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費家莊這是怎麼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費家莊這是怎麼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聞部長可是忙得很,機會難得的。葉凡,你現在就拿出來吧。

而且,讓我這個門外漢也聽聽什麼叫河道建設。雖說不同行,但也彼有趣味的。」喬遠山今天心情不錯,居然直白地幫襯起女婿來了。

「行行,喬委員喜歡聽咱們就聊聊。」聞舉德也是相當高興,點了點頭。

喬圓圓早進房間把葉凡的皮包拿了出來,葉凡掏出旺夫徭整治的計劃材料后雙手遞給了聞舉德。聞舉德一屁股坐下后,隨手就翻閱了起來。

良久,看完后,講道:「海東的旺夫溪是該整治一下了,刃年那場大洪水居然死了那麼多人。這是血的教訓,絕不能讓這種悲劇再上演了。」

講到這裡,聞舉德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這樣吧,你這份材料我帶回部里給有關的同志看看。」

「謝謝聞部長支持了。」葉凡趕緊表示感謝,聞舉德能如此說話,那這項目八成有希望了。

「環東,現在什麼地方工作?」這時,喬遠山看了聞舉德身邊的年輕人一眼,問道。

「喬叔叔,我現在燕京市組織部幹部一處工作。」叫環東的年青人一臉恭敬,講道。

「是負責人吧?」喬遠山淡淡問道。

「是哥職,幹部一處副處長。」聞環東答道。

「噢1喬遠山點了點頭,講道,「不錯了,你歲數不大,還有很大的上升空間的。好好乾1

「謝謝喬叔誇獎了。」聞環東趕緊講道,能得很中組織部部長的誇獎,那自然興奮了。

「喬委員,最近燕京市有擬定一些幹部下放掛職,搞異地交流。

所以,要外放一批幹部到下邊地市交流學習。」這時,聞舉德看了兒子一眼,笑道。

「老聞,有什麼打算直接講嘛!咱們可是老同學了」還藏著掖著就見外了。」喬遠山自然明白聞舉德的言之外音。

這個,肯定就是聞舉德今天來拜年的目的了。當然,喬遠山跟聞舉德的關係也相當的好。兩人是同學,以前還一起工作過。聞舉德每年都會來的」而且,聞舉德的上馬,喬遠山還出過不小的力氣。

「這個,由異雄給你講講。」聞舉德笑著示意賈異雄道。賈異雄是聞舉德的親外甥,不然,他不可能帶賈異雄來嗑喬遠山的門面。像賈異雄之輩,想嗑喬家大門,層次還是太低了一些。

「喬委員」我是海東市委組織部的賈異雄,葉凡是我的領導。雖說葉市長下來不長時間。

不過,葉市長所干出的事我賈異雄佩服不已。這次到京里走親戚」剛才跟舅舅談到葉市長的事,舅舅也很感興趣。

而我這表弟環東聽了海東的情況手,也很感興趣。所以,他想到海東掛職鍛煉。」賈異雄很聰明,先不談這個,卻是從葉凡身上再扯出聞環東來,水到自然成。

「呵呵,這事很容易嘛!跟金樹洋同志打聲招呼就行了。去海東就奔海東嘛1喬遠山淡淡笑道。金樹洋是燕京市委組織部部長」也是喬遠山的同學。

「我找過老金了,他說這個容易。不過」講到這裡,聞舉德看了看喬遠山,話打住了。

「怎麼,還有別的什麼?」喬遠山問道。

「喬委員」現在的海東市委組織部還缺一個常務副部長。這位置一直空懸著都快半年了。省里還沒有拍板下來。」這時,賈異雄瞄了聞舉德一眼,講道。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敢情今天聞舉德來就是為兒子聞環東要官帽子的。由副處提拔為正處對於體制內的官員來說,那就是一個坎。

為什麼幾個副職才擁著一個正職,說明正職的難度太高了。一個縣」只有一個縣委書記和縣長,而下邊的副縣長雷書記加上縣長助理什鼻的就有一大籮筐。

「既然環東喜歡去海東,那就去吧。」喬遠山沒有直接給帽子,而是繞了一個彎。聞舉德一聽,知道這事成了。喬遠山叫環東去海東,如果不能拿到這個位置,還去幹什麼?

