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除非天神下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除非天神下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3更到,連爆8更,兄弟們,訂閱頂上!磅哥說了,有人要出『盟主』,狗子被刺激了!

「你任成方弄一千萬,我張華福弄兩千萬。 」張華福火大了,信口開河。

「好好,你張華福能為旺夫溪弄到二千萬上去,我任成方叫你一聲福哥。」任成方也火了,兩人居然昴了起來了。

「就這麼定了,各位,張局長和任局長的發言大家都聽見了是不是?」葉凡趕緊一鎚子敲定了上去。這個時分,能敲定就敲定,反正錢他們去搞。為了面子,能坐收漁利當然好了。

「我們都聽見了,任局長為旺夫溪弄一千萬,張局長弄二千萬,任局長叫張局長福哥。」這時,於友和主任成心的反覆了一句上去。其他同志自然趕緊點頭了。開玩笑,葉市長逼了過去,誰不點頭是傻瓜?

「這次旺夫溪的整理拓寬我決議成立一個旺夫溪整治指導小組,我任總指揮,明森同志任常務副總指揮,道峰同志、分管水利的吳生髮同志,分管城市樹立的丁義明三位同志任副總指揮。組員由水利局以及樹立局,局,市拆遷辦……單位的同志組成。而且,我是管片面工作的,明森同志擔任次要的詳細工作。」葉凡說道。

「葉市長,常務副組長還是由其他同志擔任吧。最近我事太忙,真是忙不過去了。你看看,這礦山,這企業,還有方方面面的事都弄得我焦頭爛額了。」張明森居然推託了起來,明擺著是不想接這燙手山芋了。

「我也一樣,這副組長最好是讓給任局長和張局長擔任較好。他們是搞水利和樹立的專家,對這方面的工程熟習。我們不怎樣懂的人去指揮那就成瞎指揮了。要是干壞了事反而壞了市長的方案。」這時,孫道峰配合著張明森合擊起了葉老大。

「嗯,嗯,張局長和任局長是水利和城市樹立行業的老人了,以前都是專家出身的。

由他們擔任副總指揮更有利於旺夫溪的整治。我雖說是分管城建的,其實,也是抓大放校

干詳細工作方面不行。這重擔子只能壓在任局長身上了。」丁義明也跟著起鬨了。

一看這架勢,其它同志全啞嘴不說了。不過,好多同志也等著看好戲,看葉老大到底怎樣樣處理這順手的事。

「吳市長,那這常務副總指揮就由你擔任怎樣樣?我們要體諒張市長以及孫市長等人的難處嘛?」葉凡淡淡轉頭,看了吳生髮同志一眼。

「不行不行!明森同志可是常務副市長。人家是指導,他都沒才能擔任的活計我一個老頭那裡能行?還請市長另選高明為好,我是不想誤事了。」吳生髮也是趕緊推託。由於旺夫溪整治早就在市裡討論過,這成績太順手了。誰都不想摻和出去的。

「有沒人毛遂自薦擔任副總指揮的?」葉凡巡了眾人一眼,淡淡哼道。

良久都沒有吭聲。

冷場了一下了后,曾俊才有些遲疑,說道:「市長,我是分管工業口子的。假設是有關工業方面的事我倒是可以去試試。這河道樹立我是一竅不通。當組員搖旗呼籲一陣子還行,叫我擔任指揮者可就有些誤事了。」

「俊才同志,什麼事都是學會的。更何況,你是指揮者沒錯。但是,你手下還有專家學者為你當參謀嘛!有些事,沒去怎樣就知道不會了,只要幹了,經過實際后才知道會不會。也許,你會幹得更出凡淡淡說道。

「假設市長置信我,那我就試試怎樣樣?」曾俊才也是被逼無法,說道。由於,這個當口上,總得沖在前頭,以取得葉老大的信任。不然,那天早晨講出去的話就值得疑心了。

「那好,這常務副組長既然張市長以及孫市長,丁市長還有吳市長都說事忙沒空擔當了。

那明天市政府黨委班子成員中除了和法院的擔任人不在,剩下的11位同志都在。

我們就以市政府班子個人決議方式決議任命曾俊才同志為旺夫溪整治指導小組常務副組長。

於友和以及張華福,任成方三位同志為副組長。另外,由疆土、,拆遷辦……這些局辦的擔任人參加成為組員。至於總指揮,我得請示一下范再說了。經過的請舉手。」葉凡講完后首先舉起手來。

