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直面喬報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七十八章直面喬報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怕啥,我們倆都一同睡了,還怕陳老看見。 他看見了只會高興,哪會講啥的。」葉老大抱得更緊了,還轉了個圈子。

「咳咳1身後傳來了咳嗽聲響,葉凡轉頭一看,居然是陳軍那傢伙,一臉怪笑道」「老大,我最近眼神不好,沒看見什麼?」

「滾1葉老大哼聲道。

「我滾,我滾1陳軍一臉猥瑣的笑著,早溜了。

「這傢伙,真是的。」葉凡指著陳軍的背影哼道。

「你看看,說有人看,你還不信,我們趕緊回去吧。」喬圓圓說道。

初五早晨,葉凡到了京里,直奔紅葉堡去。

,「圓圓,我們早晨在紅葉堡就湊和一下了。」葉老大幹笑了一聲,掃了喬圓圓那鼓鼓的xing脯一眼,登時有些j情dng漾。

心說,洛雪的彷彿還要大一些。老子就喜歡大xing脯,沒xing脯有啥意思。m來全是骨頭,什麼骨感美都不如大xing峰。男人嘛,欣賞時喜歡骨感美,真要用著時還是性感的來得好。

「不行,爸叫你過去。明天估量還有些有份窶的人來拜年。爸叫你作陪知道不?」喬圓圓白了某位有些猥瑣的同志一眼,哼道。

,「先吻一個再說,天王老子叫我都沒用。」葉老大霸氣十足,抱著喬圓圓就出來了,老管家一看葉凡這架勢,連下去彙報一年的工作的事都給省了,趕緊躲一邊去了。

就這樣,不幸的喬大小姐被葉老大按在紅葉堡外那大草坪上強吻了。不過,喬大小姐彷彿也是自願的。

此刻,她居然忘卻了羞怯,努力的迎合著。任由某狼在本人身上揩油著,m著捏著,要不是擔心老管家在,估量倆人就要在草地上「辦事,了。

「看你,把我衣服搞得皺巴巴的」真厭惡。」站起身後,喬圓圓一邊整理著衣服,一邊抱怨道。

,「那有啥?」葉老大大條的說道。

兩人不久到了喬家大院。

進到大廳里,喬遠山放下了手中報紙。葉凡悄然的坐在了對面的沙發上。

「最近在海東過得還行吧?」喬遠山淡淡的斜瞄了葉凡一眼」問道。

,「一個月工夫眨眼就過去了,海東的成績還是相當大的。比如,防洪一塊,最大的成績就是礦山的成績了。

臨去海東時,費書記叫我去問過話了。在話中有提到過海東的礦山污染成績。

這成績太大了,海東的礦東們編織了一張天網。要捅破這張網,很難。

而且,假設硬性把礦山封了」那海東的經濟必將跌落,這樣,也不好。我是有些兩難了。」葉凡有些為難樣子,說道。

,「既然是費滿天指示過的,一定得肅清一批特別嚴重的礦山了。不過,對於經濟發展一定會影響到的。

怎樣辦呢?你只能從其它方面著手恢復經濟了。用其它方面的發展來取代一部分礦山的封閉。

費滿天同志都指示過了,闡明這事曾經非常嚴重了,估量是有人捅到中央了。

只是還沒有擺在檯面上說罷了。這事,費滿天還在壓著,就看你能不能拿出行之有效的辦法了。不然,真到連費滿天都捂不住的時分」海東將發生矢事了。

」喬遠山呷了。茶,漸漸的說道。

,「我也想到了一些取代辦法,比如,加大招商引資渠道,發展工廠,搞活經濟。

還有,發展本地有特徵的產業。比如海東桃木縣的桃木產業就是一個大項目。

這一塊我倒是打好了腹稿,二來,就是以海東的旺夫溪為依託,拓寬改造城市,醜化市容。

最次要的就是把礦東們引到正常的渠道上去。我知道這個很難」但是,作為代市長,再難的事都得去做。」葉凡態度相當的堅決。

,「嗯」你有決計就好。不過,我想」費滿天是不是另有打算。是不是想借礦山的事整點什麼事來。

海東估量不是費滿天的地盤。從來,一方封疆大吏們腦子裡想些什麼,都有參雜一些個人政治感情的。

比如,他想藉此在海東重新洗牌,把海東歸入本人的掌控之下。

有人反對一言堂,但我想說,一言堂要不得。

但作為一方主政官員,沒有一點氣魄也不行。你連手下都控制不住,何來主政整個城市,一個地區。

作為費滿天也是一樣的,他發出的聲響,至少在南福省這一塊要有人聽才行。

包括你們海東市。省委書記的話沒人聽了,那還叫省委書記嗎?所以,這外面又摻雜著權利之爭,歸接結底就是人事權之爭了。」喬遠山一語就點醒了葉凡。

「嗯,聽說海東市的范遠書記有靠向燕春來省長的架勢,也許是費書記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把我送到了海東。難道是叫我去攪局?,葉凡說道。

