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零二章阮司令的態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零二章阮司令的態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哼1阮飛兒哼了一聲,倒也不敢不聽父親的話。 不過」當茶杯擱葉老大桌前時,那是「嚓,地一聲重響,自然是阮飛兒小姐在發脾氣了。

葉凡也不計較,沖她還淡淡的笑了笑。隨手從楓在桌上的皮包里掏出一瓶子來。笑道:「一顆小藥丸,阮姑娘收下吧。」

「不稀罕1阮飛兒掃了那小瓶子一眼,冷哼道。而且,是一臉的鄙夷樣子。

「飛兒,市長送的應該是好東西。收下吧。」這時,坐對面的陸」

一進司令員看了看女兒一眼,淡淡笑道。

「爸,我沒病,吃什麼葯。這世道,我就不明白了。怎樣連葯都拿來送,難道是希望我們生玻也不知市長大人安的是什麼心思了?」際飛兒這話可是有些毒了。

「怎樣講話的1阮一進那臉一板沖著女兒要發脾氣了。

「沒事,阮司令,不要我發出就走了。」葉凡悄然擺了擺手,看了父女倆一眼,笑道,「不過,給你們解釋一下,以免誤解了。這藥丸,其實不是用來吃的,是擦臉用的。」

「擦臉?」阮一進看著葉凡,倒是來了點興味。

「其實,講白點就是女人美容用特殊產品。」葉凡淡淡笑道。

「狗屁膏藥也拿來唬弄人,要是美容不成給毀容了那就慘了。」

阮飛兒不屑的講道,看了葉凡一眼,指著那瓶子講道,「你這葯叫什麼,有國度葯監局的答應證沒有。有沒臨床實驗過」

「這葯,叫後宮玉顏丸。傳說是清宮秘方,女人常常運用,皮膚會呈顯玉質光澤。不過,這葯很少見」想常常用也沒得來。當然,這個,是一個老道士用純草藥配製的。要講國度答應,沒有。」葉凡剛講到這裡。

阮飛兒居然笑了,講道,「你就吹吧,還弄出一高人老道士來。

是不是還要來點那老道士是武當派的高人隱士。你這藥丸萬金難求什麼的。無非就是一土郎中自配的草藥丸罷了。吹得如此神奇,那鄉下姑娘全成皇後娘娘了,咯咯咯你想把我當白老鼠,當實驗品。」

阮飛兒小聲笑了,得意不已。她覺得這番話講得特別的有程度。

完全可以駁了葉凡的面子。

「當白老鼠,實驗品。呵呵呵,好多相當有名望的女子相當這白老鼠都沒這時機呢。」葉凡同志斜瞄了阮飛兒一眼,裝得一臉正派,講道。

「噢」有這種事,市長大人,你這牛皮快把天吹破了吧。我倒真想聽聽都有哪些個名人哭著喊著想當這隻白老鼠。簡直是荒唐得很。」阮飛兒根本就不信。怪事的是阮一進居然也看起繁華來了,並沒有再喝叱女兒什麼的。

「不不不1葉凡擺了擺手,講道,「我這人雖說偶然也會吹點小牛皮,但這事上,不吹牛。不然,你去問問我們南福省齊記的夫人風雅梅女士,是不是如此。要不是我下手得快,這顆藥丸,估量輪不到你了。既然不要,正好」下次回省裡帶給鳳姨了。」葉凡講著話,把藥瓶給重新往包里擱了。

「齊記,是不是齊振濤記?」這時,阮一進問道。

「沒錯,就是他。」葉凡講著,鷹眼余光中發現,阮飛兒那雙眼不斷在盯著本人的藥瓶子,面且,還咂了咂嘴。看來」齊夫人的名聲很有信譽度,阮飛兒分明是有些動心了。

她知道,在這件事上,葉凡絕不能夠亂扯蛋的。開玩笑,拿省委昏記的夫人開玩笑,那還要不要頭上帽子。不過,女人嘛!對於「美,這個詞,是她們永久的話題。

葉老大淡淡一笑,把藥瓶子給支出了皮包里。阮飛兒咂了咂嘴,葉凡發現,她朝著父親阮一進使了個眼色。不過,阮一進卻是裝著沒看見似的還悄然搖了搖頭。

「葉市長一到海東大刀闊斧,海東人民最近都在熱聊葉市長。」

阮三進笑道。

「呵呵,是在聊我。叫我「暴力市長,了。估量,批判多於讚揚吧。」葉凡笑道。

「暴力,該暴力的地方就得暴力。這要看什麼場合,對於某些壞亂份子還不用些暴力,難道眼見著他們沖我們下手?」阮一進哼道。

「最近市政府出台了整治旺夫溪的方案,阮司令有什麼看法?」葉凡問道。

「旺夫溪,早就該整治了。97年那場大洪水,其它不要講,我們這些當兵的體會最深了。那水凶啊,當年死了幾十個人,其中,有六個是我們的兵。為了救人,他們「去,了。要是旺夫溪老早就整治好,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了。」講到這裡,阮一進眉頭皺著,嘆了口吻。