「報國,你們南嶺地區聽說最近有一個很大的水利項目。材料我也看過了,等到開年後第一次部委會上我們會討論的。」聞舉德馬上投桃報李了。

「聞伯伯,那海東市旺夫溪整治的項目能不能也放在第一次部委會上討論一下。」這時,一旁的喬圓圓突然插嘴講道。

「好個圓圓啊,真會講話。老喬,你看看,這都還沒嫁過去就懂得幫人了。」聞舉德哈哈笑了起來卻是不直面應答。

葉凡明白,女兒跟兒子是有區別的。在聞舉德這裡區別得特別的明顯。喬遠山幫了自己兒子聞環東,那喬報國的辜肯定得幫了。至於葉凡這個還沒定婚的女婿,又得擱一擱了。

「女生向外唄1喬世豪在一旁插了句話喬圓圓頓時臉羞得紅了,瞪了堂哥一眼。喬世豪嘿嘿乾笑。道,

「不講了不講了,再講有人要吃人了。」

「你再講1喬圓圓動了動拳頭,喬世豪縮了縮脖頸,真不講了。

因為,打小喬圓圓跟著師傅蘇留芳練得有功夫,喬世豪的拳腳功大還是的喬圓圓教的。

那個時候,儘管喬世豪是堂哥。但在練功時喬圓圓才不管這些,所以,喬世豪老大常常被圓圓的粉拳打得是鼻青臉腫的。這傢伙一想起這些,還有些打寒顫的。

「聞伯伯,行不行嘛?」喬圓圓居然會撤jio了。葉老大,自然在一旁偷著樂了,有圓圓出馬,再加上喬遠山在常估計,聞舉德得賣這個面子的。

「好了好了,不過,放第一次部委會討論是不可能的。你想想,一次部委會同時討論兩個大項目,而且,都是南福省所屬的區域。

樹小部也不能只是為南福省服務嘛1聞舉德果然舉起了白旗,笑著,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不過,你回去后馬上把方案放到海東市委討論通過,爾後送到省里,批下來后直接給環東就行了。他會帶回來的。不過,時間要抓緊點。初八就開年了,我拖一拖,爭取在第二次部委會上的時候把方案擱出去討論吧。」

憾謝聞部長對海東的支持,以後環東跟我就是同個戰壕的朋友了。」葉凡表示感謝,也隱晦的告訴聞舉德,在海東,你兒子下放到下邊還得我幫襯著的。

「呵呵,環東就要下去了。幫海東幹些力所能及的事是應該的。

再說,旺夫溪整治好了,環東下去也安全一些嘛!萃命工作要干,但人身安全也要保證是不是?沒有了安全,哪來工作?」聞舉德同志很會講話,一般都會從其它方面來表示感謝的。

晚飯時分,葉凡提了兩瓶自配的藥酒往費家莊而去。

去得還正是時候,費一度站大院門口外邊的一塊空地上,這傢伙好像發瘋了似的。一拳重一拳的狂擊著院門前那顆幾百年的古樹。而費二度、費八度等人都差不多表現。

在空地上對練著,從老遠的車窗里葉凡發現,費家莊那些今後輩們一個個都像在拚命練武似的。就是搞對練的兄弟倆都在往對方身上下著狠手。不像是對練倒像是在往仇人身上招呼似的。

「費家莊這是怎麼啦?如此瘋狂?」葉凡心裡打了個結,車子慢慢的停在了空地上。

居然沒人來理會自己,要是往年,一看這車牌子是葉凡到了,費一度這貨肯定會馬上衝過來,一臉親熱的叫大哥的。而此刻,居然沒人鳥葉老大。這傢伙還是有些鬱悶的。

費一度正跟那顆大樹較勁,其它幾個費家核心族人都在往對方身上招呼著。因為葉凡的車牌是總參的軍牌,費一度早爛熟於心了。

「媽的,難道是聽說我成廢人了一個個狗眼看人低把老子當破抹布了」葉老大家心裡有些鬱悶的想著,自個兒打開車門站在了空地上。不過,葉凡感覺好像又不像。如果費一度是如此勢利之人,那自己當初助他突破境界那還真是瞎眼了。

「一度,你這是幹什麼,跟一顆大樹較什麼勁?」葉凡打招呼道。

「大哥,我要踢死這龜削子的王八羔子。」費一度嘴裡回著話,還在用腳拚命的往樹上招呼著。

「到底怎麼回事,這樹又沒招惹你?」葉凡問道,心想是不是費家莊出了什麼大事?

「踢死你,踢死你,你個橫斷老二,麻痹的龜別子的屑日本。」

費一度大聲吼叫著還在狂踢。

「葉凡,你來了。」這時,院子里走出一姑娘來,自然是費蝶舞了,倒是沖著葉凡打了聲招呼。

「一度他們這是怎麼啦?跟樹過不去,還罵什麼橫斷老二,屑日本,屑日本招惹你們啦?真是古怪。即便是屑日本有什麼,那也是抗戰時犯下的罪行,咱們,也要放寬些心嘛1葉凡轉頭問費蝶舞道。

「唉」費蝶舞嘆了口氣,看了葉凡一眼,喃喃道,「要是你的武功沒有丟失,該多好。現在講這些都沒用了,知道不如不知道。」

「這個,跟武功有關係?」葉凡有些明白了,問道。

謝謝下邊這些晃弟打賞[email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