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九十章費家人全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費家人全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手機同步地址:

大凡當下屬的,都要擅長揣摩指導的心思。 能揣摩得准,那你mo透了,做的事就w吻合指導的心意。從而讓指導覺得你是指導的貼心小棉襖,進一步得到重用。

不過,人心隔肚皮,指導的心思也是最複雜的。有時你看他們表現是要求你去幹什麼,其實,他是另有目的的。你假設去傻幹了,費勁相對不討好的。

「哼1費滿天臉一板,冷哼了一聲,看了葉凡一眼,哼道,「有惡就要治。而且,你也不必再試探我的態度了。

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訴你,你們海東的污染成績曾經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了。

假設你們海東市本人外部能處理掉,省里就不插手了。我給你一年工夫把這事堅決武斷的辦理了,假設搞不上去,省里會成立調查組上去的。」

顯然,費滿天早看穿了小葉同志心裡打的小九九了。

怪了,這事應該是費滿天跟范遠這個下的指示才對。怎樣反倒扣過去給我講了。看來,傳聞講范遠同志不怎樣聽話難道是真的了……

葉凡尋思著,嘴裡講道:「我一定儘力而為。開年一下班,我會召集市政府班子討論海東的治污成績。重拳出擊,不過,青牛市局班子我看是爛了,曾經到了非調整不可的地步。不然,班子不調整,其它做來也是白搭。不過,對於局班子的人事調整方面,我這個市長,力有所不及。能不能請費給范遠同志打個招呼或下個指示,整理起來也方便一些。」

「我講過,我不插手,假設插手就是省里直接派調查組上去了。真到那個時分,明白的告訴你,你這個市長也做到頭了。

你本人好好想想,該怎樣樣去干,你本人拿主意。堂堂的一市之長,雖說不是市黨委的最高指導人,但你也是海東的二把手。

一個青牛市局長都拿不下,我很是疑心你對海東治污一塊的才能能否所及了。

不行的話趁早給我講,我好另找人選上去。以免擔擱了工夫,對海東人民來講,那就是我費滿天的罪過了。」費滿天的口吻絕後的強硬,以下達命令的口w吻講的這話。

葉凡發現,費一桓居然不吭聲。而費長天這個費家最老的老太爺也在一旁閉門思過似的。

倒是費一度看不過去了,咂了咂嘴講道:「滿叔,你就幫幫葉凡吧。他雖說是海東市代市長,但黨委那頭卻是輪不到他管的。

市長干實事,黨指揮槍。假設槍指揮不動了,那就能夠出事。你一個句話下去,范遠敢不動手嗎?

不然,葉凡真要蠻幹,那不是就要跟范遠起衝突了?真起了猛烈衝突,這對整個海東的發展是很不利的。」

「別胡亂插嘴,你滿叔有本人的打算。」這時,費一桓冷冷地瞪了兒子費一度一眼,哼聲道。費一度臉一紅,不敢再吭聲了。

「放心,我會幹好的。」葉凡慎重的點了頭,這個時分,即使是上刀山也不能眨下眼了。費一桓這個國度指導人都發話了,那費滿天那頭一定是沒有指望了。

「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葉凡,想得到我費滿天的認可,就你得拿出本事來。我費滿天不想任用一個孬種去管理一個大市。那是對海東幾百萬人民的極端不擔任人。」費滿天口吻還是那般的強硬。

「這個梁山好漢,我葉凡當了。」葉老大生氣了,茶杯被他重重地頓在了桌子上。

發現這『嗑』地一聲重響,倒是把微閉著眼的費長天跟費青山都震醒了。

那茶杯很是乖僻,居然自個兒就滑到了八仙桌的另一頭。要知道,費家吃飯的八仙桌並不是四四方方的,而是長方形的。

長估量有五米左右,寬也有一點五米左右。費長天坐在堂屋正中的那條椅子上。中間分別是費青山跟費一桓。

而葉凡跟費一度由於是小輩,地位被安排在了費長天的對面,兩人相距足有五米左右距離。

由於費家人在家裡吃飯的地位有嚴厲安排的。是按長幼順序安排的,像這張大桌子,只要費家最中心的族人才有資歷坐下去的。

像費蝶舞,蝶草草都可以入坐,不是直系的費家人,就沒資歷坐上這張桌子上。

能讓葉凡這個失了武功的廢人坐下去,那是客氣了。估mo著還是看在費方成的面子上的。

雖說像費青山的老婆燕紅等人此刻不在,但地位卻是空著的。就在費青山的旁側。

當見到杯子滑到了費長天跟前,費滿天憤怒了。以為葉凡的火氣太大了,居然敢在費家人,特別是把杯子推向了本人的父親費長天,這是極端的不尊崇費老太爺的表現,如此的耍大牌,他自然忍受不住了,簡直是用吼來的,哼道:「葉凡同志,坐不住的話你馬上就滾蛋1

