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一十章借勢辦事一條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一十章借勢辦事一條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海東市軍分區的確是替人打雜的角色,不過,即便是打雜,也是為了國防安全。更新】

沒有我們打雜,新兵是怎麼進入部隊的。

沒有我們打雜,軍人的安置又找誰負責?

沒有我們偶爾打雜,97年那場大洪水死的人更多。在洪水猛獸面前,我們人民子弟民是最可愛的人,這話可不是我阮一進講的。

中央電視台都經常有這樣的牌匾或橫幅出現,很是顯目的。更何況,海東市修路時不是會時常冒出我們市軍分區兵蛋子的可愛身影。

我為什麼講旺夫溪的整治跟我們息息相關,那是因為.97年那場史無前例的大洪水,我們軍分區也付出了好幾個優秀士兵的生命。

他們是為了搶救老百姓的生命財產而犧牲的。楊書記,我阮一進這話講得可正確,有半句謊言沒有?」阮一進也來氣了,以更猛悍的氣勢壓逼向了楊本水同志。

「說的比唱得還好聽,那我請問阮司令。

假如說旺夫溪整治方案能通過,你阮司令不是市委常委嗎?

不是海東市各個大塊的當家人之一嗎-那我想請問可愛的人民子弟們咱們的阮司令同志,你準備怎麼樣為旺夫溪的整治出大力。

是不是要從部隊弄到幾個億投下來?光耍嘴皮子的功夫誰不會?你們軍人最講究真漢子,哪就拿出真漢子的軍人雄風來。」楊本水冷笑一聲,拿眼看著阮一進。

「幾個億我阮一進沒這個本事,我承受能力所限。不過,我倒是相信堂堂的,經濟排名在全市處於第四位的月湖區區委書記楊本水同志一定會弄到幾個億。

我阮一進拭目以待。至於我自己,自然不能光看著。出些力所能及的事是我應該乾的。

我的手下還是有些打雜的雜牌軍的。旺夫溪到時需要動用挖掘機,大型運載車等,我們部隊還是能騰出些車子來。

而且,人手也有一些。到時只要葉市長需要,我們堅決響應。」阮一進那茶杯往桌上重重一嗑,發出嚓地一聲脆響。好像是在向楊本水同志宣戰似的。

「幾個億,我楊本水沒那本事。不過,作為月湖區書記,你阮司令能拿得出的東西,我們堅決也拿出來。你們出人,我們出入,你們出錢,我們出錢。你們出車子,我們絕不落後腿。」楊本水一急,倒把擱置旺夫溪方案的事給捅忘了。更新】跟阮一進昴了起來。」兩位同志,現在正在討論旺夫溪方案是否可行,別事還沒敲定下來就先較上了真。到時方案無法敲定,沒有了較真的土壤,白費力氣了。」市委副書記蔡貴權同志淡淡的哼了一志的,葉老大差點要拍桌子了。

蔡權貴雖說沒有直面問題,也沒表達對於旺夫溪方案是贊同還是反對。但是,經他這麼一打岔,楊本水同志倒是清醒了過來。

頓時,臉有些紅了。而蔡貴權如此講話,那不是在暗示在座的常委們,他不同意旺夫溪整治計劃。如果同意,絕不會講這話的。

「唉……旺夫溪問題的確太大了,估計就是25個億投下去能否看見它冒泡都難講。剛才本水同志擔心的問題我也有些自己的看法。」

市委秘書長高華淡淡的講著,還停頓了一下,掃了大家一眼,才講道,「旺夫溪該不該整治,那是必須要整治的了。

不過,方案方面是不是需要修改一下。比如,市政府的計劃是25個億,能不能修改成2個億。

比如,方案中講要連帶著拓寬河道,拆除佔了河道的所有違章建築。違章建築肯定該拆,不過,『該拆』跟能不能拆得掉又是兩個問題。

這個,可能會拖著一大攤棘手的問題來。

比如,人家在幾十年前就建好的老建築,那個時候估計連土地審批,建築許可證都還沒有形成正式的文件規定,咱們能講他們違反土地法?

建築許可什麼規定嗎?這些,咱們用現在的政策去衡量以前的事,估計是行不通的。

就拿結婚來講,幾十年前,有幾個人領得有結婚證。人家不照樣子是夫妻,而且,國家也得認可。

所以,旺夫溪要整治肯定要整治,不能把攤子搞得太大,太大了財力達不到反而搞得一身的,用一個什麼字來形容,那就是『騷』字了『。」

「嗯,高秘書長的看法很貼切。旺夫溪是得整治了,不整治不行了。無非一個大整治跟小整治的問題罷了。關鍵是沒有錢啊,有錢都好辦事。」政法委書記鐵丁山同志也隱晦的表達了自己的意思,那就是不看好25個億的大整治。

