坐著的五六十個人一眼,

問道。

「都聽見了。

」大家都點了點頭。

「那就好。」葉凡點了點頭,沖老支書那邊一伙人一臉正經,說道」「我現在就告訴你們,順華紡織廠不但沒有散,沒有倒,而且,它將發展得更大,更好。也會給你們紅書鎮帶來更多的收入,創造更多個就業機會。」

,「不可能的,市長,難道你也騙人,怎麼可能!廠子就要賣了,地皮那天都拍賣過一次了。要不是我們攔著,估計錢早就分了。」老支書馬東風以及兒子馬虹春都站了起來,一臉憤怒的盯著葉凡。他們認為葉凡在騙他們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