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零五章蘇林兒的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蘇林兒的手段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蘇林兒的手段

「劉一標,怎麼可能?他雖說是財政局局長,在市裡各大局裡頭也是數得上號的財神爺。

要說在問他要錢的時候他能耍些手段卡卡殼或者拖拖噹噹。但是,任命常務副局長,這可是市委組織部,市常委會的事。

再怎麼講也輪不到他來指手劃腳。更何況,他連一個副廳級幹部都不算?」葉凡有些不明白了。

「呵呵,不是這麼講。劉一標跟張明森同志關係很鐵。其實,劉一標就是張明森同志給推上去的。」劉真梅淡淡笑道。

「這倒怪了,范遠同志怎麼會如此的好講話?」葉凡故意的搖了搖頭。

「呵呵,當時各有利益交割罷了,講起來在體制內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打從人類社會開始就存在著交易,只是交易的層次和話題不一樣罷了。」劉真梅笑道,當時的情況她倒是不願意吐l的。

「我想也是吧。」葉凡點了點頭,看了劉真梅一眼,問道,「這事,估計劉已經有腹稿了。」

「最大的阻力當然在范身上了,說句實話,財政局這一攤子,市裡哪位同志都想插手。畢竟,錢是最重要的事。有了錢才好辦事,能支使一個守著全市錢袋子的人,那就好辦事得多了。」劉真梅講道。

「嗯,特別是對於我這個市長來講,尤其重要。」葉凡點了點頭。

「其實,我的目標不在市財政局。常務副局長那個位置太重要了,估計,范那一塊的阻力太大了。而且,他肯定要拿下這個位置的。」劉真梅皺了下眉頭,講道。

「你是講這個位置,范心中已經有合適的人選了?」葉凡問道。

「大概是吧。」劉真梅講道。

「那這事,王龍東同志怎麼安排。不會是劉想來個聲東擊西,另有打算吧?」葉凡也不是傻子,轉爾就明白了,笑道。

「呵呵,葉市長高明,我這小手段難以瞞過你的。」劉真梅瞄了葉凡一眼,倒彼有一股子風味。

這女人,穿著相當的樸素,咋一看倒像是一村姑。不過,劉真梅身上又有著一種高學歷的氣質。

所以,她這個假村姑倒是別有風味,是融合了高學歷的村姑。而且,30歲了還沒結婚,還能坐上現在這麼重要的位置,葉老大倒是很佩服這個女人。

「講目標吧。」葉凡直白地問道。

「桃木縣縣長左一權已經聯繫好了單位,開年以來,他已經到省里報道了。」劉真梅說道。

「原來如此,劉是給王龍東同志瞧中了桃木縣縣長位置。好地方啊,其實,講起來我也是海江大學畢業的。」葉凡突然笑道。

「實在沒想到,看來,龍東同志這次是走好運了。居然能碰上大學同學。」劉真梅的眉頭舒展開了。

「呵呵,同學嘛,難得遇上幾個,互相幫襯著一點,應該的1葉凡淡淡的笑了,跟劉真梅對視了一眼,心照不宣。至於曾俊才夫妻,就是一旁的陪笑夫妻了。

「葉凡要拿下鳳英?」剛聽范遠講過後,市委副蔡貴權同志有些訝然的看著范遠同志。

「他的決心很大,這事,你叫我怎麼講。本來是想給個停職反省就是了,不過,葉市長的決心很大啊1范遠淡淡嘆息了一聲。

「鳳英這娘們也太囂張了,要是以著我的xng子,早一腳給她踢下去了。

范,不是我講她。就是我這個市委秘書長人家也沒瞧眼中。麻痹的。」高華同志居然也有些憤然樣子,看了范遠一眼,講道,「不過,這次既然是葉凡要拿下她。

呵呵,本人反倒是要保保鳳英同志了。犯錯嘛,誰沒有個。大錯小錯罷了。

而且,鳳英同志的錯,只能講是違規嘛!還算不上什麼大錯,捋人帽子,好像是過了一些。給個處分較恰當了。」

「敲打一下是應該的,拿帽子過了。」蔡權貴也是附著搖了搖頭。

「關鍵不在咱們身上,市長是鐵了心要拿下她。」范遠斜瞄了兩人一眼,淡淡的居然笑了。

「范的意思是要拿下?」高華問道。

「高老弟,你不是不知道鳳英的底子的。能拿下嗎?」蔡權貴冷冷哼了一聲。

「不能1高華乾脆利落地搖了搖頭,表情微微有些遺憾似的。

「我想,拿不拿下她,明天常委會上再說了。」范遠同志淡淡一笑,顯得有些神秘。

常務副市長張明森家裡。

「葉凡要拿下鳳英,估計范遠一夥會保他的。」張明森冷冷哼道。

「咱們這次倒是有些糾結了,按理講,應該保鳳英讓葉凡難受難受。他一個市長,當著那麼多幹部的面講了要捋鳳英帽子的。這下子捋不下來,他那臉,還能在海東擱下嗎?」常委、副市長孫道峰同志好像有自己的想法。

