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咱們輸不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咱們輸不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人家現在可走到海東市任代市長?,唐林,你看看。黨校培訓回來也有一年多了。

你總得做點什麼出來,不然,就是哥想伸手也伸不出去的。中央,並不光是哥一個人。

而且,哥現在還沒當家。即便是當家了,也不能胡亂提拔。要想走向更高層次的領導崗位,就得拿出成績政績來堵住悠悠眾口才行。

特別是對於你,盯著的人多。不然,你如果不努力,你就在教育部副部長位置上呆上一輩子吧。」唐浩東斜瞥了唐林一眼,趁機教導起弟弟來了。

,「我知道哥。」唐林點了點頭,轉爾講道,「葉凡同志升得也太快了,他才多大?哥,這裡頭是不是有些過份了些。

雖說他幹了些成績出來,但是,也不能如此的違規是不是?如果都這樣子搞下去,那不全亂說套了。」

,「你懂什麼,這事你別亂髮牢so?」唐浩東一臉嚴肅,哼道,看了弟弟一眼,又慎重交待道」「記住沒有,這件事上,你絕對不能亂講話。」

因為,這事是人家鎮主席拍板的。是為了補償葉凡退出特勤,平息當時葉凡搞的聯名上書的事。誰在哪裡饒舌那不是自尋死路。

「我不講!我懂得這個的嚴肅林一臉慎重,點了點頭,

倒是給哥哥唐浩東的凝重臉s給嚇住了。

其實,這貨心裡也是相當的鬱悶,不知哥在這件事上為何如此的慎重。不就是一個地級市市長,又不是直轄市市長?唐林心裡尋思著總是想不透了。

,「對了,你剛才講什麼事?」唐浩東乾脆斜靠在了沙發上,揉了揉眉頭,問道。

「就是就是葉凡,他也到京里了,先前有打電話給我。有問起你來,好像是想來拜年的意思了。」唐林略顯遲疑之後,還是把話遞了過去。

「叫他來」我正想找他,不像話1唐浩東冷聲哼道。

「嗯1唐林點了點頭,心裡卻是暗暗高興。看哥的口氣,肯定是要責問葉凡在海東搞成什麼樣子了。

要說起唐林的心思」很是複雜著。無非是看到葉凡爬得如此順當,心裡發酸罷了。要講兩人是否有恩怨,就黨校發生的那點小事,早揮發掉了。

,「有一點我得提醒你,葉凡跟喬家大院的小姐喬圓圓可能是一對。」唐浩東無端的又撂出一句話來。

「難怪1唐林點了點頭,好像突然間明白了葉凡能坐上海東市代市長位置的原因了。無非是喬家大院在幫襯著罷了,中組織部部長,要拿下一個地級市市長位置」那不跟喝涼水般容易。

「你不懂,你也不需要去懂。這件事上,別亂猜。」唐浩東警告道。

,「我知道。」唐林儘管心裡又是一頭霧水」但還是點了點頭,沒敢再問什麼。

楓葉灣的費家莊貌似很平靜,村裡除了幾十盞路燈還亮著,大部份人估計都睡了。不過,在費家莊的一戶人家家裡,此刻也是一點不能平靜。

廳里坐著十幾個人,男男女女老老中中都有。

正廳中央一把很古老,很大的太師椅上此刻正坐著一個老人。他就是費家最老的老太爺」昔日叱吒國術界的飛鷹費長天了。

下首,左邊一排椅子上打頭的坐的是一臉嚴肅的1坐地老虎費青山」他是費長天的大兒子,是費家在武林這一塊的掌舵人。

而右邊第一位坐的卻是國家領導人之一,中紀委書記費一桓。費一桓在費家排行第二,而葉凡的師傅費方成排在第三了。現任南福省委書記的費滿天排行老四。

還有一個妹妹叫費香玉,排行老五。而她的老公,也就是中組部哥部長的寧志和同志也在坐。除了費方成到現在都沒找到外,其它的人全回來了。

不過,儘管費方成不在,但是,左邊費青山下邊那個位置還是一直給他留著的。

這是費家的規矩,只要還活著,就得給他留位置。而再下去就是費家的小字輩了,恍如費一度,費蝶舞等人全在坐。

就是一向坐不住調皮慣了的費草草小姐」此刻也是一臉端正的坐在椅子上不敢吭聲,那小腦袋東轉轉西轉轉。一般像老太爺招集全家聚會,都是相當嚴肅的。

而且,一般不會招集費家的女眷商量的。這次的事特別的反常,

居然招集了費家所有的核心族人。看來,估計是有大事發生了。所以,在坐的全都一臉的嚴肅,沒人吭聲。

費家莊能揚名海內外,在京城權勢如此顯赫,跟費家歷來形成的規矩也不無關係。夾家族就得有大家族的規矩,不能亂了規矩的。

,「爺爺,跟日本橫斷家族的比試就在今年的十月份了。現在二月多了。就剩下八個月了,爺爺,總得拿個安排出來才行。不然,到時倉促應戰,對我們很不利。」這時,首先發話的居然是費一度這傢伙。因為,他見大家都不吭聲。事生也知道晚上講的就是這事,所以,先問問。

