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提拔也講究打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提拔也講究打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選拔也考究打包

這傢伙還真是毒,把於冬的任命跟劉真梅提出的王龍東的任命綁在了一同。

這個,范遠一夥早就有預謀的。不然,范遠哪會如此好意讓手下引薦王龍東擔任桃木縣縣長一職?這個,估量范遠跟劉真梅s下里早就買賣好了的。

范遠一夥不斷不給於冬的職務陰暗化,人家早瞧中了洪縣縣委一職。這才是真正的一大塊地盤,桃木縣不過只是一縣長職位,而縣委還是范遠的人。王龍東到桃木縣能嘎出的手掌心嗎?

那普通是不能夠的,范遠這是抓大放。雖范遠一向強勢,但如今葉凡的到來,海東的格局又發生了變化。

范遠的打算,葉凡瞬間就明白了,無非是緊緊的把本人跟張明森壓住,給點甜頭給劉真梅或許其它的有份量的常委們。只要這樣,才能顯示出范遠同志御人之術的高超,對海東的牢牢掌控。

「嗯,這海洪公路於冬同志也出了很大力氣。在洪縣聽四處都在傳著於冬同志的信譽。

既然老百姓都認可於冬同志,置信於冬同志到了洪縣展開起工作來也很隨手。

古語講,水能載舟,也能覆舟,從中看出,人民群眾的力氣之大。一個脫離了人民群眾的指導集團,是絕不會走得多遠的。

我們的黨指導下的人民軍隊為什麼由幾萬人發展到了如今幾百萬,就是由於有人民群眾的支持。於冬同志到洪縣,首先就有了群眾根底。」劉真梅首先發話了。

「嗯,我贊同。」蔡貴權講道。

「葉凡同志,講兩句吧。都超過飯點了,假設能行就舉手表決了。」這時,范遠又逼了過去。

「我贊同1葉凡就噴出了三個字,這個,自然是為了還劉真梅的人情,並不是還范遠的。

「我看,這事就這麼定了。於冬同志到洪縣任縣委,王龍東同志到桃木縣任縣長。

另外,以班子個人方式向省委組織部以及省政協引薦劉端同志擔任海東市政協副主席一職。」范遠一板子定了三個職位。

張明森跟孫道峰雖都是陰沉著臉,但知道大勢已去。再反抗也是白費。由於葉凡這個市長跟劉真梅這個黨群都點頭了,加上范遠一夥,舉手表決的話也相對超過半數。

「我尊重同志們的意見,不過,本人保留意見。」張明森跟孫道峰都這個意思,而蘭亭山同志跟蘇芳倆位同志倒是棄權了。

當天早晨,鳳英到了省城。

鳳氏家裡,鳳英臉臭臭的坐在椅子上。她看了鳳騰空一眼,哼道:「哥,我如今被撤職了。而且,明天下午,市政府宣布了市委的決議后還以告訴的方式張貼在了外面。

貼了好多張,是我鳳英違規批的土地不合法,這段工夫批的旺夫溪兩岸的樹立項目得全部、立刻復工。

而且,按規則,佔用河道的,全部自行拆除。假設不拆的,過幾天市政府會強行拆除。

這下子可是炸鍋了,當時哥給我講當時,我可是發放了不少的答應證。他們全在罵我,罵市政府。我們鳳家人的臉全給丟光了,這海東,我沒臉回去了。」

講著講著,鳳英的眼圈紅了。

「急什麼?」鳳騰空冷哼了一聲,看了鳳英一眼,講道,「他們要貼就讓他們貼,這不是還沒動真格的嗎?

當時發放了那麼多答應證,那就是一股很大的力氣。到時,他們一定會拆除我們鳳家建的那座大樓的。

我們硬朗著就是了,只需一帶頭,估量人就會發動起來。到時,市政府又怎樣樣?

不上不下的,那告訴跟文件還不是一紙空文。至於的事,范遠不是沒敢做絕嗎?

不是叫到省委黨校進修學習了嗎?這個,我估量范遠只是安排暫避風頭,等學完回來后,我們鳳家出馬,沒準兒這個常務副局長能真正的成為某局的一把手。

比在樹立局混強得多。放心,我們鳳家人中雖當官的沒幾個,但是,這南福省,還沒有幾個官員不賣我們鳳家面子的。

更何況,不是還有他嗎?葉凡如此的欺負,他會坐視不管?」

「這事我不想他插手,就得哥擔任幫我找加臉子來。我要讓葉凡看看,我鳳英這帽子是不能夠拿掉的。最好是到市政府眼皮了底下去下班。我要天天噁心死葉凡才行。而且,最好是能讓他痛痛才行。假設能捋了帽子最好1鳳英咬著牙講的這話。

