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絕不能讓她上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絕不能讓她上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目前我們市要緊的地位還有兩個,一個就是桃木縣縣長職位,以及市財政局常務副局長職位。 這兩個職位都是正處級地位,對於我們海東來講,都是關鍵職位。

大家都清楚這個,我就不逐一講了。根據組織部門初步塞選,綜合暗查,同志們引薦後有幾位同志符合條件。一位就是我們市交通局常務副局長於冬同志,該同志往年35歲……

一位就是市委辦副主任王龍東同志,如今級別是副處級。海江大學畢業的高材生……

一位叫朱秀,現任青牛市副市長,副處級幹部。還有吳東同志……」賈異雄把幾名符合條件的幹部都逐一述了一遍上去。」

不過,由於有葉老大授意,所以,對於王龍東同志的引見賈異雄部長詳細得多了。在坐的全是老油子,自然聞到了賈部長的一絲味兒了。

「於冬同志是個好同志,我只講一件事。前年我們市到洪縣的公路還是一條坑坑窪窪的柏油路面。

雖鋪的是柏油,其實,表皮那層柏油早就沒了。外面儘是些lul的尖尖石頭,從市裡到洪縣的司機們都是苦不堪言。

不是輪胎被扎,就是車子被震散了架。而坐車的主人全都坐得屁股發麻發痛。」楊本水同志剛講到這裡,在坐的有幾位忍不住笑了起來。

「楊,講的這些我可是親身閱歷過。前年我到洪縣調查,當時是陪著省里上去的主人一同去的。

那車坐得苦,我們山裡人還好一些。不過,省里來的那些白髮蒼蒼的專家們可就遭罪了。

聽一個女同志屁股被震得流血了。可是不好意思講,隨意拿了創口貼貼了一下。

不過,第二天一爬山又被撕裂了,並且,當場那鮮血滲出k子外邊來了。

到洪縣的路差,差到人人畏之如虎的地步。一談起洪縣,市裡的幹部都不想下去。」這時,高華秘書長淡淡的笑了。葉凡清楚,這兩個傢伙把洪縣的公路講得如些的蹩腳,一定是有目的的。

當然,葉老大也不吭聲,看這兩貨如何唱大戲。

果真,來了。

「嗯,講起這事,還得多虧了於冬同志的辛勞。為了這條路,於冬同志整整紮根在省交通廳二個月工夫,連老婆孩子都顧不及了。終於把項目跑了上去,目前洪縣的路曾經全鋪成了水泥二級公路。市裡幹部下去,再不用擔心腰酸背疼腿抽筋了。於冬同志,可謂為新時代的大禹1鐵丁山同志淡淡講道。

「我可是聽海洪公路是人家交通局的曾明東同志的手筆。何時把政績攬於冬身上了?」這時,冒出一不調和聲響來,自然是孫道峰同志了。

「曾明東,笑話?」鐵丁山一聽,冷笑出聲來了。

「有啥好笑話的鐵丁山同志?」孫道峰斜瞄了鐵丁山一眼,也是冷哼道。

「曾明東一個在市交通局副職外面排名墊底的角色,能拿得下觸及幾千萬的大工程海洪公路,這不是笑話是什麼?」鐵丁山斜瞄了孫道峰一眼,冷笑道。

「呵呵,丁山同志,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孫道峰彼為自得,看了鐵丁山一眼,搖了搖頭。

「我倒想聽聽這個所謂的一跟二是什麼?」這時,市委副蔡貴權插嘴淡淡哼了一聲。

「這事,我聽道峰市長講過。估量,這個『一』就是們表面看到的,這事彷彿是於冬同志在全力跑項目。

這個『二』嘛,其實,這項目不是於冬同志跑上去的。那是由於,曾明東同志的親舅舅曾一九同志就是我們省交通廳常務副廳長。

為什麼於冬同志擔任市交通局常務副局長了多年子『海洪公路』都沒辦法跑上去。而人家曾明東同志雖在副職里墊底。

那是由於人家年輕,剛進市交通局才二年工夫。不過,人家乾的事大,才出來就給市裡撈了個大香餑餑。

海洪公路,不用講了,是人家裡曾明東同志的手筆了。只是,曾明東同志由於資歷緣由,剛才楊也講了,他黨內排名墊底嘛!

