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王仁磅是匹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王仁磅是匹狼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狗子決定再加一更,第九更送上。1

「好榜樣,熱身時師傅徒弟一起上,而且,還用偷集,長見識了。

李道長,你真是高人大師啊1葉老大憤怒的一聲大吼。

,「你用暗器傷我,不是一樣1李純棉大叫著又撲了上來。不過,葉凡發現,李秋山那老臉居然沒有紅一下。而所謂的幾個公證人此刻全是泥菩薩不作聲。

當時還捐贈了幾百萬給空雲寺,而智雲大師只是皺了下眉頭,那眼光趕緊斜到外邊樹林里去了,自然是裝作沒看見了。

……

雙方瘋狂過了七八招,葉凡終究因為功力相差太多被李純棉的大棍給狠狠地砸了幾棍,頓時,後背一片鮮血。穿身上的西裝早給扯成了破布片。

「怎麼這麼差,就這點身手,我徒鼻一個人就解決了?」李秋山問一旁的鳳家家主鳳凌空道。

,「前次就奇怪了,也許是僥倖得手。就一tu打敗了純棉兄的,這次有些奇怪了,是不是還有yn招子沒使出來。留有後手的,這小子tng狡猾的,千萬別被表面mhu了。剛才純棉大意了不是著了他的道。越是如此,那說明此人越yn詐了。」鳳凌空也是滿臉的納悶不解。而少林來的慧覺此刻乾脆閉上了雙眼正式念經了。

,「來呀小子,來呀小子!老子踹死你,王八糕子1李純棉同志從來粗話慣了,這一下打得興起。那是氣勢大作。

「師傅威武,師傅威武「」青城派那些穿著匹克的年青人揮舞著手又大叫了起來。

「來呀小子,來幾tu」看著在地下打滾,一身破衣快成乞丐的葉凡同志,李純棉覺得快活極了。

,「夠了1突然,林子外邊傳來一道冷哼,一條絲綢樣東西往李純棉身上一拂。李純棉不屑的叫道,「一條破綢子也拿來顯擺1這廝叫著,舉著大棍往絲綢上招呼了過去。

滋啦一聲刺耳的聲音傳來。

那絲綢好像突然間變成了鋼絲似的,李純棉被那絲綢一卷,整個人頓時就被扯得直接就撞在了幾十米外的樹枝上,屁股朝上趴在樹叉中央,巧的是整個道袍都給扯掉了一半,李純棉整個屁股全l在了外邊。

受傷,那是肯定的了。

「何方高人,請顯身,老夫青城李秋山。」剛才的打鬥只不過就短短几秒鐘,等李秋山大叫著上前往絲綢上招呼時,李純綿已經光著屁股趴在了樹叉中央。

「李秋山什麼東西1那聲音冷冷一哼」絲綢往李秋山身上一卷帶撞了過去。兩人看著實實過了一招,絲綢只是往回晃了晃,而李秋山道長卻是沒站妝連退了十幾大步才穩定住了身形。

而且,感覺腦口一陣子氣悶,好像鮮血快冒出來了。那一口血到了喉嚨,硬被李秋山憋回了肚皮。

,「前輩請顯身,這裡在公平比斗。」這時慧覺大師突然睜開了眼,開合之間眼神犀利,看來,慧覺的功力不低。

……哼!不好好念經」儘管些破事1那聲音又是一聲冷哼,捲起地下已經半暈的葉凡如大鳥一般眨眼間沒了絲綢影子。

慧覺那臉居然紅了一下,望著絲綢消失的責向。

,「此人到底什麼來頭?」李秋山問道。

,「好像沒人用絲綢當武器吧,不過,肯定是個女的。」慧覺哼聲道」嘆了口氣,說道」「此女身手高不可測,你我不是對手。」

「多事之秋啊1智雲大師嘆了口氣,看了李秋山一眼,點了點頭,走了。

至於鳳凌空和李秋山,自然臉s難堪至極了。而青城派的弟子們趕緊把李純棉從樹叉上放了下來,這廝一醒轉就吼道」「葉丹呢?打斷tu了沒有?」

,「不要說了,回山1李秋山一揮手」弟子們抬著李純棉一窩峰走了。

「仁磅,你把葉凡直接背回去。我去處理一件小事後就回來。」

這時,一道女音沖一個,一身悠閑服,臉s略帶點玩世不恭架勢,嘴上正叼著一根茅草桿的老成年青男子說道。

男子估計就三十齣頭,高tng的鼻粱,濃眉大眼,臉龐很寬大,身材架子也不錯,再加上那身綠s的悠閑服,人顯得相當的帥氣不凡。只是,那雙眼神,不時有點猥瑣,有點狡詐,有點大氣從眼眶中溢出來。

