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八十章趙四要定婚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趙四要定婚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爸,我也明白了。」喬報國也講到,抬起頭來,一臉的羞愧。

,「既然都明白了,而南嶺地區郎亭縣的田茶你們倆個都曉得。從發展茶葉方面來說,葉凡更有經驗。

他在麻11搞出來的青霧茶現在已經打入了國際市常葉凡,你先說說,郎亭田茶怎麼樣才能發展起來。

報國去南嶺幾個月了,沒有絲毫建樹,倒跟田志空這個書記吵了一架了。

報國要發展田茶,田志空暗中指使人在郎亭縣動了手腳,結果茶沒發展起來倒全給砍了。」喬遠山講道。

,「爸,郎亭縣姓田的太多了。他們全聽田志空的,一句話,田茶被砍了近一半運回去當柴燒了。所以,我再也忍不住了。在常委會上指出田志空不碩大局,毀了南嶺經濟發展的大好前程。這茶就因為姓「田」這是什麼邏輯?根本就是荒唐。」喬報國一臉憤慨,說道。

「田志空叫人砍茶,咱們完全可以叫人栽就走了。最多一年時間就發展起來了,當然,田茶砍了可惜了。不過,田志空既然如此的m信風水,那就從風水入手,破「田,而入。這就叫軟肋,每個人都有軟肋,田志空的軟肋,也許,就在此了。」葉凡笑了笑講道。

,「如何的「破田而入,?」喬報國倒是不恥平問開了。這個,有關他前途的事,他也顧不及再跟葉老大計較什麼了。

「聽說田志空的父親也是個風水先生,既然是風水先生,那就找到比他更有名氣的大師來唬弄一下就行了。

各行各業都有泰斗級人物,這些人物講的話就是聖旨,就是權威。」葉凡淡淡笑道,看了喬報國一眼,說道,「咱們要讓田書記從砍茶到自己搶著去種田茶。不用你出手,即便是你到時不想發展田茶,而田書記自己卻是要發展田茶了。哭著喊著要發展田茶,真到那個時候,你就坐享其成就走了。」

,「計劃1和想法都很好,不過,風水界的大師可是不怎麼好找的。

而且」還要找到令田志空的父親都信服的大師來。那估計,得在國內相當有名氣的大師了。這種大師,聽說脾xng都相當的古怪。」喬報國皺了下眉頭,覺得這個也有些難辦。

「哥,現成的就有一個。」這時,一旁的喬圓圓笑道。

「誰?」喬報國問道。

「張道林大師,聽說很有名氣。」喬圓圓笑道。

,「張道林,是不是給財政部看門臉的那位大師?聽說當時財政部的某些同志認為部里這門面不怎麼好,也就是風水不怎麼好。後來張大師來看過後,說是好,後來就沒改動了。」喬遠山居然問道」好像也彼感興趣似的。

「是不是那位我也不清楚,反正名字差不多。不過,葉凡清楚。」喬圓圓有些拿不準樣子。

見大家都看著自己,葉老大淡淡說道」「就是他,他女兒的病曾經求過我。

所以,我們倒成了朋友。當初我在德平大禹村搞的八卦村就是請他來玩了些小手段的。呵呵,相信只要有他出馬,田志空的父親,應該不用多大力氣,拿下了。」

「那妹夫什麼時候把張大師叫來,我想跟他聊聊。」喬報國眉毛一動,來了興趣。

「報國」你自己陪著葉凡去請。是你要求他,不是他要求你。

聽說這些高人脾氣都相當古怪,在這方面,你要注意放低自己的身份。

你不是喬家大院出來的,你就是一個為民的官員。」這時,棄遠山交待道。

,「我知道了。」喬報國點了點頭。

,「不用這麼麻煩,你什麼時候需要見他,我打一個電話就行了。」葉老大淡定自若。

「這樣行不行,要是壞事了就麻煩了。要再找一位大師可就難了。」喬報國有些遲疑。

,「沒事,包到。」葉凡還是淡定得很,就是喬遠山都在暗中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大師請來了,也許田志空會改變了主意。

