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范遠妥協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范遠妥協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蘭亭山在常委會裡從來都是沉默寡言的,很少表示支持誰或不支持誰。

范遠相信,只要自己肯下重音,老蘭同志百分之百會棄權了。這樣一來,支持和反對的都沒過半,那關於鳳英的事就可以擱置了。當然,范遠真想擱置,即便是葉凡反對也沒用。

因為,范遠是書記,他有一票否決的權力。不過,這種一票否決的特權一般的書記都不會動的。那帶來的一系列後果太嚴重了。

首先,這事如果傳到上級領導耳里,會讓上級領導置疑你的能力。

他們會猜測你是連常委會都操控不了,你連這個都控制不住了,還要你幹什麼?二來,自己的威信那真是掃地了。

「老蘭,你怎麼看?」范遠冷巴巴的盯著蘭亭山,此刻的范遠,那雙眼神,有點像是一匹北方的餓狼,蘭亭山同志,就是一塊可以果腹的美味。

「唉」蘭亭山果然嘆了口氣,看了看范遠,又看了看葉凡,苦澀的搖了搖頭,講道」「這事,我沒什麼看法。如果,硬要我投票的話,我投棄權票。」

葉老大一看,臉差點氣烏了。這事明擺著,自己敗定了。范遠同志卻是淡定得很,那緊皺的眉頭也舒展開了。他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又挪開茶杯抿了。茶。

還伸指在桌面上輕嗑了幾下,好像還有節奏威。葉凡聽出來了,絕對是《五百年桑田滄海》那首歌。葉老大心裡一琢磨,也給想出點味兒來了。

范遠為何會敲出這節奏來?

估計范遠同志把自己自比神通無敵的如來佛了,而葉老大,自然就是可憐的被壓在五指山下的別猴了。范遠的意思很明顯,你再怎麼嘎,能翻過咱的五指山嗎?

「范書記,我想單獨跟你聊聊。」這時,葉凡突然出口了。

「單獨聊聊,有什麼話不能在常委會上講?」范遠同志居然拿擺了起來,淡淡的掃了葉凡一眼,哼道。

「對不起,這事,很嚴肅,只能跟范書記單獨彙報一下了。」葉凡一臉正經,講道。

「那行,暫時休會15分鐘,咱們到隔壁去坐坐。」范遠冷冷哼道。

這老傢伙,氣派十足。

進到隔間的會客室后,范遠淡定的坐在了椅上。他拿眼看了葉凡一下,隨手拿起旁邊茶几上的茶喝了一口。

「范書記,拿下鳳英是我當眾承諾的事。」葉凡講道,看著范遠。相信他懂自己的意思的。

「承諾要慎重,也要量力而行。」范岳。

「我不明白,鳳英犯了如此大錯,按規章來講,撤她職務完全是合理合規的。范書記為什麼不肯如此?」葉凡的口氣漸顯強硬。

「你有你的角度,我有我的立常各人看問題的角度和立場不一樣,自然得到的結果也不一樣了。再說,我也不想開這個頭。」范遠也差不多,冷冷哼道。這老傢伙,居然翹上了二郎tu。

「不想開這個頭,范書記,我不明白你這句話什麼意思?」葉凡哼道。

「今天張三講當眾承諾了要撤了建設孱某某,如果明天王五講又要撤了財政局某某。

呵呵,范遠我如果都允諾了。那經后還要不要規章制度,還要不要黨的組織?

葉凡同志,我希望你能換位思考一下。有些事,不能由著自己xn了來。有些事,有他的嚴肅xn和組織xn的。

即便是我范遠,也沒權力講當場撤了某人。這是黨的組織的權力,不是某個人的權力。

如果把黨的組織佔為某個人所有,哪我們的黨是絕不允許這樣乾的?」范遠那嘴皮功夫一點不弱。

「范書記的意思是講鳳英的事沒有商量了?」葉凡淡淡哼道,也呷了。茶,看著范遠。

「開不起這個頭。」范遠也是**的看著葉凡,兩人有互相對昂的架勢了。

「行1葉凡點了點頭,看了范遠一眼,講道」「范書記開不起這個頭,我以後可是要開頭了。」

「葉凡同志,你現在是跟組織講話,要嚴肅點,你這話什麼意思?」范遠臉一板,感覺葉凡是在威脅自己,於是哼道。

「我有三把xu藏的刀,這刀xu藏著時只是一把鈍刀。一旦亮刀時,它就是鋒利的刀。所以,這個頭開不開,范書記自己定。」葉凡盯著范遠講這話的,說道」「當然,本人從不過份。這個頭,僅次一次而已。」

