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你下決心沒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你下決心沒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你下決計沒有

4更到!這一章有三個『六』,大家都順!

「市委市政府雖說分工不同,但也是一家人嘛,感激的話就不用說了。 ??旺夫溪能整治好,我范遠也高興。」范遠倒也真希望旺夫溪能整治好。

早晨,市局的安局長再次拜訪了葉凡。

「市長,蘇家的人不斷來吵著,要求我們放了蘇牛蛋。」安奇一臉難為情樣子,問道。

「你們局的意思呢?」葉凡斜瞄了安奇一眼成心問道,自然是想再次探探安奇的底子。

「嚴肅處理。」安奇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不過,這案子觸及的人員比較多,所以,一時也沒辦法結案。我的意思是如今也年底了,能不能先掛著,年當時回來再處理。不過,請市長放心,只需有我安奇一天在局裡,蘇牛蛋絕不會放出去的。」

「是不是蘇林兒搬了人來說情?」葉凡淡淡哼道,知道安奇同志有顧忌,畢竟,蘇家的勢力彼為大的。對海東的影響力很相當的深的。

「到目前還沒有什麼有份量的人來講情。不過,這個……」安奇樣子有些尷尬。

「這個那個到底是為哪個?」葉凡口吻略顯重了一些,哼道。

「就是蘇氏會所前次看到我們市局警車太過於破舊。所以,他們公司答應給捐贈10台警車給市局的。不過,既然蘇牛蛋的事觸及案件,這警車我們也不再要了。不然,這個,就有些難辦了。」安奇還是有些肉痛的。

「是你們不要還是他們提了條件?」葉老大當然不會那般好騙的,問道。

「我們也沒去問,他們也沒再吭聲。以前沒發生蘇牛蛋事情時他們會所那位擔任人蘇貴才經理有叫人打過電話。說是叫我們到他們會所磋商一下警車的接洽的事。後來發生這預先,我們就沒吭聲了。這警車,不要也罷。」安奇一臉正派,說道。

敢情這傢伙是來要警車的,葉凡心裡暗罵了一句。在這個節骨眼上,安奇這樣子說,明擺著蘇氏會所捐贈的10輛警車是沒戲了。而他們是為市政府辦事,彷彿這10輛車子得市政府補償似的。

葉凡心裡想著,嘴裡說道:「市財政也不寬裕,一下子給你們裝備新的10輛警車有點困難。不過,不管怎樣樣,再窮不能窮幹警們,你們辦案子也不容易。這樣吧,你們打個報告下去,我批五輛給你們吧。」

「謝謝市長對系統的支持,我們一定會謹記市長的指示,保好一地安全。」安奇站起來說道。

「有一點你們要留意,聽說青牛市的治安狀況不怎樣好。到底怎樣回事,你給我說說?」葉凡抬眼看了安奇一眼,一臉嚴肅,問道。

「要管理青牛市的礦產,首先就得搞好治安一塊。估量,首先就得拿下青牛市局的擔任甚至整個班子。

不然,不派一個實心幹事的同志去,想整治青牛的礦產,談何容易。我是有些擔心,青牛局整個班底都爛了。

唉……」安奇嘆了口吻,看了葉凡一眼,神色更為嚴肅,說道,「青牛市的治安成績其實曾經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了。青牛的治安,說句假話,曾經到了深夜百姓不敢出門的地步。

當地混混頭子跟各方礦主們糾結在一同。曾經帶有黑社會性質的萌芽。

本來,老早我也想整理青牛局班子。只是,不瞞市長,我個人的才能在市委是不堪一擊的。

你也知道,我到如今,只是市政法委員會裡一個委員,連個副都不是。

我安奇講話又有幾個人聽?在海東本市這一塊還行,說句丟臉的話,下邊的縣市,沒幾個局長會聽我的。

特別是青牛市政法委兼局長的譚光芒同志。不是我在背後成心饒舌,此人一向是飛揚跋扈慣了。

在整個海東市,此人只聽張明森的。就是范的話有時都不好使。」

「怎樣能夠,范的話都不好使,那譚光芒同志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不聽話范還不得把他給拿下了。一個縣級市政法委,充其量一個副處級幹部。市委組織部就可以直接拿了他帽子。」葉凡有些不明白了,拿眼看著安奇。

