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你弄一千萬我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你弄一千萬我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也知道,這事急不來。 人家一定要七算八算,最後會贏利時才集協作建廠的。

而且,既然人家提出條件了,沒有條件也得上了。其實,關於旺夫溪規劃一塊市委市政府的確早有人提出來過。後來都是由於投入太大,困難太多而擱淺了。

「行!我置信飛城集團的誠意,最遲在往年3月份,也就是年當時幾天內,我會把規劃傳給你們的。」葉凡慎重的點了頭,其實,也是很無法,不點這個頭就是這順華的事就搞不上去了。

那真會吵得年都沒法子過了。葉老大也是被逼上梁山了。不過,置信有水利廳的何宜長相助,這事,先搞些款了來應該不難。其實,何廳長就是南福省的何副省長了。權利大了,他的才能也就更大了。

當然,不情願得到飛城集團這個老客戶也是葉老大如此慎重的緣由之一了。

「沒鬧開,惋惜了。」市財政局長劉一標同志相當遺憾,搖了搖頭還mo了mo那半禿子頭。

「幾個混混,終究是不堪大用啊1張明森嘆了口吻,看了大家一眼,神色相當的丟失。

「那小子有膽子,居然敢在上千群眾圍攻下擠進人堆里。我們以前就領教過他的手腕。

這次特別安排了上百人合攻,想不到還是沒起到作用。市局的安奇,此人也著實厭惡。

置信只需他不出動,工夫一久,葉凡一個人怎樣能夠堅持祝看來,得找時機敲打一下安奇才行了。」孫道峰淡淡哼道。

「作為局長,他不出動也不行。要是真發生什麼大事,他這個局長帽子也得飛了。這個,應該是他職責範圍內的事。」丁義明說道。

「可以拖的嘛!只需你出動了就沒話可說的。我看安奇如今變得就是不一樣了。彷彿有投靠葉凡的架勢。人家一招呼,就屁顛屁顛的親身跑去了,什麼東西1劉一標哼聲道。

「算啦,tui長在他身上,他想幹什麼跟我們何干?再說,安奇同志跟我們的關係又不咋地,只是沒有走到對立面罷了。不過,這傢伙著實有些厭惡了,找個時機,敲打一下也是應該的。假設真實不能用,乾脆卸了他。一個被拔了牙的局長,跟沒毛的雞也差不多。」張明森哼了一聲擺了擺手閉目末尾養神了起來。

「一人打幾十個,有膽1市委秘書長高華同志一臉的佩服樣子,說道。

「看到我們的市長的膽量沒有?像這種狀況,普通的指導都會退避三舍,等大批幹警到了才會lu面的。

你看看,人家年青,有衝勁有膽氣。赤胳膊赤tui的就衝上去了。而且,還跳車上跳上跳下的招呼人。

我看,人家叫他暴力市長不對頭,他並不暴力。我看應該叫拳腳市長還差不多。」范遠聊起來,居然哈哈笑了。

「嗯嗯1高華同志連連點頭不已,看了范遠一眼,又說道,「聽說香港有個飛城集團要找順華紡織廠合資。

是葉凡請來的,此人動作倒是很快。這招術用得好,一下子就鎮住了順華以及紅書鎮的人。

聽說曾經達到協議,單方都擁有股份。而市政府居然也撈到了一成股份。

兇猛呀,市長去幫企業處理成績,居然還撈股份。這市政府什麼時分也參股了。要是每個企業找市政府排憂解難都這樣,那我們市政府可以變成企業辦了。

范,這個,是不是違犯組織準繩的事。可是有強搶敲詐的嫌疑。」

「是呀,市政府幫企業處理困難這是理所該當的。不然,國度還設市政府機構來幹什麼?范,能不能在這方面作些文章,一旦理想成立,估量夠姓葉的喝一壺的。」吳生髮同志眼神有些泛散。這傢伙,唯恐天下不亂。

「強搶,搶什麼?」范遠斜了高華一眼,哼道,「人家又不是拿乾股放本人腰包,而是以市政府名義拿的。

再說,國有土地,市政府佔有一塊也正常。這些陳年舊帳占點便宜肥了政府機構又有什麼?