「搞二個億能搞出什麼來,剛才高秘書長自己不是講了。25個億砸進旺夫溪整治中能否冒泡都難講,那二三個億砸進去難道能冒大泡。

這個,異雄很是胡塗了。不會是石頭小反倒激起的水浪比大石頭的還要大吧。這是哪門子道理,異雄更是胡塗了。

也許是異雄愚笨吧,不過。」市委組織部長賈異雄講到這裡,看了高華一眼,又講道,「不管怎麼樣,旺夫溪肯定得下大決心,花大力氣整治了。

再不整治,就像阮司令所講的,咱們不能無視生命,因為,生命是無價的。

相信市長也是看到這些才下了大決心的。

而且,旺夫溪整治好后所帶來的正面影響是不可估量的。

剛才某些同志只看到了旺夫溪整治帶來的負面影響。其實,旺夫溪整治好后帶來的大發展,大家想到過嗎?」

「講得好,旺夫溪雖說是一個香金窩,但是,我葉凡想講的就是。旺夫溪整治好了,其實,它也是助力我們海東騰飛的一條能輸液的精髓。

在來海東之前我在水州所屬的紅蓮區任區委書記,那裡也有條紅蓮河。整治難度比咱們的旺夫溪更難。

而我們的工作人員絞盡腦汁,提出了『紅蓬河生態人文帶』建設,最後,這個方案得到了省里的部里的認可。

大家不妨可以去看看,現在的紅蓮河,已經由一條臭河,垃圾河變成了一個著名的風景河。

而且,河兩岸重新規劃了工業園區,高檔酒樓,賓館等一系列能給紅蓮區人民帶來好處的設施。

這樣吧,過段時間,如果有空,我會帶著市政府班子成員以及有關部門的工作人員到紅蓮區去考察考察。

看看人家是怎麼做的,如何讓一條垃圾河發展起來的。咱們也要學『紅蓮經驗」把能香人性命的旺夫溪變成助力咱們海東騰飛的翅膀。

旺夫溪整治后所帶來的大發展,對我市市政府建設,經濟發展的好處將是不可估量的。

在給各位的材料中也講到過,咱們不是專門的把旺夫溪拓寬,在岸邊修建堤壩就行了。

而是有一個整體的規劃,是要把旺夫溪變成賺錢溪的。讓旺夫溪重現以前傳說中講的『能旺夫』的盛景。」講到這裡,葉凡看了一言不發的常務副市長張明森一眼,笑道,「更何況,旺夫溪整治的大計劃,以及旺夫溪指揮部的威立,以及組織人員的名單等等。

是市政府黨委班子集體決定的。備位也看到了,在每份材料的後面是不是有人簽名。

雖說你們的是複印件,如果各位同志要看原件的話,在我這裡。張市長,你說是不是?」

「這個……」張明森一時有些語塞,想不到葉凡此人還真是陰詐,居然利用起自己來。

「張市長,這上頭的簽名應該不是偽造的吧?」這時,阮一進淡淡笑問著張明森,自然是相助葉老大一把了。

「是我的簽名,旺夫溪整治計劃我也同意了。這簽名不用置疑,相信各位也熟悉我的筆式。」張明森被逼無奈,乾脆擺明了出來。

「范書記,這份材料年底前我向你彙報過了。當時你也講過,要拿到市委常委會上過一下。」講到這裡,葉凡盯著范遠又是講道,「而且,當初,聽了我的彙報后,你直接就講了,旺夫溪的整治已經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我講得可對?」

「沒錯,旺夫溪的確到了該整治不可的地步了。我看,這事就這麼定了。按方案上的要求通知下去,同志們看怎麼樣?」范遠倒也乾脆,也點頭了。表面看在徵求意見,實際上就是拍板了下來。

范遠都點頭了,這事又是葉凡推進的。而張明森也簽字了,其它人還有什麼話講。

楊本水咂了下嘴沒再吭志的,而蘇芳自然早閉嘴了,她只是看在蘇家能給她帶來好處的份頭上。

心裡本來就不怎麼願意跟葉老大死嗑的。

只是偶爾刺激一下葉老大,讓他難受一下。這事,自然會傳到蘇林兒耳里,心意到就是了。

至於高華,根本就是看范遠的臉色。

「謝謝在坐自勺同志們對市政府推出的旺夫溪整治項目的支持,我代表市政府感謝大家了。」葉凡講了一句廢話后,看了大家一眼,講道,「既然旺夫溪整治方案在市委市政府都獲得通過了。

那這項方案就是咱們海東市市委市政府的大事情了。當然,在剛才的討論交流中,好多同志都提出了這樣哪樣的問題。

我也十分的清楚,在即將進行的旺夫溪整治過程將遇上的問題是很多的。牽扯出的事也絕不會少的,就拿河道建設跟土地審批等來講吧,問題就不校

過年後剛回來就發現了一個大問題。在去年年底時市政府已經通過的旺夫溪整治文件下發的情況下。

對於旺夫溪整治最重要的兩個關鍵部門卻是出了紕漏,我很是痛心啊1

葉凡講到這裡,自然是有目地的。

&lt/div&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