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一千七百二十章要比牛氓更牛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要比牛氓更牛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似乎,那幫民工中有高手。 彷彿練過似的,葉凡施出鷹眼察看了十幾秒,可以一定,民工中至少有五個傢伙練過。

這些傢伙下手狠,全是往拆遷辦工作人員的關鍵地方下手。往往一腳一拳下去就得躺下一個。

結合那天早晨范剛調查到的狀況顯然,這鳳聲金估量就是水州鳳家人派出的。而鳳英也是鳳家人的遠房親戚,彷彿跟現任鳳家家主鳳騰空是遠房堂兄妹關係。

這麼一兜轉,葉凡不難明白了。敢情這是鳳家人成心搞出來的蛾子。這樓頂在這裡不拆,就是在跟市政府出台的旺夫溪整治方案對抗。其實,針對的就是葉凡本人。

也可以了解為什麼鳳英敢冒著丟帽子的風險公然無視市政府文件了。也可以了解為什麼鳳英在面對本人這個市長時還敢如此的態度?

一切都明白了,幕後黑手就是水州鳳氏家族。

「鳳家,看來,跟老子扛上了。這些高人,不會是鳳家叫來的練家子吧…」葉老大心裡一聲冷哼,伸手mo了mo褲兜里放著的幾十粒米粒。

一把拿過半導體傳聲筒,站在了一條凳子上,突然喊道:「都給我住手1這化音迷術以音勁方式爆炸樣喊出,還是相當有震憾力的。

人群分明的一愣,大家都停住了手腳。

不過,當葉老大再想喊第二聲時。卻是詫異的發現,這傳話筒彷彿被本人的聲響震壞了。

「媽的,山寨貨1葉老大在心裡暗罵了一句。

「不要聽他的,我們有答應證,他們這是違法拆除。拆遷辦又怎樣樣,也得依法辦事。

大夥想想,沒有樓建你們就沒工錢領了,沒了錢你們吃什麼住什麼?

而且,這超市大樓建起來你們也可以當服務員,搬動工大家都有錢賺。

拆遷辦這是要斷了我的錢路,我們絕不讓他們肆無忌憚。」這時,葉凡發現,那位以前被本人幹了一拳的「巴哥,同志在人堆里大叫了起來。

小子前次沒打痛是不是?葉凡心裡一聲暗哼,這時,於友和又遞了一個半導體傳音筒過去,葉凡接當時叫道:「拆遷辦的工作人員全部退到我前面來,馬上,立刻退過去。」

聽葉凡一叫,幾十個工作人員馬上相互扶著拉著扯著退了過去。

中間馬上空開了一塊空地。

「不能讓他們走,他們砸壞了我們的樓要他們賠1這時,巴哥又大叫了起來。人群又末尾激憤了,漸漸的逼了過去。

「我是海東市代市長葉凡誰敢再往前一步,暴力抗法,全抓起來。」葉老大站凳子上大叫道。

「怕個毛,我們有答應證,土地證,我們不用怕他。當官的都是恫嚇人的。紙老虎罷了,衝上去1巴哥見人群彷彿有些遲疑,畢竟葉凡這個「暴力市長,的名頭早在海東傳開了。真正的工人還是有些怕這個的。

不過葉凡發現。那幾個值得疑心的傢伙叫囂著沖了下去。而巴哥,自然沖在最前頭了。

而跟在後頭有些磨蹭的大部隊,估量才是真正的工人。此刻這邊一鬧,又來了幾百號圍觀的群眾。

來得好,葉老大心裡再次冷哼了一聲跳下了凳子。手在褲兜里一mo就抓了一把米出來。照準巴哥同志就是兩粒米彈了出去。這米粒的確是太小了普通人根本就瞧不見。

只見還沒撲到拆遷辦工作人員身前,還有著三十來米距離的巴哥同志一聲哎喲慘叫聲響起。整個人猛地往前一撲,登時摔了個狗啃泥。那嘴是狠狠地戳在了烏七八糟的街面上。登時腫矢得跟豬哥的嘴有得一比了。

這個,自然是葉老大的最新發明。他發現,兩粒米彈出后,在接近人身上時。假設兩粒米爆狠地碰在一同馬上就會炸開。構成一種米粉屑似的氣團。

這氣團撞擊在人身上,那種痛觸簡直不是人能受得了的。而且,很詭異的就是不會在人身上構成任何的傷痕。連查都查不出來,葉老大找了些畜牲實驗過多回了才發現了這麼個風趣的現象。

直到如今還沒開葷過明天正好拿這幾個傢伙試手了。葉凡豪不客氣,又是十幾粒米粒彈了出去。

在人耳難以聽見的米粒撞擊身上,鳳家叫來搗亂的高手全著了道。

一個個都是哀嚎著倒在了地下。有的抱tui,有的抓手,有的在地下打著滾兒。

「怎樣回事?」風聲金跟黃林兩人一臉疑惑的跑了過去。由於,

這個,假設講是拆遷辦的工作人員打傷了他們。這個,真實是難以賴在他們頭上。由於,市搬遷辦的工作人員離鳳家這些練家子們還有著三十來米距離。除非市拆遷辦的工作人員全會法術還差不多。

