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七十章還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還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還不錯,警覺xng還tng高的。」這時,傳來一聲淡淡的冷哼聲。

葉凡轉頭一看,發現老解放那老舊的車頭前正坐著一個一身青s道袍,頭髮鬍子全白了的皺巴巴的老道士。剛才攻擊自己的居然是一枚小小的石子。可見此人那功夫絕不簡單。

「這石子是你砸的?」葉凡冷冷哼道。

「怎麼樣,味道還不錯吧,今天,讓你輸個明白,我師傅李秋山。」這時,傳來一道熟悉而相當傲氣的聲音。從車頭右側走出一個道士來,不是李純綿其人還有誰?

此人還是華夏道教協會旨會長,道教學院副院長。前次幫助水州鳳家硬出頭,跟盧氏家族比斗。

結果被葉凡一tu就踹了個空中飛人直鑽泥地。那是丟盡了臉。嗯不到此刻居然搬出他的師傅李秋山來。

來者不善啊!

葉凡一聽,趕緊在頭腦中搜找著有關李秋山的信息。因為」像青城派是大派,一般有名氣的大師特勤a組都有秘密檔案的。

李秋山,估計應該有八十五六了。青城派太上長老,曾經擔任過青城派掌門人。此人傳說已達八段頂階,是否有突破到第九段境界這個,特勤a組也沒辦法確定。

像武功段位這個東西,只有比過才知道。當然,a組有一系列測試的手段。你只要肯試,也會測出來的。

這麼一回想,葉老大那頭可是有些大了。今天這架勢,明擺著是李純棉來還「丑」的。

什麼叫還丑,因為前次丟醜,所以,這次搬出師傅來找回場子罷了。

從他那口氣中分析,應該不會要了自己這條小命,羞辱自己才是他們的目的。

葉老大自然叫著苦了,目前自己就四段水準就是李純棉出手自己還不得被他打得屁滾尿流滿地找牙的,更別說李秋山出手了。八段頂階打四段,那是用大炮在打蚊子了。

葉老大此刻才發覺了武功的重要xng,原本以為即便是失去了功力。有現代槍械等也沒啥。可是有的時候現代槍械就是沒有用武之地了。比如,此時此刻了。

看見葉凡在發愣,其實是在尋思著脫身之策。李純棉斜瞄了葉凡一眼,淡淡「哼道:「如果你怕了,給我和我的師傅嗑三個響頭,仰天大叫三聲,我服了,爾後回去后登報,在報上表示很敬重青城山。而且,得為青城山弄到一個億的資金修繕道觀就行了。」

敢情這兩貨來不但要還「丑」還要劫財的。看來,青城派真的沒落到了沒米下鍋的地步了。

「青城威武,青城威武」這時,從老解放的後車箱里跳下七八今年青人來,倒是沒穿道袍這類的衣衫,穿的還相當的時髦。名牌運動服加上匹克運動鞋,一個個狂熱的叫著。

「把車子挪開,讓人家走路別堵路了。」李秋山掃了周遭一眼,淡淡哼道。司機一聽自去開那輛破舊的老解放了。

「這裡是公路,葉先生,到那邊去解決怎麼樣?」李純棉顯得相當有風度,指了指幾裡外一塊樹林。

「行」葉凡點了點頭在這公路上也太扎眼了。而且,到那樹林里丟臉的話也恪

不然,被人打得滿地在公路上找牙那不是更慘。一路上,葉老大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做好了滿地找牙的最壞的準備。

不久進了樹林,果然在樹林里有一塊較大的空地,空地上全是雜草。看來,青城派早就偵察好了地形的。人家是早有安排就等著自己上鉤入套了。

「老夫從不隨便欺負人,但我青城派的弟子也不允許外人隨便欺負。

你怎麼欺負我徒兒的,我們怎麼找回來就走了。老夫絕不會傷了你xng命。

但是,在比斗中誤傷什麼也難免。葉先生,在比斗前還是先簽定一個協議較好。到時,雙方都有個說詞較好。」李秋山斜瞄了葉凡一眼,對於弟子李純棉回來描述的葉凡是大高手的說法有些動搖了。一個如此年輕鋒卜伙子,怎麼可能是七段高手。

老傢伙,怕處理不了後事,居然也要簽約。而且,居然也學會了用法律武器武裝自己,夠現代的。葉凡心裡暗罵了一句,發現周遭已經被青城派的弟子圍住了,想逃想溜,那除非會飛天逍地還差不多。

逃是不可能了。

葉凡無奈,只好拿起筆來準備簽約。

「慢著,公證人到了再說。」李秋山冷哼了一聲。

「還有公證人?」葉凡有些訝然的看著李秋山和李純鼻,知道這些傢伙蘊釀已久了。

這次,明擺著就是要讓自己把臉丟荊爾後身體受到摧殘,估計會被打殘了。然後又有公證人證明什麼的,到時,有苦都沒辦法訴有冤也沒地兒申了。青城派這些個老傢伙真不是盞省油的燈。