「放心,有哥在,相對有那一天的。別急,耐煩等等。我倒他們怎樣樣拆除河兩岸的房子。」鳳騰空眼中冒出寒人的凶光來。

「老陳,這是怎樣啦?」市土地局副局長陳冬的老婆楊玉妹一把搶過了茶杯,一臉關切的m了m老公陳冬的額角,還以為他發燒燒懵懂了。由於,剛才陳冬同志嗑煙灰時走神了,把茶杯當煙灰缸了。

「沒……沒什麼……」陳冬搖了搖頭,狠狠地把煙蒂掐滅在了煙灰缸中。

「是不是工作上的事不順?最近聽旺夫溪要整治了,是不是土地方面出了什麼亂子?」楊玉妹問道。

「唉……」陳冬搖了搖頭,看了老婆一眼,講道,「樹立局的鳳英被撤職了。」

「她撤職就撤職,管屁事。就那隻so狐狸,早就該撤職了。」楊玉妹沒好氣的白了老公一眼。

「人家soso得有本事,我們跟她沒得比。雖講被撤職了,不過,范卻是叫她到省委黨校學習去了。」陳冬哼道,一臉的陰沉。

「去黨校學習又怎樣啦?如今黨校學習全變味了。對於有本事的人來講就是選拔的前奏曲。

對於沒本事的人就是把擱置的手腕。指導變個法子讓去學習,面子上講得好。

培訓提高,實踐上,等培訓回來后地位早沒了。到時找他,人家隨意把往什麼旮旯一塞了事了。

有啥辦法,我看那個鳳英也差不多。既然被撤職了,自然沒有什麼好結果的。」楊玉妹沒好氣的,哼道。

「懂什麼?」陳冬忍不住了,敲了下桌子,看了老婆一眼,苦笑著講道,「這外頭的事複雜著,不懂。前次葉市長在反省旺夫溪兩岸房屋樹立時當場就撤了鳳英的職。當時鳳英也太囂張了,叫囂著要組織證明。人家葉市長有手腕,一天就讓組織部真的撤了她。」

「這事難道跟也有關係?」楊玉妹轉爾一想,神色頓變,趕緊問道。

「唉……」陳冬一臉的苦瓜相。

「老陳,是不是真跟有關係。這個死傢伙,是不是跟鳳英那幹了什麼,葉市長給發覺了,給我講清楚。」楊玉妹居然想歪了,拚命的扯著老公的手罵開了。

「想哪裡去了,鳳英即使是再so,市裡也沒人敢動她。人家so的對象在省里,副省級大員。」陳冬哼道,手一甩把老婆的手給甩掉了。

「哪跟也沒關係?」楊玉妹半信半疑樣子盯著老公。

「看看,講還不信。就老公這矮冬瓜樣的三級殘廢身體,人家鳳英會看得上嗎?

我講的是我那天也被葉市長當場處分了。倒霉,都是崔青那老傢伙搞的事。

硬逼著我違規批地,明知道市政府文件有規則不能再給旺夫溪兩岸批地了,他硬是逼著我下發土地證。給違章樹立大開方便之門。」陳冬罵開了。

「叫不要跟著崔青那屁股,不信,看看,如今出事了是不是?早跟講過,崔青不是個東西!如古人家屁股一拍啥事沒有,倒霉就是了。怎樣辦老陳,得趕緊給姐夫講講,不然,就怕下一個就輪到了。」楊玉妹可是急了,妻以夫貴。沒了帽子,本人這個局長夫人還怎樣威風。

楊玉妹的親姐姐叫楊蓮,嫁的丈夫是市法院院長勾建明。勾建明也是副廳級幹部,市政府黨委委員之一。

「媽的,崔青不仁,老子也不義了。龜孫子,如今老子被處分了,他居然當作沒事人一樣。早上我去找過他了,他居然閃人了。明明在局裡,一下子就到了鄉下下鄉去了。王八糕子1陳冬咬牙切齒了,臉上的陰狠一閃而逝。

第二天早晨,楊真梅居然約請葉凡吃飯。

對於這個初次協作的盟友,雖然葉凡還沒搞清楚她跟范遠的關係。但是,葉老大還是欣賞前往。楊真梅就在家裡請的客。

下午五點,葉凡提了一盒禮物就去了。楊真梅雖會喝酒,但一個女人,送酒不方便。所以,葉凡選了條圍巾。

到了楊真梅家,發現曾俊才副市長早站在門口候著了。一見到葉凡,熱情的打著招呼講道:「姐跟我老婆正在廚房忙著,不能出來迎接葉市長了,對不起了。」

「劉也下廚?」葉凡淡淡訝然樣子盯著曾俊才。

「當然下廚了,她很少在外吃飯。除了推不掉的應付,普通都在家本人動手弄飯吃。

本來,她工作很忙,我跟紅梅都叫她請個保姆,不過,她講本人搞的飯菜更香。

還別,姐弄的飯菜就是香。等下市長嘗嘗就知道了」曾俊才看來心境不錯,一臉樂呵的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