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零九章跳出來的急先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零九章跳出來的急先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如果你只懂得推卸責任的話,那晚上就到此為止吧。」葉老大在逼他,下了逐客令。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聽那個陌生人在電話中講,陳冬知道崔青的許多事。顯然這傢伙是來博取同情,並不想真正的把心裡話掏出來。自然,葉老大不會給他好臉色的。

「市長,我真是有苦衷的。」陳冬有些急了。

「啥苦衷,講來聽聽?」葉凡哼道,看了陳冬一眼,講道,「當然,這個,如果是你的秘密就算啦,我這人,從來不強求人講一些他不願意講的事。」

「市長,我這事是被崔局長逼的。聽說崔局長是市財政局長劉一標的妹夫,好像是遠房的那種堂妹夫。估計,這事,也是劉局長交待的。有一次,崔局長喝醉了,也在嘆氣。講什麼身不由已,等等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陳冬被逼急了,露了些底子出來。

他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聽說,劉局長跟張明森副市長關係很鐵。他們經常湊在一塊喝醉聊天的。」

「那看來崔局長跟張市長關係也不錯嘛?」葉凡淡淡哼道,想再榨點油出來。

「不一定,崔青只是跟劉一標有親戚,他跟張市長並沒有掛上什麼勾?我從沒見過他跟劉一標一起去跟什麼張市長喝酒。」陳冬搖了搖頭,不像是假裝的表情。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不過,崔局長當時能當上這個局長,劉局長出了大力的。」

「噢,回去好好乾工作,如果想起什麼的話再來彙報。」葉凡淡淡哼道。

「哪……我先走了……」陳冬在額角上擦了一下,發現手心好像濕了。

第二天早上。

葉凡邁著穩健的步伐進了市委會議室。

掃了一眼,發現除了主位上的范遠同志沒到外,其它的十一個常委會到了。

市軍分區司令阮一進是很少來參加常委會的,不過,今天他也到了。倒是令得某些常委心裡在犯嘀咕。

「市長也到了?」阮一進站起來跟葉凡打了個招呼,更是引來了十幾雙眼球。

「你好阮司令。」葉凡也點了點頭。鷹眼中發現張明森和孫道峰以及市委秘書長高華等人的神情有些怪異。

轉爾葉凡就明白了,阮司令估計平時都較冷淡,跟這些常委們的關係並不是特別的好。

他能主動跟自己打招呼,那說明他跟自己的關係不錯。這對其它的集團來講,也是一種威脅。

葉凡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也沒看材料,而是點上了一隻煙淡淡的抽了起來。不過,鷹眼中發現,好些個常委都在隱晦的觀察著自己。

8點正,范遠進了會議室。

他坐下后,原來談笑風聲的同志們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全都看著范遠同志。

「今天把大家招集來,主要是應葉市長的請求招開的這次常委會。旺夫溪的整治是我市的一件大事,歷屆黨委政府都想解決這個老大難問題。不過,因為困難太大,麻煩太多,歸根結底,就是財力難以支持,最後只好放棄了。關於旺夫溪整治的情況,還是先由葉市長介紹一下這方面情況吧。」范遠很是乾淨利落,直接就拋出了主題。

一聽范遠如此講,大家的目光又盯向了葉凡。

「高秘書長,麻煩你把這些材料幫助發放一下。」葉凡拿出材料,高華走上前來分發了下去。過了將近半個小時,葉凡見時間差不多了。

「這就是我們市政府黨委班子已經集體通過了的關於旺夫溪整治的方案計劃。

上面有各位黨委成員的簽名。這事的起因應該是紅書鎮的順華紡織廠引的。當時順華要倒閉了,在清理土地時跟當地老百姓發生了糾紛。

那些,也是歷史遺留問題了。雙方互不相讓,乃至最後事情一發不可收拾,發生了劇烈衝突。

真要從土地糾紛方面去解決順華的問題,我可以很明確的講,那是很難,基本上不可能。

因此,市裡考慮到順華的特殊情況,所以,從香港引來了』飛城集團」注資二個億,跟順華合作重新把廠子盤活。

飛城集團準備把順華建設成集團在南福省的第二個紡織品基地。幾年前,我在墨香市魚陽縣任副縣長時就跟飛城集團合作過,他們的信譽度良好。

魚陽的紡織品基地是飛城集團在南福省的第一個基地,所以,為了能讓飛城集團落戶咱們海東,市政府也是盡了最大努力了。

不過,飛城集團派到順華的總經理叫肖豪升。也將是重新組織后的新集團的董事長。他在了解到97年那場大洪水時我市的巨大影響之後,要求我們首先得把旺夫溪整治的方案計劃敲定下來,爾後再注資。