而且,你這個副市長沒準兒還能撈點益處。不然,我們完全可以發出嘛!其實,我看葉凡的目的並不在於那一成的股份。」

「不在此在哪?」高華有些不明白了,拿眼看著范遠。

「管理1范岳,手上的筆在辦公桌上悄然的敲了一下。

「您是說葉凡想由此控制住順華紡織廠?這個,我就不明白了,這個控制來幹什麼?他作為市長,本人的費事事就夠多了。還有閑情去操那份閑心?而且,控制住一個企業有什麼用,這海東的企業都是市長管的,難道他還嫌權利不夠大,怪了1高華真實是不明白了。

「呵呵,我覺得是不是香港那個飛城集團有什麼益處。葉凡想經過此來達到一定的目的。」范遠淡淡的搖了搖頭。

「兇猛1高華嘆息了一聲,看了范遠一眼,說道,「在順華他不敢撈益處,怕被人盯上。

而轉個方向從飛城集團撈益處,人家公司在香港,又不那麼好查了。

更何況,假設飛城集團送他益處就放在香港,當前有什麼事也好甩手。

打的好算盤啊!范,那我們當前這順華紡織是不是得盯緊著點。要是能發現什麼,我們就好辦事了?」

「盯是要盯的,但,這段工夫就不必要盯緊了。」范岳。一幅高深莫測架勢。

高華一看就明白了,估量順華紡織本來就有范的盯子了。人家是未雨繆綢,早作好打算了。

第二天早上,葉凡召集市裡有關水利樹立、城市樹立,防洪方面的擔任人以及專家開了個會。交待他們把重點調查規劃放在旺夫溪能否能在現有根底上停止拓寬,疏理水道。

「市長,關於拓寬旺夫溪的報告我們早打過了。而市委黨委會議也思索討論過了。最終於還是由於耗資過大,難度過大而擱淺了。」這時,市樹立局局長任成方同志說道。

「什麼時分規劃的,當時規劃所需求資金需求多少?」葉凡看了任局長一眼,問道。

「我這裡有一份材料,您看看我再彙報。」任成方很擔任,上前遞了一份材料上去,葉凡隨手翻了翻擱在了一邊。

看著任成方問道,「你如今詳細說說吧,越詳細越好。這材料上的數字太多了,我看都看花眼了,不如你講的來得活氣一些。」

「1997年時發大水,我們海東市整個城市都被水淹了。當時死了幾十個人。

看著被水毀的城市,那些哭天喊地的死者家眷。還有不幸兮兮沒學校可上的孩子們。

老局長鄭飛同志痛心得睡不著覺,他本來心臟就不大好。就此一病不起。

後來,在分手之前他引薦了我代理樹立局局長一職。老局長走前有慎重交待我,一定要拓寬旺夫溪,清算旺夫溪,讓旺夫溪達到能讓97年那種洪水安全度過的水準。

所以,這些年來,我不斷在想著辦法,應用一切能用的手腕弄些錢投入了旺夫溪的拓寬整治中去。

不過,到如今都六年了,我雖說弄了幾百萬,彷彿一聽這個數字也不校

但是,面對龐大,在郊區長達十幾里的旺夫溪,我這點錢也是杯水車薪啊1講到這裡,任局長居然有些嗚咽了。看來,他對此事很上心了。

「幾百萬拿來有什麼用,扔進旺夫溪里,估量一個氣泡都不會冒的。」這時,水利局局長張華福同志哼聲道。

「幾百萬扔出來是沒用,但是,有扔總比沒扔的好。張局長,你是市水利局的掌舵人,這些年來,你又扔了多少出來。」任成方冷冷反哼道。

「我們市水利局乾的都是大工程,比如,狗頭山電站,貓兒坑水庫。這些,都是上億的大工程。」張華福略顯得意的斜瞥了任成方一眼。

敢情這兩貨有矛盾,葉凡心裡尋思著。

「上億的大工程,那也不是你張華福的功勞。那是人家電業集團以及省水利廳安排上去的。假設說是你張華福同志本人爭取來的,我任成方佩服你。」任成方一點不相讓,攻擊了過去。

「我張華福假設沒去跑,這些工程會落戶我們海東嗎?笑話!這天下掉餡餅的事你任成方同志也信了。」張華福冷笑開了。

「往本人臉上貼金,誰不會?」任成方也是冷笑道。

「你這是什麼話,姓任的,你……」張華福居然輕敲了下桌了,不過,馬上一道聲響傳來,「這裡是會場,不是格鬥常」

聽葉凡這麼一哼,兩位同志才住了嘴。

「既然你們這個說有能耐,那個說有能量。這樣吧,我們就以旺夫溪的拓寬為目的。你們兩位局長各為旺夫溪弄些項目或錢款上去。款子不用太多,各人一千萬就行了。」葉凡因勢利導,逼了過去。

「太多了市長,怎樣弄得來。張局長几個億的工程都會弄,他是大能人,我任成方最多幾百萬。再上去,力有所不及,不敢在這裡應承上去。不然,市長會講我好大喜功。」任局長趕緊說道。

「那你承認不如張局長了是不是?」葉凡冷冷哼道。

「假設張局長能弄一千萬,我任成方也弄一千萬。」任成方被逼上梁山了,硬著頭皮說道[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