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唐主席問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九十三章唐主席問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由於能進這裡的,出口車子的話至少也得是奧迪。 而國產的,普通都是紅旗了。開桑塔納2000的人想進這裡,彷彿武警少校還沒見過幾個。自然,有些發愣了。

不過,少校雖說心裡疑惑,但也絕不敢缺了禮數。由於,這外頭也有另類的傢伙。

那些共和國的太子爺們啥hua樣玩不出來。也許,人家就喜歡開桑塔納,沒準兒開拖延機都有能夠。所以,你有啥辦法。而且,能無時機進這裡的,哪個不是硬把子。

「同志,請出示特別通行證,身份證,工作證。」反正,武警少校一個軍禮后,連問了幾種證件。

,「特別通行證,這個,我沒有。工作證和身份證倒是有。」葉凡笑了笑,把皮包拿到膝蓋上手伸去掏證件。

「對不起,假設沒有特別通行證的話,其它什麼證件都沒用。還請你辦好了證件再來。」武警又是一個標準軍禮,還是很知禮數的。

,「你先看看這個行不行,不行的話我再去辦理。」葉凡揚了揚手中總參特別參謀那本證件。

「不是跟你講了,沒通行證其它證件都不行。」少校有些不耐煩了,嘴裡羅嗦著。不過,他看了看葉凡手中揚著的證件,還是接在了手中,翻開出來看了看。

神色登時變了變,一臉的驚惶。不過,這少校心思素質過硬。

馬上就恢復了過去。

而且,立刻一個嚴肅的立正,嘴裡說道:,「報告首長,雖說你這本證件是真的,但是,沒有通行證還是不能出來。不過,假設您能徵得外面首長贊同就可以出來了,我倒是可以給您聯絡一下。」

,「不用了,我直接打就行了。」葉凡擺了擺手打給了唐林。

不一會兒,武警值班室接到了電話。嗯啊了一陣子后沖葉凡又是一個軍禮講道:,「首長,您可以出來了。」

車子穩妥地停在了6號別墅前。

別墅前還有兩個武警,見唐林這半個主人出來迎接,倒也沒再為難葉凡。

進到別墅里發現唐昏主席這別墅的裝修風格傾向於古味兒和華夏的民族風格的隔合。並且,外頭並沒有多少西洋風味在外頭。

,「我哥在書房裡。」唐林看了葉凡一眼,講道,「我帶你上去。

「謝謝。」葉凡客氣的講著話,從皮包里掏出了二顆「龍低頭丸,。這個,自然是葉老大最新發明,他發現這「龍低頭丸,給那先前發明的春宮丸效果更好。

所以,這傢伙取了個很籠統的名字「龍低頭,男人那玩意兒稱作龍,勃起后不就「龍低頭,了,倒也貼合藥效。

,「老同窗這兩顆藥丸送給你了。」葉凡掏出一個拇指粗的白玉、

瓶子遞了過去。

「藥丸?」唐林嘴裡喃喃著,看了葉凡一眼,一時有些發愣了,這送酒送煙送補品送紅包的都有,怎樣還有人送「藥丸,。

「沒錯,就是兩顆藥丸。」葉凡笑了笑。

「這藥丸有來頭吧?能不能講講功效?」唐林知道,葉丹絕不會無故的搞出什麼藥丸來送人的,這東西一定珍貴。

比什麼煙酒珍貴得多。

,「這藥丸叫「龍低頭」純草藥配製的。傳說還是清宮秘方,是一個隱居的老道士配製的。我們用過很久了,沒一點哥作用。要講藥效。

這麼講吧,偉哥你應該知道。偉哥有昏作用用起來不怎樣安全。而這「龍低頭,相對比偉哥好用。

無雷作用而且藥效的持久xing很好。放心,有雷作用的東西我不敢拿來送禮的。

而且,這藥丸沒地兒來的。給你找個證人,公安部哥部長鐵占雄你知道的,他跟我關係很鐵。剛才不斷逼著我再給他一顆。不過,我就剩這兩顆了。所以就給了他兩顆。

當然,假設不放心。我發出來。」葉凡一臉正徑,講道。

,「老同窗拿來了還好意思發出去。這東西,我收下了。龍低頭講得好。不知道一早晨能抬幾次頭?」唐林來了興味,伸手接過了玉瓶子,倒出藥丸來還放在鼻孔處聞了聞。

這傢伙知道葉凡不敢騙本人。唐林置信,葉凡是清楚的,騙本人的結果是很嚴重的。

「三次沒成績,這個,也要看歲數跟人的體質。體質強的假設年青的話,四五次都沒成績。

像唐部長這種年齡不算大,合理年。四次相對沒成績的。」葉凡非常一定,講道,看了唐林一眼,又講道,「當然,不能夜夜笙哥,那樣也不好。什麼東西都考究個度數,過度就會壞事。

