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葉系班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葉系班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更到!感激『ln6495』大師飄紅,明天連爆五更,兄弟們,訂閱在哪裡?

「鐵哥,你才是我們這個圈子的主心骨。 小弟我級別低,就有一些蠻力。要論智謀不如你,要論膽識也不如你。要論級別,更不如你。我提議,推舉鐵哥成為我們這個圈子的老大,當前,我們圍著鐵哥轉。」葉凡舉起杯子,說道。

「對!對!對1李龍也舉起了杯子,不過,齊天等人舉得有些勉強。

「你們就不用舉了,我雖說比葉凡大,葉凡尊重我叫我鐵哥。其實,我知道,葉凡,才是真正能擔當大任的人。

老弟,你不用推託了,你當前就是我們這個圈子的主心骨了。我們這個圈子,當前就叫『搖

大家說好不好?」鐵占雄沒一點忌妒,舉著杯子豪爽地笑了。是發自內心,真誠的笑。

「中啊,葉哥早就我們的主心骨了。」這次,齊天張強等人的聲響特別的響亮。

「不行不行1葉凡趕緊推託,不過,推來推去的,還是被大家真誠的公認了。

「我們當前就跟著『夷葉哥混了,葉哥,我們的隊伍是不是該擴大人馬了。

我想,我們的隊伍當前也許就是一個班底。從大格局出發,如古人馬還少,觸及到的行業也有限制。

所以,我們得發展人馬,招兵買馬。從各行各業中撈一些我們中意,又肯跟我們一同奮鬥,國度樹立出力的人馬。

我們的葉家軍要越來越壯大。葉哥如今曾經是一市之長了,經后,還要走向更高層次更重要的指導崗位。

副省長,省長,,直至國度指導人。我們跟著葉哥,葉哥的提高就是我們的提高,葉哥的前程就我們的前程。

我們這個圈子裡,大家都不缺錢,不會犯這方面錯誤。大家同心推著『意條大船往前走,你們說,兄弟我的提議好不好?」張強很會用腦子,提議道。

「我早就以為本人是葉家軍的一個成員了。」齊天說道。

「就這麼定了,『葉系』成立了。雖說我們如今力氣還很弱小,集團的成員也不多。

而且,跟京里,像喬系,趙系,鎮系、鳳系這些中心派系相比,我們正處於萌芽階段。

但是,我置信,只需有了主心骨,大家一同用力,『意條船一定會越走越遠的。

我鐵占雄這眼不花,耳不聾,一定會看到這一天的。」鐵占雄越說越ji昂,舉著個酒杯,老鐵居然手在發抖,那酒水都撒了出來。

老鐵看到了希望,太ji動了。

又是……

這次碰杯聲特別的刺耳,『葉系』班底在鐵家大院初步成立了。

「葉哥,我們這個班底不但法界,財富圈,文娛界、軍界、情報界、武術界等各方面的人馬都不能缺。到時,各方人馬都有了,要用時隨手拈來就行了。大夥相互幫襯著,擰成一股繩,要敗大家一同敗。要成一同成,為國度,為人民,我們肝腦塗地。」這時,李龍提議道。

「想法很好,不過,這事急不來,得漸漸來。而且,我們吸納成員出去,一定準。像那種牆頭草就不用來了,我們傷不起。而且,兵在於精而不在於多。各個行來有個代表就行了。當然,在這些行業中,政界軍界和財富界是最重要的了。」葉凡說道,霸氣十足。

「請葉系掌舵人葉凡同志上坐。」這時,鐵占雄非常的正派,站了起來,把主位讓了出來,作了個請的手勢。

「那我就不客氣了。」葉凡看了大家一眼,發現大家都是神色凝重,於是,再沒推託,邁著穩妥的步子坐了上去。而鐵占雄,李強一挪屁股,他很自然的就坐在了側面的椅子上。

「本來,我是想引薦我的大哥鐵托同志入伙的。不過,如今看,暫時是不行了。」鐵占雄說道。

「怎樣回事,是不是鐵曾經參加了某個集團?」齊天問道。

「跟你父親差不多,如今粵東省委缺了一個副。我哥老是在紀委呆著也不是個事。

即使是進入中紀委那又如何,我看,不如去粵東擔當一任副較好。

而且,那邊的省委副跟紀委是堆疊的,倒也沒有讓我哥得到了成本行。」這時,鐵占雄有些無法樣子,說道。

「鐵哥找人沒有,這地位得抓緊了。省紀委算不上真正的省委中心圈。

碰頭會都沒份的。假設去粵東,擔任了省委副兼紀委,那才算是真正的進入省委中心圈子。

黨內排名也高了,而且,當前走哪條路子是不是更開闊了許多。而且,假設專走紀委一條路,得罪的人多了起來,路會越走越窄的。」葉凡問道。

「早晨我為什麼提出來,這事,就得靠葉老弟幫襯著了。」鐵占雄一臉凝重,說道。

「你是想打通費家的關節。倒不失一個好辦法,我看行1葉凡點了點頭,看了鐵占雄一眼,說道,「明天沒空,明天早晨我要去費家莊一趟,總得去拜年是不是?這樣也好,有個名頭,我先探探費心裡想法再說。假設能成那當然好了,假設不能成,我們再另轉他途怎樣樣?」