「唉」費長天突然嘆了口氣,看了大家一眼,講道」「本來這事已經計劃1好了的,不過,現在是計劃趕不上變化了。」

,「老太爺講的是葉凡失責武功的事嗎?」費蝶舞忍不住問道。

,長天微微點了點頭,看了費青山一眼,講道」「跟日本橫斷家族的比試肯定不能推,就是費家子孫全部戰死戰殘也得頂上。

咱們是泱泱大國,不能失了我們大國之威風,也不能失了我們費家莊的名聲。」

「這個問題的確相當的辣手?如果葉凡沒有廢了功力。倒是一大助力,現在,無端的失去了一個八段位高手。

咱們跟日本橫斷家族的比試,明顯的處於劣勢了。大哥雖說是九段,但也只能頂擋一人。

而橫斷家族的子弟,據一度調查得來的最新消息說是九段位有一個,八段高手還有兩個。

即便是葉凡沒有受傷前,也最多頂子一個八段。還有一個八段位高手咱們只能希望大哥能肩挑兩人了。

至於說後輩們,一度幾個倒是可以頂上去的。現在葉凡失去了挑戰的資格,大哥要肩挑三個八段位及以上高手,勝算幾乎為零。」費一桓的分析既有數據,也有形象的比喻,倒是很易懂的。

,「老爺子,能不能聯合太極的陳氏家族一起出手。當年聽說日本國橫斷家族的橫斷井田郎到咱們華夏叫囂。

太極門的陳無b的師傅沒忍住跟他決戰華山之顛,最後慘敗,鬱郁而死。

後來爺爺出馬才搞定了他,不過,爺爺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既然當時橫斷家是戰了兩個家族,咱們兩個家族應戰也講得過去是不是?」費一度講道。

,「沒錯,有了陳氏家族作幫手。雖說陳無b受了重傷一時不頂事了。但是,我相信陳氏家族應該還有能人沒顯身的。

」這時,費八度也講道。

「胡說1費長天冷哼了一聲,看了兩今後輩一眼,哼道」「當年橫斷家族族人走之前走向我們費家挑戰。

我當時也應諾了。你請陳氏家族出來,那我們費家莊的臉面還往哪裡擱去?

而且,當時也嚴明了,可以請外人相助。但是,外人只跟外人比。也就是講,你請了多少個外人來相助,跟比試的結果並沒有多大影響。只能講你的關係很好,名氣很大,能助長一些勢氣罷了。而跟橫斷家族的比試,還得咱們費家莊的人出去才行。葉凡是方成的徒弟,倒也明正言順的。」

聽費長天一吭,費一度咂了咂嘴,最終還是沒再發出聲音來。因為,老頭子費一桓那是一臉嚴肅的沖自己搖了搖頭。費一度知道,這是老頭子不讓自己再發話的意思了。

「橫斷家族也是運氣好,居然招了個八段位的女婿。要不然,我還真不怕他一個九段一個八段。橫斷小田郎不過剛跨入九段行列,不足為慮。不過,加上個橫斷久賀這個老八段問題就較大了。

橫斷久賀是橫斷小田郎的叔叔,聽說早就突破進了八段位。現在具體到了八段第幾個層次,這個,咱們查不出來。

比武這個東西,如果你要以一戰二,就得接受他們圍攻。當然,你有本事以一戰三都行,那得看你有沒那本事了。」費青山的臉s也從來沒有那鼻嚴肅過。

因為,費家跟橫斷家的比武是這樣規定的。你可以以一挑三挑四都行,但是,人家要一窩蜂上來。而不是車輪戰術,是集團作戰了。

「問題的確很大,青山的能力我知道。對付任何剛入九段位的高手那是沒什麼問題的。

不過,橫斷久賀也是老人了,格鬥經驗豐富不說,而且,此人功力經過這麼多年的磨練,也是純厚得很。

加上他的話,青山的勝算應該還有五五之數。只是,橫斷家的女婿松井田正。此人剛突破進入八段位。

聽說年齡也不大,剛到四十歲。如果青山以一挑三,那必敗無疑。而這麼一算,橫斷家就松井田正此人咱們費家找不到能與之頗高手了。

一度不過六段位,就是加上二度幾個,全湊一塊也難戰勝松井田正一個人。

更不用說,橫斷家還有幾今年青人也達到了五六段位,他們又該找誰去應戰。

這事,變數就在葉凡身上了。如果葉凡沒有被廢。咱們費家勝算有八成之數。這中間一個重要環節一倒下,咱們的勝算為零。」費長天淡淡講道。

「爺爺,難道就看著咱們費家莊落敗嗎?咱們輸不起啊1費蝶舞忍不住問道[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