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蘇家女當球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蘇家女當球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就打狗嘛,羅狗敢咬兄弟,我黃九林決不允許。兄弟,你等著,我安排羅狗給你出氣去。」黃九林說著掛了電話。不久,羅振超的電話響了起來。那傢伙嗯啊了一陣子后,那臉跟方三陽同志的變得也差不多了,估計是得了傳染玻全成四11臘肉乾了。

放下電話后,羅振超樣子尷尬極了。看了看葉凡,最終,一咬牙上前,也跟方三陽差不多,躬了三個躬,說道:,「對不起葉市長,我羅振超這眼瞎了,不識真神。我馬上滾!我滾1

羅振超沒二話,講完后馬上轉身噠噠著滾蛋了。

這傢伙,拿得起放得下,畢竟是生意人。為了錢,都狠得下心,這面子嘛,算個屁!

反觀蘇林兒,那嘴,差點氣白了。

而張文龍會長,那一向平靜的臉上,居然也l出絲絲驚訝來。說道:,「葉市長,對不起了,今天,這個!我們進去打球,不要管這些煩人的事。」

,「好好,打球打球1葉凡淡淡的笑了笑,斜瞥了蘇林兒一眼,笑道」「葉某今天到蘇氏會所是客人是不是?」

,「嗯1蘇林兒無奈的點了點頭。

,「那就好。」葉凡點了點頭,突然臉一板,哼道」「那你還不去準備一下,我要打球。等下,你就給我當球童了。」

葉老大一講完,那是霸氣十足,一甩袖子,指著蘇林兒還勾了勾手指頭,一幅輕佻極了的架勢,好像蘇林兒就是自己的使喚丫頭。這廝一講完,搶先往裡頭走去。

葉凡這樣子做,其目的自然是為了挑起事端了。這事既然是蘇林兒跟張會長合計好的了。而張會長到現在還在假裝好人,那自己就跟蘇林兒衝突一下。

到時蘇林兒一氣,是不是得趕自己走。而自己又是張文龍請的客人,到時,就看張文龍在面對兩難的情況下怎麼表演了。葉凡心裡還有絲絲好奇。

自然,現場的其它同志全呆住了,居然有這樣對蘇林兒講話的人,而且,還是那位暴力市長。

甚至,某些心理比較yn暗的同志在想,等下蘇林林不從的話不知會不會被暴力市長給硬來個霸王硬上弓,那就有得好戲看了。

,「能為市長當一回球童,奴家很榮幸,咯咯咯,市長,我撿球去了。顧客是上帝嘛!

我們蘇氏會所當然會服務周到的。放心,林兒這球童肯定讓你滿意。」哪知,蘇林兒居然嫣然一笑,還朝著葉凡福了一福,來了個古代丫環見主子的禮。

跟在葉老大身後往高爾夫球場而去。後邊的蘇家人以及一些看客,還有張文龍,自然全傻眼了。不知蘇大小姐這又是唱得是那一齣戲。太莫名其妙了。

最感覺訝然的莫過於葉老大了,本來以為自己這般一剩j。以著蘇林兒的高傲的個xng,再加上大家族出身,肯定會大發雷霆的。

想不到蘇林兒居然變溫柔好像突然間就變xng了。成了另一個人,葉凡用鷹眼隱晦的掃了掃跟在身後的蘇林兒,心說:完蛋了,這女子不吵不鬧不罵不打的。倒是越發高深難測了,是個難纏的對手。往往這樣的對手,得注意著了。

還別說,蘇林兒拖著裙擺給葉老大撿球的姿勢倒是相當的m人的。

有時,蘇林兒小跑起來像是在t形台上走貓步,有時,慢步時又像是在表演慢鏡頭的美女散步。

而且,xing前那對中號的兔子上下顛動著。偶爾彎腰下去撿球時,那對深深的峰溝子能讓人咋舌不已。

葉老大同志自然看得過癮,大飽眼福不說,心底里,自然有些痒痒的了。而一旁的一群跟班們更是看得瞠目結舌,大呼這太陽是不是真打西邊出的。

蘇林兒服務周到了,端茶送水,遞毛巾給葉老大擦汗這些活計都搶著幹了。

葉凡也是給逼上粱山了,只能裝著很隨意樣子在享受著蘇家小姐的溫柔。其實,葉老大在心裡大喊著,這哪裡是享受,這才是真正的前熬。老子才不想要這種享受,太呢……,

……,

,「難道真被我降服了」葉老大斜瞄了跑得額角冒汗的蘇林兒一眼,不過,葉老大瞬間就清醒過來。打了個冷顫,他知道,這女子,絕對是一隻狡猾的狐狸,甚至,一匹貌似溫柔的狼,而且,絕不會是一隻溫順的b斯貓的。

,「你要撿球是不是?」葉老大心裡一聲yn笑,一球竿打出。啪地一聲,那球很是詭異,居然高飛到空中。

無巧不巧,居然落到了將近二里之軋府,而且,是穿窗而過,直接就掉進了葉老大這市長的辦公室。

圍觀的一伙人,自然是全呆住了。心裡叫道,媽的,這還是人打的球嗎?那能飛那麼遠,而且,好像還是穿窗而入了。也不曉得落入市政府那位領導房間了。

,「不好意思,重了點。」葉凡略表謙意的聳了聳肩,雙眼緊盯著蘇林兒,看她怎麼辦?

