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海東的葉凡時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一十八章海東的葉凡時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時,外頭匆忙走出一個面相老成的年青人,鼻粱較大,圓盤臉,下頜還留著一點鬍子。 其人一身筆tng的黑色西裝,人顯得很有肉體,而且,長得還較帥氣。

此人一見到葉凡就打招呼道:「市長,剛才去了趟廁所,來迎晚了,對不住了。」「是?」葉凡倒真沒見過此人。

「呵呵呵,市長,可是只聞其名不知其人了。在常委會上要不是您支持龍東,他也沒無時機去桃木縣了。」曾俊才呵呵笑了。

「王龍東,海大畢業的,我們是校友。」葉凡也感覺親切,笑了。

「真是想不到市長,這地球也太了,想不到我王龍東還能攤上個市長同窗,高興高興!而且,馬上就沾光了。」王龍東一臉笑意。

「幾屆的?」葉凡這邊伸手跟王龍東握著,嘴裡隨口笑問道。

「95屆的。」王龍東笑道,雙手緊握著葉老大的手搖晃著。

「95屆,巧了。我也是95屆,這地球,看來,真是了點。」葉凡也是呵呵笑了,其實,他早查過了。置信王龍東同志也如此。如今這般的講,無非是表演個巧合增進同窗情罷了。

單方應酬著進了客廳。

「市長,先喝口茶,等我這盤紅燒肘子弄好后就出來。」這時,劉真梅圍著灶裙,從廚房裡伸出頭來跟葉凡打了聲招呼又忙去了。

「弄們費事了,別管我,我隨意著

「不費事,葉市長肯來我們都高興。」庄紅梅笑道。

不久搞好了菜,大家都坐上了桌子。廚房裡就曾俊才的老婆庄紅梅在忙著了。

「首先,歡迎大家到家裡來吃頓便飯。特別是葉市長肯來,真梅覺得明天的天都特別高1劉真梅舉起了杯子。

「過了劉書記,聽俊才講劉書記的飯菜燒得不錯。明天有幸一嘗,的確不是吹的。」葉凡謙遜的講道,跟劉真梅碰了一杯。

大家又坐了上去,劉真梅看了葉凡一眼,講道:「龍東,當前要常常向葉市長彙報工作,請示。

市長是個很有能才的人,也是個實幹家。他一來就末尾了旺夫溪的整治,這個歷屆政府都處理不了的老大難成績,市長敢下手,這就是氣魄。

當前,下到桃木縣后,也是縣裡的次要指導了。常常向市長討教,會提高本人的。而且,跟著市長久了,這氣魄自然也會遭到熏陶的。」看劉真梅對王龍東講話時的語態,葉凡感覺她很隨意,親切。也不知倆人啥關係。

是不是男女關係葉老大對這也沒什麼興味,即使有這層關係,那又怎樣樣?不然,劉真梅怎樣會如此賣力的幫襯著王龍東。倆人,不像是金錢關係。

「我會的真姐,打就照顧著我。我不斷當是我姐。」王龍東講到這裡隱晦的看了葉老大一眼。

自然,也是在向葉凡挑明倆人的關係,還是發。他站了起來,

舉著杯子,臉上略顯恭敬,講道「市長,龍東敬您一杯。雖我們是同窗,但我是的下屬。

當前龍東少不得常常費事市長的。桃木縣是個窮縣,其實也是一個爛攤子。

這個,要下去之前,我感覺壓力絕後的文。

市長和真姐都大力的推薦了我,我不能孤負了們。」「龍東同志,桃木縣我也去過了。雖講沒有礦業等資源,但桃木縣的桃木卻是一絕。

在初步的調研當時,我覺得,完全可以依託桃木發家。不要

看了製造辟邪樣的產品利潤不怎樣樣,還有神棍們舞弄幾把桃木劍銷量不大。

其實不然,我們完全可以創出我們本人的桃木品牌。異樣的材料,異樣的產品。

一旦出了名,那利潤就是成N倍增長的。」葉凡淡淡的提點這位同窗道。

「這個,最近我也不斷在思索這個成績。只是,創立一個品牌需求大量的資金支持。

比如,複雜來講。我們去省台作廣告,那廣告費動輒就是幾十萬甚至幾百萬的。

假設到地方電視台,那廣告費就飆升到天價水準了。桃木縣的財政支出就夠發工資,有時還得拖欠,哪有錢去打哪天價的廣告?