這兩顆藥丸,最好是隔一個禮拜再用第二顆。假設延續著用,就是這藥丸沒有昏作用,你自個兒也得累圬了是不是?」

「呵呵。」唐林乾笑了一聲,隨手就把玉瓶塞進了ku兜里。爾後,較熱情的把葉凡帶到了二摟的書房處。

只能講較熱情,回為倆人雖說是黨校同窗。但並沒有多少交情,更何況,在中央黨校學習那段工夫里倆人曾經是對手。心裡長了疙瘩,自然不是那般容易好的。

,「你出來吧,我就不出來了。」唐林點了點頭,走了。不過,葉凡發現這傢伙手不斷在放玉瓶的那個ku兜里探索著。估量是急不可耐,想找人試試藥xing了。

,「老唐同志,還ting猴急的。」

葉凡心裡想著,悄然的叩了下門,講起來,葉老大此刻的心境還是相當緊張的。比見費一桓這個中紀委書記緊張得多。

畢竟,見過費一桓的次數多,而且。由於徒弟費方成的關係跟費家彷彿更親密一些。再加上去的次數多了,自然就也放鬆了許多。

,「出去1外面傳來唐浩東那宏沉的聲響。

葉凡悄然推開門,發現唐浩東的書房陳設很複雜。一張很大的辦公桌除外,就剩下背後一個很大的書櫥了以及幾把轉椅子。

「你就坐我對面吧。」唐浩東指了指書桌對面那把轉椅子。

不久,一個阿姨泡了茶出去后悄然放下,爾前進了出去並帶上了門。

「唐主席,葉凡給您拜個晚年。」葉凡站了起來,一個恭敬的躬身,嘴裡講道。

,「嗯,過年好。」唐浩東倒也看了葉凡一眼,應了一聲。講道」「坐吧。」

等葉凡坐下后,唐浩東臉變得嚴肅了起來,講道:「知道我為什麼叫你來嗎?」

,「不清楚?」葉凡老實的點了點頭,端正的坐著。

,「去海東也有個把月了吧,在海東都發現了什麼?」唐浩東淡淡哼聲道。

怪了,唐主席怎樣會問這個,有些詭異。葉老大可是犯難了,不知該如何答覆。

不過,此刻又不能拖太久,想了想,葉凡牙一咬,決議先探探,於是講道:「海東的礦業很發達,是海東經濟發展的支柱產業,財政那一塊有六成的支出是從礦業收下去的。」

,「嗯1唐浩東點了點頭,面上很是安靜,不過,葉凡的鷹眼還是發現了唐浩東昏主席那眉毛間一些纖細的變化,彷彿悄然皺了下眉。

假設沒有鷹眼是看不出來的。

怪了,難道唐哥席叫我來就是想問礦業的事?結合費一桓以及費滿天的講的話。

小葉同志一下子心裡沉到底了,心說是不是海東礦業污染的成績曾經有人捅到唐哥主席這邊了。這可是捅破天的事,層次太高了。

假設真是這樣,那這話該怎樣樣答覆。

講真話的話一定得挨批,講假話一定有唬弄指導的嫌疑。而且,

唐浩東親身過問此事了,那xing質曾經很嚴重了。

葉老大心裡一咬牙,決議假話實講,嘴裡說道:,「不過,經濟的發展也帶來了一些哥面的影響。

比如,採礦業發達,繁殖的成績就是留下了一堆礦渣,挖空了土地,而與之配套的煉礦企業產生的污染成績也非常的嚴重。

剛到海東時我就到下邊市縣去巡視了一下,由於,費滿天書記在我下到海東時有親身交待。

要求我直面海東的礦業污染成績。要下大決計整治海東的礦業污染,還老百姓一個明凈的天空。而且,當時,費書記有嚴肅交待,假設海東的礦業污染處理不了,就要挪屁股摘帽子。」

葉凡如此講也是為費滿天捧捧場子了。剛講到這裡,唐浩東倒是點了點頭,講道:,「滿天同志很注重環境嘛1他看了看葉凡,又講道」「那你這段工夫是怎樣做的,又有什麼打算?」

不過,葉凡的鷹眼發現,唐雷主席那眉頭彷彿悄然的鬆了一點。

葉老大知道本人賭對了。

於是,愈加老實的講道:「唐主席,我舉個特例。就是海東市所屬的唯逐一個縣級市青牛市。

該市的財政支出佔了整個海東的二成左右。是我們海東財政的次要來源之一。

那天下去后第三天我就下到了青牛市,該市工業園區一塊做得很好,污染控制在了可控的範圍內。

後來一調查才知道,這些只是表面文章,而真正的污染卻是在青牛市下邊的太良溪下邊跟明溪交匯后連著順昌市的東陽縣那一截。

那截的溪水那是發黑髮臭,顏色紫中帶綠,綠中發黑。那臭味,說句動聽點,就是我這個海東市的代市長都看不過去了。

這水,人家東陽縣以及邊下還有好幾個市都要用來作為飲用水的」葉凡把調查到的狀況具實的彙報給了唐浩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