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叫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叫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1更到,新的一月新氣像,狗子向大家問個好。 討張『保底』,明天每隔半個小時爆一更,連爆『五』更,一句話,是兄弟的就把『保底』砸給狗子。狗子這個月想雄起,你們的就是『哥偉』。

「原來全是吹的,估量蝶舞根本就沒怎樣理會你。而是你自作多情是不是?」藍存鈞那臉板了起來,哼道。

「不管成不成,我就是看那個姓葉的不順眼。媽的,太翹皮了。憑什麼如此翹皮,要是沒有他,沒準兒蝶舞會跟我好上。有了他,八成沒戲。哥,你就幫我一回,搬走這塊臭石頭。不然的話,弟我可是本人出手了。你知道我的做事風格,到時哥少不得費事了。」藍信擇憤憤然罵道。

「算啦,不談這個了。不管怎樣講,我們藍家喜歡的女人,是不能隨便讓外人搶走的。

既然葉市長要跟我們藍家掰掰手段。沒關係,開年後,哥抽空去海東走走。

我倒,難道海東就不要進出口貿易了?」藍存鈞口吻很大,抬腳飛踢,旁邊一個重達幾百斤的石碾子居然像拋皮球普通彈到了幾十米開外,砸中一顆樹,嚓一聲。碗口粗的樹登時就斷了。

轉爾,他衝堂弟講道,「這裡是你搞成這個樣子的,馬上本人動手收拾了。不然,小心哥的拳頭。」

「我知道1藍信擇雙眼放彩,自然是決計大作。看了看堂哥一眼,問道,「哥,五台山那個掃地的老和尚看來真是兇猛。哥如今到幾段了?」

「放肆,我徒弟掃地,那是由於他喜歡掃地,哪容得你在這裡呱燥?」藍存鈞臉一寒訓道。

「不講了。」藍信擇趕緊說道。

旋即,藍存鈞進了大堂廳里。發現父親藍平峰居然還坐在木沙發上。

「爸,這麼晚了,還不睡?」藍存鈞問候道。

「剛才彷彿聽到你跟信擇在講話,彷彿是他跟費家那位姑娘出什麼事了是不是?」藍平峰是很少回老家的,普通都住在市委常委樓里的。

「年青人的一些事,爸,你就不要問了,這事,我去擺平就是了。」藍存鈞淡淡講道。由於,父親的事太多了,他不想再給他添費事。

「存鈞,信擇有這個時機,你要幫他抓住才是。」藍平峰就講了這麼一句,爾後轉身上樓休息去了。

「強扭的瓜不甜,再說,費家那位小姐是那麼好拿下的嗎?唉……老頭子交待的,總得去促成。」藍存鈞嘆了口吻回到了房間,m了下那個平頭,一屁股坐在了那鋪寬達二米多的豪華大chung上,這廝,感覺有些煩。

雙眼不由得落在牆壁上的一幅油畫上,畫中那女子穿著一身旗袍式衣裙,眉毛彎如彎月,一雙眼睛彷彿會含情似的正望著藍存鈞。

「林兒,你講要到南福去,我攔不住你,你還是去了。幾年了,我不敢問你的下落。

我真不敢打聽,就怕打聽了后就會來找你。那件事,真是你誤解了,不過,我也有錯在先。

我錯了!不知你如今過得好不好,瘦了沒有,有沒人欺負你。我想應該不會。

京城蘇家出來的蘇大小姐,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去欺負你。假設真受了欺負,你打電話給我好嗎,看我……」自言自語到前面時,藍存鈞雙眼彈射出的是一縷寒光,能刺人肌膚的煞氣。

轉爾,藍存鈞彷彿下定了決計,打起了電話,問道:「蘇小姐如今什麼地方?」

「她到南福省的海東市發展了,組建了『地堂鳥集團』,旗下的子公司有好幾個,行業觸及服裝、銅業、鞋業等,而海氏會所』支出很不錯。是『地堂鳥集團』的次要支出來源。」外面一個低沉的男了聲響講道。

「有沒什麼人去so擾她?」藍存鈞哼道。

「so擾,哪個敢。剛到海東創業那段工夫。有些政府官員以及一些當地混子想借蘇小姐辦什麼事的時分揩油。不過,這些人全被高潛收拾了。如今嘛,更沒人敢去打蘇小姐主意了。要知道,高潛的凶和狼性可是出了名望的。如今這小子在海東可是大哥級人物了。不過,不過……」外面聲響有些遲疑。

「不過什麼,有話快講,我這個人最不喜歡嗦。」藍存鈞眉頭皺了皺,哼道。

「前次,也不知怎樣回事,小姐跟海東新來的葉市長發生了點小衝突。」電話那頭聲響講道。

「怎樣回事,又是他?」藍存鈞眉頭皺得更緊了,想不到堂弟要找葉凡費事。而本人不斷心愛的女子居然也要找他費事。

「那天葉凡到市裡上任,蘇小姐有個乾弟弟叫蘇牛蛋……不過,後來蘇小姐去找了葉市長,也不知在市長的辦公室里發生了什麼事。蘇小姐居然是全身**的跑著出來的。

嘴裡還不斷罵著混蛋!這事,只不過是蘇牛蛋的蠢蛋行為罷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後來,小姐親身出馬想保出蘇牛蛋來。好說好歹都沒用,不過,葉市長可是大條得很,欺負了人不說。