「沒那麼容易,市長。譚光芒本人倒也沒什麼出彩之處,無非就是長得五大三粗的像個莽夫。

此人其實也沒多少本事,整天就懂得去串礦主們的請客宴。那些礦東們把他服侍得像皇上。

譚光芒是夜夜笙哥不斷。聽說常常玩二b三b的,在老百姓中口碑極差。而且,手頭上撈的也不少了。

聽說有一次他在大街上見到一女子長得很合他的口味,居然叫手下,光天化日之下,硬把那女子捋到了礦東們開的山莊里把人家給辦了。

而那女子的男友當場就被便衣警察們打殘了,從此不能人道。而女子回去后要告譚光芒。聽說在去省城的路上遭了車禍,從此成了一瘋子。」安奇剛講到這裡,葉老大再也忍不住了。

地一聲,桌子被葉凡給敲擊了一下,哼道:「混蛋!這種道德敗壞,不知廉恥,不幹正事,只懂得圍著裙子盤子轉的蠢蛋拿來幹什麼,為什麼不早踢出去。」

「當時接到女子家裡人報案,我也派了人下去調查過。不過,不久就接到了范和陳市長電話。

說是不能因小失大,要保持青牛市的波動繁榮。不要由於老百姓的什麼什麼的。

後來有一次在歌廳碰上譚光芒,這傢伙居然叫囂著對我說:姓安的,你想整老子,再修練個上百年還差不多。

就你這點大道行還不夠,媽的,也敢查老子。給你講清楚,這次的事就算啦。

下次假設再敢如此,你瑪的就等著到號子里吃飯吧。講完后哈哈笑著,摟著一浪dang女子拂袖而去。

當時我氣不打一處來,這個,也太囂張了。所以,就去找了市政法委鐵丁山同志。

不過,鐵也是一臉的難為情。我打聽不出什麼,後來四處打聽,才知道省政法委副宋點塵就是譚光芒的親姑丈。

譚光芒父親譚清躍的妹妹譚lu珠就是宋占塵的老婆。兩人太親了,而且,譚清躍的父親死得老。

打小,譚清躍就是譚家老大。一家人的生活都是靠著譚清躍的肩膀扛出來的。

而譚清躍打小很寵著本人這個小妹子譚lu珠。本人捨不得吃捨不得穿,硬是送妹子譚lu珠讀了個師專出來。

當時是很了不起的,譚lu珠可是那村裡唯逐一個大先生。所以,譚lu珠很敬重本人這個哥哥。

從而,也寵著本人這個外甥譚光芒。」安奇緊皺著眉講的這些話。而且,眼中略顯憤怒。

「嗯,范遠和當時的老市長應該是看在宋面上了。」葉凡點了點頭,喝起茶來。

當喝完第三杯后,突然,杯子往桌上重重的一頓,看了安局長一眼,說道,「你下決計沒有?」

「我聽市長的。」安奇堅決的表態,說道。

「你真下決計了,有能夠丟帽子的?」葉凡盯著安奇,哼道。

「丟就丟了,男兒有所為,有所不為。為有所為的丟了帽子,安奇覺得值1安奇態度堅決的說道。

「查,暗中找最牢靠的人調查譚光芒,不管觸及到什麼人,一查到底。只需有了證據,我們動手收拾他。我就不信了,一個正人小人能翻起什麼風浪,這天下,還是黨的天下,不是某個人的天下。」葉凡霸氣十足。

「我跟著市長,丟帽子就丟帽子。其實,我早在暗中叫人調查譚光芒了。由於,他真實是太心愛了。這種人也能擔任青牛市政法委,這黨的天下還不黑濁一潭。我安奇情願當一個清濁人,為黨為人民甘腦塗地。」安奇哼聲道。

「要留意安全,譚光芒此人我估量不會像他面上看上去那般蠢笨的。此人也許是隱藏得深,跟那些礦東們混久了,自然也會耍陰玩詐了。

而且,青牛市的礦東們早就組成了一張看不見的彌天大網。我們要做破網人,就得小心從事。

只需有證據,我們一擊而出,各個擊破。青牛的治安,青牛的礦產,曾經到非整理不可的地步了。

安奇同志,我們都是黨的幹部。雖然不敢說完全正義,但相對的正義,相對的良知還是應該有的。不然,何謂之為人。」葉凡義正堂堂,就是安奇那眼中也閃過一絲佩服的光芒。

「我會留意的,只要本身安全了才無能革命工作的。」安奇慎重的點了點頭。

安奇剛走不久,海東商會會長張文龍到訪。

張文龍白白凈凈,看上去不到六十歲。但是,那雙眼神葉凡能感覺到此人的不凡。

聽說張文龍不但是海東商會會長,而本人旗下也控股著星山集團,星山集團擁有二個億的資產,旗下最大的支出就是星山製藥廠。而張氏家族在海東是很陳舊的家族了,關係網撒遍海東各地。不然,張文龍也當不了這商會會長了。

「市長是大忙人,文龍來訪,打擾市長休息了。」張文龍還抱了抱拳。文雅的表相跟抱拳的俊傑之氣倒是有些格格不如了[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