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家裡有隻河東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家裡有隻河東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謝謝。 也是九死終身,幸而又踩中狗屎了才打破的。」葉凡隨口笑道。

「打破?」李龍一臉的懷疑,不知葉老大講這話是什麼意思。

「大哥,你打破了,是不是因禍得福,反倒晉級了?」這時,齊天從外邊沖了出去,剛聽到這個話頭,大叫道。

「小聲點,會招來狼的。你小子,如今都三十歲了,還是這個樣子。都不會鎮定從容點,都上校了齊天同志。」葉凡調侃道。

「我學不會深沉,這輩子估量就這個樣子了。即使是當前當了將軍,我估量還是這水準。

而且,我也不想改了。江山易改,本姓難移,為什麼要改了本xing,改了本xing還是原來的我嗎?

所以,我堅持做一個自我的我,而不是為了迎合別人的我。」齊天講出一番話來,彼具深入哲理,就是葉凡都覺得這傢伙還真有一套了。

「葉哥現到八段第幾個層次了。」張強和張雄從後邊轉了出來,啟齒就問道。

「呵呵,以前我是八段第一個層次。」葉凡淡淡笑道。

「那如今,至少應該是第二個層次了。」李龍一臉興味樣子,笑道。

「不對,老弟,你應該更強了一些了。」鐵占雄抬眼看了葉凡一眼,搖了搖頭,幾人坐進了大廳的椅子上,中間擺著一張八仙桌,在這大冬天裡,有暖氣開著還是相當不錯的。

「算了,各位都是我葉凡過命的兄弟。我就不瞞著大家了,如今我的境界,應該是達到九段了吧。」葉老大一句話出來,可以用『默默無聞』來描畫堂廳內一切同志的震驚。

齊天大叫道:「怎樣能夠,九段,這還要不要人活下去。」

「真是九段了葉哥,這個,也太逆天了吧?」張強倒是一臉的詫異加喜悅。

「祝賀你老弟。」鐵占雄舉起了桌上酒杯,看了大家一眼,講道,「以前,葉凡有著八段身手,他是我們中功力最高的。

後來因傷廢了,我們幾個兄弟都很憂傷。他是我們的主心骨,就是不在特勤混,這武功也不能廢了是不是?

如今,老弟因禍得福,到九段了,他曾經擠身於我們這個世界頂階高手行列了。

老弟的福就是我們大家的福,我們的主心骨又回來了。同干一杯,賀一賀老弟。假設老弟能達到頂峰,將是我們的自豪。」

「頂峰,鐵哥,那個,談何容易。也許一輩子就九段止步了。而且,假話跟你們講。我這個九段位是踩中狗屎莫明其妙的衝上去的,是打了擦邊球的九段。」葉凡謙遜的講道。

「老弟,這個,你就錯了。打破境界本來就是莫明其妙打破的。縱觀古今,武林各大門派打破的方式雖然各有不同。但是,打破時的mi糊是大家共同的感受。那種東西,只能講是一種感覺,而不能很清楚,明白的講出來。」鐵占雄有本人的看法。

「這點我認可,假設打破時的閱歷很清楚的話。那古今各大門派早就探索出一套打破境階的閱歷供弟子們參考了。

惋惜,這種東西,就是一個意會的境界,只可意會無法言傳。假設你硬要我講,那隻能講是mi糊中莫名打破了。」葉凡點了點頭,看了鐵占雄一眼,講道,「至於講頂峰,其實,在九段上頭還有個10段,至於『後天大能者』,這個,只是一個目前,我還沒碰上見過『後天大能者』的長輩。見過10段高手的長輩我倒是見過了。」

「10段,我的媽媽,大哥,這10段到底是一種什麼境界。」這時,齊天再也忍不住了,叫了起來,這傢伙,就是喜歡叫。

「呵呵,我聽一位長輩講過。10段高手她也僅見過一位,而且,是多位長輩中她獨一見過10段高手的強者。她講啊,10段高完全可以輕鬆打敗五個九段強者。至於八段跟10段相比,天壤雲泥之別,根本就沒有可比老大此刻也是略顯得意的瞄了一眼堂廳中有些墮入獃痴的各位同志們一眼。

「大哥,這10段到底威力如何。比如講,我是四段頂階,堪堪能一腳踢斷五塊夯實的大青磚。那10段是不是講,能一下子踢斷10塊大青磚了。」齊天同志是不恥下問開了。

「不一樣,武功的境界打破至8段以上后就不能以青磚這個粗糙的東西來作為模糊的權衡標準了。

聽那位長輩講啊,10段高手曾經可以從掌中逼出『勁氣』了。大家都知道,我們練功者練得久了,體內能生成一種從自但是得來的『勁氣』,也叫內息之氣。

是人體多種氣息融合后經過提練,升發后的一種特別的『氣』。而這種『勁氣』八段高手能明晰的感覺到。

但無法逼出體外,而達到九段后感覺愈加分明,可以逼出手掌外幾米之距離。」葉凡講到這裡,手一伸,內息一出,一股掌勁無生的出來了。不久,隔著桌子幾米開外另一張桌子上的一個茶杯被他一攻之後啪地一聲碎裂開了。