費滿天用了『滾蛋』一個詞,那性質相當的嚴重了。

而費一桓雖說沒吭聲,但也是眉頭緊皺了起來。

「慢著1費長天突然擺了擺手,有些發獃的盯著那茶杯彷彿在想成績。反觀費青山這隻老鷹,早就瞪大眼盯著葉老大了。

「爸,這小子太不像話了。我沒叫人把他扔出去曾經不錯了,居然狂妄如此。」費滿天指著葉凡講道,「我看他這個市長也當到頭了。」

「我的話沒人聽了是不是?」費長天這話是從鼻腔里哼出來的。

費滿天臉一紅,有些悻悻然坐了上去。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不吭聲了。

「葉凡,你怎樣做到的?」費長天盯著葉凡,問道。

「呵呵……」葉凡手一伸,往杯子一招,詭異的事發生了。那茶杯居然自個兒在桌上滑著,葉凡還擺了擺手。往左擺時杯子往左,往右擺時杯子往右滑行。行成一條蛇形之路往本人這邊滑了過去。杯子彷彿活了似的會聽話,嘎地一聲停在了葉凡跟前。

這一招,就是不懂武功的費一桓跟費滿天都想到了什麼。兩人臉上居然閃過一絲驚喜,都不吭聲了,一會兒看看葉凡,一會兒看看老爺子。

至於坐葉凡身旁的費一度,早驚得已呈石化形狀了。這傢伙伸出手來比比劃划,不過,那杯子是文風不動的。

「大哥,你怎樣做到的?」費一度轉頭問道,一臉的粉絲相。

「一點小手腕罷了。」葉老大淡淡的搖了搖頭,一臉的高人相。

「能不能教我?」費一度可是不恥下問了。

「教你可以。」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你學不會,不要學了。」費青山突然擺了擺手。

「大哥,一度如今不是曾經六段了,有什麼秘技他學不會。你們武功一塊我雖說不太懂。但再難學的秘技工夫久了終有能揣摩透的一天。」費一桓問道,彷彿來了興味似的。

「是啊,葉凡都講教了,怎樣一度反而學不會了?」費滿天居然也講話了。

兩個老傢伙,戲演得真像,想探我底了。葉老大在心裡鄙視了兩人一下,嘴卻是閉得緊緊的不吭聲。

「這是個層次成績,等一度達到那種高度了,自然就會了。你看看,就是這個樣子的。」費青山一伸手,葉凡跟前那杯子居然騰空飛到了空中,在空中顛簸的翻了兩個筋斗,漸漸的下降在了葉凡跟前。兇猛的就是,茶杯中的茶水,那是一滴都沒撒出來。剛才葉凡滑動時,那茶水還撒了幾滴出來。功力的高低,手法運用的嫻熟,這個,一比之下一目然。

「大哥的意思是葉凡曾經達到你這種高度了?」費一桓很關心這個成績。

「呵呵。」費青山笑了笑,看了葉凡一眼,突然,那臉一板,哼道,「小子,有屁快放。我知道,你在待價而沽是不是?」

「講吧,只需你能開出的條件,我們費家能辦到的。你要個省長,我叫一桓給你弄來。」費長天啟齒了,為了費家跟橫斷家的比試,老太爺也是放低了身姿。

「爸,這個我可是做不到。葉凡才多大,弄個省長,我這中紀委的還要不要當?」費一桓咂了咂嘴,還是沒憋住講了出來。

「做不到也得做,除非,你分開費家。」費長天冷冷哼道,一雙犀利的目光狠狠地瞪了這個二兒子一眼。

費一桓不吭聲了,看來,老爺子發脾氣了。

「呵呵,省長,我暫時不敢想。我有二個條件。」葉凡講到這裡看了費長天一眼。

「講1費長天從老嘴裡出了一個字。

「蘇家的蘇留芳小姐跟我徒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要明白其中糾葛,要求費家認可蘇小姐。

當前,徒弟回來后,希望費家能重新接納他們倆個。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我得拜託費一聲。

聽說粵東如今還缺一個省委副地位。南福省紀委鐵托同志有這個意向。

假設費沒有意見的話,能不能見他一面。」葉凡表情慎重,講出了條件來。

「就這點?」費青山問道。

「你的第二個條件我答應。」費一桓想都沒想,直接回了話。

「謝謝費照顧。」葉凡站起來躬身來了一下[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