「放心乾娘,葉凡是飄梅的丈夫,飄雪是我的乾妹子。我定會讓他安全舒服到達宮裡的。」王仁磅恭敬的答著健步如飛。

初一早上,葉凡mm糊粗的醒了過來。

往四周一掃,發現這屋子裝修真有些詭異。四面牆壁上雕刻的居然是朵朵梅hu

其間,有玉石鑲嵌的玉梅hu,有不知名的木頭雕刻的木梅hu還有鋼鐵鑄的黑s梅hu,也有草編的綠s梅hu

這些梅hu並不是有序的摻雜在一起,而是凌亂的隨意的鑲嵌在牆壁上,所以,顯得相當的詭異,而且,令人新奇不已。彼具一種獨特的藝術魅力。

葉老大一掃,頓時驚得坐了起來,喃喃道:「這啥地方,怪了,好像是有人救了我。不對,難道是青城派的道觀,這道觀怎麼可能鑲嵌著美麗的梅hu,怪哉了1

「兄弟,怪啥?」一道宏亮的聲音傳來,而且,是哈哈笑道。隨著聲音,從側面走出一個相當帥氣的老成年青人。

此人此刻上身黑s西裝,裡面穿著一件hu格子襯衫。白s悠閑k。這搭配,著實顯得也有些怪異。不過,那臉上倒是顯著淡淡的親切的笑。

「兄弟,這裡啥地方?」葉凡斜靠在chung頭邊,瞄了那傢伙一眼,問道。倒也不顯得慌張害怕。

「巫山宮。」青年人笑道,看了葉凡一眼,伸出一隻手,說道,「妹夫,來,認識一下,本人王仁磅,他們叫我一劍紅。

圈內人也喜歡叫我「磅哥,的。」

「妹夫,啥意思,我什麼時候娶媳f了?」葉凡頓時一驚,差點跳了起來。一臉驚愕的瞪著王仁磅同志。

「洛雪飄梅是我乾妹子,梅千雪是我乾媽,你說說,你不是我妹夫是什麼人?真是怪哉了1王仁磅那眼一眨,一臉曖昧,笑道。

「洛雪飄梅」葉凡喃喃著一時記不起了。

「是不是把她給忘了,你這個老公好,居然連老婆都給忘了,有種1王仁磅那臉突然一圬,有些不高興了。

「對了,是不是那次去日本執行任務跟我一起的飄雪妹子?」葉凡問道,tu肚子居然一羅嗦,心說完蛋了,這麻煩事到了。當時自己不小心跟洛雪飄梅打了賭,結果洛雪輸了。

自己當時說是輸了要洛雪飄梅當使喚丫頭的。後來這話傳進了巫山宮的主人,也就是「巫山水仙梅千雪,那裡。聽說她聽了是勃然大怒,揚言要自己一隻tu,這麼多年過去了,居然把這茬事給忘了。

現在重提起來,1卜葉同志自然有些后怕了。趕緊看了看,發現雙tu都還在,此刻才鬆了口氣。就自己現在這水平,人家要自己小命那是易如反掌的。

「你總算是記起來了,當時洛雪妹子受了重傷一直都沒恢復。她現在也僅僅二段境界。

一個堪比六段的高手落得如此下場,你這個負責人是有責任的。

當時乾娘答應了q組的請求,那是為了還q組一個人情。

想不到倒把女兒一輩子都葬送了,可惜。不過,現在你到了,這筆債得你還了。」王仁磅講完后曖昧井一笑。

「我還,我還啥,你們有債也得找q組啊,跟我是沒什麼關係的。

你們也看見了,如今我也是一廢人了,也是因為執行任務廢了的。現在已經退出q組了。呵呵,這大過年的,磅哥,你還是送我回去吧。」葉老大為了能回家,那是連「磅哥,都叫出來了。這傢伙,有時也tng無恥的。

「兄弟,不是我講你,你也太沒有責任感了。當初你是怎麼打賭的,人家說,願賭了服輸。人家洛雪妹子輸了,甘願給你當老婆了,我還講什麼?」王仁磅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實話跟你說,我乾娘以前被稱之為江南第一美女。

她生的女兒可以說是青出於藍而勝於一藍。你小子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

就是我這個乾哥哥也羨慕不已啊,要不是我乾妹子,我王仁磅早自己動手了,哪輪得到你來撿漏?真是的1王仁磅眼平閃過一絲不屑。

「實話跟你說磅哥,我已經有訂婚的妻子了。」葉凡老實的說道。

「不就是那個喬圓圓嗎?放心,我去滅了她,不就解決了。」王仁磅輕描淡寫,「哼道。

「你敢1葉老大生氣了,站了直來,指著王仁磅冷冷哼道。

「這天下還沒有我王仁磅不敢幹的事,喬家大院又如何,滅了就是滅了,免得你整天惦念著。麻痹的,人活著就要圖個痛快1王仁磅冷冷哼道,一點不怵葉老大,兩人針尖對方芒,好像是對昂上了。

「滅吧,滅了我也不會娶洛雪的。而且,估計你這巫山宮也差不多了。」葉凡淡淡的,突然笑了[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