而且,估量海東局那個安奇也成了葉市長的走卒。大一點大事,硬是把人扣住到如今也沒放了。

傳說是葉市長發了狠話,要送蘇牛蛋進大獄。這個就有些太過了,不看僧面看佛面,這蘇家的臉子可是打不起。

再說,蘇牛蛋再蠢,但他也是姓『蘇』的。小姐的面子更是打不起。估量,這後頭還有大費事。聽說小姐最近很煩,不久在蘇氏會所跟葉凡又起了衝突。」女子聲響講道。

「起衝突,結果怎樣樣?」藍存鈞關心的問道。

「小姐……氣得差點砸了蘇氏會所大門。」那聲響小聲講道。

「混賬東西1藍存鈞是再也忍不住了,罵了一句。啪地一聲,那手機就給他砸在了牆壁上。

「敢欺負我的女人,葉凡,你死定了1藍存鈞彷彿在指牆發誓。

在費家跟費青山師伯苦練到了初九,葉凡回到了海東市,初十早上,開年後明天正式下班了。每次練功終了后,葉老大都能享遭到費蝶舞那柔軟的搓背澡。

而且,葉凡要分開的最後一次,費蝶舞還在浴池邊彈起了古琴。試想想,一個身穿火紅肚兜,超短k的姑娘在撫琴。

而旁邊蒸氣騰騰,一個木池裡還斜躺著一個赤lu得僅剩下一條短k的年青人。那是怎樣樣的一種旖旎場景。

當然,葉老大坐在了市政府的辦公室里。還在回味著那種粉紅的洗澡,嘴裡喃喃道,「惋惜了,就洗了兩次。沒工夫啊?這當官,也是身不由已了。連洗個澡都不自在,煩人啊1

這時,電話響了。

一接通,傳來市委組織部長賈異雄同志的笑聲道:「開年下班,異雄給市長討個吉利。」

「討點吉利,好好,異雄部長,大家都吉利1葉老大開心的笑了,這開年後第一次坐在代表著市長權益的椅子上,居然擁有了這麼好的一個末尾。

賈異雄肯來電話,那就有點意思了。要不是喬家大院那一幕相會,賈異雄怎樣能夠來電話向本人問候。

「呵呵。」賈異雄點了點頭,不一會兒,講道,「市長,關於旺夫溪規劃項目方案曾經在市裡傳開了。」

「傳就傳吧,反正遲早都要讓大家知道。再說了,市政府班子都經過,曾經下發文件的事,難道還能保密下去。」葉凡淡淡說道。

「本來傳出去也沒什麼不好,也好讓某些人做些預備,早做打算。比如,本來想在旺夫溪旁建房的市民們就得打算好了。

不然,假設是違章修建的話還得被拆了是不是?不過,總是有極少的人他們的腦子動歪了。

市長剛回來能夠還不清楚,在春節時期,旺夫溪兩岸可是繁華得很。」賈異雄言外之意。

「繁華得很,異雄部長不會是跟我講春節四處張燈節彩很繁華吧?」葉凡淡淡講道,心裡卻是一驚,估量有事發生了。

由於賈異雄姓『賈』,這個『賈』跟那個『假』是諧音,所以,普通的同志都不敢叫他『賈部長』,只能以『異雄部長』相稱了。

「不是那個繁華,市長,你去走走就知道了。事情相當的嚴重,再不制止就怕會惹出更多的事端了。

而且,關於旺夫溪整治一事,市委這頭也是意見有些分歧。這過了一個春節,彷彿人的思想都有些改變。

所以,市長還是抓緊點,早點把方案擺在常委會上討論經過為好。就怕節外生枝啊!

更何況,早點經過的話水利部那邊也好早做打算。」賈異雄的口吻變得有些憂慮。由於水利部部長是賈異雄的舅舅。

「謝謝。」葉凡講完后掛了電話,馬上沖外邊的秘書李木叫道:「李木,叫友和主任馬上過去。」

「市長,要不要叫車?」李木一臉恭敬,問道。

「不用了,走路。」葉凡擺了擺手,李木是李玉的親哥哥,開年先人事關係從省委辦公廳秘書處調整到了海東市市政府辦,任葉凡的專職秘書。

最開心的就是李玉姑娘了,聽說前幾天送哥哥李木上去時不斷在打聽葉市長的下落。

不過,普通人都不知道市長去啥地方了。李玉姑娘只好怏怏然回去了。不過,剛轉到半路,聽說市長回到海東了。李玉姑娘居然下了中巴,包了部車子趕回了海東。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