年底前我已經跟范書記彙報過此事了,不過,因為年底了,大家都忙,所以,這事就擔擱了。

開年了,這事不能再拖了。再拖就怕咱們好不容易招來的金鳳凰給飛了。所以,我希望各位同志在看完這些材料后提出寶貴意見,我們可以繼續修改。

如果認為方案還行,請支持市政府的工作。一旦這個方案通過,飛城集團會馬上把合資的款項打起來。

當然,還有一個小前提,那就是他們要看到我們的誠意,也就是動工給他們瞧瞧。

後來,我馬上組織人馬對旺夫溪進行了全面的調查,綜合備部門專家才得出了這麼一個方案。

方案涉及的範圍非常的廣,估計投入的財力不下25個億。當然,旺夫溪的整治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

我們也會了幾個階段……當然,順華的事只是措便罷了,而旺夫溪的防洪一塊才是最重要的事。

慘痛的教訓在刺激著咱們,不能再無視那些寶貴的生命了。」葉凡熟練的拋出了旺夫溪整治方案。

「25個億,我想問問葉市長,咱們市一年的財政收入才多少。這個,根本就無法實現的東西,弄來又有什麼用?

到時如果搞得不三不四的,防洪一塊安全不但沒到位,反倒成了豆腐渣工作,這責任,不是咱們能承受得起的。

如果沒做,倒沒有指責什麼。這事,本該如此,如果要做,就要做好。

不過,以咱們市的財力情況,那是不可能幹好這件事的。不然,為什麼歷屆市委市政府都不敢開頭的事,咱們難道就能幹好了?」市委常委、月湖區書記楊本水同志言詞相當的犀利。

主要是楊本水同志擔心自己的錢袋子被掏空了,旺夫溪也穿過了月湖區。如果真的大筆投入,月湖區作為旺夫溪整治的主打方,肯定也得從區財政一塊拔出巨額資金了。那簡直等於要了楊本水老命。這貨,自然早坐不住了,搶先跳了出來表示反對。

「嗯,投入太大了,咱們承受不起。這事的關鍵問題是弄不到項目和錢,不然,這事早辦好了。

為了一個合資二三個億的廠子市政府要產出如此的大?我想問葉市長,難道海東市政府近幾年就干這麼一件事了。

而且,其它事都得停滯下來。比如民生問題,就業問題,福利問題,農業發展問題,市政其它建設等等都得為旺夫溪的整治讓路。

那這幾年就專門建堤壩,城市什麼都不要了。估計,帶來的後果是相當嚴重的。

從此後,市政府將背上一個沉重的,令人難以承受的大包袱。雖說防洪安全重要,這個,所有的幹部都清楚這事的重要性。

但是,也要視能力而定位。力所有不及時盲目上馬很可能適得其反了。葉市長,我希望你們能三思而後行。」宣傳部長蘇芳淡淡的應了一句。

「民生民生,你們真正想到過民生沒有。

我是軍隊一塊的,本來,這市政府建設等方面跟我們也沒多大關係。

不過,我也是市委常委,這旺夫溪的建設就跟我們軍人息息相關。咱們早就該下決心整治旺夫溪了。

雖說整治它需要付出很大的財力和精力,但是,如果跟失去的幾十條生命相比,什麼都值。

生命是沒有代價的,咱們這些海東市的備大塊的當家人,難道還真能無視生命?

真能做到那一點的話,哪咱們全成神仙了。人家講仙道無情,我看也是有情的。更何況人間呢?」軍分區司令阮一進一出口,像是在嘎機關槍子彈,字字**的。

「跟你們息息相關,我就不明白了,跟你們有什麼相關的。即便是旺夫溪整治好,難道還要用該溪來行軍打仗,排演水軍。

笑話了,旺夫溪又是不三國時的赤壁。當然,如果海東有海,沒準兒還能建設支強悍海軍出來。

就旺夫溪那點水,恐怕是連最小的艦艇部只能威擺設了。更何況,市軍分區並沒有什麼正經的部隊。

我實在想不明白,這旺夫溪的整治跟軍分區有啥息息相關的,還請阮司令能給我這個愚笨的人解解惑。」楊本水可是有氣了,拿眼斜瞄了阮一進一眼,言語直指阮一進。

隱晦的指阮一進這個軍分區司令無非一個打雜的貨色。即便是手下有些人馬,全是雜牌軍罷了。

&lt

div&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