張明森想都沒想,也舉了手,接著孫道峰,丁義明,吳生髮等同志全都舉手了。

「全體經過,於主任,記載上去,等下叫各位同志都簽個名。這就是我們市政府黨委班子個人決議的。」葉凡哼聲道。

閉會後葉凡把曾俊才和於友和以及任成方還有張華福四位同志叫到了辦公室,再次詳細的交待了旺夫溪的事。

「直爽,明天總算讓那小子領教了張哥的能量。」張明森的辦公室里,丁義明哈哈大笑開了。

「看到沒,我們市政府三駕馬車一出馬,他這個市長當不下去了。要是曾俊才那狗才不吭聲的話,那就更繁華了。」孫道峰也是笑眯眯講道。

「哼,這狗才,順華紡織廠的事沒讓他啞火,想不到又跳出來了。當前找個時機,就這旺夫溪,我們要讓他知道什麼叫燙手山芋。到時叫他貼上都脫不了手。這叫什麼來著,粘死他。」張明森冷冷哼聲道。

「對對對,到時旺夫溪搞不成功,聽說香港來的老闆要求旺夫溪先拓寬他們才投資的。

這可是連帶著的,到時旺夫溪拓寬不成功,順華也完了。再加上群眾一,廠里職工也跟著折騰。

那葉凡這個市長講的話就是放屁了。市長信譽沒有了,曾俊才完不成工作,那個時分,就是我們下手的時機了。」孫道峰斜瞄了大家一眼,說道。

「張哥,你說說,這旺夫溪整治能成功嗎?」丁義明有些拿不定樣子,問道。

「成功,除非天神下凡還差不多。」張明森冷冷哼道。

「義明,你難道沒看見。旺夫溪有多複雜,拓寬是不是得拆遷,人家建好的樓房要拆了人家會情願嗎?

即使是情願,那補償款子哪裡來?這些湊一塊,就是一個地理數字。

為什麼歷屆市委市政府都想處理這個成績到最後不得不擱淺了。這其中的難度,你這個分管城市樹立的副市長沒看清楚嗎?」孫道峰哼聲道。

第二天早上,葉凡拿著市政府班子個人決議整治旺夫溪的有關材料進了市委范遠的辦公室。

「范,旺夫溪的成績曾經到了非處理不可的地步了。香港飛城集團的人到了順華紡織廠,這事,本來合資的事曾經有眉目了。不過,他們提出了條件,那就是要整治好旺夫溪。次要是97年那場大洪水人家知道了,如今有些擔心。」葉凡坐下后,看了看范遠,說道。

「是啊,97年那場大洪水時我也在海東市工作。當時死了幾十個人,財產損失不可估量。

我們海東市遭到了重創,到如今曾經六年過去了,也才悄然恢復了一些。

要不是那場大洪水鬧騰,我們如今的海東,發展得更好,更快。關於旺夫溪,市委也多次討論論證。不過,都由於耗資過於龐大困難太多其中要素複雜而擱淺了。」范遠也是皺了皺眉頭,說道。

「那闡明旺夫溪不整治是不行了,昨天市政府班子個人決議重啟旺夫溪整治工程。我連夜叫水利局和樹立局以及有關部門組成一個小組,合力搞了份材料出來。范,你看看?」葉凡說著,把材料從皮包里拿了出來,悄然的推了過去。

范遠居然連看都沒看,直接說道:「既然是市政府班子個人決議的事,我就不看了。需求什麼支持,你直接說就是了。」

「我想請范擔任旺夫溪整治工作指導小組的組長,還有,這份文件希望能拿到市委常委會上經過。有了市委的支持,我們更能瓮中之鱉。」葉凡自然也是小拍了范遠同志幾句馬屁了。

范遠一聽,果真相當的舒坦,擺了擺手,說道:「整治指導小組組長這個地位就不必了,還是由你擔任吧。

至於說市委一頭,我置信對於整治旺夫溪的事,各位市委常委們應該都會贊同的。

而且,你們市政府班子成員中,加上你本身就有三位常委了嘛!難道這於國於民有利的事還有人反對不成?那樣的話就太不像話了,我置信常委們的目光的。」

講到這裡,范遠又說道:「不過,假設是你需求各位常委們詳細的錢款支持估量是有些難度了。」

「呵呵,既然各位常委們都是這海東市的主人之一。都是海東市的中心指導層之一。旺夫溪可是在海東本市,並不是在蒼海或水州?作為這裡的主人之一,是不是得出把子力氣。只要這樣,才能表現海東市委對海東人民的關心嘛1葉凡淡淡笑道。

「呵呵,你個葉市長啊,很會講話的。這樣吧,乾脆找個工夫,在常委會上你跟大家說叨一下。看他們怎樣說?」范遠笑道。

「謝謝范支持市政府工作了。」葉凡表示感激[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