「保她,咱們不成了跟范遠同鼻出氣了?」張明森哼了一聲。

「不保她不是跟葉凡同鼻出氣了,而且,大長了葉凡氣勢。老張,咱們的機會可是不多,兩個月了,好幾次交手咱們並沒討到什麼好。再這樣下去,圈內幾位同志可是有些泄氣了。這樣很不好,氣這個東西,一定不能泄了,一泄就難再鼓起了。」孫道峰搖了搖頭。

「老孫,這次咱們得調整一下了。咱們的目標是推朱秀坐上財政局副局長位置。要把市裡這個錢袋子建設成鐵桶一般,以後,財政局的地盤在老劉和朱秀共同維護下,葉凡,他根本就沒有資格跟我們叫板了。」張明森態度強硬了起來。

「也有道理,范遠咱們是不可能雛了。倒是葉凡,這個光桿市長咱們有的是辦法。只要他不怕權力被全面架空,咱們就要讓他曉得,這海東,除了范遠以久,還有一個姓張的。」孫道峰點了點頭。

「老孫,不光是姓張的,是張孫。」張明森淡淡的笑了。心裡還是相當滿足的。

「呵呵。」孫道峰淡淡的笑了笑,心裡其實不是個滋味。這個,一直被張明森的yn影籠罩著,會爽快才怪?

「芳姐,你是越活越有風韻了。該不會是給男人滋潤成這樣的吧。」市委宣傳部長蘇芳的家裡,地堂鳥集團總裁蘇林兒拿著一張花藍s圍巾自往蘇芳脖頸上圍去。

「你個小妮子,也敢取笑你芳姐啊,是不是要討打。都二十好幾了,也不懂得找個男人滋潤一下。你芳姐都老太婆了,還講什麼滋潤?」蘇芳臉居然一紅,伸手在蘇林兒腰部捏了一下。

「哼!柳道才都做出這種事來了,難道芳姐還能看得下去。以著我的xng子,早叫高潛下去修理他了。芳姐還一直攔著,攔什麼?乾脆一腳把他踢了。這個狼心狗肺的傢伙,混蛋一個1蘇林兒臉瞬間變了,憤然哼道。

那是因為,前段時間。蘇芳的老公柳道才在iv抱著自己的姘頭正wn得甜m時剛好被蘇林兒的手下高潛瞧見了。

當時蘇林兒氣得沖了進圈了柳道才一個狠狠的耳刮子。本以為這事蘇芳知道了肯定馬上踢柳道才出局。想不到這種氣蘇芳也能受得下來。

本來,蘇林兒家在京城。而蘇芳雖說姓蘇,卻不是京城人氏。只能講倆人姓蘇而沒有屁關係。

不過,蘇林兒此女能量很大。剛創業那段時間,是絞盡腦汁想著辦法。

還是串上了蘇芳這條線。後來,蘇芳倒也伸手,幫襯著蘇林兒了許多忙。一來二去,幾年下來,倆人倒真好得像同穿一條k子的好姐妹了。

「算啦,人各有想法。夫妻本是同林鳥,真要變心各自飛吧。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林兒,你不是體制中人,有的事你不懂。在咱們這個體制中,對於一個官員來講,是很注重夫妻關係的。人家講,夫妻關係尚且處理不好,何來讓你管理一個市,甚至一個剩」蘇芳淡淡的講道。

「我懂,這個,就是人們常講的政治清白。像在提拔考察時,都會審查夫妻這一塊。如果還沒有結果,人家會認你嘴上,辦事不牢了。自然就得被人看輕了,咱們的體制,最注重的就是官員的資格。」蘇林兒恢復了常態,講道。

「你個丫頭,懂得的還不少。」蘇芳伸指在蘇林兒額角上戳了一下,笑道。轉爾問道,「蘇牛蛋的事處理得怎麼樣了?」

「還關著,安奇那傢伙就是tin著那姓葉的屁股。他在拖,也不處理,我們去問,就說還在調查。這明擺著是在拖嗎?這麼久了還不處理,他到底想幹什麼?」蘇林兒噴嘴道。

「呵呵,這事,難倒了京城來的蘇大小姐了嗎?」蘇芳打趣道。看了蘇林兒一眼,笑道,「是不是想叫芳姐給你講幾句?

不過,這事,你還是不要廢力氣了。我講沒用,安奇此人雖說以前不怎麼招人待見,當時的范和老市長對他都不怎麼樣?

不過,此人也著實有些硬朗。硬是用自己那些小手段tng過來了。估計,葉凡的到來,讓他看到了希望。

這些不是關鍵問題,關鍵的地方那天牛蛋,可是省委組織部長盧明珠同志以及省紀委的賀海緯,還有省廳的於建臣等人都在常

對安奇這個局長來講,盧珠明的威力就不用講了。而於建臣這個頂頭上司他也得考慮著。

蘇牛蛋的事,各方都關注著。你要講情,就是在跟這些人過不腮以,安奇一直在拖。其實,從這些方面看來,安局長還是tng照顧著你了。不然,早處理掉移送了。[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