,「當然!咱們比武是公平的,自然得有公證人了。」李純綿淡淡一笑,那一絲得瑟從眼眶中都溢出來了。

不久,從林子外出現了幾條身影。

媽的,還都是些熟人。鳳家家主鳳凌空。水州空元寺主持的弟弟智雲大師。還有一個葉凡也認識,就是在京城主持陳無b和秋山林一夫比斗的華夏一方的裁判長,少林現任掌門的弟弟,如雷貫耳的慧覺大師。

,「李道長,看來,你還真是彼費心思了。居然請到了這麼多有名氣的人作為證人,葉某服了。」葉凡冷笑了一聲。

,「呵呵,一切為了公平公正公開嘛!我們青城派從不欺負人的,從來都是站在公平的立場上的。不然,青城派屹立於青城山上千年了?」李秋山居然會打官腔,葉老大徹底無語了。

公證人簽了約定,慧覺大師宣讀比武規則道:,「比武規則,不準傷人xng命。在可控的範圍內最好是不要使人重傷。當然,如果失手或不可抗力時致人重傷又另當別論。不過,不管哪方受傷,自己解決藥費等一系列的麻煩事。不得在後頭再找事生事,不得攻擊獲勝者一方,不得……」

這條款好啊,簡直就是專門針對咱來的。看來,李純棉是要下狠手了,不把老子打進殘疾人協會是絕不會收手的了。葉老大心裡狠罵了一句,乾脆什麼都拋了,往草地中央一站。

雙手一抱拳,說道:,「李道長,請1

,「不不不,先由純棉跟你切磋幾招。讓我這個徒兒試試手,唉,現代社會,已經很難找到幾個象樣的切磋對象了。」李秋山m了m頜下白鬍子,一幅高手寂寞架勢,葉老大都想作嘔。

不過,旋轉就明白了。顯然,李秋山是想搞車輪戰術。葉凡冷哼道」「剛才簽協議的只是李秋山道長一個人,我的比斗對象就是李秋山道長了。你這叫李純棉出來,是不是違反比斗切磋協議了?慧覺大師,智雲大師,我希望你能主持公道。」

,「呵呵,李純棉道長只是在李秋山大師跟你切磋前進行熱身的,並不算正式的切磋。

所以,不用列入簽約裡面去的。現在體育比賽前運動員是不是都得進行熱身。

不然,正式比賽時會扭傷骨頭皮筋等。只有在充分的活動開了后才能保證身體機能靈活自如的應用。

你跟李純棉道長熱身時並不是特別的劇烈比試,只是熱身。如果葉先生認為自己不敢答應此場熱身,你可以提出取消。

我作為證人之一,當以公正為本。」慧覺大師打了個喏,顯得道貌岸然。

這世上沒有絕對的公平,拳頭大才是硬道理。葉老大用極盡鄙夷的目光盯著慧覺大華半分鐘后才移開。慧覺那廝估計也是學過厚黑學,居然面不改s。嘴在輕輕的喃喃動著,好像還在念經玩。

,「來吧李純棉,咱們熱熱身吧。」葉凡一聲冷哼。

,「那敢情好,熱熱就熱熱。熱熱更健康!電視里說的。」李純棉一身yn笑,拿著個大木棍直接就往葉凡頭上招呼了過去。木棍帶著凌厲的風勢,夾帶著李純棉六段頂階身手,呼拉著就過來了。

這就叫「熱身」葉老大心裡叫了一聲,雙手一轉,一tu踢向了李純棉的大木棍。這是虛招,暗地裡,幾把飛刀電光一閃扎向了李純棉身上。

,「老招沒用了。」李純棉乾笑了一聲,居然掏出一網兜樣東東往空中一撒,不久,丁丁當當響起,葉凡發出的三刀柳葉刀被網入其中了。李純棉提著網兜正想乾笑,這時傳來李秋山一道吼聲道:,「純棉,閃開1

不過,晚了。葉凡的落寶錢已經無聲的割了過去。在李純棉的tu上狠狠地來了那麼一下。

滋啦一聲響,李純棉感覺大tu上一麻,道袍被割裂開了一道口子,而鮮血也從大tu上冒了出來。

,「龜別子的1李純棉憤怒了,不管不顧,拿著大棒就撲了上來。

葉凡感覺身後突然一陣大力涼風襲來,想閃,不過,因為失去功力後身體變得遲鈍了許多。

還是沒能閃開。

被一股重如泰山樣的東西狠拍了一下。頓時,人連退了十幾步,口一張頓時噴出一口血來。內傷是肯定的了,抬頭一看,李秋山的手才收回去[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