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那小子回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那小子回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還在察看著李木,假設用得不隨手的話,即使是李玉再怎樣央求,葉凡也不會用他的。

不過,李木給葉凡留下的初次印象很不錯。雖說講話不多,但手腳敏捷。而且,不斷對本人都恭敬著。

,「李木,住的地方落實上去沒有?」葉凡問道。

,「於主任都辦好了,還給了二室一廳的房子。我一個人住著覺得太寬了,不如換一套一室一廳的。」李木看了葉凡一眼,恭敬的答道。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於友和這個市政府辦主任如此做,自然是在向本人示好。

由於,李木是本人交待於友和向省委辦公廳要人的。於友和自然揣摩出什麼滋味來了。

所以,自然得特別照顧著李木了。像李木如今還只是個科員,按級別來講是不能分到如此好的房子的。

不過,李木的懂事也讓葉老大感覺欣喜。普通的年青人,哪會嫌房子太寬,只會嫌房間太少還差不多。

李木分明講的話是願意之語,但是,葉凡卻是個人會到李木怕給本人添費事。這市政府也複雜著,不干事盡講閑話的角色是很多的。

「呵呵,怎樣會太寬呢。過段工夫,把老婆接過去,你到時還會嫌房間太少了呢?」葉凡笑了。

「我我們還沒結婚,只是訂婚。」李木臉一紅,講道。

「那就找個工夫,差不多就結了吧。」葉凡笑道。

不一會兒,於友和到了。

「我們三個出去走走,聽說海東的年過得很「繁華,。」葉凡講道,看了於友和一眼,那個「繁華,二字發音特別的重。

於友和很分明的一愣之後,臉一下子有些紅了。看了葉凡一眼,

講道:,「市長,我工作沒做到家。這事,我本該早向你彙報了。」

「什麼事」這大過年的還有什麼事?」葉老大斜瞄了於友和一眼,淡淡哼道,自然是在隱晦的敲打於友和。和著這事人家賈部長都知會了,你於友和作為市政府的大管家,不能夠不知道這事的。你知道了還不報下去,那心思就有些複雜了。

,「就是春節這段工夫,自從市政府要整治旺夫溪的事傳出去后。

違章修建如雨後春筍,太猖狂了。

這段工夫又在放假,各個部門根本上都處於一種停滯形狀。我也回了老家幾地利間。

一回來才發現了這種狀況曾經是昨天的事了。市長,這事,我向你檢討,沒有及時向您彙報工作。」於友和態度還是相當誠懇的。

「過節嘛」也怪不得你。」葉凡淡淡搖了搖頭,講道,「他們打的好主意」一個個都把目光投向了拆遷的補償款子上。對於這種狀況,友和同志,你講講,有什麼好辦法控制住?」

「很難1於友和皺了皺眉,搖了搖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歷年來市政樹立」街道改造,小區改建,老城區拆遷等等是市裡最難的工作。

人家建上去了,硬要拆掉,這就繁殖了許多的大成績。這房子關係著老百姓的生活。

也許」人家活了一輩子就省下了一這鼻一座房子,要拆了不是跟要他們命也差不多。

本來,我們是有合理棱些違章樹立全沒有準建證。

但是,我們的國情就是如此?有些事,就是規章制度在它們面前也有些慘白有力。」

講到這裡,於友和又看了葉凡一眼。

,「詳細講講?」葉凡問道。

,「老百姓最喜歡搞一些既成理想的事」就像是霸王硬上弓的那種講的「生米煮成熟飯,。

而且,搶建的人不在多數。他們擰成一股繩跟政府對抗。而且,這些人」他們沒有犯法,又不能叫公安機英出面強行抓人。

他們是老百姓」你叫人去拆,他們就肇事。這老百姓結成伙肇事,歷年來都是政府最頭疼的事。

而且,如今的老百姓很聰明。他們肇事總會找到理由的。比如,對於市政府那一塊工作不滿等等。

幹部們最怕他們糾結起來肇事了。下面指導一旦知道了這事。不管對與錯,首先就是先打市政府一頓板子再說。而且,像那些釘子戶,暴力抗法的更是難纏人物。」於友和一臉難色講道。

,「等市委一經過旺夫溪整治的方案,馬上舉動。不管觸及到什麼,新搶建的先全拆了再說,而且,補償方面,一分錢不給。

至於以前的違章修建,視狀況給一些補償,還是得拆。

友和,你馬上擬定個告訴出來多貼幾份,還在電視台也給打個招呼。

要求旺夫溪兩岸不準再建任何修建,土地局不準再審批任何項目。

不然,誰審批誰擔任。」葉凡一臉嚴肅,講道。口吻,是非常的強硬.

