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果然名不虛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果然名不虛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昔年輕太爺跟日本橫斷家族比武,當時橫斷井田郎被老太爺重傷后不久死了。

走的時分,橫斷家族放了應戰貼子,就在往年的10月份比斗」

費蝶舞把事給說叨了一遍上去,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你別生氣啊,他們就這臭脾氣,如今看誰都像橫斷家的人。如今下狠心練功了,可是又有什麼用?再練也練不到八段了。」

「青山師伯呢?」葉凡問道。

「他正在練一秘功,聽奶奶講,我們家叫「暴氣,。詳細怎樣樣我不清楚,聽說,爺爺想拚命了。」費蝶舞眼圈兒紅了。

「不能練了,這要人命的。」葉老大可是有些急了,費青山在葉老大心目中,那是神普通的存在。

「老太爺准許了,爺爺就在葯庫練功。說是葯庫有葯氣熟著,更有利於滋長「暴氣,的凝聚。燕紅奶奶都急得吃不下飯了,要是爺爺真怎樣樣了,奶奶該怎樣辦?」費蝶舞終於沒忍住,眼眶中滾出淚珠來了。

「老太爺如今什麼地方,我要見他。」葉凡覺得這事不能再拖了,費家莊於本人有恩,不能眼見著費青山送了老命。而且,費青山三番五次救了本人。

「也在葯庫,就是二叔四叔也在下邊。說是他們本人不會武功,但也不能不眼睜睜看著。他說要下邊陪著大哥練功。」費蝶舞講道,想不到費一桓和費滿天也是性情中人。看來,幾個兄弟感情還是不錯的。

「你給老太爺講一聲,也許這事還有轉機。我想到葯庫去看看他們。」葉凡講道,先lu出一點釣餌來。

不然,估量在這非常時期,費老太爺肯不肯見本人那都難講了。

沒毛的鳳凰不如雞,雖說跟費家莊的這份師徒情不能省了。但人家有大事,本人一今後代在這裡瞎摻和沒人理也正常。

費蝶舞看了看葉凡,一臉驚喜叫道,「你你真有什麼轉機是不是是不是你的武功恢復了?」

「叫你傳話就傳話,羅嗦什麼?」葉老大那臉成心一板,這恢復武功的事他可是不想外傳。要是給李嘯峰這老頭知道了,那還不立刻逼本人回a組去。

到時就是李嘯峰不逼本人,估量唐哥主席也會出面相逼的。所以,昨天早晨李龍走的時分,葉凡有反覆交待過。葉凡置信李龍也會了解本人的心思的。

費蝶舞打電話去了,不久,說是叫葉凡到葯庫去。這費家莊的葯庫在地下十幾層的地底下。葉凡前次去過,倒也輕車熟路。在費一度帶領下坐電梯往下降去。

下到葯庫,狀況跟以前也差不多。不過此刻葯庫里倒是亮著許多刺眼的大號燈泡,照得地下彷彿白晝普通。

只見費青山此刻正光著下身,下身也僅穿了一條短褲衩。全身青筋暴漲本來毛線針粗的青筋此刻在費一度的內勁之氣鼓漲下,居然漲到了小手指頭粗細。

費青山整個人看上去彷彿全身都爬滿了青筋,如一條條的藤蔓在身上纏繞著似的。

特別是大tui部那幾根青筋,一狠狠看上去都快趕上四11辣腸大小

了。看上去非常的恐懼,葉凡知道,那每條青色的皮筋中都蘊藏著令人恐懼的爆炸性力氣。

而費青山此刻正賣力地甩著膀子狂擊著葯庫平邊那條小溪里的水。水發出啪啪在聲響,在洞里回dang著。

整個洞里響著嗡嗡的聲響。而水直接就被他狂擊飛濺起足有七八米高的水hua,像噴泉普通往周圍狂射著。

「礙…」

費青山一聲大吼如山猿在嘯天普通。突然往山壁上一縱」一腳狠狠地踢在了那穩固的山岩上。

隆一聲巨響,山岩硬生生的被費青山一條tui踢下了幾百斤重的一大塊。濺在地下小溪中發出的聲響來。

而費長天、費一桓、費滿天都站在藥草面前,一臉凝重的看著費青山狂擊溪水。

「老爺子,還是坐著看吧。」費一桓親身搬了條椅子走到費長天面前講道。

「不坐!青山正在吃苦,我能坐得住嗎?」費長天搖了搖頭,沒移動步子。雙眼還在關注在費青山身上。費一桓一看,也不講話了。站在一旁也關注起費青山來。

「氨費青山又是一聲狂吼,長身而起,如靈敏的山猿普通在石壁上攀爬了起來。

那根本就不能叫攀爬了那身法,比壁虎還要活,比山貓還要矯捷。費青山那七十幾歲的老身體在山岩上如履高山。腳悄然在山壁上一點又騰到了另一邊。不管他怎樣樣騰挪,一直不會掉下溪里。