,「攪局應該不會,不過,你去海東后,海東的格局一定會發生一定的變化。

只需有變化就有利於費滿天同志重新調集人手。作為省委書記,他的xing襟不是你如今的xing襟所能比的。

他的xing襟是大方向,並不是想控制海東市。他只是在樹方本人省委書記的威望。

他要做給燕春來看看,這南福省,到底是誰在當家作主。」喬遠山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明天早上估量組織系統的一些幹部會來家裡,你坐一旁陪著招待一下主人。」

「我知道了爸。」葉凡點了點頭。

「費家莊你去過沒有?」喬遠山問道。

「往年很忙,年底還沒去拜年,我想明天早晨去。」葉凡答道。

「嗯,費家莊你一定要去。」喬遠山說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聽說你也常常去趙家,還有鳳老爺子家?」

,「趙家去過幾次,鳳家倒是很少去。」葉凡說道。

,「過年嘛,都去走走。走走沒什麼,常常走走,有的時分能用得上時也是一條路。

我們老喬家在組織一塊還行。但是,組織一塊也不是萬能的。有的時分,我們也是鞭長莫及,大部分的事都得靠你本人。

而且,唐昏主席那頭你要多走走。既然唐昏主席送你畫了,闡明,他眼中曾經有了你這個人。

能入唐昏主席法眼中,這個,是你的造化。這條線一定不能斷了。

而且,你不經意中,你要增強,強化才對。

我都快六十了,橫山也不久了。喬家二代人中,沒有多少有份量的人。

我們能扶你一把算一把。特別是你幾往年青人,像報國,像世豪,你們要相互幫襯著才行。不管有沒有氣,你要錙銖必較一些才對。」喬遠山說道,盯著葉凡。

「我本來就沒什麼。」葉老大講這話時有些心虛,由於前次到南嶺地區處理老郎中的事時葉老大心裡有鬼。當然,喬報國的小手腕也是令得葉老大心裡憤怒的緣由。

「沒什麼就好,不過,前次報國說是一個什麼龍墓的事,到底怎樣回事?」喬遠山可不是那麼好唬弄的,淡淡問道。

,「噢,當時南嶺地委的田志空書記的手下,也就是郎亭的縣委書記宋剛給他找了個龍墓,這個,一定是違法的。我當時給一個老郎中申冤,所以,惹上了宋剛。剛好查到宋剛有干這事,所以,逼著田志空最後下手,宋剛聽說也被調整了地位,到地委政協養老去了。」葉凡輕描淡寫的說著。

,「。產,這麼好的證據為什麼不給報國。至少,報國如今南嶺地區不會如此被動。

你難道不知道,為了發展郎亭的田茶產業,最近,報國跟田志空這個書記在地委委員會上居然發生了直面衝突。

這個現象很不好,專員跟書記發生衝突,這傳出去對報國的聲譽很是不好。

一二把手不合很正常,但在大方向,大方針方面,在檯面上兩人還是表現得很親和的。

至於台下互掰手段,甚至為了某些方面的大利益,兩人相互陰手,相互拆台都有能夠發生。

報國剛到南嶺不久,居然發生這種事。對報國來說,那就是一次極端的硬傷。

當前兩人真鬧僵了,畢竟田志空是地委書記。又是本地人,根深蒂固的,你叫報國當前還怎樣在南嶺地區呆下去。」喬遠山一臉嚴肅,講到這裡后看了葉凡一眼。

,「我真實沒想到,我們行將是一家人了,居然在背後捅我刀子。

你不幫我就走了,可也不能如此做是不是?

再說,我喬報國有什麼地方對不起你?就是以前你跟我妹子有些什麼,我喬報國講了幾句閑話,那也是為了妹子好。

哪個當哥哥的不希望妹子生活得幸福?」坐一旁的喬報國一臉憤怒的盯著葉凡,講道。

「葉凡,這事是不是真的,你從沒跟我講過。」一旁泡好茶的喬圓圓轉頭問葉凡道。

「當然是真的。」葉凡點了點頭。

「你怎樣能這樣做?」喬圓圓一臉的絕望,盯著葉老大,眼圈有些紅了,講道」「我知道你不喜歡我,你另外有人,像鳳家那個鳳傾械,還有趙家那個小四。假設你真不想娶我,那你直說,我喬圓圓決不糾纏著你,我當尼姑去1

葉老大聽了頭可是有些大了,想不到喬圓圓也摻和了出去。而且,想象力如此豐富,由南嶺的事居然會扯到趙家鳳家小姐頭上了。

這女人啊,真扯起來時相對屬於蠻為講理的級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