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零八章李老開炮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李老開炮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立即挑選適合沙漠作戰的隊員去,正式隊員不能太多。幾名就行了,其它的,由獵豹中的精英組成。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齊天和張強好像在獵豹中呆的時間長,對獵豹的隊員比較熟悉。就由他倆個帶隊領導獵豹隊員參戰。

而情報方面也得有人帶隊才行,情報是我們的耳目,一定要派個強力的人去才行。

我看張雄同志在國安部呆的時間長,對於情報方面是特別的熟悉,情報方面就由他配合趙青玉同志了。而主帥等下再定。」這時,魯進一臉嚴肅的下達了命令。

「魯總,我看,情報方面由趙青玉同志領軍就行了。張雄在國安部門呆得久了,估計時於沙漠情況不怎麼熟悉。

而且,情報方面派出兩名隊員,也是一種重大的浪費。青玉同志在前線,張雄在國內坐鎮,這樣,也不會失了彼此是不是?」李嘯峰皺了下眉頭,講道。

心裡差點要罵娘了。知道魯進想借這機會,把前次鬧事聯名上書的幾位帶頭人,也就是跟葉凡熟悉的幾位同志全派出去。

只有狼破天魯進沒動,畢竟,國家領導人的安全是比什麼都重要。而且,狼破天在幾位常委中也彼得人心,魯進也不敢輕易去捋老狼的虎鬚。

其實不然,不是魯進不敢去捋。而是因為北山一樵子陰無刀是狼破天的師傅。

前次的事還是陰無刀出面降服了狼破天的,魯進不敢得罪這位華夏六尊中穩坐第二把交椅的高人。不然,以著魯進的心思,估計立馬就換人了。

要知道,這次任務太艱巨了。各國特戰隊員在撒哈拉大戰,本來條件就太惡劣,再加上子彈不長眼,在沙漠里作戰什麼法子使不出來。即便是不動槍彈,迷路,食物,還有水、毒蟲、自然條件等方面都威脅著特戰隊員的聲以,活著回來的希望估計不是很大,死路一條罷了。

「李老,這次迷宮之行太重要了。齊天和張強以及青玉都沒達到六段。

只有張雄是六殷高手,咱們再加一個七段作為主帥。如果沒有六段高手相配合,咱們輸不起。

你看看李老,六段高手都是備組組長,他們能出動嗎?比如第八組的鄭方少將,他就是六段。名加看最新章節

但是,第八組這一大攤子事能缺了他嗎?

肯定不能!第八組是我們a組的靈魂,他的重新組建恢復至關重要,比什麼都重要。

當然,我還會從第八組抽調兩位隊員參加這次的特別行動隊。」魯進一臉嚴肅,講道。

「唉……」李嘯峰轉頭看了看大家,也知道特勤就這點家底子。的確再找不出六段來了,只好不吭聲了。

「嗯,第八組的建設比什麼都重要。只有第八組恢復了,才能真正的讓咱們的a組全面活動起來。

不然,真遇上較大的暗戰,咱們的a組又去什麼地方找尋人材?而且,這事,前次黨委會有通過。

這次將要提升第八組的地位。第八組所屬的獵豹師團將由師級單位調整為副軍級單位。

以後,獵豹的負責人就是副軍長,必須由擁有少將軍銜的a組正式成員擔任。」這時,特勤軍方聯絡處主任蔣大海同志講道。

「你這講給誰聽,難道我李嘯峰還不曉得總部黨委的決定嗎?我李嘯峰雖說退了,但耳不聾眼不瞎。前次開會的重大內容,我李嘯峰記得很清楚。所以,在這裡,給你講清楚,蔣大海,你給老子少噦嗦。整天唧唧歪歪的煩人。」李嘯峰大生氣了。

魯進噦嗦兩句還行,想不到蔣大海同志也來湊熱鬧。明擺著是要添柴了。那桌子,被李嘯峰地就拍了一掌,0上嚓響了幾下,倒是沒散了。

因為,幾次開會,特勤會議桌都給那些高手們生氣時拍散架了。一年居然換了好幾副桌子。

魯進也沒辦法,這a組裡頭全是高手,個個都有脾氣。一掌拍下不下幾千斤力勁。更何況,有兩次還是魯進自己給拍散架的。所以,也不好講這事。

後來沒辦法,只好花了大價錢,這特勤的會議桌是用特殊的硬實木做得。而且,做得很牢固。絕對能夠承受六段高手全力一擊的。

「我又不是講給你聽的,只是重複一下上次會議內容罷了。只是為了證明第八組的重要性,並沒有別的意思。李將軍,何至於生如此大氣,彆氣壞了身子。還是以休息為好,傷身不好。」蔣大海居然膽氣十足地頂了李老一句。