葉老大也被他那詭異的身法看呆了,雖說徒弟費方成的輕身提縱木很巧妙,但跟費青之只坐地老虎,相比,那是差了一大截的。只見費青山像一隻能爬壁的老虎普通,在山岩壁上騰挪著身子。一腳一拳下去,往往都有山岩被踢擊而散落上去。

下邊發了了啪里啦的聲響,亂石如飛hua般從空中快速的濺落了上去。看上去非常的嚇人,假設給普通人看見,相對會大叫了起來。

足足一個小時過去了,工夫悄然離開了棄點鐘。又是一聲長吼,費青山這隻「坐地虎,終於停息了上去。

一個大騰挪,從空中盤旋著,真如一隻草原雄鷹樣子,直直的盤旋繞著,應用慣性在空中滑行了二三十米才穩妥地落在了草地上,盤坐於地停息了內息之氣。

不久,身上盤纏著的青筋全都漸漸的萎縮了下去。不久,恢復了常態。

葉凡心裡暗暗稱奇,但也不宜於多問。人家能讓本人看那曾經不錯了。像武技這個東西,普通的人家都會視作秘術不讓別家人看的。

能讓你看,那就是把你當成自家人了。

,「師伯,你這「坐地老虎,的外號是不是就這樣來的?」葉凡見費青山睜開了雙眼,嘴裡問道。

「嗯,有點老虎的架勢。剛才你能夠看見了,在身法運轉中要如老虎普通的兇猛,這是力勁方面。而且靈巧度方面又要如山鷹普通的靈敏自若。這也是費家莊被人稱之為「鷹,的緣故。」費青山淡淡的還笑了笑,表情非常的豁達。

,「師伯,你這武技跟空氣動力學的結合真是令我大開眼界了。看來,傳統跟現代並不是相對的。」葉凡笑道。

「其實,武技說穿了也不奧秘。完全可應用現代迷信技術的一些成就來打破自我。

比如,我們往常講的輕身提縱術。當然不能如電影電視中所講的那樣一縱幾十米高,一飛幾千米遠。

那是神話了的武技,有點仙術的架勢了,那是不能夠的事。而真正的武技在練得純熟之時,也能把本人的身體變成飛機。

應用空氣動力學,結合輕身提縱之術。就像剛才的我一樣」應用岩壁的反彈之力。

在彈向空中的那一刻,tui勢如飛機的助跑輪胎,而手勢張開如山鷹的翅膀普通。

再加上秘技,以及本人對武技的感悟,對空氣的感知。對風向的判別等等。這種,只能講是一種感覺,是你無法傳承出來。

只能本人體會的感知。所以,我能如滑翔機普通滑行三四十來米遠。這個,從人體來說,曾經打破了人體的極限。

葉凡,置信你武功恢復時,在你打破九段之後,你更能輕鬆做到。由於,我老了,你還年輕。關於空中滑行的技巧有空時我會跟你好好講講。

這些,也是我最近才悟到的一門特殊的技巧。不過,沒達到七段位高度用來不怎樣分明。惋惜了1

講到這裡,費青山一臉疼心的看了葉凡一眼。彷彿有些感嘆似的。

「呵呵。

」葉凡淡淡的笑了笑,很豁達樣子。

「還走到上邊講去,這葯庫雖說通風性好,但畢竟在地下,有些yi長天講道,幾人上了地面,費蝶舞泡上了茶后悄然退子出去。

「葉凡,海東的狀況如何?」費滿天看了葉凡一眼,隨口問道。

「很蹩腳,特別是在礦業污染一塊,用一個詞來描畫觸目驚心。」葉凡老實的講道。

,「你的義務很重。」費滿天直接講道。

,「我知道,我會把這些辦好的。不過,環保跟污染從來就是對立的。假設太過於壓制礦業,我是擔心海東的經濟會遭遭到嚴重打擊。

假設經濟沒得到發展反倒退步了,這是絕不能行的事。所以,就得從其它的產業動手。

用其它產業的發展來代替越來越嚴重的礦業一塊的污染。要扼制住污染,一定得下大決計封閉叫停一批重污染企業。

海東的小礦相當的多,打擊非法盜採方面也是任重而道遠。不過,工夫不等人了。

剛下去那眸子,我去下邊周遭都逛了圈上去。發現海東市所屬的青牛市污染成績特別的嚴重。

而且,當地有黑惡權利抱團成氣的架勢。而在這一塊,公安部門的作用就相當的大了。」葉凡講到這裡成心的停頓了一下,看了看費滿天。

他在試探費滿天的態他是真想治污還是只是想做些表面文章,抑或是有其它的目的[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