但是,田茶要發展起來,還得葉凡出些力氣。你把打造青霧茶品牌的經驗整理出來給報國說說。應該有一定的借鑒作用。」

看來,為了兒子的前程,喬遠山也上心了。狠不得把葉凡壓箱底的好貨全掏出來。

,「乾脆過段時間我叫現任的青霧茶集團董事長尚天圖先生到南嶺來一趟,讓他鑒定一下南嶺田茶。

如果他滿意的話,也許還會投資。以後,打造田茶品牌的事就交待給他去做了。

哥這邊配合好就走了,不過,得給一定的政策優惠支持才行。尚天圖是我朋友,如果有可能的話他應該會大力出手的。」葉凡說道。

「那行1喬報國點了點頭。

,「爸,明天都有些什麼客人來?」這時,喬圓圓故意問道,葉老大當然也最想知道這些了。明天喬家的「勢,能借的,就要借。

,「問這麼多幹嘛,明天一到你們就知道了。到時招呼好客人就走了。」喬遠山臉一板,。哼道。

走出喬家大院。

葉凡打了電話給當時的中央黨校同學唐林,委婉的表達了想給唐浩東雷主席拜年的意思。唐林說是先問問,不知他哥有沒空。

過後,葉凡陪著喬圓圓逛大街了。

,「葉凡,聽說趙家小四要跟建設部昏部長張國東的兒子張一棟定婚了。

」喬圓圓手挽在葉老大手臂里,身子一側依著葉老大,好像大有深意樣子,斜瞥了葉凡一眼,說道。

「定就定吧,到時有請咱們的話就去喝頓酒就走了。」葉老大淡淡笑道。

自然知道喬圓圓有試探自己的意思了,這個時候,就要淡定自若,絕不能表現出一絲的醋酸味出來。

不然,喬圓圓雖說大度,但心裡估計也會長疙瘩的。女人在愛情一塊,嘴上往往說的是一套,而做的又是另一套了。

,「你不心痛?」喬圓圓扁了扁嘴斜瞄了葉老大一眼,哼道。而且,還伸手在葉老大的側身腰部死擰了一下。

「心痛啥,咱有圓圓了,難道還想來個一箭雙鵰。」葉老大淡淡笑了笑,若無其事樣子,轉頭瞄了喬圓圓一眼,講道」「再說了,趙四能跟咱們家圓圓相比嗎?一個是天上的鳳凰,一個金絲雀罷了。我葉凡眼不瞎,鳳凰肯定好過金絲雀了。」

葉老大自然極力的貶低著趙四抬高喬圓圓了。

,「德xng,人家趙家小四在京城可是比我的名氣大多了。一講到趙四小姐,哪個不知,哪個不曉。」喬圓圓哼道。

「呵呵,那是因為咱們家圓圓淡泊名義,不想爭這個虛名罷了。再說,我也不喜歡那些名氣太大的女子。

在一起隨時都是大家關注的對象,活得太累了。就像做名人一樣,出個門都要有保鏢陪著。

那些狗仔們天天跟著,你上個廁所的話不小心走光了他們都會折騰出一個什麼「走光門,事件來。

還是平平淡淡才是真,不顯山不l水的自在逍遙的好。」葉凡倒是講的是實情。

「算你識相。」喬圓圓身子貼過來貼得更緊了,一臉的滿足幸福樣子。

晚上10點過後,葉凡把莽圓圓送回了喬家大院。

剛走出來,接到了鐵占雄電話。葉凡開車直奔鐵占雄自己出錢買的四合院而去。

鐵占雄買的四合院雖說不大,但老婆蔡鳳雪很倒是收拾得乾乾淨淨的。

而且,院子里又請了專門的園林大師來重新搞了一下。擺上了幾缽hu草,辟了個小池塘子,倒也有小蘇州園林的架勢。

見葉凡進來,鐵占雄首先給了葉凡一拳。而且,相當的重。不過,葉凡微微一用勁,鐵占雄沒穩住,居然連退了三大步才停住了腳步,這傢伙一臉訝然,呵呵笑道:「老弟,好久不見了,你是越發精神頭了。」

不過,轉爾,鐵占雄好像有疑hu似的盯著葉凡,問道:,「怪了,你不是成廢人了,怎麼,剛才我可是使了八成力氣的。

本想給你來那麼一下,怎麼反倒是我退了三大步。不對!不對!

這裡面半定有問題。

我的功力現在已經恢復到五段頂階了,你才四段,再怎麼說也不會出現如此情況的。老弟你是不是最近有了奇遇,功力恢復了?」

見鐵占雄那火熱的眼光盯著自己,葉老大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這傢伙想瞞。

,「老弟,你沒講實話。咱哥倆還用得著藏著掖著嗎?我知道你不想再攪和進特勤圈子,但是,我這嘴可是牢得很。」鐵占雄問道。

「恢復了。」葉凡也不想瞞著幾個好兄弟,因為,自從自己成了廢人後,幾個好兄弟都在四處找藥材,想找到恢復自己功力的良藥。

這幾個月下來也是彼費苦心了。有的時候,鐵占雄一天會來三個電話,給葉凡說是又找到什麼偏方了等等。葉凡心裡感j,所以,他不想再瞞著幾個好兄弟了。

「好樣的!媽的,我就知道,咱們家葉老弟就是打不死的小強。

哪能真正的成為廢人。」鐵占雄又是重重的一拳敲在了葉凡身上。

,「葉哥恢復功力了,可喜可賀啊1這時,李嘯峰的兒子李龍走了出來,一臉喜滋滋賀喜道[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