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莫名其妙提拔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莫名其妙提拔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講到這裡,葉老大看了大家一眼,又講道……,順道我也講講於冬同志嘛!於冬同志既然是干交通的,這個,叫他去理財,我可是有些不放心了。

剛才我也翻過材料了,發現吳棟同志本來就是市財政局副局長,而且,還是知名的財經大學畢業的。

文憑就不用講了,過硬。」講到這裡,葉凡看了大家一眼,又講道「而且,該同志又在市財政局現任職位,對於我們市全市財經一塊應該很是熟習。所以,大家看看,吳東同志是不是更適宜一些?」葉凡思來想去,隨意提了個人出來。總比hu落張明森「家,里好。當然,葉凡也知道。本人剛到海東不久,本人的話並沒有多大的威望性。

所以,葉老大根本就不抱什麼希望,根本就是在胡亂的塞了一個人出來。此人估量是賈異雄塞選出來當陪選的。

普通來講,市裡領寫定了調子后,某人某人差不多定了。可是,

又怕人講閑話,自然得找幾位實力差,沒有靠山沒有背景的同志來當陪襯了。

給外人一種表象,還是有許多的同志在爭取這個地位嘛!組織上選拔是公平的,民主的。而實踐上,這地位人家早敲定了。跟人代會暗箱操作中搞的陪選制度也差不多。

「嗯,吳棟同志由現任的副局長選拔到常務副局長地位上,只是行進了一小步。對於該同志來講,也有著很大j厲作用。而且,恰如葉市長所講的,讓熟習財務的同志管財,對全市財政的把持也有利。我贊同葉市長的看法。」這時,組織部長賈異雄同志沒有絲毫猶疑講道。

「我也贊同。」阮一進司令員緊跟著講道。

「我不贊同,吳棟同志在市財政局幾個副職外頭可是資歷最淺的。這材料上顯示,吳棟同志才29歲,不到30。這樣的大年青讓他擔任這麼重要的職位,這是對全市人民不擔任人。」孫道峰搶先反對道。

「呵呵吳棟同志才29歲不能擔任一個正處級職位。哪我們更為年輕的葉市長呢?難道組織上任命錯了,我有些疑hu不解,道峰市長,請你給解解hu?」高華秘書長居然笑眯眯的講道看了張明森一眼,又講道」「或許,張市長能給本人解解hu那就更好了。」高華這話一出,可是直接在戳張明森心。由於,張明森最恨有人提這事了。這市長地位本來板上釘釘的事,居然被葉凡這匹黑馬給搶走了。

高華還要成心的問問,張明森自然怒了。他看了高華一眼哼道:「組織受騙然不會任命錯,不過,人家葉市長有才能。30不到擔任市長一職這是才能所表現。至於吳棟,呵呵,能跟葉市長相提並論嗎?笑話了?」

「吳棟雖說年輕,但葉市長這邊有先例。我們暫且不要談才能,至少從這方面可以看出來黨的組織在任命一塊在逐漸的傾向於年青化。

我們天天喊要選拔任用年輕幹部,但真正有拔尖的年輕幹部冒出頭來時,我們又以資歷年曆等方面去卡人家脖。

這樣做,難道就是我們如此的委用年輕人嗎?我看這種思想也得理理了。

因此選拔吳棟,個人以為葉市長的建議不錯。而且,也算不得超前或違犯組織規則。」這時,黨群書記劉真梅居然出馬了,推了葉凡一把。

「嗯吳棟原地選拔,很好,我贊同葉市長看法。」蔡貴權也講道,前面鐵丁山同志也緊跟上了。

一下子,在關於吳棟的選拔事上冒出了七張票,就是范遠不啟齒這事根本上已成定局。

葉老大心裡是啼笑皆非。本來是隨口講講敷衍了個人出來的想不到這麼一摻和,居然真把陪選的吳棟同志推上了市財政鼻常務副局長寶座。

關於吳棟,葉老大明天賦聽說了他的名字。在市財政局一塊葉凡到如今就知道個劉一標這個局長。也不知吳棟同志知道這預先作何感想了。

「吳棟的事就這麼定了,不要再講了。」范遠擺了擺手不過,老傢伙講這話時可是盯著葉凡講的。葉老大真想抱起范遠同志到隔間去解釋個清楚這事不是我本意!