「這事就勞煩老弟了。」鐵占雄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嘆了口吻,講道,「這朝中無人莫當官講得真是萬千真理。

別看我在混得彷彿也還行,但是,我估量就副部止步了。就拿我哥來說吧,如今是副省級幹部。

不過,想再進一步難於登天。越往上地位越少,全是精英。而且,能坐上上邊地位的人,沒有地方派系支持,那是不能夠提高的。」

「要不這樣,鐵哥,我也給你引見一些集團怎樣樣?」葉凡問道。

「不要了,我說過,這輩子就是葉系圈內人馬了。所以,我的希望就寄予在你的身上了。

假設扎進了別人的圈子,當前我們兄弟還怎樣相處。我哥不一樣,他還沒進入我們的圈子。

不過,不管他到哪個圈子,我們的面子,他總得買買是不是?當然,在我們的圈子跟他所參加的圈子發生衝突時。

我只能說聲抱歉了。就是親兄弟都沒用,圈子就是這樣的複雜和殘酷。各有各的目光,各有各有利益和抱負。」鐵占雄一臉凝重,講道。

「這個怪不了他,但願我們跟他不會發生此類事。而且,假設費系肯接納他就好了。

至少,費系還得看我一點滿臉面子了。」葉凡倒是淡淡笑道,看得很開,看了齊天一眼,又講道,「我們的圈子暫時還是保密,當前也保密。

大家就以冤家方式停止商談或相互協助。不然,別人知道了這個,有時想尋求外援時,別人有顧忌。

比如如今,齊叔是鳳系圈子的。他還是照樣一心一意的幫襯著我。就是不知段哥能否有參加京城什麼派系?

假設沒參加,倒是一個很好的發展對象。像鎮中良同志,盧偉同志,范剛同志都是很好的發展對象。先察看一段工夫再說,我想,他們應該情願的。」

「呵呵,盧偉就不用察看了,一定參加的。不然,我還叫他二哥。還有老狼,就不用講了,鐵定是我們的中心班度了。」齊天笑道。

「也好,這次回水州我跟他挑明了這事。」葉凡點了點頭,看了大家一眼,又講道,「而且,我們的圈子班底中心人馬不要太多。你們本人還可以往外再發展。

比如,鐵哥那邊可以發展為一個小圈子,以鐵哥為中心的小圈子。我們當前就構成了大圈套小圈,圈圈相套,這樣逐漸往外沿發展,最後,普通範圍也就越來越寬了。」

「這個想法很好,比如說鐵哥的圈子是以鐵哥為中心。而鐵哥又是我們這個圈子成員之一。到時有什麼事落到鐵哥圈子的某位成員手中時,我們只需知會一下鐵哥就行了。這樣,不用費心費力不說,而且,還能保持班底的純潔xing和秘密強點了點頭了。

三個小時工夫一晃而過,幾人都在談著『葉系圈子』的發展大計,一個個倒也興味盎然,雄心勃勃的。

「張強,齊天,魯頭兒安排你倆個人干正事沒有?」葉凡突然想到了這茬子事下去了。

「干是幹了,不過,都是些跑tui的活計。比如,搞聯絡工作。前次居然叫我張強去送文件,把總部的文件送到獵豹去。呵呵,如今倒成榮耀的郵遞員了。」張強臉上略顯甜蜜,說道,看了齊天一眼,講道,「給齊天安排的工作那是更離譜了。」

「離譜,怎樣個離譜法?」葉凡那臉曾經淫沉了下去。

「齊天給魯進同志安排進地方警衛團打雜了?」張強說道,臉上一絲憤怒還是溢了出來。

「到底怎樣回事,按理說,能進地方警衛團那是壞事。一來接近指導,有被指導看中的時機。

二來,環境什麼的都比在獵豹要好。對於生命的保障等方面來說都是大壞事。

雖說當保鏢要留意很多事,但真正得逞的淫謀可是不多的。再說,破天在警衛團任指導,還有什麼不能照顧著你了。」葉凡有些不明白的盯著齊天。

「魯進做得很絕,他沒有直接把齊天編製進地方警衛團。而是搞了一個是似而非的東西把齊天掛了起來。」張強講道[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