知道。阮一進如此講,那就是贊同支持本人的方案了。

有些事,不需求講得太明白,一點就透了。

這時,一個長相嚴肅的婦人從外邊出去。

,「媽,你回來啦?」阮飛兒一看,高興的跑了過去拉著那婦人的手。

「這位是葉市長,蔡月。」阮一進笑著引見道。

「你好市長。」蔡月上前打了個招呼就被阮飛兒拉到房間嘀咕去了。

葉凡跟阮一進閑扯了一些後站起來預備告辭,反正目的達到了,置信阮一進曾經明白本人意思了。

這時,蔡月走了出來,笑著說道:「市長,聽說你有什麼後宮玉顏丸,連齊記的夫人都很推崇。」

,「我這裡就剩下一顆了,你合著水塗抹在臉上就行了。效果應該還不錯的。」葉凡把瓶子拿了出來遞了過去,心裡明白。估量是阮飛兒在搗鼓出母親來要藥丸了。

,「那謝謝了。」蔡月也沒矯情,直接納了。

,「際司令,這藥酒對你的老寒tui有益處。走之前,這樣,你伸tui出來,我給你扎幾針試試。」葉凡笑道。

「市長還會治病,真是長見識了。」阮一進笑了,走進房間,一會兒就出來了,換了身寬鬆的衣服。由於,阮一進置信,葉凡作為市長,絕不會信口開河的。市長就是一種招牌。

「年輕時跟一個郎中學了一點草藥扎針之術,感覺還湊和。」葉凡笑著,麻溜地發揮出內勁給針消了毒,幾針下去,阮一進突然shen吟了一聲。

「怎樣樣,是不是有感覺了?」葉凡笑道。

「麻susu的外頭彷彿會發熱,相當的舒適。」阮一進笑道,眼中lu出的是詫異。

,「那就好,扎得幾次,再療養上半年,你這老寒tui,應該會差不多了。」葉凡輕鬆的笑道。

走時,阮一進不斷送到了軍分區的大門口。

葉凡的車子剛開出軍分區不久,就接到一個電話,外頭一個低沉的女子聲響講道:「你是葉凡市長吧?」

,「嗯,我是,你是?」葉凡客氣的問道。

,「我是誰你沒有必要知道,但是,我想告訴你一件感興味的事。」

女子聲響壓制著講道。

「噢,講來聽聽?」葉凡淡淡問道。

「那天你來上任,是不是遭到蘇牛蛋的圍攻了。這事到底怎樣回事,市土地局的崔青局長應該知道一些,而市土地局的陳冬哥局長是崔青的鐵竿跟班,崔青知道的事,陳冬應該也知道一點。」那個聲響一講完后就掛了電話。

,「崔青同志,原來是你在搞鬼。」葉老大嘀咕了一句開車直奔市委記范遠的住處而去。

范遠也沒住市委常委樓,聽高華秘書長講是住在一座老舊的老宅院里。葉凡開車到了范遠的住處時,發現還真如高華同志所講的那樣,

范記的住處還真是老舊。而且,是磚木結構的老宅子。

不過,對於范遠同志是真清廉還是在裝樣子,葉凡也不想去細究。

提著兩瓶酒就上去叩門了。

不久進了大廳。

單方應酬了幾句客套話后坐了上去。

,「范記,我是來向你彙報關於旺夫溪整治方案的。」葉凡講道。

「你們的方案年前我都看過了,我完全贊同你的想法。不過,這麼大的事一定得放在市常委會上討論一下。不然,觸及到方方面面的事不怎樣益處理。」范遠直接講道。

「范記,這事不能再拖了。我央求明天招開常委會討論此方案。一旦市委經當時就能構成正式文件上報省里甚至部里。旺夫溪整治是個銷金窩,沒有錢可是辦不了事。我還想到省里部里要錢去。而且,如今,這方案還沒有實施,曾經出現了好多件相當順手的成績。」葉凡講道。

「行,那就明天了。」范遠倒也沒為難葉凡,點頭了。

「還有一件大事想向你彙報一下。」葉凡看著范遠。

「你說。」范遠也盯著葉凡。

,「旺夫溪項目還沒正式實施前,市政府那邊班子會議曾經經過了。

而且,曾經構成正式文件下發到各個有關的部門。不過,從我了解到的狀況看,不容悲觀,甚至,相當的蹩腳。」葉凡皺起了眉頭。

,「噢,發生了什麼事?」范遠神色也嚴肅了起來。

你就裝吧,你會不知道,鬼才置信,葉老大心裡鄙視了范遠同志一句,嘴裡把樹立局以及市土地管理局違規批地的事給抖落了出來。

范遠聽后墮入了沉思當中,良久,看了葉凡一眼,問道:,「你的意思是要拿下樹立局的常務昏局長鳳英同志?[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