,「哥,葉凡回來了。」電話外頭講話的是一個中年f人,電話是打給水州鳳氏家族的掌舵人鳳騰空的。

這女人,雖說人都快40了,不過,看上去還是有些風韻的。還淡淡的瞄了眉毛,施了薄粉。

此f人名叫鳳英,是海東市市樹立局常務哥局長,市樹立局真正的二把手。

聽說就是局長任方成同志常常都會讓著她點。

到底什麼緣由,這女人,是有一些傳聞的。

不過,這女人,長相只能講是中等,xing脯也不是很大,至於屁股,倒是tng性感的。假設真有傳聞,那傳聞中的人目光看來也不咋的了。

「什麼時分回來的?」鳳騰空緊跟著問道。

「巧回到海東,早上回來的。」鳳英講道。

「有沒發現他井一些異狀?」鳳騰空問道。

「什麼異狀?」鳳英不明白。

,恍如,走路有些費勁,是不是受過傷什麼?」鳳騰空引導道。

「看不出來,走路穩健,一點不拖泥帶水的。而且,剛進市政府就面帶愁容,跟各個向他拜年的工作人員回應著打著招呼。彷彿,心境蠻不錯的。」鳳英講道。

「怪了1鳳騰空嘴裡喃喃了一句,自然是怪哉葉凡同志為什麼好得如此之快,轉爾,講道」「你那邊的事都安排好了沒有?」

,「全按哥的要求安排的,置信,夠他忙活一陣子了。」鳳英淡淡哼道。此刻,這女人身上,居然充滿了一股子霸殺之氣。似乎瞬間變了個人似的。

,「你這可是直面跟他比賽了,就不怕他捋了你?」鳳騰空有些關切,講道。

「就他,捋我帽子,他有那個本事嗎?」鳳英冷冷哼道。

「講得好,他有哪個本事嗎?你記住,不怪採取什麼辦法,盡量拖住他。我們要讓他疲於奔命,無瑕應該其它事才行。」鳳騰空慎重交待道。

「我明白,市政府要忙的事太多了。老百姓的一舉一動都牽扯著市政府的神經。放心哥,就這旺夫溪就夠他忙活一陣子了。而且,哥你不是還留得有先手,到時一放開,咯咯,葉凡,估量得跳腳了。」鳳英居然陰陰的笑了。

,「嗯1鳳騰空應該了一聲放下了電話。轉頭講道」「把信秋和他們都叫來。」

不一會兒,鳳騰空的大兒子鳳信秋,二兒子鳳九飛以及鳳騰空的弟弟鳳弘德,侄兒鳳海星,堂侄兒鳳平天等鳳家相當有份量的中心族人都進了鳳家大廳。

鳳騰空一臉嚴肅的掃了大家一眼,講道:,「這次的事是我們家最高秘密的事,你們先前也知道了。就是馬六甲海峽的事,這事關係著我們家生死存亡。你們別以為我鳳騰空在信口開河,相對不是。」

「哥,我們都知道這事的嚴重性。威敗在此一舉。」鳳弘德一臉凝重講道。

,「大伯,盧家格鬥實力下降得很兇猛,如今連一個六段高手都沒有,我們怕他們幹什麼?他們派出護船的最多三四段樣子。就我們家信秋大哥,還有二叔出馬就夠了。」堂侄兒鳳平天相當大條,哼道。

,「平天,你得改改你這種大條的習氣。盧家再衰敗,但他們曾經也是一隻虎。假設輕敵了,假設船上有高手怎樣辦?所以,這事一定要方案縝密,相對不能有絲毫馬虎。」鳳弘德一臉嚴肅,訓叱鳳平天道。

「信秋,海東那邊公司的事弄好了沒有?」鳳騰空轉頭問兒子道。

「正在實施,估量不用多久就能完全方案好。」講到這時在,鳳信秋一臉正色對鳳騰空講道」「爸,堂姑到底行不行?」

,「你疑心她的才能還是她的級別職位?」鳳騰空問道。

,「她在海東市樹立局裡不就一個常務哥局長,一個正處級級別罷了。還不能算是一把手,在局要她能當家嗎?

她本人講是曾經片面撤網把事辦妥了。我也查過,的確都辦妥了。不過,既然葉凡回來了。

他在知道這預先,定必暴跳如雷。到時,旺夫溪整治的項目在海東市常委會上一經過。

他葉凡立馬可以根據這個捋了堂姑帽子。堂姑真的一倒,海東那邊可就少了一個帖心人。」鳳信秋有些擔憂這個。

,「爸,聽說葉凡也不過才三四段程度。乾脆我帶上海星,平天,我們三個暗中把葉凡打殘算啦。

何必休息堂姑這麼費勁,假設弄得最後堂姑丟了帽半,我們鳳家臉上可是沒光榮的。

而且,鳳英堂姑對我們家很好,我們可不能看到她遭到損傷了。」這時,鳳九飛不屑地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