「你這是威脅我范遠是不是?」地一聲,茶几被范遠狠狠地拍了一巴掌。茶杯杵了抖,范遠的臉s為yn沉,能滴墨汁了。

「威不威脅,這個,只是個看問題的角度罷了。我希望范書記能換位思考一下。在我的立場和角度看,這個,我只是為了維護自己應該維護的東西。不過,有些同志如果硬要不顧及某些人正義的感受,常言講得好,母豬急了也會上樹的!何況是人,本來就會爬樹。」葉凡哼道,拿眼盯著范遠。而且,把范遠剛講的話還給了范遠。

「哼1范遠冷哼一聲,甩袖回到了會議室。

重坐下后,各位同志雖說都一臉正經的眼觀鼻鼻觀心的「修道,。不過,葉凡能感覺到得,大家那眼都在隱晦的觀察著自己跟范遠。估計都在猜測這倆位海東的巨頭在隔間到底講了什麼,達成了什麼交易。

不過,儘管在會客室倆人劍拔弩張,只是,一回到會議室,馬上就恢復了平靜。大家的變臉技術都不差,即便是葉老大,經過這麼多年磨練,這項技術也練得到了一定的火候。

當然,對於范遠的決定,葉老大心裡沒底。所以,盯著范遠盯得緊的反倒是葉老大。他有鷹眼在觀察著,其他同志倒是發現不了。

范遠看了大家一眼,講道:「剛各位同志也談了對鳳英同志的看法。雖說觀點各不相同,但是,鳳英同志在某些事上處理的確欠妥了一些。

而且,給市政府的工作帶來了嚴重的影響。按照黨的條例,她肯定是要處分的。

不過,處理一個正處級的幹部,咱們一定要慎重再慎重,這個,關係著體制內某位同志一輩的事,馬虎不得。」

講到這裡,葉老大的心又懸了起來。感覺剛亮出常委會上的三張票居然還是沒能讓范遠改變主意。葉老大後悔呀,早知道就拿出唐雷主席的簽字來了。

相信絕對會讓范遠同志改變主意的。葉老大後悔自己太過於自信了。不過,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他準備著接受當眾丟臉的壞結果了一不撤消鳳英的職務。

「范書記講得太正確了,處理一位同志,而且是在咱們海東有著影響的同志,一定要慎重再慎重。本著對同志負責的態度嘛!咱們都是黨的幹部,都得為同志們負責是不是?」高華這跟屁蟲應合著放了一句屁。

「這樣吧,為了便於市政府開展工作。暫時撤消市建設局常務雷局長鳳英同志一切職務。

停職反省,接受市委派出的調查組調查。至於鳳英同志主持市建設局時簽發的有關旺夫溪兩岸的違規許可證,一律視作無效。」講到這裡,范遠看了看組織部長賈異雄同志,問道「近省委黨校是不是正辦了一期處級幹部提高班?」

「是的,咱們市也甄選了三位同志去學習。名額已經定了下來,半個月後要到省委黨校報道參加學習。」賈異雄翻了翻資料,講道。

「那就增補一名吧,我看,鳳英同志就合適。」范岳。

「那行。」賈異雄點了點頭。

雖說這個結果不盡如人意,不過,葉老大總算是鬆了口氣。至少,在市常委會上,鳳英已經被正式撤去一切職務了。

儘管這個只是暫時的,范遠講話還留有餘地。但至少,他給了葉老大面。而葉老大,也完成了當場的承諾。

估計,范遠如此做,既給了葉老大面,而且,也不會得罪了鳳英的後頭人。這老狐狸,還真是滑得賽過泥鰍了。

對於范遠的決定,葉老大自然不吭聲了。其他同志當然也不吭聲了。不過,葉凡發現,某些同志還是隱晦的在關注著自己。

因為,一向強勢的范書記能選擇暫時妥協,這個,證明,葉市長是有實力的。儘管這個「妥協,是打了擦邊球的,但整體來講,范遠是妥協了。

看了看時間,已經到飯點了。葉凡以為下次繼續了,哪知范遠話鋒一轉,講道:「把同志們招集來也不容易,咱們拖一拖,把下邊一些井事也解決掉算啦。」

聽范遠一講,大家都看著他。因為,范書記所講的「瑣事,從來都不是瑣事,一般都是壓軸大戲。

「異雄部長,前次你向我彙報過了。我也看過有關的材料了,發現咱們海東市還有幾個關鍵崗位到現在還缺著人。

這些可都是關鍵崗位,不能缺人太久。不然,工作被拖了,影響了全市經濟發展的大局可不好。

在坐的各位同志都是什麼人?都是海東市的頂粱柱。咱們的一言一行就代表著整個海東。

所以,我們要牢記為人民服務的思想,把三個代表落實到位。異雄部長,你先把有關的材料介紹給同志們了解一下。」范遠淡淡講道[email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