而圍觀的群眾們更是一頭霧水的看著倒在地下滾成一堆的七八個傢伙。一個個面面相覷不知怎樣回事。而後頭鳳家請來的工人們也嚇得停住了腳步。

這時,於友和大叫道:「看到沒有,他們中邪了。為什麼會平邪,那是由於他們冒犯這裡的河神。我們整治旺夫溪就是為了保護好旺夫溪。」

「老哥,是不是真的中邪了?」一個哥們問旁邊一位老兄道。

「八成是?沒看見嗎?他們自個兒就倒下了。」這位老哥看了看,彷彿還有些后怕,趕緊扔掉了手中的棍子。離地下這幫瘟神們遠了許多。

「市長,他們砸壞了我們發掘機,還有鏟車,這一台可是要好幾十萬的。」這時,拆遷辦主任顧寶軍一邊擦著鼻血一邊跑了下去彙報道。

「放心,我讓他們陪你們新車子。、,葉凡冷哼一聲,見市局的公安也到了,轉頭沖群眾們講道「市拆遷辦拆除的是違章修建,你們合法的修建我們絲毫不會動的。

有的群眾叫著說是有答應證,前幾天市政府曾經貼出了通告解釋清楚了。那是由於市樹立局的某些同志違規批的,這些審批是不受法律保護的。而且,我們也已嚴肅的處理了相關責任人。

明天,我葉凡在這裡表個態。凡是旺夫溪兩岸的違規修建,都得拆除。最近一個月內審批的違規修建一概不給補償。

以前審批的酌情適當的給一些補償。不過,你們別想著能給你們多少,你們這修建本來就是違章的,就是一分不給也正常。

市政府是思索到以前的特殊狀況。從大的方面講,旺夫溪拓寬重新整治后,對一切海東市的群眾來講都是壞事。

刃年那場大洪水大家還記憶深入吧。經驗是慘痛的,我們不能由於旺夫溪太窄太淺再死人了。你們說是不是?」

「是的,不能再死人了。都是這些違章修建害死人。不然,不是他們亂占河道,大洪水也不會淹死了我的弟弟。拆了,該拆1這時,某個受了害的群眾激憤的大叫了起來。

經他一叫,好些個有親人在大洪水中受了損失的也叫了起來,講道:「拆了!我房子還被水衝倒了,馬上拆了1見火候到了,葉凡指著地下一堆人哼道:「公安同志,馬上調查,是誰砸了市拆遷辦的設備。全抓起來,該怎樣賠就怎樣賠。這事,給你們安局長講一句,把處理結果報我這裡來。」講完后,葉凡帶著於友和等人噠噠噠著走了。

那邊,自然有人收拾他們了。

下午,葉凡召集了拆遷,土地局,以及樹立局和公安局的同志們閉會。要求他們四個局子結合組成特拆辦。對旺夫溪兩岸的違章修建執行強硬的拆遷手腕。雖然有些同志心裡有顧忌,但葉凡強勢的壓了上去。完不成義務就挪屁股!

早晨10點,葉凡剛回到家裡。發現周冬冬還在廳里等著,於是講道:「周姑娘,你回去吧,沒什麼事了。」「市長累了一天了,聽說明天旺夫溪還有人肇事。一定累壞了,市長,我給你端洗腳水去。」周冬冬麻溜地講著話,往衛生間走去。

「不要了,我有些累,先休息了。,…計凡擺了擺手直往樓上的房間而去。

「市長,我特別給你泡了草藥的,很舒適的。」周冬冬計道。

「那行,就泡泡腳。」葉凡想了想轉身,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

不久,周冬冬從衛生間出來了。雙手端著一個木腳盆,比洗臉盆要大一點。

不過,葉老大登時一愣。由於,周冬冬居然脫了外套。lu出了裡邊的短衫樣內衣來。手臂相當的白晰,下身就穿了一條剛到大tui上部的較散開的短裙。

見葉凡盯著本人,周冬冬臉一紅。趕緊低下頭去,端著腳盆蹲在了畢凡跟前。

不過,由於,周冬冬穿的短衫很寬鬆。往地下一蹲,登時那短衫就突了起來。中間留空出了很大的一個空泛,葉老大的目光不由得滑了出來,完全可以看見兩座倒扣的山峰子。

良久沒跟成人玩「遊戲,了,葉老大登時有了反應,下邊有起來的架勢。

不過,葉老大強作鎮定。伸出腳去,周冬冬給他脫了鞋襪。放進木桶后悄然的柔搓了起來。感覺還是相當舒適的,葉老大半眯上了眼,享用著這別樣的足裕

「嚓1

突然一聲常人難以聽見的微響聲從敝開的失門左側傳來[email protected]