「你這話什麼意思,是不是講我李嘯峰老了,不行了,得回家抱孫子了,在這裡礙手礙腳礙你眼了不是?」李嘯峰這次倒沒拍桌子,指頭指著,眼睛盯著蔣大海同志冷冷哼道。

「我沒那麼想,那是你自己想的。」蔣大海勢氣有些弱了。

「你沒那麼講,那你是什麼意思。」嚓一聲,這次茶杯被李嘯峰給捏碎了,他站了起來,指著蔣大海哼道,」你再重複一次給我看看?龜孫子,別以為老子不是曉得,尼瑪的就沒安好心。整天吃著特勤的,喝著a組的,你干過什麼人事?」

「李老……」蔣大海也生氣了,站了起來。

「老蔣,你就少講兩句不行嗎?要尊重李老。」這時,顧全將軍趕緊站起合稀泥了。

「我尊重他,可是他倚老賣老,我蔣大海好歹也是軍委任命的正式軍官,又不是……」

蔣大海剛講到這裡,又傳來嗑嗑的敲桌聲音,只聽魯進哼道,「鬧夠了沒有,把蔣大海同志請到會議室外邊去,給他消消火1

「是1站在牆壁旁的兩個上校一聲應合,大步向蔣大海走了過來。

「老子自己會走,扯我幹什麼?」蔣大海一聲吼,紅著臉,紅著眼大步走了。

「李老,你的脾氣也得壓壓,唉……散會1魯進嘆了口氣,看了李嘯峰一眼,講道,「畢竟,蔣大海同志身份特殊,他是軍方派來的聯絡處主任,不能讓他講咱們特勤怎麼樣?」

「哼!老子回家抱孫子了,不幹了1李嘯峰把材料往桌上一甩,氣哼哼大步走了。

會議室里就剩下一臉苦澀的魯進呆杲的坐著,還有像木雕樣的顧全將軍。他看了看魯進,也嘆了口氣,默默地收拾好材料,走了。

等人都走了,裡面果然傳來』』地一聲巨響。接著,聽到魯進大喊道:「老子招誰惹著誰了,一個個都是大爺,我魯進是孫子,得侍候著你們。

你們有氣都可以甩臉子,可以拍桌子砸杯子。這裡是我魯進的地盤,你們在老子的地盤撒野,有沒想過老子的感受。

老子有氣往誰身上招呼去。難道往國家領導人身上招呼,這活,幹個屁!老子不幹了,這總頭兒,當不得人1

11點多,葉凡回到了住處。

剛走到後門處掏出鑰匙正想開門,這時,從樹影下閃出一條人影。

「是你?」葉凡鷹眼一掃,發現這傢伙居然是土地管理局那個矮胖子陳冬同志。此刻陳冬同志手中提著兩瓶酒,正一臉尷尬,小聲講道,「市……市長,我想向你彙報工作?」

「彙報工作,明天早上到我辦公室吧。」

葉凡轉頭斜瞄了陳冬一眼,淡淡的哼了一聲。

「市……市長,我錯了,我想向你彙報我思想認識上的錯誤,請市長批評。」陳冬厚著臉皮,講道。

「進去講吧。」葉凡微微點了點頭,開了門進了院子,施展開鷹眼掃瞄了一陣子,沒發現什麼狀況。看來,前次那傢伙被自己的彈了一石子,現在長記性了。

葉老大不曉得的是前次那傢伙腿骨居然被自己一石子彈斷了,現在自然長記性了。

走到樓門口,發現服務員冬兒正斜靠在門框上,居然睡著了。

「唉……」葉凡嘆了口氣,到房間拿了床被子想披在她身上,不過,她一下子醒了。慌得趕緊站了起來,一臉的通紅,講道,「市長,我做好點心了,怕你肚子餓,不敢回去。」

「我吃過了,你回去吧。以後正式上班時間來就是了,下班了你就可以回去了。」葉凡擺了擺手。」我……我給你們泡茶去。」冬兒講道,麻溜地泡上了茶,爾後見葉凡向她點了點頭,才走的。

陳冬不敢坐,站那兒。

「有什麼話講吧。」葉凡也沒理他,冷冷哼道。

「市長,當時發放土地證的時候我只是具體的執行者,這事,是崔局長親自交待的。要求我要急老百姓所急,儘快把證給人家辦了。

局長交待了,我也沒辦法。」陳冬不好意思,講道。

「局長也得講原則是不是,明顯違規的土地你們還發放證件,這不是把市政府的文件當兒戲嗎?你看看,你們這樣子做,給市政府帶來多大的被動。以後要拆除這些違章建築不容易了。陳冬同志,你是一名老黨員了,也有黨性原則的是不是?該堅持的一定要堅持。」葉凡打著官腔,哼道。

「市長,不是我不堅持,我……我也是沒辦法。崔青是局長,他交待的事我能不辦嗎?

這胳膊,扭不過大腿,唉……」陳冬嘆了口氣,耷拉著腦袋瓜,一臉的可憐相。

&lt

div&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