體制內的事,大家都是明白人,我就不講這個了,們會嫌我嗦。所以,這海洪公路擔任人的帽子,自然落不到曾明東頭上了。

不過,這事千真萬確,不信的話各位同志可以去省交通廳問問,或許去市交通局調查一下。」見蔡貴權出嘴,常務副市長張明森也出馬了,淡淡哼了回去。直面反擊起蔡貴權了。

他看了神色有些沉的蔡貴權一眼,講道,「講到曾明東,我想講講跟他一樣實幹而不求名利的朱秀同志。

朱秀同志是財經專業畢業的。聽進修后還拿到了大學本科文憑。在青牛市任副市長,分管的也是財政這一塊。

青牛市財政狀況一向良好,沒有欠賬,就是超支的事在她手下也沒發生過。

而且,年年有節餘。這麼大一個縣級市,人口好幾十萬,朱秀同志能把賬理得這麼順,該同志很有才能。」

張明森這話一出,各位同志馬上就明白了,敢情是這貨瞧上了市財政局常務副局長那個地位了。

果真,他的搭檔孫道峰同志立刻接上話茬講道:「嗯,朱秀同志的優秀就不用講了,而且,還是位女市長。

女同志能做到這個份頭上,很不容易。如今國度不斷在提要提高f女地位,要多任用女幹部。

我們市閉會時,前次范閉會時也強調了這個成績。所以,本人以為,朱秀同志完全可以勝任市財政局常務副局長一職。而且,女人管財會更細心,理得更彆扭一些。我們嘛,也放心是不是?」

「呵呵,朱秀同志雖在青牛市是管財政那一攤子的。不過,青牛市財政局可是被省里點名批判過。

彷彿是講不該拔的款子拔得太多,該拔的款子又在拖延,良久不到位。延誤了款子的發放,也給工作帶來了一定的結果。

青牛市財政局長雖不是朱秀同志,但她這個擔任人可是有責任的。當年分管經濟的齊振濤很是不稱心。

聽朱秀同志還因此寫過一份檢討。後來市裡思索到朱秀同志是女幹部,不容易,所以,倒沒記入檔案中。

這樣的同志擔任市財政局常務副局長,呵呵,我可是有些擔心1蔡貴權同志這一釘靶挖了下去,張明森同志差點跳腳了。

他看了蔡貴權一眼,哼道:「那些,都是老黃曆了。貴權同志,總不能由於一點事就緊糾住不放是不是?

要講寫檢討,就是我們偶然也不是寫過。一個幹部的終身中,沒有寫過檢討的同志估量不多。

而且,朱秀同志的事曾經是幾年前的事了。當時市裡都不記入檔案中了,蔡,呵呵,不斷糾住不放,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了。」

「朱秀同志這個財政專業畢業的同志不能擔任財政局副局長一職了,那我看,交通局的於冬同志搞搞交通還行,去財政局,相對是更不適宜了。

各位同志都想想,一個對財經一塊一竅不通的幹部去市財政局擔任有著舉足重輕作用的常務副局長一職。

那是對全市人民不擔任人。財政局是多重要的地方,是全市的錢袋子。這個,我們的葉市長估量應該是最清楚錢的重要性是不是?」這時,孫道峰一句話就把於冬的路全部封死了。

而且,把目的往葉凡身上扯去。由於,剛才關於處理鳳英同志的事張明森一夥幫了忙,此刻孫道峰往葉凡身上招呼,自然是來要報答的了。其實,張明森如此做,自然另有目的。不過,表面看來,就是如此了。

想我投桃報李,這『李』可是不好報。不過,明天有些奇異,范遠一夥雖盡在誇於冬同志,但並沒給於冬同志要任何的職位。

假設講范遠中意財政局常務副局長一職,為什麼楊本水和蔡貴權都沒有直接引薦他,這個倒是令人費猜疑了?

難道範遠另有打算,瞧中的並不是財政局那個地位,而是桃木縣縣長地位。那就難辦了,這個地位可是劉真梅推的王龍東同志。葉老大有些頭大了……

不過,這麼一尋思。葉老大瞬間作了決斷,相對不能推朱秀上位。由於市財政局長劉一標本來就是張明森一夥的了。

假設再讓他們中意的朱秀上去。那市財政局不是將徹底的淪為張明森的地盤。那本人這個市長的錢袋子被人捏住了還幹個屁?

不過,總得推一個人上去。王龍東不能推,劉真梅的意圖不在止。而於冬估量也不能推,由於,范遠一夥並沒有把意圖陰暗化。估量意圖也不在此,假設在此的話,蔡權貴應該早提出來了。

「是,錢袋子對於我這個市長來講,是最重要的了。沒有錢什麼事都幹不了,天天來我辦公室要錢的同志可以排到月湖區了。

要是有用不完的錢就好了,所以,一個好的理賬人相當的重要了。剛才蔡講了,雖然朱秀同志是財政專業畢業的。

那隻能代表她的學歷,並不能代表她的才能。而她分管的工作方面還受了批判,所以,這方面,我贊同蔡的建議,朱秀同志是不適宜擔任財政局常務副局長一職。」葉凡立場堅決的否決了朱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