范遠一定誤解是葉老大的意思,所以,盯著葉凡。意思是我可是賣了一個大人情給你。等下在於冬的事上,你可得扎把勁頭了。

至於張明森,自然一臉的陰沉著盡跟桌上的香煙較真了。他大口大口的桑著,登時,會議室里像是著了火,冒騰騰的。

「朱秀同志不適宜擔任市財政局常務副局長一職,不過,周秀同志本來就是青牛市常務副市長。這次人事調整,我看,他很適宜去桃術縣擔任縣長一職。

張明森於心不死,轉道往另一個目的跟進了。

「市財政局都不行,桃木縣攤子更大。而且,桃木縣狀況特殊,我們海東下屬的各區縣市都有本身特徵。

像青牛市有礦產,而唯獨桃木縣沒有什麼特徵東西拿得出手。所以,桃木縣都在吃以前的成本。

我想,周秀一個女同志去,一定不適宜。倒是王龍東同志,在市委辦幹了也有不少年頭了。

腦子活,思緒廣。而且,接觸的不是縣長市長就是市裡指導甚至省里指導上去也能見到。

眼界開闊,從中還學到了許多閱歷。在協助市委指導一塊也提供了不少的寶貴意見。

我看,他倒是很適宜擔任桃木縣縣長一職。我們當指導的,給下屬們提供一個可供他們發揮才華的舞台,是我們這些當指導的應該做的事。」劉真梅出口了。

「市委辦乾的都是一些萬精油的活計,跟桃木縣縣長所乾的工作完全是兩碼子事。難道叫王龍東同志天天都搞接待,桃木縣一個窮縣,估量沒幾天財政局那點款子就給下了肚皮了。而且,什麼都得不到。

王龍東同志,不適宜。」孫道峰斜了劉真梅一眼,淡淡哼道。

「朱秀分管財政一塊,難道叫她天天去收賬?道峰同志,王龍東同志人家可是海大畢業的,安排在市委辦那也是由於工作需求嘛!桃木縣縣長一職,置信以王龍東同志的能量,應該能打理好。」這時,蔡貴權出馬了。

「是啊,桃木縣太需耍頭腦靈敏。人脈廣,能拉來投資的同志去擔任縣長一職了。桃木縣再不發展,恐怕會徹底淪落成光靠救援,天天伸手的縣了。龍東同志在市委辦常常給市裡各位指導提供了一些參考,這些參考有些也是相當的有價值的。我看好他1高華淡淡講道。

「王龍東提供的參考跟朱秀同志提供的參考能相比嗎?朱秀是青牛市常務副市長,選拔為桃木縣縣長,天經地義。而且是水到渠成。」這時,一向不開言的副書記蘭亭山同志居然詭異的支持張明森同志了。就是范遠都感覺有些不測,看了他一眼。

「參考只是看事的角度不同罷了,並不能相題並論。朱秀乾的跟王龍東同志乾的工作不同,沒有一個一致標準,也就沒有了可比性。

不過,王龍東同志年輕有為,桃木縣需求他去掌管縣政府工作。這樣的同志窩在市委辦惋惜了,就應該讓他下去鍛煉鍛煉。

我們當指導的,為他們提供這樣的時機,是應該的。」葉凡出嘴了,張明森那臉一沉,正想發言,范遠卻是把手一擺,講道「這樣吧,都過飯點了,還是舉手表決民主決議吧?爭來爭去的也是個沒完沒了,大家都餓了。」

「范書記,既然要表決,我還有一件事也得提提了,乾脆一併表決了。而且,這事各位同志都知道的事。」這時,高華同志詭異的插嘴講道。

「什麼事大家都知道還擱著?」范遠淡淡問道。

「就是洪縣縣委書記劉端的事,大家都知道。劉端同志病了曾經一年多了。洪縣到如今都沒有真正的當家人,縣長衛青紅同志又是一個女同志。

洪縣這麼大的攤子她真實難以負起來。前段工夫,劉端同志到市裡養病,不斷提出要內退,把地位讓出來給更有才能的同志。

而且,劉端同志還引薦了於冬同志持續他的事業。說是於冬同志假設能擔任洪縣縣委書記,置信盤活洪縣的公路之後,洪縣會迎來另一個高發展的春秋的。」高華講到這裡,拿出了一份材料遞了過去,講道「這是劉端同志親筆央求書,他當時寫了兩份,一份放在市委辦。一份就擱在異雄部長處。異雄部長,是不是有這麼回事?」「嗯,是有這麼回事。我當時一忙,給忘了。」賈異雄點了點頭。

范遠接當時看了看又遞給了葉凡,講道:「同志們都傳著看看吧,這是一個老同志的心聲。

老劉同志幹了一輩子革命工作,我們不能虧待了他。我看,內退的話老劉同志太吃虧了。

我們市政協不是還缺一個副主席嗎?我看,老劉同志去正適宜。

當然,政協副主席是副廳級級別,這個,我們僅有建議權而沒有點頭權。

我們可以以個人方式一併把這引薦的事給敲定上去,向省委組織部提出央求。同志們看看怎樣樣?」

講完后,范遠半眯上了眼,點上了一支煙末尾吞雲吐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