而且,即使是湊夠了錢,全縣人民勒緊k帶過日子,就怕品牌沒有創立起來,收效甚微,那全縣經濟估量將墮入萬劫不復之地。」王龍東皺了下眉頭,講道。

「呵呵,龍東,別擔心。有市長在,他既然這樣講了,一定有招了。而且,背靠著市長這個錢袋子,還擔心計么?」這時,劉真梅湊趣著講道。自然是為王龍東要錢來了。

「別跟我談錢,海東這麼大,需求作錢的地方太多了。也不要整天抱著「伸手…的打算。我不會給多少錢的。當然,作為大學同窗,適當的給個紅包還是有的。」葉凡啟齒就堵了王龍東「伸手,的路子。

「我哪敢伸手,不過,市長給的紅包龍東笑納了。」王龍東這貨那臉皮子不是普通的厚。

這邊講不伸手,那邊有紅包是照拿。講到這裡,他看了葉凡一眼,講道「再,我不拿也對不住市長同窗是不是?」

「龍東同志,《厚黑學》有看過嗎?」葉凡似笑非笑問道。

「翻過1王龍東老實的點了點頭。

哈哈哈……

大家都笑了。

劉真梅笑道:「龍東,人家葉市長在誇臉皮「薄,。」

「呵呵,我臉皮不厚。」王龍東也調侃樣笑了。

這餐飯吃得還是很愉快的,不但促進了單方的信任。而且,增進了了解,自然,也增進了感情。

吃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葉凡知道。這是劉真梅在向本人發出一個良好的信息。那就以,當前還有著協作的時機。葉凡告辭時,劉真梅帶著曾俊才和王龍東一同送到了門口。

「龍東,明天早上到我辦公室來。

我跟詳細聊聊桃木的開發。」葉凡輕拍了拍王龍東肩膀,笑道。

「市長,我一定準時到。」王龍東一臉仔細,道。此刻,在談工作時,倆人又換成了上下級關係。

見葉凡的車子走了,三人回到了大廳。

「龍東,這位同窗,我可是看不透?」劉真梅笑道。

「當時一屆有幾千個同窗,不是劉書記告訴我,我還不知道市長居然是我的同窗。

所以,講起對市長的了解,我更是一頭霧水。不過,從常委會的狀況看來,葉市長的能量不。

而且,周旋於市里各大關係之間,他處理很恰當。只是,我不明白,他用什麼法子服了范遠,暫時拿下了鳳英。

這個,對范遠這位強勢的書記來講,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王龍東臉上閃過一絲不解。

「這事,不用講,就是當時在場的各個常委們,估量就他倆知道了。

我想,這能夠就叫妥協吧。在妥協中,應該存在著一定的利益糾葛罷了。他們倆,應該是達到了什麼協議。

不然,以著范遠的強勢,他是不能夠贊同撤去鳳英的職位的。鳳英這女人,不複雜。」講到這裡,劉真梅看了兩人一眼,又講道「估量,鳳英不會就此罷休的。

葉市長,後頭還有費事。而鳳英要找費事,我是有些擔心俊才會婁了池魚之殃。鳳英未必是針對,但她要經過壓制來完成對葉凡的打擊。」

「以著鳳英以往的表現,這事一定善了不了的。不過,他到底用什麼手腕,這個,暫時就無法揣測了。

只是,我置信市長敢當場撤了她,不能夠一點應對措施都沒有的。

葉凡,他不是一個光挨打的市長。

鳳英跟他們掰手段,誰輸誰贏,我看好市長一頭。姐,幾次掰手,市長什麼時分輸過。

他可是剛來不久!要是工夫一長,站穩了腳根,我置信,海東,將迎來「葉凡時代,。」經過一段工夫的接觸,曾俊才對葉凡的態度曾經由敵對到了普通,再次到了一種佩服的地步。

「嗯,這次旺夫溪的整治。對來講,是機遇也是應戰。旺夫溪,早就該整治了。

葉凡同志在這一方面,他很有大魅力。即使是換作我當這個市長,估量一時之間也不會去碰這個能扎死人的大馬蜂窩子的。

葉凡表現得如此的淡定自若,假設心裡沒點底子,那是不能夠的。所以,俊才,經后就一心一意幫著市長。

其實,我看得出來,市長的出路,比我的要黑暗得多。紅梅是我的好姐妹,在體制內能走得更遠,我也高興。

還有龍東也一樣,好好跟著葉市長,把桃木縣的經濟搞上去。這就是經后搏擊官場的過硬法碼。

我畢竟是一個女人,不能像們這些男人一樣的鷹擊長空。女人,想幹些事,比們更難。而且,這輩子,能走到這一步,我也知足了。」劉真梅的話很真誠,絕不顯絲毫勉強。

「劉姐,太過謙了。年齡不大,還有著很高的上升空間的。」王龍東講道。

「呵呵,龍東,如今也是一縣之長了,是不是個人成績也得處理了?」劉真梅淡淡笑道。

「劉姐的還沒處理,我怎樣敢談這個?」王龍東似笑非笑,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