,「1卜姐,換個球就走了1蘇氏會所經理蘇貴才趕緊遞上了另一個球。

,「能行嗎?」蘇林兒拂了下額角那一縷髮絲,姿勢還是相當優美m人的,而且,看了看遠處的窗戶。

手又捧著xing口,來了個西施捧腦,自然,有些累了。這話」好像是講給蘇貴才聽的,其實是講給葉老大聽的。這姿勢,自然是做給葉老大看的。

不過,顯然,葉老大在裝傻,對於某人的「賣so」是充眼不看,充耳不聞。好像葉老大是一聖人,不識人間美s的聖者。

葉幾同志有些愣愣的看著自己的辦公室,嘆了口氣,說道」「唉,打了幾回了。這球居然飛了,這球啊,打熟悉了也就不想換了。換了就沒手感了,還是原先的好啊,原裝的就是好!不過,算了,算了,蘇小姐如果為難的話,我得走了!這個,球場沒襯手的球,呆這裡還有啥意思?」

葉老大一邊講著,一邊不在搖頭擺尼的。錯了,不是尾巴,應該來說,是在扭屁股,估計是累了,想活動一下。

,「我去撿1蘇貴才望了望遠處,一咬牙,轉身要走。

,「這裡誰是球童,剛才那個啥啥的可是有說是我的球童的。」葉老大瞪了蘇貴才同志一眼,哼道。自然是在批判某些同志不該忙的瞎忙。

,「我撿1蘇林兒那話是從牙齒縫裡擠出來的,那溫柔的臉再不見了,倒像是山村野丫頭,惡狠狠地瞪著葉老大定定的看了好幾眼。

,「去吧,我等著。蘇總,給我倒杯茶。這會所,這服務,在倒茶方面還是欠缺了一點。既然是高檔會所,就得服務到位嘛!不然,有人投訴就不好了。我雖說是市長,這個,面對消費者,也不好說的是不是?幸好今天你們遇上了我,不然,就麻煩了。」葉老大一屁股住旁邊那條塑料椅子上坐去,嘴裡嘮哩嘮叨的。

,「我倒,喝不死你1蘇林兒終於忍不住了,今天賭著氣跟葉老大也賭了這麼久了,爆發了。

她拿起茶杯就往葉凡身上潑了過去了不過,還是蘇貴才同志眼快,一下子搶了過去。

這廝沖葉凡冷冷「哼道」「這裡是蘇氏會所,雖說顧客是上帝,但我們蘇氏會所也有權不做某些沒有品位的人的生意。葉市長,請吧。」

,「張會長,不好意思,我沒品味,被列入黑名單了。害得你也跟著遭罪了,變成了沒品味的人。唉,罪過罪過了1葉凡淡淡的斜瞄了張文龍一眼,說道。

,「不好意思,今天就到這裡吧。下次,下次我再請你。」張會長那臉有些難堪,好像比哭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去。

,「張會長,下次來希望你帶些有品位的人來。有些人,就不必了。不然,看著就惹人煩。」這時,蘇林兒冷冷哼道,拿眼瞪著的自然是葉老大了。

,「呵呵,沒品位的人讓有品位的小姐服務了這麼久,不好意思。」葉凡轉身走了。那話自然留在了當地,自然是在貶蘇林兒更沒品位了。主子都沒品位了,你這個球童何來品位?

,「混蛋1手中的茶杯終於被蘇林兒給砸在了地下,那高爾夫球竿也被蘇林兒扔得老遠,一頭載進沙地里成了破敗的柴枝。

轉眼到了年底。

農曆29那天下午葉凡總算是正式下班了。

這廝開著那輛改裝后的三菱直往老家古川縣而去。

從海東開車到古川至少得五個小時,路不怎麼好走。雖說是省道,但僅僅鋪的是柏油路面,而且,路面質量較差,彎多路小,速度也開不起來。

車子路過墨香市葉凡也沒進市裡去拜訪老領導了,因為時間來不及了。葉凡打算春節初幾再去拜訪了,所以,車子是穿城而過的。

前面出現了一個大彎,一輛大貨車堵住了半邊路面。而另一邊卻是迎面駛來一輛老解放牌卡車。

斑斑駁駁的很是破舊,倒霉的就是,那老解放估計是使用年限太久了,喘著粗氣,居然在半路上拋鏑了。

葉凡也感覺有些累了,乾脆把車子停在了路邊,打開車門下來抽支煙。

,「兄弟,借個火。」老解放上下來一中年司機,指頭夾著一隻七匹狼湊了過來。

,「沒問題。」葉凡點了點頭,伸手去掏打火機。突然感覺後腦勺涼風一震,感覺有異動。趕緊身子往左側面一滑閃了過去[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