「我的乖乖,兇猛,這隔空能攻擊人,太好玩了。」齊天雙眼放彩,看了葉老大一眼,突然眼睛一眨,講道,「大哥,你攻擊我身上試試?」

「你真要試是不是?」葉凡淺淺一笑,問道。

「這個……」見葉老大詭異的一笑,齊天彷彿感覺到了什麼。心說大哥是不是要使壞,所以,看了大家一眼,有些猶疑了。

「不膽講沒膽做?」這時,張雄淡淡的哼了一聲。

「誰不敢,葉哥,往我臉上招呼來。」齊天xng脯一ting,哼道。

「那我來了。」葉凡淡淡一笑,一掌甩向了齊天。

「停1齊天突然叫道。

「又怎樣啦,是不是不敢要改主意了?」葉凡調侃樣笑道。

「大哥,等下下手重點,別破相了。我們哥倆打個磋商,我這張小臉不得留著追女的。」齊天乾笑了一聲。

「你小子還敢紅杏出牆,就不怕家裡那位梅大夫人剃了你下那幾撮小毛?」鐵占雄淫淫的笑道。

哈哈哈……大家都笑了。

「鐵部長,你就不要這樣埋汰我了。兄弟我夠慘的了。如今,只能在外邊快活一下。一回家,老婆雖說不問什麼?但是,總是感覺不自在。她那雙眼,盯得緊著呢。就是在這京里幹活,恪C蛔級我老婆啥時就冒出來了。誰叫她也是位高手,麻木的,這個,娶個高手老婆就是倒霉!我們無能的那點事她早摸透了。」齊天苦瓜著臉了。

「哈哈哈,要是捉jnhuang,那就有得玩了。齊老大下邊那點毛相對沒了。」張強幹笑不已。

「看掌1葉凡一掌攻出。

「嗯,怎樣沒感覺,彷彿什麼東西在臉上摸了一下似的。」齊天有些訝然了,盯著葉老大。

「你不是叫我輕點怕破相了,太輕了你沒感覺,要不來重點。」葉凡乾笑了一聲。

「重點就重點,為了感覺什麼叫『勁氣』,幾位哥哥,我齊天豁出去了1這貨xng脯一ting,一幅大方赴難架勢。

「還是齊老大夠兄弟!能以身試刀。」鐵占雄譏諷樣笑道。

「來了1葉凡隔空一巴掌就甩了過去,這一巴掌,彷彿很有氣勢。不過,葉老大這一巴掌卻是甩了個空,由於齊天大大早嚇得閃人了。

「還想閃,再吃我一tui1葉凡隔空照著齊天的屁股就是一腳下去,啪地一聲,齊天被葉凡踹得甩在了十幾米開外的牆根處。

「幸而改屁股了,不然,我這臉可是破相了。兇猛啊,這隔空攻擊就是牛逼!居然,大哥還能用tui逼出『內息』,長見識了。」齊天爬了起來,一點不生氣,更是雙眼盯著葉老大佩服不已。

「大哥,你持續講1

「當然,這個,太遠就沒辦法了,而10段高手聽說能把『內勁』逼出體外幾十米。

打個複雜比方,他們隔著你二三十米就能攻擊你。直接用『勁氣』一掌擊倒你。

什麼招式秘術都沒用了,人家一掌就把你給處理了。當然,10段高手能逼出的『勁氣』也是有限的,聽說超過50米之後就沒有多大的威力了。

也就是講,他們的攻擊範圍差不多就在50米之內。而且,很費力氣。也就是講,他們的『內勁』不能有限制的隔空擊出,一次差不多攻擊幾掌就耗井內勁』了。

所以,這個,隔空攻擊人也只是一雞肋。普通像他們攻擊人還是喜歡用貼身攻擊,近距離威力更大,效果更好。

而且,能節省體力。不然,你內勁用完了,人家九段就把你處理掉了。所以,也不要把10段高手看得太兇猛,他們,並不是神。」葉凡講道,大家是聽得雙眼放彩。

「唉,我們一輩子都無法達到的高度了。」鐵占雄嘆了口吻,搖了搖頭。

「估量,近距離攻擊的話我們還挨不過那種高手一掌的了。」齊天有些懊喪,講道。

「就你這身手,人家一掌就能送你進姥姥家。」這時,鐵占雄笑道。

「算啦,不講了,我們祝賀葉哥吧。他是我們中獨一有能夠打破10段的頂階強者。」這時,張強提議道。

「好好,祝賀葉哥了1張強,張雄,齊天、李龍幾人齊聲喊道。

當一聲,大家幹了一杯[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